五代新說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五代新說
作者:徐炫

[编辑]

余鹹亨之始著作東觀,以三餘之瑕,閱五代之書。後與好事者談,或以敘存錄目,余搦管隨記疏之,因而詮次,遂加題目,名曰五代新說,三十篇,分為兩卷。

正文[编辑]

梁高祖武皇帝(姓蕭,諱衍,字叔逵),初為雍州刺史,舉義兵。齊東昏侯立和帝,封梁王。受齊禪。魏叛臣侯景來降,以為河南王,領壽陽。景與弟猶子臨賀王正德。及圍臺城,城陷,孫永安侯入見帝。帝曰:「可一戰否?」曰:「不可。」嘆曰:「得既自我,失亦在命,不豫子孫,夫復何恨!」景幽帝於宴居殿,絕膳而崩。立太子為簡文帝(諱納,字世縛)。景幽帝於永福省。少帝引筆自敘曰:「有梁王蘭陵蕭綱,立身行己,終始若一。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數至於此,命也何如。」作五言詩曰:「天道何茫昧,方途那可相。鳳飛逢鳥弋,龍行會魚綱。」又曰:「寶劍還藏獄,神龍逐陸居。有意聊思勿,無情堪著書。」景燕帝,帝知不免,因大酣醉。後以土囊加之而崩。景立豫章王棟為太子,俄而篡位。湘東王命太守王僧辨、司空陳霸先擊景,破之。誅景,即位為元皇帝,都弟阝州。魏軍圍城,帝登城樓觀戰,為詩曰:「落星依遠戍,斜月半平林。徵兵資琰玉,壘鼓__金,單醪投百米,芳餌下千尋。従軍所以_,_王有赤心。」俄而城陷,被殺。將奔,為詩曰:「長夜無歲月,安知秋與春。原陵五杏樹,空得動耕人。」又曰:「南風且絕唱,西陵最可悲。今日還嵩裏,終非封禪時。」太尉與司空定議,以帝第九子承制,迎還京師,為皇太子。太尉與北齊通好,司空懼其有變,襲殺之。太子是為敬帝(諱方智,小字法真)。帝即位,封司空為陳王。陳王受禪,以弟為江陰王。

陳高祖武皇帝(姓陳,諱霸先)。即位三年,崩。兄子臨川王嗣位,是為文帝(諱舊,字子華)。七年,崩。是為廢帝(諱紹宗)。二年,廢。文帝弟安成王立,是為先帝(諱贊)。十四年,崩。太子立,是為後主(諱叔寶)。六年,隋滅陳,以後主皈,封長城王。後主惑於張貴妃,常居內遊宴,不關政事。故隋師至而莫察。濟江陵詩曰:故鄉一水隔,風煙兩岸通。望極青波裏,思盡白雲中。

北齊高祖神武皇帝(姓高,諱歡,字賀六渾,渤海人)歸魏,拜晉州刺史,進渤海王,位相國。崩。贈齊王,謚獻武。嫡子嗣位,是為文襄帝。文襄帝立,追尊高祖為神武皇帝。文襄帝(諱澄,字子惠)嗣位,進位相國。齊王將受禪,為食奴蘭荊因進毒食,次崩。謚文囊。太原公嗣位,是為文宣。文宣進位,追尊曰文襄皇帝。顯祖皇帝(諱洋,字子進)嗣位相國、齊王,受魏禪。十年,崩。太子立,是為廢帝(諱殷,字正道)。即位,従父常山王廢帝自立,是為昭帝(諱演,字延安)。一年,崩。徵弟長廣王立,是為武成帝(諱湛)。四年,傳位太子,自稱太上皇帝。崩。太子立,是為後主(諱緯,字仁綱)。十二年,周滅齊,以後主歸長安,封溫公。為詩曰:

龍樓絕行跡,鳳闕永無因。獨知明夜月,遙想鄴城人。

周太祖文皇帝(姓宇文,諱泰,字黑獺),魏進位太師。崩。謚曰文公。嫡子嗣位,是為閔帝,後追尊為文帝。閔帝(諱覺,字陀羅尼)。嗣位大冢宰,封周。尋受魏禪。依周制攝天王。先帝猶子為冢宰(名護,即晉陽公),執政。以帝受禪。至是,廢帝,立帝兄寧都公為天王,是為明帝(諱毓萬宇法突)。三年,冢宰鴆帝,崩。立帝弟魯公,是為武帝(諱邕,字妙羅突)。誅冢宰。十八年,崩。太子立,是為宣帝(諱赟,字乾伯),稱天元皇帝。二年,崩。太子立,是為靜帝(諱衍)。以清公輔政,進為清王。二年,禪位隋王。

隋高祖文皇帝(姓楊,名堅,本姓普六茹氏),受周禪。二十四年,崩。太子立,是為煬帝(諱廣,小字阿{麻女})。十二年,幸江都。宇文化及弒帝於溫室。大唐平江南,謚曰煬。

梁武帝兩骻駢骨,項上隆起,右手有文曰武。帝所居之室,常有雲氣。人或遇者,體輒肅然。梁元帝背有黑子,相者曰:「此大貴之兆也。」

梁武帝張太後忽見庭前菖蒲花,左右無見者。取吞之而孕焉。

齊神武少時,夢履眾星而行。曾與同誌數人獵於迥澤,澤中茅屋有犬出,噬殺鷹。帝射犬。有三人出,將辱帝。有老母,兩目盲,匍匐而出,曰:「何敢與太家爭!」三子乃止。母言善相暗相。諸人皆雲:「卿相而已。」至帝,曰:「貴不可道。」去數百步,還顧,無所見。

齊文宣帝鱗身魚踝,曾見天開。晉陽有沙門,乍愚乍智,呼為阿禿師。帝與諸童兒見之,歷問祿位。至帝,無言,而指天。

周文帝母王氏孕,夢抱子升天,才上至天而墜。故帝未受禪而崩。背有黑子,宛轉若龍覆之形。手垂過膝,而有紫光。陳武帝初夢天開數丈,有四朱衣人捧日令上吞之。及覺,腹中猶熱。

隋文帝生於馮翊般若寺。有尼曰:「此兒所従來甚異,不可以俗間處之。」乃自撫養。皇妣曾見帝頭生角,身有鱗。起,駭而墮地。尼自外至,曰:「已驚我兒。」帝額有五柱入項,目光外射,有文在手曰王。

梁太子在,率更徐公摛侍太子。侯景入永福省,眾皆奔散。摛嶷然曰:「侯公當以禮見,何得如此!」景乃下拜。梁吳興太守張公,乘侯景使人說之,乃斬之。連擊景,景益兵攻城。城陷,戎服坐廳事,臨之以刃,終不為屈而死。

梁沈中丞俊見侯景,景怒,橫刃於膝,瞋目叱之。俊正色謂景曰:「舉兵向闕,赦過結盟,血未乾而又翻背。死生有命,豈畏逆臣之刀乎!」不顧而去。景後竟殺之。

北齊東雍州刺史傅公復,周武帝破齊,遣其子招慰之。答曰:「此兒為臣不忠,為子不孝,願斬之號令天下。」及至,高河郡公問至尊所在。曰:「已被執入周公。」乃大哭,入廳事,前,北面哀號。然後出降。周帝執其手曰:「朕平齊,惟見公一人。」

梁袁光祿昂,母憂,將柩過江,而遇風駭。乃縛衣著柩,誓同沈溺。餘舟皆沈,唯獨獲全。梁孔金紫體源至孝,每見父手所寫,必哀慟流涕。梁劉洗馬邑,七歲時,見諸州即泣。母以其畏懼,怒之。答曰:「兒早孤,不及識父。聞諸州相似,以故中悲。」因而歔欷,母亦悲慟。

梁陶黃門季直,五歲喪母。母在時,染衣於外。後贖歸,抱之號泣。聞者酸感。

北齊趙郡公高獻,生三旬而失父。及數歲,讀《孝經》至資於事父,則流泣。及喪母,舉聲則絕,遂長齋骨立。

周幽公文廣,患疾經年。母李氏亦以成疾而歿。公居喪,委惙而終。時為誄:母為子殂,子為母死,孝慈之道,極於一門。

北齊李中散嶽弟庶為臨漳令,以訟魏吏不平,文宣帝怒,杖之三百,死臨漳獄中。中散痛之,終身不經臨漳。居弟喪,不許婢入室,而令妻伴弟妻袁氏。

北齊王侍中琳,敗於壽春,為陳所殺。故吏倉曹朱昜與陳徐仆射書,曰:「庶孤墳既築,或非負王之燕。豐碑式樹,時留墮淚之人。不使壽春城下,唯傳報葛之夫,滄洲島上,獨有悲田之客。」徐義之,領琳首葬之於八公山側。

北齊王侍中紞侍宴,文宣帝飲酒,曰:「快哉,大樂!」侍中曰:「亦有大苦。」帝雲:「何?」曰:「長夜荒飲,亡國滅身,所謂大苦。」帝默然。

隋大將軍賀公若弼,會突厥來,賜射,一發中的。文帝曰:「非弼,無能當之。」命公,公拜而祝曰:「若赤心奉國,當一發破之。如其不然,發不中也。」一發破的,帝不悅,曰:「此天賜我也。」

陳博士長議,論議溫雅。後主於東宮造玉柄麈尾。初成,曰:「雖多士如林,堪捉者,獨長議耳!」便以授之。令講老莊文於鐘山開善寺。命講,索麈尾。麈尾未至。敕取松枝以屬議,曰:「可代麈尾。」即後之一故事耳。

隋二劉生(大劉名焯,河間人;小劉名炫,信都人),結盟為友,好學不倦。雖衣食不繼,淡如也。著《五經義疏》,諸論古今滯義,前賢不通者,大劉生皆明之。明人伏其精博。小劉亦亞之,故稱二劉。

陳徐仆射陵,文變舊體,多有新意,九錫尤美,為一代文宗。初使於齊,齊人留之。致書楊仆射愔曰:「晨看旅歷,心起江淮,昏望牽中,情馳楊越。朝千悲而掩□,□□□而回腸。向必走趙魏之黃塵,加幽并之白骨,遂使東平拱樹,長懷向漢之悲,西路孤墳,恒表鄉思之夢。」仆射言而得還。

隋國子房博士時遠,煬帝曾問:「天子有女,樂否?」朝臣不對。遠乃進曰:「窈窕淑女,鐘鼓樂之。此即王者房中樂,著於雅頌。」帝悅。

梁王丹陽昕,侍宴,高祖問曰:「朕有無?」答曰:「陛下應萬物為有,體至理為無。」上稱善。

梁柳吳興惲,少時,高祖問:「讀何書?」答曰:「《尚書》。」又問:「有何美句?」應曰:「德惟善政,政在養民。」高祖稱善,詔尚公主。

周韓大將軍梁,有勇略。破稽胡,胡憚其勁捷,號為著翅人。太祖曰:「著翅之名,寧減飛將。」

周蔡少保祐,與齊轉戰。齊人有厚衣長刀者,直進。其十步一發,殪之,後有戰,被明光甲,所向無敵。齊人謂之鎧虎。

隋右屯衛麥將軍鐵杖,初在陳,以驍勇聞。日行百_裏,走及奔馬。以為盜,被俘,為官戶,配執金。每罷朝,往南隨州行劫,明旦及牙陣。帝知而不罪。入隋,屢有軍功。及征遼,謂醫人曰:「丈夫性命,自有所在。豈能艾葉灸頞,瓜帶噴鼻,療黃不差死兒女子手乎?」遂死於遼東。

北齊將軍彭樂,従神武帝與周文帝戰於沙苑。入深被刺,腸出不盡,截去復戰。

隋折沖郎將沈光,被仕陳,入隋。驍捷絕倫。禪定寺幡竿高十丈,適懸絕斷非力所及。光日銜繩拍竿而上,直至龍頭。系繩畢,手足皆乂,透空而下,以掌摳地,倒行十數步。觀者驚駭。征遼東,上沖梯十五丈。城上競系之而墜。未及地,得過垂絙,接而復上者數四。帝召下,大悅,即為折沖都尉。

梁左率侃,有客失火,燒十餘物,並金寶。聞之,初不佳意。客懼走,追而慰之。

北齊蘭陵王長恭,朝退而出。仆従盡散,惟有一人與之獨還,無所質問。

梁昭明太子統,性愛山水。遊圃汛舟,數請奏女樂,久而不答,徐而詠大中詩曰:何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慚而止。

梁徐仆射勉,曾有乘夜求官,正色曰:「今夕正好談風月,不宜及公事也。」

梁江會稽革,代還,唯乘一舸,偏欹不得安臥。或曰:「舸偏濟險,宜以重物均之。」既無物,及於西陵岸,取石十餘叚以實之。

隋房司隸彥謙,清介。曾謂其子曰:「人人皆以祿富,我獨以官貧。所遺子孫,在於清白。」

梁吏部郎奉,幼時祖母集諸孫,散棗栗於床上,皆爭之,而獨不取。問之,答曰:「不敢自取,當待賜。」中表異之。

周綏德陸公通,祿散之親故,家無餘財。常曰:「凡人患貧而不貴,不患貴而貧也。」

梁陶黃門季直,嘆曰:「仕至三千石,始願畢矣,無為久預人間事。」病歸。陳孔晉陵英,單舸臨郡,俸祿恤孤。郡中大悅,號曰神君。

隋齊周趙別駕軌,代還。父老泣曰:「公清若水,請酌一杯奉餞。」受而飲之。北齊陸法和,初隱於江陵。及侯景反,將任約攻江陵。梁元帝時鎮江陵,令兵隨法和拒之。至赤沙湖,法和不介胄,沿流而下。乃曰:「彼龍正睡,吾軍之龍甚躍。」即命攻之,約大敗,逃竄,不知其處。法和曰:「吾先於此洲建一剎,雖名為剎,其實賊標。當往取之。」約果抱剎仰頭出鼻。就而擒之。侯景既破蜀賊,當至,俄而武陵王起兵於襄陽。城北大樹下掘得一龜,長尺半。以杖叩之,曰:「汝出入不能已數百年。不逢我者,豈見天日!」後文帝疑其為人,遂還京,白堊塗門,著粗布衣,大繩束腰,危坐終日。天保中歸國。死後屋壁破落,其下有書,曰:「十年天子為尚可,百日天子急如火,周年天子遞代坐。」又曰:「一母生三天,兩天共五年。」說者謂婁太後生文宣帝、昭帝、武陵帝。文宣十年,其子廢帝百日,昭帝一年。武陵傳位後主,共五年焉。

隋安平公宇文愷,遷東西兩都,皆雲經始。以煬帝北巡,欲誇戎狄,作觀風殿。殿上容侍衛數百人,離合為之,施輪軸推移,忽若神功。戎狄見之莫不驚駭。煬帝大悅。

梁曹江州景宗,乘車按部。謂左右曰:「我昔在鄉裏,騎馬快如龍,拓弓劈歷聲,箭如餓鳩叫。平澤逐鹿,耳後生風,鼻頭出火,不知老之將至。今來作貴人,閉置車中,如三日新婦,悒悒使人無氣。」

梁陶隱居弘景,少時得葛洪神仙傳,盡夜研尋,便有養生之誌。謂人曰:「仰青天見白日,不覺為遠。」遂居句容之句曲山,雲是第八洞天,名金陵華陽之天。自號華陽隱居。性愛松風,每聞其響,欣然為樂。先,隱居母夢青龍自懷而出,並見兩天人執香爐詣之。已而娠,生隱居,遂貞隱。與齊宜都王善,王被誅,夢來告別。因訪幽中事,遂著夢記。

陳徐仆射陵母臧氏,夢五色雲化作鳳,集在肩。已而誕之。實誌師摩其頂曰天上石麒麟也。及長,才學過人,目有青睛,時人以為聰明之相。

沈麟士幼俊敏,七歲聽叔父嶽言玄,賓散,言無所遺。嶽拊其背曰:「斯文不墜,其在爾乎!」張永為吳興守,請麟士入郡。沈聞郡後有佳山水,乃往。停數月。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