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卅後反帝國主義聯合戰線的前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五卅後反帝國主義聯合戰線的前途
作者:瞿秋白
1925年8月18日
本作品收錄於:《向導周報

《向导周报》第125期

  五卅屠殺後,全國反帝國主義運動勃興起來,上海香港廣州的工人,實行同盟罷工,各地的學生商人積極的抵製英日貨——各階級的鬥爭一天一天的革命化起來。最初的運動裏,我們看見上海青島的工人,爭工會的自由,爭工資的增加,上海的商人反對碼頭捐、印刷附律等,還純然是經濟要求和地方問題;甚至於上海工商學聯合會提出的十七條要求,也偏重於上海的會審公堂及工部局華董的問題,還沒有完全離去地方的性質。可是全國各地屠殺案重疊而起,各地民眾運動日益發展,對外的要求便自然變成全國的性質和政治的性質——廢除不平等條約。廢除不平等條約的要求,換句話說,便是要根本推翻列強帝國主義者對於中國的統治地位,具體的說來,便是要求收回一切租界,收回海關管理權,廢除協定關稅的製度,取消領事裁判權,撤退外國駐華的海陸軍,廢止外人在華得自由設立工廠等等的特權。

  這一中國民族解放的總要求,自然使反帝國主義運動裏實際上成立全國各階級的聯合戰線。五卅以前這廢除不平等條約的口號,往往還有人說是赤化過激。其實這一要求是代表全國各階級權利的要求,是代表全民族的要求。廢止協定關稅,取消領事裁判權,收回一切租界等,難道不是獨立自主的民族所應有的權利?何以五卅以前一般社會提都不敢提,隻有少數革命分子努力的宣傳,還要被人指為過激?五卅以後情勢便大不同了。不但工人階級一致的提出這一要求,不但全國的學生群眾努力的宣傳和鼓吹,甚至於段政府都不能不提出修正不平等條約的通牒,上海總商會等類的團體,以及一般商人都讚助這一口號,而且參加運動。這是甚麽緣故?因為五卅以後中國的曆史已經開始一個新時期——實行國民革命的時期。中國工人階級為著抵禦帝國主義的壓迫,首先開始鬥爭,他們不但要改善自身的經濟地位,而且代表全民族的利益提出廢除不平等條約的要求。工人階級處於最受壓迫的地位,他們除鎖鏈而外,真是一無所有,他們不象資產階級有患得患失的懦弱心理;而且他們知道中國民族處於列強統治之下的時候,工人階級決不能獨得著解放,要解放自己,必須同時解放全民族——如果中國還在半殖民地的地位,即使工人偶然得著外國資本家極小的讓步,也仍舊是靠不住的。因此,上海青島日商紗廠裏的工人,因為受壓迫虐待到了極點而罷工反抗——這種局部的階級的鬥爭,馬上便使工人進一步而提出民族解放的總要求,而且日商紗廠工人的罷工運動,使帝國主義者暴露他們極殘酷的剝削製度;隨後五卅以來青滬漢粵渝甯等處的屠殺——帝國主義所用以鎮壓“暴動的奴隸”的政策,尤其將平素大家所不大注意的列強統治中國的實狀徹底的顯露出來。於是全國工人階級總同盟罷工以反抗這種屠殺的事實實現出來,而推翻帝國主義、廢除不平等條約的要求,從此便成了人人所徹底了解的口號。尤其是上海香港的工人,罷工人數達四五十萬,組織上非常團結,實際上與帝國主義者以很大的打擊——表示中國民族的真實力量。漢口、青島、南京等處的反帝國主義運動,也都是工人做先鋒隊。因有工人群眾的奮起,做實際的鬥爭,全國國民都覺到廢除不平等條約並不是不可能的,中國有組織的平民是有這樣的力量的;於是上海便首先成立工商學聯合會,學生商人也都能來參加,並且成立聯合的組織和實際行動的機關。其他各地也有類似的組織成立。反帝國主義的民族統一戰線已經成為事實。所以五卅以後反帝國主義運動確已進了革命行動的時期,廢除不平等條約的要求,也已經不僅是宣傳上的口號,而成了群眾鬥爭的實際目標了。由此我們可以得一結論:因為工人階級最被壓迫,因為帝國主義者實行露骨的殘暴政策,所以全國一般民眾都知道廢除不平等條約的必要;因為工人階級的組織和行動表示出中國人民的力量,因為工人階級能代表全民族提出解放中國的要求,能以實力表示為全民族而犧牲的精神,所以全國一般民眾都感到自身的力量,拋棄以前甘於奴屬的懦弱心理而起來聯合工人做廢除不平等條約的運動。如今全國各階級共同反對帝國主義的聯合戰線得以實現,實在完全因為有工人階級的勇猛鬥爭。反過來說,譬如五卅以前,工人階級的力量還沒能集中,還沒有表現,一般資產階級連收回會審公堂等要求都不敢提出,何況廢除不平等條約?北京政府日日對外人罰咒“外崇國信”以求媚,還敢說修改條約!可見這次反對帝國主義的運動是工人階級所引導的,全國人民敢於奮起與外國帝國主義者奮鬥,敢於提出要求條件,也是全靠工人階級做後盾。

  五卅以後,中國的反帝國主義運動一日千里的擴大起來,各階級實際上共同鬥爭的聯合戰線也漸漸的鞏固起來。帝國主義者剝削侵略了中國八九十年,向來沒有遇見這樣有力的反抗,現在自然異常的恐懼,千方百計的要求破壞這一聯合戰線,奪回中國民眾所已得的勝利。中國民眾最近兩月來鬥爭所得勝利是甚麽?就是各地,尤其是上海香港的工人已經事實上組織起來,上海總工會及廣州的罷工委員會已經成了群眾的鬥爭的機關,各地的雪恥會、後援會、工商學聯合會等民眾的組織也逐漸集中革命的民族運動的力量。而且全國各界的聯合戰線,一致實行反對帝國主義,尤其是向來所沒有的。所以帝國主義的政策,便是要摧殘這些民眾組織,破壞這一聯合戰線。第一、他們趕緊聲言要召集關稅會議,他們的目的是在拿這點小利引誘政府和軍閥,使政府軟化而幫助他們來壓迫民眾,帝國主義者(所謂十一國商會),在上海竟公然與總商會秘密談判,口頭答應交回會審公堂,工部局裏準設華董等等,他們想借此欺騙中國的資產階級,使商人等退出國民運動的戰線,置工人階級的利益於不顧。第二、帝國主義者的報紙和他們所發的華文傳單《誠言》,拚命的宣傳,顛倒是非,誣蔑工人學生,造作許多吞款暴亂等的謠言;雇用流氓打手,對於工會及工人領袖橫加摧殘,任意殺害。第三、帝國主義者更指使中國的軍閥壓迫工人,摧殘國民運動。總之,他們的種種政策和手段,無非是要使工人階級孤立無援;破壞了聯合戰線和工人的團體,中國人民的反抗運動便自然解體,不足怕了。

  對於中國人呢,卻正要鞏固我們的聯合戰線,保持我們已得的勝利——工人及民眾的團體,才能有繼續鬥爭的力量。而且應當更進一步,格外擴大聯合戰線,統一全國民眾的力量,更加鞏固工人及民眾的組織。聯合戰線之中工人階級是最忠實於民族解放運動的,這兩個月來上海香港工人的罷工,力爭民族的權利,便是明證。然而資產階級是否能同樣的忠實呢?上海工部局停止供給中國工廠的電力——這是中國實業完全不能發展,中國完全沒有主權,使電氣廠等主要的市政實業都落在外人手裏的結果,正是中國實業家所應當反抗的。可是中國這些實業家,卻隻圖小利,甘心屈服,反而來強逼工人去上工,反而幫著帝國主義者來破壞工會。罷工工人連身家性命都犧牲在民族鬥爭裏,而這些資產階級連停閉幾天工廠的損失都舍不得犧牲,——就此破壞國民運動的聯合戰線!至於中國的軍閥政客工賊等更不用說了。所以現在的急務,便是努力鞏固聯合戰線和民眾的組織——積極反對那些直接的間接的帝國主義工具。誰破壞反帝國主義的聯合戰線,破壞工人及民眾的團體,誰便是賣國賊,便是帝國主義的爪牙,全國應當一致的反對他。全國各階級都應當積極的奮鬥,聯合,保持我們已得的勝利。

  我們應當趕緊進行全國工商學農各界的大聯合,以人民的力量促成全國政治的和軍事的統一,使政府真正成為人民的政府,武力真正成為人民的武力;各階級都應當和工人階級一樣的決心犧牲和奮鬥,那時我們最終的勝利才有希望。我們兩月來困苦的鬥爭為什麽至今還不能勝利?就是因為:一、資產階級等隻顧私利而破壞聯合戰線,二、沒有統一的人民政府,三、沒有真正人民的武力。所以我們必須先使各界一致努力於全國聯合大會的運動;這全國人民的大會要以實力促成全國的統一,實現平民的政權,推翻一切帝國主義的走狗——軍閥等,武裝平民,成立全國統一國民革命軍。那時全國人民的力量才能得最大限度的集中和統一,向帝國主義者作戰。這是一個很長期的鬥爭,工人階級在這一鬥爭裏,始終都是民族解放運動的先鋒,他督促各階級一致前進,率領全國民眾奮鬥——一定要達到廢除一切不平等條約的目的。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