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卅運動中之國民革命與階級鬥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五卅運動中之國民革命與階級鬥爭
作者:瞿秋白
1925年9月8日
本作品收錄於《向導

本文原载一九二五年九月十一日出版的中共中央机关报《向导》周报第一百二十九期。

  五卅反帝國主義的國民革命,是工人階級首先發難的。上海方麵日商紗廠的工人早已在二月間便開始鬥爭,因此而顧正紅被殺,南京路發生屠殺,全上海二十餘萬工人宣布總同盟罷工,甚至於英、日各廠之外,各國的工廠企業以至於華商工廠的工人,都以同情罷工加入;這次罷工的性質,便從內外棉一公司內的經濟罷工變成政治罷工。漢口的屠殺,也起因於碼頭工人反抗外國資本家的虐待。廣州、香港的罷工,更是響應上海的極大規模的反抗帝國主義的階級鬥爭;經過英、法帝國主義者殘忍的大屠殺之後,工人民眾的堅決勇猛的鬥爭一直繼續到現在。青島方麵,同樣是發生於日商紗廠的工人,雖然在五月二十九日已經經過帝國主義走狗張宗昌的一次殘殺,他們始終還能聯合膠濟路路工等各業工人第二次的起來發難;如今他們艱苦的鬥爭又被張宗昌摧殘了。南京方麵,英商和記工人響應上海的五卅慘劇,而引起社會上有力的反帝國主義運動;隨後又遭帝國主義勾結軍閥而壓迫了。天津方麵,到七月初海員方首先加入罷工,日商報館內的印刷工人、碼頭工人陸續的參加;美商寶成紗廠及華商北洋紗廠罷工相繼勝利;最後日商裕大紗廠罷工,外國資本家指令走狗李景林加以空前的屠殺和逮捕,方才把工人及一般民眾運動鎮壓下去。河南方麵也到七月初,焦作英商煤礦工人才能發動罷工。其他長沙、安源、水口山、漢口、廈門等處,凡是運動的範圍及力量比較擴大的地方,無不是工人做先鋒隊。這次總運動的發難,完全是因為中國工人階級,覺悟了自己階級的地位及利益,與帝國主義勢不兩立,起而實行階級鬥爭。這次總運動的發展,從上海、青島開始,而漸漸波及全國,差不多沒有一處不是工人階級最勇猛、最積極、最持久的階級鬥爭做一般反帝國主義運動中的骨幹。中國的工人階級既然有這樣的階級覺悟和鬥爭力量,又因為他的階級地位是被帝國主義壓迫得最厲害的,他的奮鬥,自然而然一開始便在階級爭鬥中含有極徹底的政治意義;他不但實行階級鬥爭而已,而且他的階級鬥爭亦就是反帝國主義的民族解放運動的先鋒。所以這一發難於工人階級的運動,立刻便結合革命的學生群眾和一般小資產階級。譬如上海的工商學聯合會,以結合二十餘萬工人的上海總工會為主幹,一開始便提出民族解放的總要求:撤退駐華的海陸軍、取消領事裁判權、華人在租界有言論、集會、出版之絕對自由……等。隨後各地的民眾,尤其是南方國民政府之下的工農群眾,漸漸集中民族解放和階級鬥爭的總要求,於是廢除不平等條約、關稅自主、承認工會、增加工資等的呼聲普遍全國。中國工人階級的鬥爭和對於民族解放運動的努力,不但能結合一般革命的各階級,甚至於使比較反動的資產階級也不能不加入反帝國主義的聯合戰線,譬如上海總商會所代表的大資產階級,尚且敢於站出來主張關稅自主、收回會審公堂等等。

  中國這次反帝國主義的民族解放運動的高潮,在工人階級的階級鬥爭之領導之下,如果沒有賣國軍閥的摧殘,而能充分的發展,那將不難結合全國平民的革命實力,國民黨、國民軍等,集中於一真正人民的全國會議,建立統一的人民政府,統一的人民的國民革命軍,達到廢除不平等條約而徹底解放中國的目的。至少,這種運動應當使中國工人階級及一般民眾得著充分的政治自由及參與政治的權利,使中國的民眾得以團結並準備自己的力量,以便繼續鬥爭,以達根本解放的目的。

  可是,中國現時的反帝國主義運動的發展,遇見很大的阻礙。英、日帝國主義勾結奉係軍閥,使他在滬、漢、粵等處大屠殺之後,再在青島與天津等處直接實行軍閥的屠殺,在奉天、濟南、南京、上海等處,或者嚴厲的壓迫,或者示威的逼脅,禁止一般民眾運動。這種反動勢力,現時正在預備以武力並吞全國,以竟其媚侍帝國主義的全功。不但如此,五卅以來,中國的工人階級雖然從部分的反對外國資本家壓迫的鬥爭,直接進於反帝國主義的民族鬥爭,然而中國的大資產階級卻隻想利用這全國工人、學生的“愛國運動”來達到自己的目的,犧牲大多數民眾的要求,間接破壞民族解放運動。工人階級能為民族利益而勇猛的鬥爭,因為他的利益與全國大多數民眾的利益是相同的;大資產階級卻隻求自己利益的滿足,而趕緊要和帝國主義者妥協,因為他的利益是與大多數民眾相衝突的。便是小資產階級,在這反帝國主義運動裏,也是動搖不定、組織不固,戰鬥力量非常薄弱。於是帝國主義者便能利用中國民族運動中這些弱點,而逐漸反攻;他們利用軍閥的幫助,大資產階級的妥協,來摧折工人階級的運動。如今他們竟想以關稅會議等欺人的奸計,緩和資產階級的“排外”情緒,而“結束”五卅運動了!

  除去軍閥摧殘民族解放運動及工人階級的事實以外,在五卅運動發展的前途上,還有種種障礙;這些障礙在這三個月的經過中,表現得非常明顯。現時對於反抗奉係軍閥,反對這帝國主義走狗的爭鬥,固然無論什麽人也不能否認他是民族解放運動中所必需的。可是等到工人階級及革命的學生群眾,再進而反抗大資產階級的妥協陰謀,那我們就可以聽見許多“對外一致,對內不可鬥爭”的閑話。其實,這些大資產階級的妥協政策,同樣是帝國主義的工具。第一、最早上海工商學聯合會提出十七條要求的時候,上海總商會擅自修改條件,拋棄撤退外國海陸軍、取消領事裁判權及承認工會等的要求。在工人階級以全力來力爭民族利益的時候,大資產階級卻先自妥協,並且竭力摧殘工人階級的利益。第二、在上海開市的時候,總商會便亟亟宣言,說對日問題限於上海紗廠,上海紗廠罷工解決,就可不必抵製日貨。他們為日貨商的利益起見,不惜拋棄全民族的利益!十餘年來日本壓迫中國的種種政策及事實,所謂二十一條,五七國恥……完全忘了。並且資產階級的學者,甚至於號稱滬案後援會(如北京)也都到處高唱“單獨對英”的論調。甚至於國民黨的領袖戴季陶先生,不但表示同樣的主張,並且認這種政策是“中山先生的策略”,“希望日本作‘回東方來’的運動”!這樣的四方八麵逼迫,使上海日廠工人竟不能不簽字於極讓步的條件上而悲痛上工。第三、上海工部局電氣處停止供給華廠電氣的時候,中國資本家一致壓迫工人,不給津貼費;同時各方麵逼迫、利用軍閥官僚勢力,要使電氣工人無條件的去上工。他們也和帝國主義者一致的不肯承認工會,也都要“等工會條例頒布”。甚至於與帝國主義一樣雇用流氓打手搗毀工會,殺害工人(如穆藕初在河南),利用帝國主義捕捉工人(如上海中華書局以及其他華廠)。第四、一般的抵製英、日貨運動裏,許多奸商私自偷運偷買;甚至於以罷市要挾,雇打手搗亂(如太原等處)。

  中國的工人階級對於大資產階級這種種背叛民族利益的行為,無一次不聯合一般革命民眾竭力抗爭。這是中國無產階級的政治的階級鬥爭。這種鬥爭一方麵既是為工人階級的利益而奮鬥,別方麵同時亦是為民族解放運動而奮鬥。如今資產階級的政策,一部分占著優勢,已經使五卅運動的力量減少了不少,已經使帝國主義者得以反守為攻的開始在廣州方麵對中國進攻,並且在交涉上的態度日趨強硬,這種事實尤其證明工人階級對於資產階級的妥協傾向和壓迫政策,不能不反抗,不能不實行階級鬥爭。

  所以我們在五卅運動的經驗裏,可以明確的知道:不但國民革命的民族解放運動本身,是中國被壓迫剝削的階級反抗帝國主義的階級鬥爭,而且民族解放運動的內部,無產階級對於資產階級的階級鬥爭亦是必不可少的,是事實上必不可免的。這種鬥爭裏如果無產階級勝利,便能使民族解放運動得著充分的發展;如果資產階級得勝,那就中國民族的要求、民權的要求,都要被他們的妥協政策和私利手段所犧牲。

  現在總的民族解放運動,既然一方麵直接受帝國主義的走狗——軍閥所摧殘,別方麵又被大資產階級及一切妥協派所遏抑,他的發展確有不能急轉直下而達到多量勝利形勢。可是,這次運動裏的主幹——中國無產階級,既然能持久到兩三個月的總罷工運動,組織極大的群眾的工會,從上海、青島、香港、廣州一直發展到全國各大都市,引導著全國幾千萬群眾的反帝國主義的運動;那麽,民族解放運動更廣大的發展和勝利,當然還是要工人階級的政治力量鞏固並增高起來,要他的經濟地位改良起來,才有希望。

  事實上,中國的工人階級也的確覺得他自己的這種責任。最近,在工人運動中已經開始一個新的時期——一般的要求改良待遇、增加工資、承認工會的罷工潮流。中國的工人群眾,在五卅以後,參加民族解放運動,一天天增加起來,民眾的力量一天天膨脹起來。極普通的不識字的工人,都親身覺到團結的力量,深切的覺悟到反抗剝削者的必要,並且看到了反抗的方法。他們切身的經驗到:一切剝削者壓迫者的手段是一樣的殘忍、狠毒、狡詐,決不能等待戴季陶先生等去誘發他們“仁愛的性能”,也不能等戴季陶先生等去運用“回東方來”的策略,勸日本對中國親善,而隻能堅決的實行鬥爭,得到一步勝利之後,立刻積極的預備第二步作戰。他們也切身的經驗到:這種運動是反抗剝削和壓迫的鬥爭,是爭解放自己和民族的鬥爭,自己階級、大多數民眾的利益爭不到,什麽“民族”利益也不會有。不能爭得中國資本家承認工會,便更不能爭得帝國主義者承認工會。他們實在不能懂得,為什麽外國人的壓迫和剝削要反對,中國人的壓迫和剝削便不要反對;實在不能懂得戴季陶先生等的所謂“民生哲學”,所謂民族和國家的利益,拋棄了大多數中國被壓迫階級的利益,不知道還有什麽“民族的”、“國家的”利益!中國無產階級在五卅運動的大潮流裏,“以事實做基礎”,找著了“解放社會問題”的途徑了:便是實行鬥爭,實行階級的鬥爭,以達到解放的目的,這種潮流一天天的發展出去,或者因為中國經濟上交通上的條件,還不能有很集中很一致的組織和運動,不能立刻便打倒一切賣國的軍閥和買辦階級,建立自由的獨立的平民國家,推翻帝國主義束縛我們的不平等條約;然而這個潮流正在洶湧著,這個鬥爭正在進行著嗬!

  上海郵差罷工,商務印書館罷工,中華書局罷工,石印工人罷工,河南豫豐紗廠罷工以及上海總工會最近發表要求總的增加工資、承認工會等現象,便是五卅後工人運動中的新時期的表現。五卅運動三個月的經過,已經很明顯的表示:中國工人階級的力量已經不能不要求自己的政治權利和經濟利益,已經不容忍以前的牛馬一般的勞動條件和困苦的經濟狀況。況且,政治上的情形,也已經明白表現:賣國軍閥和大資產買辦階級,都是帝國主義所利用的走狗,一般所謂中國小產業家,也大半寧可屈服於帝國主義者之前,而不肯對工人讓步;中國民眾的利益都被他們所犧牲。這種情勢之下,中國工人階級,尤其要對他們鬥爭。現時工人中罷工運動、組織工會運動的進行,便是積聚更多的力量,要求工人階級地位之一般的增高,以發展反帝國主義的國民革命。這種過程是中國國民革命中很重要的階段。現時工人階級階級鬥爭的發展,是準備民眾力量以求民族解放的唯一道路,是以後國民革命的進展與勝利的唯一保證。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