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卅運動與階級爭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五卅運動與階級爭鬥
作者:恽代英
1925年11月28日
本作品收錄於《中国青年
 署名:代英,载《中国青年》第103期。《中国青年》读者重良的疑问是:“我覺得當對外戰爭時,國內各階級似應聯絡一致。……若照貴黨的主張,對外與對內的階級鬥爭,不妨同時進行,設當對外正急緊時,資產階級以挾嫌故實行其不拔一毛主義,無論勸捐者如何勉勵,他寧肯得不愛國之名,決不捐一錢給罷工者,試問當此情狀,仍是繼續對外戰爭呢?還是停止對外先清內奸呢?”(《中国青年》103期)

重良:

  你若仔細觀察五卅以來各階級的態度,當不至有這些疑問。五卅運動若認為是全民族的解放運動,我們應當說資產階級的捐款是對國家的義務,而不是對工人的恩惠,他們縱然出了錢,沒有理由禁止工人向他們提出改良自身生活的要求。然而就事實說呢!他們出錢便已經太不能令人滿意了!他們怕犧牲所以第一步不肯堅持罷市,第二步又不許華廠工人有停工的愛國表示,第三步更千方百計逼日廠工人上工,以減少工人救濟費用。全國資產階級不能救濟二十萬愛國的工人,甚至於不能救濟數萬英廠工人,還有甚麽臉面要求工人對他們停止階級鬥爭呢?對於階級鬥爭我們只應問工人的要求是否正當,工人決沒有因為愛國,因為希望資產階級靠不住的救濟費,而舍棄要求改良生活的正當權利之理,有人心的人亦決不肯幫資產階級拿愛國的大帽子使工人餓死不敢開腔,我想這是公理人道所關,不僅系一黨一派之主張而已。至於你慮得罪資產階級,將來資產階級不捐助罷工者,你不知這次資產階級所以比較尚肯捐助,本只是為他們自身利益的緣故,若罷工於資產階級有利,你便得罪了他們,他們亦要捐助,否則縱不得罪他們亦無人肯捐助。五卅運動起時,正上海商人苦於印刷附律、碼頭捐[3]等案而無力反抗,所以六月一日他們利用時機宣告罷市,然而罷市時各種表示,只提印刷附律、碼頭捐等案,決不提日人兇殺顧正紅一語,他們想借工人罷工以要挾外人,爭取會審公堂與工部局加增華董,他們幫助罷工,何曾有一點為國家之誠意,不過完全為他們自己的利益打算盤而已。五卅運動中,上海總商會曾因修改條件大受民眾叱責;照你的想法,他們一定不肯幫助罷工了,然而他們為要達到他們自己的目的,仍舊降尊與工人、學生相周旋。及十一國商會協商略有成議了,總工會的局面亦一天天危險了,於是有流氓搗毀、官廳封閉,商界中人袖手旁觀,正遂他們借刀殺人之私意。資產階級做事,只問於自己利益有何關系,他一方挾無產階級以與帝國主義爭自己的利益,一方挾帝國主義以制無產階級使不敢搖動自己的權利;此在無產階級善於應付則可以合作而不犧牲自己的利益;茍不善應付,縱拚命犧牲自己利益,在資產階級得達到他們自己的利益之時,仍舊不會與無產階級合作以反抗帝國主義的。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6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