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之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之七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二之一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二之二

五朝名臣言行録卷第二之一

    丞相吕正惠公

  公名端字易直幽州安次人𣈆朝以䕃

  𥙷千牛備身開寳中知成都府 太宗

  朝再爲開封判官皆坐累左遷復爲樞

  宻直學士拜叅知政事又擢拜戸部侍

  郎平章事逾年以病罷薨年六十六

吕正惠公使髙麗遇風濤檣折舟人大恐公

 恬然讀書(⿱艹石)在齋閤時玉壺清話

太宗欲相正惠公左右或曰吕端之爲人糊

 塗讀爲鶻突 帝 曰端小事糊塗大事不糊塗

 决意相之吕氏家塾記

保安軍奏𫉬李繼遷母 太宗甚喜是時冦

凖爲樞宻副使吕端爲宰相 上獨召凖

 與之謀凖退自宰相幕次前過不入端使

 人邀至幕中曰郷者 主上召君何爲凖

 曰議邊事耳端曰 陛下戒君勿言於端

 乎凖曰不然端曰若邊鄙常事樞宻院之

 職端不敢與知若軍國大計端備位宰相

 不可以莫之知也凖以𫉬繼遷母告端曰

 君何以處之凖曰凖欲斬於保安軍北門

 之外以戒㐫逆端曰 陛下以爲何如曰

 陛下以爲然令凖之宻院行文書耳端曰

 必(⿱艹石)此非計之得者也願君少緩其事文

 書勿亟下端將覆奏之即召閤門吏使奏

 宰臣吕端請對 上召入之端見具道凖

 言且言昔項羽得太公欲烹之漢髙祖曰

 願遺我一盃羮夫舉大事者固不頋其親

 况繼遷胡夷悖逆之人哉且 陛下今日

 殺繼遷之母繼遷可擒乎(⿱艹石)不然徒樹怨

 讎而益堅其叛心耳 上曰然則柰何端

 曰以臣之愚謂冝置於延州使善飬視之

 以招徠繼遷雖不能即降終可以繫其心

 而母死生之命在我矣 上撫髀稱善曰

 微卿幾誤我事即用端䇿其母後病死於

 延州繼遷尋亦死其子竟納𣢾請命

太宗大漸 李太后與宣政使王繼恩忌太

 子英明隂與叅知政事李昌齡殿前都指

 揮使李繼勲知制誥胡旦謀立潞王元佐

 太宗崩太后使繼恩召宰相吕端端知有

 變鏁繼恩於閤内使人守之而入太后謂

 曰宫車已晏駕立嗣以長順也今將何如

 端曰 先帝立太子正爲今日今始棄天

 下豈可遽違 先帝之命更有異議乃迎

 太子立之尋以繼勲爲使相赴陳州夲鎮

 昌齡爲忠武行軍司馬繼恩爲右監門衛

 將軍均州安置胡旦除名流潯州

眞宗旣於大行柩前即位垂簾引見群臣宰

 相吕端於殿下平立不拜請卷簾升殿審

 視然後降堦率群臣拜呼萬𡻕記聞〇又談叢曰 太宗

 不預吕正惠公日與太子問起居旣崩奉太子至福寧庭中而先登御榻解衣視之而降揖太子以升遂

 

趙普在中書吕端爲叅政趙甞謂人曰吾甞

觀吕公奏事得嘉賞未甞喜遇抑挫未甞

 懼亦不形言眞台輔之器也𣈆公談録

公姿儀瓌秀有器量寛厚多恕意豁如也雖

屢經擯退未甞以得䘮介懷深爲當世所

 服善與人交輕財好施未甞問家事其爲

相持重識大體以清静簡易爲務毎奏對

 同列多異議公罕所建明一日内出手扎

 戒曰自今中書事必經吕端詳酌乃得聞

 奏公讓不敢當 眞宗初即位毎見公肅

 然拱揖不以名呼甞召對便殿訪軍國大

 事經乆之制陳當世急務皆有條理 上

 甚嘉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