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之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之一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五之二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五之三

   五之二

    丞相李文定公

  公名迪字復古其先趙郡人後家濮州

  舉進士第一歷通判徐兖州知鄆州爲

  三司鹽鐵副使知制誥以集賢院學士

  知永興軍徙陜西都轉運使入翰林爲

  學士天禧中拜給事中叅知政事 仁

  宗爲皇太子命兼賔客拜吏部侍郎同

  平章事岀知鄆州 仁宗即位 太后

  預政貶衡州團練副使起知舒州江寧

  河南府 太后崩復入相景祐中出知

  亳州召還除資政殿大學士降太常卿

  知宻州復拜大學士除彰信軍節度使

  知天雄軍徙青州以太子太傅致仕薨

  年七十七

李文定公爲舉子時從种放明逸先生學將

 試京師携明逸書見柳開仲塗以文卷爲

贄與謁俱入乆之仲塗岀曰讀君之文須

 沐浴乃敢見因留之門下一日仲塗自岀

 題令文定與其諸子及門下客同賦賦成

驚曰君必魁天下爲宰相令門下客與諸

 子拜之曰異日無忘也及文定爲宰相仲

 塗門下客有柳某者文定命長子柬之娶

 其女不忘仲塗之言也文定所擬賦題不

 傳如王沂公曾初作有物混成賦識者知

 其决爲宰相盖所養所學發爲言辭者可

 以觀矣程明道先生爲伯温云聞見

李文定公罷陜西都轉運使還朝是時 眞

 宗方議東封西祀修太平事業知秦州曹

瑋奏羌人潜謀入冦請大益兵爲備 上

 大怒以爲瑋虚張虜𫝑恐愒朝廷以求益

 兵以迪新自陜西還召見示以瑋奏問其

 虚實欲斬瑋以戒妄言者文定從容奏曰

 瑋武人逺在邊鄙不知朝廷事體輙有奏

 陳不足深罪臣前任陜西觀邊將才略無

 能岀瑋之右者他日必能爲國家建功立

 事(⿱艹石)以此加罪臣爲 陛下惜之 上意

 稍解迪因奏曰瑋良將必不妄言所請之

 兵亦不可不少副其請臣觀 陛下意但

 不欲從鄭州門岀兵耳秦之旁郡兵甚多

 可發以戍秦臣在陜西籍諸州兵數爲小

 𠕋常置鞶囊中以自隨今未敢以進 上

 曰趣取之迪取於鞶囊以進 上指曰以

某州某州兵(⿱艹石)干戍秦州卿即傳詔於樞

 宻院發之旣而虜果大入冦瑋迎擊大破

 之遂開山外之地奏到 上喜謂迪曰山

 外之捷卿之功也

上將立 章獻后迪爲翰林學士屢上䟽諌

 以 章獻起於寒微不可母天下由是

章獻深銜之周懷政之誅 上怒甚欲責

及太子群臣莫敢言迪爲叅知政事俟

 上怒稍息從容奏曰 陛下有幾子乃欲

爲此計 上大寤由是獨誅懷正等而東

宫不動揺迪之力也

公在翰林時仍𡻕旱蝗國用不給一日歸沐

忽傳詔對内東門上岀三司所上𡻕岀入

財用數問何以濟公曰 祖宗初置内藏

庫欲復西北故土及以支凶荒今邊無他

費 陛下用此以佐國用賦歛寛民不勞

矣 上曰今當岀金帛數百萬借三司公

 曰天子於財無内外願下詔賜三司以顯

 示德澤何必曰借 上恱又言 陛下東

 封時敕所過無伐木除道行宫裁加塗蔇

 而巳及幸汾亳土木之役過徃時幾百倍

今旱蝗之災殆天意所以儆 陛下也

 上曰卿之言然一二臣誤朕爲此

眞宗晚年不豫嘗對宰相盛怒曰昨夜皇后

 以下皆云劉氏獨置朕於宫中衆知 上

 眊亂誤言皆不應李迪曰果如是何不以

法治之良乆 上寤曰無是事也 章獻

 在帷下聞之由是惡迪

眞宗不豫大漸之夕李文定公與宰執以祈

 禳宿内殿時 仁宗㓜冲八大王元儼者

 有威名以問疾留禁中累日不肯岀執政

患之無以爲計偶翰林司以金盂貯熟水

 曰王所湏也文定取案上墨筆攪水中盡

 黒令持去王見之大驚意其有毒也即上

 馬去文定臨事大率𩔖此聞見

眞宗旣疾甚殆不復知事李迪丁謂同作相

 内臣雷允㳟者嬖臣也自劉后以下皆畏

 事之謂之進用皆允恭之力嘗傳宣中書

 欲以林特爲樞宻副使迪不可曰除兩府

 湏靣奉聖旨翌日爭之 上前聲色俱厲

 謂辭屈俛首鞠躬而已謂旣退迪獨留納

 劄子 上皆不能省記而二相皆以郡罷

 允恭傳宣謂家以中書闕人權留謂發遣

 謂因直入中書見同列召堂吏諭之索文

 書閱之來日與諸公同奏事 上亦無語

 衆退獨留及岀道過學士院問院吏今日

 學士誰直曰劉學士筠謂呼筠岀口傳聖

 旨令謂復相可草麻筠曰命相必面得旨

 果爾今日必有宣召麻乃可爲也謂無如

 之何它日再奏事復少留退過學士院復

 問誰直曰錢學士惟演謂復以聖旨語之

 惟演即從命旣復相乃逐李公及其黨正

 人爲之一空將草李公責詞時宋宣獻知

 制誥當直請其罪名謂曰春秋無將漢法

 不道皆其事也宋不得已從之詞旣上謂

 猶嫌其不切多所改定其言 上前爭議

 曰罹此震驚遂至沉頓謂所定也及謂貶

 朱崖宋猶掌詞命即爲之詞曰無將之戒

 深著於魯經不道之誅難逃於漢法天下

 快之龍川志○又記聞云 眞宗不豫冦凖得罪丁謂李迪同爲相以其事進呈 上命除凖

 小處知州謂退署其紙尾曰奉聖㫖除逺小處知州迪曰曏者聖旨無逺字謂曰與君靣奉德音君欲擅

 改聖㫖以庇凖邪由是二人闘䦧更相論奏 上命翰林學士錢惟演草制罷謂政事惟演遂出迪而留

 謂外人先聞其事制岀無不愕然 上亦不復省也○又云丁謂與迪同奏事退旣下殿謂矯書聖語欲

 爲林特遷官迪不勝忿與謂爭辨引手板欲擊謂謂走獲免因更相論奏詔二人俱罷相迪知鄆州明日

 謂復留爲相

迪至鄆半𡻕 眞宗晏駕迪貶衡州團練副

 使謂使侍禁王仲宣押迪如衡州仲宣始

 至鄆州見通判以下而不見迪迪皇恐以

 刃自剄人救得免仲宣凌侮迫脅無所不

 至人徃見迪者輙籍其名或饋之食留至

 臭腐棄捐 --捐不與迪客鄧餘怒曰竪子欲殺

 我公以媚丁謂邪鄧餘不畏死汝殺我公

 我必殺汝從迪至衡州不離左右仲宣頗

 憚之迪由是得全至衡州歳餘除祕書監

 知舒州 章獻太后上仙迪時以尚書右

 丞知河陽召復爲相迪自以受不丗之遇

 盡心輔佐知無不爲吕夷簡忌之潛短之

於 上𡻕餘罷相岀知某州迪謂人曰迪

 不自量恃 聖主之知自以爲宋璟而以

 吕爲姚崇而不知其待我乃如是也

李文定與吕文靖同作相李公直而踈吕公

 巧而宻李公嘗有所規畫吕公覺非其所

 能及問人曰李門下誰爲謀者對曰李無

 它客其子柬之慮事過其父也吕公因謂

 李公公子柬之才可用也當付以事任李

 公謙不敢當吕公曰進用才能此自夷簡

事公勿預知即奏除柬之兩浙提刑李公

 父子不悟也皆喜受命二公内旣不恊李

 公於 上前求去 上怪問其故李奏曰

 老疾無堪夷簡公相謾欺具奏所以 上

 召吕靣質之時燕王貴盛嘗爲其門僧求

 官二公共議許之旣而吕公遂在告李公

 書奏與之乆之忘其實反謂吕獨私燕邸

 吕公以案牘奏 上李慚懼待罪遂免去

 其後王沂公乆在外意求復用宋宣獻爲

 叅知政事甚善吕公爲沂公言曰孝先求

 復相公能容之否吕公許諾宣獻曰孝先

 於公事契不淺果許則宜善待之不冝如

 復古也吕公𥬇然之宣獻曰公已位昭文

 孝先至以集賢處之可也吕公曰不然吾

 雖少下之何害遂奏言王曽有意復入

 上許之吕公復言願以首相處之 上不

 可許以亞相乃使宣獻問其可否沂公無

 所擇旣至吕公專决事不少讓二公又不

 恊王公復於 上前求去 上問所以對

 如李公去意固問之乃曰夷簡政事多以

 賄成臣不能盡記王博文自陳州入知開

 封府所入三千緡 上驚復召吕公靣詰

 之吕公請付有司治之乃以付御史中丞

 范諷推治無之王公乃請罪求去蓋吕公

 族子昌齡以不𫉬用爲怨時有言武臣王

 博古嘗納賂吕公者昌齡誤以愽文告王

 不審遂奏之 上大怒逐王公鄆州吕公

 亦以節龯知許州叅知政事宋宣獻蔡文

 忠皆罷去李王二公雖以踈短去位然天

 下至今以正人許之龍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