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朝名臣言行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之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之五 五朝名臣言行錄 卷第八之六
宋 朱熹 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宋刊本
卷第九之一

   八之六

    樞宻使魯國王武恭公

  公名徳用字元輔鄭州管城人父魯武

  康公超事 太宗 眞宗有勞公以父

  任爲官以御前忠佐爲馬軍都軍頭出

  爲邢洺礠相巡檢知廣信軍徙冀州召

  爲侍衛親軍都虞𠋫殿前副都指揮使

  拜檢校太保簽書樞宻院事遷副使知

  院加宣徽南院使罷爲武寧軍節度使

  赴鎮降右千牛衛上將軍知隨州徙知

  曹州起爲保靜軍節度使知澶州徙定

  陳州入奉朝請出判相州拜平章事以

  太子太師致仕復以使相起判鄭州至

  和元年拜樞宻使封魯國公凡三嵗求

  去位至六七乃以爲景靈宫使五日一

  朝給扶者以子(⿱艹石)孫一人明年薨年七

  十九

至道二年遣五將討繼遷公從武康公出鐵

 門爲先鋒殺獲甚衆軍至烏白池諸將失

 期不得進公告其父曰歸師過險争必亂

 乃以兵前守隘令其軍曰亂行者斬由是

 士卒無敢先後雖武康公亦爲之按轡追

 兵望其軍整不敢近武康公嘆曰王氏有

 子矣歐陽公撰神道碑

邢洺盗出入二州間歷年吏不能捕公以氊

車載勇士爲婦人服盛飾誘之邯鄲道中

 賊黨争前邀劫遂皆就擒由是知名神道

眞宗上僊時雖仲春而大雪苦寒 莊獻太

 后詔賜坐甲衛士酒獨王德用令所轄不

 得飲后以問德用德用泣曰衛士荷 先

帝恩德厚矣今率土崩心安忍縱飲矧嗣

 君尚少未親萬機不幸一夫酗酒奮臂狂

 呼得不動人心耶 后大歎賞自是有意

 大用澠水燕談

先是軍中選𥙷不以公其貧亡貲雖當𥙷不

 可得公典禁軍親爲按籍以勞舊第進𮪍

 士請馬集於廷中混而給之吏無所容其

 私王禹玉撰墓誌

章獻太后臨朝有詔𥙷一軍吏公曰𥙷吏軍

 政也敢挾詔書以干吾軍亟請罷之 太

后固欲與之公不奉詔乃止及 太后上

仙有司請衛士坐甲公以爲故事無爲

太后䘮坐甲又不奉詔於是 天子以公

可任大事神道

公善撫士狀貌雄偉動人雖里兒巷婦外至

夷狄皆知其名氏御史中丞孔道輔等因

事以爲言乃罷樞宻出鎮又貶官知隨州

士皆爲之懼公舉止言色如平時惟不接

賔客而已乆之道輔卒客有謂公曰此害

 公者也公愀然曰孔公以職言事豈害我

 者可惜朝廷亡一直臣於是言者終身以

 爲媿而士大夫服公爲有量神道碑〇又澠水燕談曰王武

 恭公狀皃魁偉而面色正黒雖匹夫下卒閭巷小兒外至遠夷君長皆知其名識與不識稱之曰黒王相

 公北虜常呼其名以驚小兒其爲戎狄畏服如此蘇紳孔道輔等言其宅枕乾岡貌𩔖 藝祖公奏曰宅

 枕乾岡朝廷所賜貌𩔖藝祖父母所生云

契丹聚兵幽𣵠遣使者有所求自河以北皆

 警乃拜公保静軍節度使知澶州契丹使

 者過澶州見公喜曰聞公名乆矣乃得見

 於此耶公爲言巳衰老中國多賢士大夫

 因指坐客歷陳其丗家使者竦聽神道

公在定州契丹使人覘其軍或勸公執而戮

 之公曰吾軍整而和使覘者得實以歸是

 屈人兵以不戰也明日大閱于郊公執桴

皷誓師號令簡明進退坐作肅然無聲乃

 下令曰具糗糧聽皷聲視吾旗所嚮契丹

 聞之震恐㑹復議和解徙知陳州道過京

師 天子遣中貴人問公欲見否謝曰備

 邊無功幸得蒙恩徙内地不敢見神道

叔禮爲余言昔通判定州佐王德用是時契

 丹主在燕京朝廷發兵屯定州者幾六萬

 人皆寓居逆旅及民家闐塞城市未甞有

 一人敢諠呼𭧂横者將校相戒曰吾軰各

 當務歛士卒勿令擾我菩薩一旦倉中給

 軍粮軍士以所給米黒諠譁紛擾監官懼

 逃匿有四卒以黒米見德用曰汝從我當

 自入倉視之乃徃召專副問曰昨日我不

 令汝給貳分黒米八分白米乎曰然然則

 汝何不先給白米後給黒米此軰見所得

 米腐黒以爲所給盡如是故諠耳專副對

 曰然某之罪也德用叱從者杖專副人二

十又呼四卒謂曰黒米亦公家物不給與

汝曹當棄之乎汝何敢乃爾讙譁四卒相

頋曰向者不知有八分白米故耳某等死

罪德用又叱如此欲求决配乎指揮使百

 拜流汗乃捨之倉中肅然僚佐皆服其能

處事

自寳元慶曆之間元昊叛河西兵乆無功士

 大夫爭進計䇿多所改作公𥬇曰奈何紛

 紛兵法不如是也使士知畏愛而怯者勇

 勇者不驕以吾可勝因敵而勝之爾豈多

 言哉其在樞宻亦嘗自請臨邊不許凢大

 謀議必以諮之其在外則遣中貴人詔問

 其言多見施用神道

皇祐六年復爲樞宻使是嵗契丹使者來公

 與之射使者曰 天子以公典樞宻而用

 冨公爲相得人矣語聞 上喜賜公御弓

 一矢五十公善射至老不衰常侍 上射

 辭曰幸得備位大臣舉止爲天下所視臣

 老矣𢙢不能勝弓矢 上再三諭之乃手

 二矢再拜一發中之遂將釋復位 上固

 勉之再發又中由是左右皆驩呼賜以襲

衣金帶神道

公爲人剛烈有大志善得士心平生論議長

於兵而不學孫呉兵法遇事慷慨言亡所

避在樞府時㑹契丹閱馬雲朔朝廷意其

南牧議者以通好日乆不冝生此公曰戎

狄虎狼也其可信哉願飭邊備常若㓂至

猶恐其不及也慶曆中契丹果背約遣使

欲求𨵿南故地朝廷患之公方出帥眞定

詔公㑹議二府公以謂契丹必欲内㓂不

 冝遣使示情此殆過貪漢餌爾公遂入奏

 言臣愚無狀願 陛下假臣二十萬得先

 士卒以當匈奴臣不勝大願 上不許公

 曰 陛下即不忍勞民姑以金繒㗖之以

 全舊好後卒如公言 上又甞遣使問公

 邊事公曰咸平景德中邊兵二十餘萬皆

 屯定武不能分㧖要害之處致虜兵軼境

 遽有澶淵之師又當時賜諸將陣圖人皆

 死守戰法緩急不相捄以至於敗誠願不

 以陣圖賜諸將使得應變出竒立功

寳元初趙元昊欲僣稱號遣其校楊守素奉

 章還節因貢羊馬等朝廷欲拒弗内公曰

 第留所貢塞下令守素至闕徐計之或欲

 因守素入傳舎壓壞垣死其下公益以爲

 不可

公天性孝友事後母盡力居家約易不事娱

 燕禄賜多賙施諸族與人交不苟旣合雖

 貧賤不遺故人爲人奸進於公公問約所

 遺幾何廼出金厚謝之曰故人吾不忘公

 恩其敢私市邪 上甞賜飛白清忠二字

藏于家

韓忠獻公宋景文公同召試中選王徳用帶

 平章事例當謝二公有空踈之謙言德用

 曰亦曽見程文誠空踈少年更冝廣問學

 二公大不堪景文至曰吾屬見一老衙官

 是納侮也後二公俱成大名德用巳薨忠

 獻爲景文曰王公雖武人尚有前輩激勵

 成就後學之意不可忘也聞見後録


五朝名臣言行録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