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姊前京兆府參軍裴君夫人墓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亡姊前京兆府參軍裴君夫人墓誌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90

柳氏至於唐,其著者中書令諱奭。中書之弟之子曰徐州府君諱子夏,實有孝德,世其家業。清池府君諱從裕,繼之以茂實。德清府君諱察躬,承之以善政。以至於侍御史府君諱鎮,用貞信勁正,達於幫家。克生賢女,以配於裴氏。裴氏至於唐,其著者禮部尚書諱行儉。禮部之子曰侍中諱光庭,嗣用忠肅,書於國史。祠部府君諱貞,業之以貞直,以至於金吾府君諱儆,用純懿端亮,聞於天下。實生良子,以配夫人。

嗚呼!夫人與仁孝偕生,以禮順偕長,始於家,純如也;終於夫族,穆如也。其為子道也,孝以和,恭以惠,取與承順,必稱所欲。先君與太夫人恩遇尤厚,故夫人侍側,無威怒之教焉。天禍弊族,夙遭大故,我諸孤奉太夫人之養,不敢圖死,至於復常。夫人三歲無湯沐,無鹽酪,頓踴叫號,哀徹天地。外除發不勝笄,體不勝帶。太夫人泣而命之,固猶不食,朝夕諭誨,僅而濟焉。其為妻道也,貞順之宜,恒服於身體;疑忌之慮,不萌於心術;忿懥之色,不兆於容貌,同焉而合於禮,婉焉而得其正。其為婦道也,惟聽順謹敬睦姻任恤之行甚備,常以不幸不及姑舅之養,用為大恨。是故相春秋之事,視滌濯,羞簋簠,勞以待旦。每怵惕之感至焉,則又移其孝於裴氏之門,而以睦於塚婦介婦,必敬必親,下以不失其赤子之心,姻族歸厚,率由是也。嗚呼!我之大譴歟?裴氏之大不幸歟?以夫人之德行,宜貴壽,宜康寧,然而年始三十,不克至於壽。良人官為參軍事,不及偕其貴。骨髓之疾,實鍾於身,以貞元十六年三月十三日甲子,終於光德裏第。痛矣夫!

始夫人之疾也,夫人之族視之如己,其家老、長妾、臧獲之微,皆以其私奔謁於道路,禱鬼神、問人筮者相及也,既病,太夫人在側,尚慮和憂傷於尊懷,猶持形立氣,紿以少間。故二稚未齔,良人在遠,不及有緒言遺念以傳於後。則我呼天之痛,宜有加焉。嗚呼!天胡厚是懿德而闕其報施,獨何咎歟?予一不知天之忍也。既逾月,良人至自洛師,望門而哭曰:「無以立吾家成吾身矣。」凡生三子,幼曰崔七,先夫人八月而殯,魂氣無不之也。次曰崔六,後夫人五旬而夭,因祔焉。今其存者曰崔五,幸無恙,托於乳媼,以虞水火。哀哉!其年八月十八日甲子,安厝於長安縣之神禾原,從於先塋,祔於皇姑,宜也。

母弟號哭而為之誌,毒痛憑塞,略不能具。敢告無愧辭,無溢美,庶用正直,克安神心。嗚呼!至哀無文,至敬不飾,故無其辭。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