亢倉子/用道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亢倉子
◀上一篇 用道第二 下一篇▶


天不可信,地不可信,人不可信,心不可信,惟道可信,賢主秀士豈知哉。昔者桀信天與其虘四海,已不勤於道,天奪其國以授殷。紂亦信天與其虘四海,已不龔於道,天奪其國以授周。今夫惰農信地實生百谷,不力於道,地竊其果稼而荒翳之。齊後信人之性酧讓,不明於其道,舉全境以付人,人實鴟義而有其國。凡人不修其道,隨其心而師之,營欲茂滋,災疾朋釁,戕身損壽,心斯害之矣。故曰:惟道可信。

天墜非道,不能悠久;蒼生非賢,不能靖順;庶政非材,不能和理。夫用道之人,不露其用,福滋萬物,歸功無有,神融業茂,靈慶悠長。知而辯之謂之識,知而不辨謂之道。識以理人,道以安人。夫雞辰而作,負日任勞,流汗灑墜,夜分僅息,農夫之道也。俯拾仰取,錢心錐撮,力思搏精,希求利潤,賈豎之道也。咽氣谷神,宰思損慮,超遙輕舉,日精煉仙,高士之道也。專情耑想,畢誌所事,倫揆忘寢,謀効位思,人臣之道也。清心省念,察驗近習,務求才良,以安萬姓,人主之道也。若由是類之,各順序其誌度,不替塞其業履,是為天下有道。導筋骨則形全,翦情欲則神全,靖言語則福全。克保此三全,是謂清賢。

道德盛則鬼神助信,義敦則君子合禮,義備則小人懷。有識者自是,無識者亦自是;有道者靜默,喑鈍者亦靜默。物固有似是而非,似非而是,先號後笑,始吉終兇,身可親而才不堪親,才可敬而身不堪敬,敬甚則不親,親甚則不敬。親之而疏,疏之而親,恩甚則怨生,愛多則憎至。有以速為貴,有以緩為貴,有以直為貴,有以曲為貴,百事之宜其由甚微,不可不知。是富則身通,理勢然也。同道者相愛,同藝者相嫉;同與者相愛,同取者相嫉;同病者相愛,同壯者相嫉,人情自然也。才多而好謙,貧賤而不諂,處勞而不為辱,貴富而益恭勤,可謂有德者也。

 上一篇 ↑返回頂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