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境廬詩草/卷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人境廬詩草
◀上一卷 卷二 下一卷▶



寄四弟[编辑]

雛雁毛羽成,各各南北飛。與君為兄弟,義兼友與師。師嚴或傷和,肝鬲君所知。階前百尺桐,濃綠侵須眉。樹根兩坐石,一平一嶔崎,我坐拾落葉,君立攀高枝。此讀彼吟哦,形影常相隨。有時隔屋語,亦復穴壁窺。當時忘此樂,亦已樂不疲。人生歡聚時,何知苦別離。

匏瓜係不食,壯夫是所羞。出門望長安,遠在天盡頭。貢士親署名,行作萬里遊,念此當乘離,恩情日綢繆。今年槐花黃,掛帆來廣州。亦謂此恨淺,待我過深秋。秋風亦已過,別恨終悠悠。欲歸不得歸,飄蓬跡沈浮。登高插茱萸,重陽風颼颼。以汝異鄉思,知我遊子憂。千里遠相隔,已恨歸滯留。何況萬里別,益以十年愁。

人境廬雜詩[编辑]

春風吹庭樹,樹樹若為秋。忽作通宵雨,來登近水樓。濕雲攢岫出,疊浪拍天流。不識新波長,沙邊有睡鷗。

門前幾株樹,樹外一亭茅。唼絮魚行水,銜雛鳥戀巢。月隨瓜架漏,花人藥欄交。難怪陶徵士,移居樂近效。

亦有終焉誌,其如綠鬢何!雲閑猶作雨,水止亦生波。春暖先鴉起,湖寬讓鯽多。門前親種柳,生意未婆娑。

出屋梧桐長,都經手自栽。十年勞樹木,百尺看成材。莽莽風雲會,深深雨露培。最高枝上月,留待鳳皇來。

紫滕花壓架,開落到如今。舊雨傷黃土,殘春悵綠陰。尋香猶惘惘,埋玉故深深。庭下交叉手,多餘變舊心。

葉葉蕉相擊,叢叢竹自鳴,蕭蕭傳雨竟,摵摵誤秋聲。露濕寒蛩寂,枝搖暗鵲驚。幢幢燈影暗,獨坐到微明。

初日照高樓,遲遲樹影收。苔痕綠壁漫,花氣到簾留。春軟雞同粥,風和鵲亦柔。書聲牆外過,有弟住東頭。

耐冷齊頭客,鰥魚不寐餘。知君長獨坐,念我近何如?哀樂中年感,艱難遠道書。楊梁諸子好,蹤跡亦蕭疏。

將應廷試感懷[编辑]

二十餘年付轉車,自摩髀肉問何如。暫垂鵬翼扶搖勢,一學蠅頭世俗書。蕩蕩天門爭欲上,茫茫人海豈難居。尋常米價無須問,要訪奇才到狗屠。

出門[编辑]

出門楊柳萬條春,送我臨歧意未申。得失雞蟲何足道,文章牛頭可能神?無窮離合悲歡事,從此東西南北人。手版腳靴兼帕首,任風吹墮軟紅塵。

由輸舟抵天津作[编辑]

遙指天河問析津,茫茫巨浸浩無垠。華夷萬國無分土,人鬼浮生共轉輪。敵國同舟今日事,太倉稊米自家身。大鵬擊水南風勁,忽地吹人落軟塵。

水濱[编辑]

來牛去馬看頻頻,獨立蒼茫此水濱。避麵青山難見我,打頭黃土信摶人。東西市舶無分界,南北藩封此要津。七十二沽秋色滿,不堪吹鬢半胡塵。

武清道中作[编辑]

始識風塵苦,吾生第一回。鬥星隨北指,雲氣挾東來。走竟偕牛馬,臣初出草萊。海天千萬里,南望幾徘徊。

天到荒寒地,山猶懶刻鏤。沙濛惟見日,樹瘦盡如秋。長路漫漫苦,斜陽渺渺愁。嶺南好時節,不為荔支留。

綠樹如雲擁,門前百尺桐。吾家正溪北,有弟住牆東。盡室團圞樂,行人夢寐中。茫茫百端集,到此意何窮。

唐魏風同儉,幽并氣不豪。龍衣將瓦覆,牛矢壓牆高。憂患家多口,荒涼地不毛。最憐羅馬拜,中婦乞錢號。

居者與行者,勞勞同一歎。天恩才咫尺,民氣不衣冠,地況窮荒遠,人兼瑣尾殘。臨門圖一幅,誰上九重看?

早行[编辑]

堤長已曆八九折,析擊猶聞四五更。涼風吹衣抱衾臥,殘月在樹啼烏聲。東方欲明未明色,北斗三點兩點星。腐儒饑寒苦相迫,驅車自唱行行行。

慷慨[编辑]

慷慨悲歌士,相傳燕趙多。我來仍失誌,走問近如何。到處尋屠狗,初番見橐駝。龍泉腰下劍,一看一摩挲。

月夜[编辑]

梧桐庭院鳳凰枝,六尺湘簾地垂。長記綺窗相對語,二三更後夜涼時。

代柬寄詩五蘭穀並問諸友[编辑]

入夢江湖遠,撐胸天地寬。長安人踏破,有客獨居難。短榻鳴蟲寂,孤燈落葉寒。不禁兒女語,瑣屑寫君看。

萬樹秋風起,吾心吹不歸。袖留孤刺在,書自百城圍。大海容鷗住,高雲看鳥飛。酒痕和淚漬,時一檢青衣。

親健都奇福,芳蘭各自花,雲扶王父杖,酒曖冷官衙。巢燕長依母,淒鳥又有家。上堂如照鏡,莫歎鬢絲華。

覆地桐陰綠,中為人境廬。剛柔分日課,兄弟各頭居。草草常留飯,匆匆亦讀書。近來仍過我,見我袞師無?

狂歌示胡二曉岑曦[编辑]

飛鳥不若笯鳳,遊鱗不若豢龍。虛譽不若疑謗,速拙不苦緩工。高台落日多悲風。我劍子劍弓子弓。與子拍手青雲中。但須塞耳甘耳聾。蒼蠅營營無萬數,下士大笑聲滃滃。

重九日雨獨遊醉中作[编辑]

吹麵風多冷意酣,瀟瀟寒雨滴重簷。宵來一醉長安市,竟夕相思大海南,遍插茱萸偏我少,無端萍梗為誰淹?故山歲歲登高去,蟹熟壚香酒壓擔。

別賴雲芝同年鶴年[编辑]

結客須結少年場,占士能占男子祥,為雲為龍將翱翔,擔簦跨馬毋相忘。蒼梧之水悠且長,中有潯山山蒼蒼。前有龍翰臣呂月滄後朱伯韓王定甫。靈芝繼起殊尋常,渾金璞玉其器良。皇皇使者鐵綱張,摩挲三之貢玉堂。鳳凰飛飛上高岡,立足未穩天風剛,吹爾斂翼下八荒。

長安紈袴多清狂,闊眉廣袖時世妝,日醉杜曲歌韋娘,紅裙翠襦圍銀觴。朝朝暮暮樂未央,子獨閉門尋羲皇。青鞋破帽闇無光,時或行書買坊。邂逅揖我謂我臧,子之外家吾故鄉。通明移家趨華陽,至今鄉音猶未忘,西風牽手情話長。

北鄰胡二工文章,因我識子攄肝腸。桃笙棋褥鋪繩床,敲冰煮茗焚清香。左陳鍾鼎右縹緗,往往道古稱先生。繁星窺戶月在牆,甲夜至丙言尤詳。子言少孤早罹殃,機聲燈影宵啼螿,阿母責讀聲琅琅,每至蓼莪泣數行。去年雛鳳新求凰,左敖右翿招由房,和鳴鏘鏘期育薑。倚門停閭久相望,不可以留行束裝。

春明門外多垂楊,寒雨乍斷露始霜。今日送子天一方,貧士縮瑟無酒漿。祇用好語深淺商,子足暫刖庸何傷。歸與兄弟謀稻粱,問字之酒束脩羊,男唯女俞懽重堂。明年槐黃舉子忙,呦呦鹿鳴諧笙簧,行聽子歌承筐將。人生相見殊參商,籲嗟努力毋怠皇!

為蕭少尉步青作[编辑]

蕭公,平遠人。任河南永城縣丞。咸豐五年,城破,妻女侄婦同時殉難。分祀昭忠節烈祠。

守土穹官先敗北,防河諸將亦籠東。哦鬆射鴨閑官耳,一死猶能作鬼雄。

烏之珠歌[编辑]

毅皇帝馬,領侍衛某所進,西安將軍所購也。宮車晏駕,馬悲鳴於景山林樹之間,卒以不食斃。微臣聞而感焉。

北風雨雪門不開,景山暫作金粟堆。黃竹歌停八駿杳,一馬鳴訴悲風哀。北馬遠自流沙至,鐵花滿身黑雲被。將軍甫奏天馬徠,雄姿已有淩雲意。鳳臆麟身人未知,內官頻促黃門試。天顏一顧喜出群,便入天閑登上駟。

春郊三月楊柳絲,九衢夾道飛龍旗,臥瓜吾仗引金鉞,霓幢羽葆隨黃麾。烏皮靴聲地橐橐,龍紋蓋影雲遲遲。十五善射作前導,親王貝勒相追隨。中一天人禦飛鞚,躡電追風塵不動,黃韉朱氎钅穸金鞍,顧影不鳴更矜寵。路旁遙指衣黃人,側睞龍媒神亦悚。沙平風軟四蹄輕,不聞人聲惟馬聲。銀花佩分露黃帶,紅絨結頂飄朱纓。少年天子萬民看,望塵不及人皆驚。鑾儀校尉獨惆悵,輕車步輦空隨行。從官爭費千金產,苦索飛龍求上選。奚官善相阿敦調,有此神駿無此穩。

一朝忽泣天花雨,日慘雲冥愁楚楚。都是攀髯不逮人,並鮮慰情勝無女。萬花濺淚柳愁含,御床不掃空垂簾。六宮共抱蒼梧痛,萬國還驚白奈簪。多時不見宮中駕,一馬悲嘶夜復夜。自蒙拂試眾人驚,奚啻黃金長聲價。青絲絡頭伏道旁,反因受寵叢譏罵。何如死殉待昭陵,風雨靈旗馳石馬。

先皇禦宇十三年,金床玉幾少晏眠,黃巾甫平白帽擾,戰馬每歲從周旋。望騅禮拜木蘭返,十年往事猶目前。中興未集弓劍,豈獨此馬哀呼天。即今兵革猶未息,群胡化鬼擾西域。王師出關萬虎貔,眾馬從人同殺賊。汝獨一死報君恩,籲嗟龍性固難測。烏珠烏珠努力肯飽食,諒汝立功能報國!

田橫島

生王頭,死士壟,一毛輕等丘山重。臣頭百里走見王,王自趨前頭不動。五百人頭共一丘,人人視頭問贅疣,背麵事仇頭亦羞。橫來橫來大者王小者侯,臣戴頭來王勿憂。嗚呼死士壟,乃為生王頭!

和鍾西耘庶常德祥津門感懷詩[编辑]

雷動星馳人貢車,舌人環列護爻閭。但占風雨都來享,偶斷苞茅便問諸。宅北曾分羲仲命,綏南遠賜趙佗書。盟津八百爭朝會,猶記徵祥紀白魚。

八荒無事息兵車,七葉謳吟洽里閭。豈謂浮雲變蒼狗,竟教明月蝕詹諸。驪山烽火成焦土,牛耳牲盤捧載書。秋草木蘭馳道靜,白龍微服記為魚。

六月中興賦出車,金陵王氣復充閭。華夷共主皆思服,堯舜如天尚病諸。蕩寇重編歸漢裏,和戎難下絕秦書。隻應文物開王會,珥筆曾誇太史魚。

荒遺種等高車,萬族相從到尾閭。魑魅入林逢不若,蝦蟆吞月鑒方諸。昔聞靺鞨歌西樂,今見佉廬製左書。始受一廛壕鏡地,有明師早漏多魚。

執梃降王走傳車,先摛月愛後東閭,難言赤狄初何種,終痛庭堅祀忽諸。雨帝東西爭戰國,九州大小混方書。喁喁鶼鰈來無路,久已縱橫海大魚。

電製重輪走水車,風行千里獻比閭。移山未要嗤愚叟,捧土真能塞孟諸。黑齒雕題徵鬼籙,赤文綠字詡天書。尋常弓矢疑堪用,聞道潮人驅鱷魚。

鸞聲閣道碾安車,元老相從話踦閭。未雨綢繆徹桑土,禦冬旨蓄備桃諸。借籌幸辟同文館,驚鼓驚傳奔命書。相戒魴鱮休出入,吞聲私泣過河魚。

東西南北走舟車,虎穴驚看插邑閭。七萬里戎來集此,五千年史未聞諸。考工述物搜奇字,鬼穀尊師發秘書。教訓十年民力盛,倘排犀手射鯨魚。

福州大水行同張樵野丈蔭桓龔靄人丈易圖作[编辑]

黑風吹海海夜立,倏忽平地生波濤。囊沙擁水門急閉,飛浪已越城牆高。漂廬拔木無萬數,安得江揵淮陽包。眾頭攢動乍出沒,欲葬無槨棲無巢。攀崖綠壁幸脫死,饑腸雷吼鳴嗷嗷。中丞視氏猶已溺,急起冒突揮露橈。鴟鴞毀室商救子,魚鱉滿城資渡橋。況聞移粟蘇喘息,自雍及絳來千艘。流離瑣尾得安宅,無復登屋聲三號。天災流行國代有,難得官長勞民勞。海疆東南正多事,水從西來紛童謠。曲突徙薪廣恩澤,願亟靖海安天驕。

將應順天試仍用前韻呈靄人樵野丈[编辑]

平生攬轡澄清誌,足跡殊難出里閭。萬一鉛刀堪小試,可容韞匱便藏諸?

觚棱魏闕宵來夢,簡練陰符夜半書。一第區區何足道,頻番綠木妄求魚。

轍亂旗翻屢敗車,行吟憔悴比三閭。未知吾舌猶存否?終望臣饑得食諸。辛苦低頭就羈靮,功名借徑寄詩書。若論稽古榮車服,久已臨淵不羨魚。

旁午軍書議出車,沿邊鵝鸛列為閭。眼看虎落環甌脫,心冀燕仇雪望諸。四海同袍征士氣,頻年贈策故人書。荷戈亦是男兒事,何必河魴始食魚。

齊東燕北走舟車,三載南雲望倚閭。宦學無成便歸去,父兄有命敢行諸。傷禽惡聽連環彈,老蠢愁繙舊校書。碧海製鯨公手筆,倘分勺水活枯魚。

述懷再呈靄人樵野丈[编辑]

嗚呼製藝興,今蓋六百年。宋、元始萌蘖,明製皇朝沿。十八房一行,群蟻趨附膻。諸書束高閣,所習唯兔園,古今昏不知,各各張空拳。士天一息氣,奄奄殊可憐。黼黻承平時,無賢幸無奸,小醜一竊發,外患粉鉤連,但辨口擊賊,天下同拘攣。祖宗養士恩,幾費大官錢,徒積汗牛文,焉用扶危顛?到此法不變,終難興英賢。中興名世者,豈不出其間。

漢家耀武功,累葉在西北,車書四萬里,候尉三重譯。物腐蟲蠢生,月盈詹諸蝕,鼠盜忽竊發,犬戎敢相逼。惜哉臣年少,不及出報國。中興六月師,群陰歸殄滅。臣虎臣方叔,持節布威德。如何他人睡,猶鼾臥榻側?白氣十丈長,狼星影未匿,群狐舞天山,尊者阿古柏,公與秦、晉盟,隱若樹一敵。王師昨出關,軍容黑如墨。狺狺桀犬吠,尚遲有苗格。東南鬼侯來,晝伏夜伺隙,含沙射人影,鬼蜮不可測。虎威狐輒假,鴟視鼠每嚇,今年問周鼎,明年索趙璧,恫疑與虛喝,悉索無不力。蕩蕩王道平,如行入荊棘。普天同王臣,咸願修矛戟。荷戈當一兵,吾亦從殺賊。

兩漢舉賢良,六朝貴門第。設科不分目,我清重進士。孔、孟生今日,必就有司試。豈能無斧柯,皇皇行仁義。憲也少年時,謂芥拾青紫,五嶽填心胸,往往矜爪嘴。三戰復三北,馬齒加長矣!破劍短後衣,年年來侮恥。下爭雞鶩食,擔囊走千里。時時發狂疾,痛灑憂天淚。群書雜然陳,所誌非所事。枘鑿殊方圓,如何可嘗試?今上元二年,詔書下黃紙,帝曰爾諸生,爾其應大比。紛紛白袍集,臣亦出載贄。既不莘野耕,又難漆雕仕,龍門雖則高,舍此何位置。掄才國所重,得第親亦喜。繞床夜起舞,何以為臣子?

大獄四首[编辑]

國恥誠難雪,何仇到匹夫?既傳通道檄,翻棄入關繻。事竟成狙擊,危同捋虎須。陰謀圖一逞,攘外計何愚!

萬里滇南道,空勞秉節臣。就令戎伐使,已累漢和親。況坐王庭獄,惟誣化外人,在旁鷹眼睨,按劍更生嗔。

洗血拚流血,鯨魚海上橫。人方投袂起,我始奉書行。重鎮勞移節,群兒慮劫盟。懷柔數行詔,悔過復渝平。

休唱攘夷論,東西共一家。疏防司裏館,謝罪使臣槎。詎我持英簜,容人擊副車。萬方今一概,莫自大中華。

別張簡唐思敬並示陳縡尚元焯[编辑]

馬首欲東王事亟,乘轅改北故人歸。別君泥醉杯中酒,獨我愁看身上衣。萬緒一時齊擾擾,三年同客更依依。平安寄語吾家去,為道腰支近稍肥。

平生四海論人物,早有張、陳在眼中。一舉雲霄希有鳥,頻年塵土可憐蟲。試思科第定何物,長此羈貧卻惱公。歸問白眉吾好友,可能追逐共雲龍。

三十初度[编辑]

學劍學書無一可,摩挲兩鬢漸成絲。爺娘歡喜親朋賀,三十年前墮地時。

將之日本題半身寫真寄諸友[编辑]

如此頭顱如此腹,此行萬里亦奇哉!諸公未見靴尖,待我扶桑濯足來。

又寄內子[编辑]

十年歡聚不知愁,今日分飛獨遠遊。知否吾妻橋上望,淡煙疏柳數行秋。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