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境廬詩草/卷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人境廬詩草
◀上一卷 卷四 下一卷▶


奉命為美國三富蘭西士果總領事留別日本諸君子[编辑]

遠泛銀河附使舟,眼看滄海正橫流。欲行六國連衡策,來作三山汗漫遊。唐宋以前原舊好,弟兄之政況同仇。如何甌脫區區地,竟有違言為小球。

占此江山亦足豪,淩虛樓閣五雲高。人饒春氣花多媚,山入波流地尚牢。六代風流餘蠟屐,百家磨煉惜名刀。廿年多少滄桑感,盡日憑欄首重搔。

海外偏留文字緣,新詩脫口每爭傳。草完明治維新史,吟到中華以外天。王母環來誇盛典,《吾妻鏡》在訪遺編。若圖歲歲西湖集,四壁花容百散仙。

海水南旋連粵嶠,鬥星北望指京華。但煩青鳥常通訊,貪住蓬萊忘憶家。一日得閑便山水,十分難別是櫻花。白銀宮闕吾曾至,歸與鄉人信口誇。

滄溟此去浩無垠,回首江城意更親。昔日同舟多敵國,而今四海總比鄰。更行二萬三千里,等是東西南北人。獨有興亞一腔血,為君戶戶染紅輪。

為佐野雪津常民題觚亭[编辑]

占得江山美,觚亭足勝遊。高人欣對宇,老子許登樓。海氣鼇頭日,天風鵬背秋。他時回首望,認此作並州。

海行雜感[编辑]

正月十八日,由橫濱展輪往美利堅,二月十二日到。舟中無事,拉雜成此。東流西日奈愁何,蕩以天風浩浩歌。九點煙微三島小,人間世要縱婆娑。

稗瀛大海善談天,丱女童男遠學仙。倘遂乘桴更東去,地球早辟二千年。

疊床恰受兩三人,奩鏡盂巾位置勻。寸地尺天雖局蹐,盡容稊米一微身。

青李黃甘爛熳堆,蒲桃濃綠潑新醅。怪他一白清如許,水亦輪回變化來。

中年歲月苦風飄,強半光陰客裏拋。今日破愁編日記,一年卻得兩花朝。

打窗壓屋雨風聲,起看滄波一掌平。我自冒風衝雨過,原來風雨不曾晴。

星星世界遍諸天,不計三千與大千。倘亦乘槎中有客,回頭望我地球圓。

每每鴛鴦逐隊行,春風相對坐調箏。才聞兒女呢呢語,又作胡雛戀母聲。

偶然合眼便家鄉,夜二三更母在床。促織入門蛛掛壁,一燈絮絮話家常。

是耶非耶其夢耶?風乘我我乘風耶?藤床簸魂睡新覺,此身飄飄天之涯。

一日明明十二時,中分大半睡迷離。黃公卻要攜黃奶,遮眼文書一卷詩。

家書瑣屑寫從頭,身在茫茫一葉舟。紙尾隻填某日發,計程難說到何州。

拍拍群鷗逐我飛,不曾相識各天涯。欲憑鳥語時通訊,又恐華言汝未知。

蓋海旌旗辟道開,巨輪擘浪炮鳴雷。西人柄酌東人酒,長記通盟第一回。

逐客篇[编辑]

華人往美利堅,始於道、鹹間。初由招工,踵往者多,數至二十萬眾。土人以爭食故,嘩然議逐之。光緒六年,合眾國乃遣使三人,來商訂限製華工之約。約成,至八年三月,議院遂藉約設例,禁止華工。感而賦此。

嗚呼民何辜,值此國運剝!軒頊五千年,到今國極弱。鬼蜮實難測,魑魅乃不若,豈謂人非人,竟作異類虐,茫茫六合內,何處足可讬?華人渡海初,無異鑿空鑿,團焦始蝸廬,周防漸虎落,藍縷啟山林,丘墟變城郭。金山蟹堁高,伸手左右攫。歡呼滿載歸,群誇國極樂。招邀盡室行,後腳踵前腳。短衣結椎髻,擔簦躡草屩,酒人率庖人,執針偕執斫,抵掌齊入秦,諸毛紛繞涿。

後有紅巾賊,刊章指名捉,逋逃萃淵藪,趨如蛇赴壑。同室戈婁操,入市刃相斮,助以國綱寬,日長土風惡。漸漸生妒爭,時時縱謠諑。謂彼外來丐,隻圖飽囊橐。地皮足一踏,有金盡跳躍。腰纏得萬貫,便騎歸去鶴。誰肯解發辮,為我供客作?或言彼無賴,初來盡袒膊,喜如蟲撲緣,怒則獸噬搏。野蠻性嗜殺,無端血染鍔。些地非惡溪,豈容食人鱷。

又言諸婁羅,生性極齷齪,居同狗國穢,食等豕牢薄。所需日百錢,大觳難此較。任彼賤值傭,我輩坐削。眼見手足傷,誰能忍毒蠚?千口音譊譊,萬目瞪灼灼。聯名十上書,上請王斟酌。

驟下逐客令,此事恐倍約。萬國互通商,將以何辭卻?姑遣三人行,藉免眾口鑠。擲倘成盧,聊一試蒲{艸博}。誰知糊塗相,公然閉眼諾。噫嘻六州鐵,誰實鑄大錯?從此懸厲禁,多方設扃鑰。丸泥便封關,重門複擊柝。去者鵲繞樹,居者燕巢幕。關譏到進客,郊移及遊學。國典與鄰交,一切束高閣。東望海漫漫,絕遠逾大漠。舟人呼卬須,津吏唱公莫。不持入關繻,一來便受縛。但是黃麵人,無罪亦篣掠。

慨想華盛頓,頗具霸王略。檄告美利堅,廣土在西漠,九夷及八蠻,一任通邛笮。黃白紅黑種,一律等土著。逮今不百年,食言曾不炸。籲嗟五大洲,種族粉各各。攘外斥夷戎,交惡詈島索。今非大同世,祇挾智勇角。芒碭紅番地,知汝重開拓。飛鷹倚天立,半球悉在握,華人雖後至,豈不容一勺。有國不養民,譬為叢驅爵。四裔投不受,流散更安著?天地忽蹐,人鬼共咀嚼。皇華與大漢,第供異族謔。不如黑奴蠢,隨處安渾噩。堂堂龍節來,叩關亦足躩。倒頃四海水,此恥難洗濯。他邦互效尤,無地容飄泊。遠步想章亥,近功陋衛霍。芒芒問禹跡,何時版圖廓?

紀事[编辑]

甲申十月,為公舉總統之期。合眾黨欲留前任布連,而共和黨則舉姬利扶蘭。兩黨閧爭,卒舉姬君。詩以紀之。

吹我合眾笳,擊我合眾鼓,擎我合眾花,書我合眾簿。汝眾勿喧嘩,請聽吾黨語:人各有齒牙,人各有肺腑。聚眾成國家,一身此尺土。所舉勿參差,此乃眾人父。擊我共和鼓,吹我共和笳,書我共和簿,擎我共和花。請聽吾黨語,汝眾勿喧嘩:人各有肺腑,人各有齒牙,一身此尺土,聚眾成國家。此乃眾人父,所舉勿參差。

此黨誇彼黨,看我後來績。通商與惠工,首行保護策。黃金準銀價,務令昭畫一。家家田舍翁,定多十斛麥。凡我美利堅,不許人侵軼。遠方黃種人,閉關嚴逐客。毋許溷乃公,鼾睡臥榻側。譬如耶穌餅,千人得飽食。太阿一到手,其效可計日。彼黨斥此黨:空言彼何益。

彼黨訐此黨:黨魁乃下流。少作無賴賊,曾聞盜人牛。又聞挾某妓,好作狹邪遊。聚賭葉子戲,巧術妙竊鉤。面目如鬼蜮,衣冠如沐猴。隱慝數不盡,汝眾能知不?是誰承餘竅?竟欲糞佛頭。顏甲十重鐵,說恐難遮差。此黨訐彼黨,眾口同一咻。

某日戲馬台,廣場千人設。縱橫烏皮兒,上下若梯級。華燈千萬枝,光照繡帷撤。登場一酒胡,運轉廣長舌。盤盤黃須虯,閃閃碧眼鶻。開口如懸河。滾滾浪不竭。笑激屋瓦飛,怒轟庭柱裂。有時應者者,有時呼咄咄。掌心發雷聲,拍拍齊擊節。最後手高舉,明示黨議決。

演說事未已,複辟縱觀場。鐵兜繡袮襠,左右各分行。寶象黃金絡,白馬紫絲韁。橐橐安步靴,林林聳肩槍。或帶假麵具,或手執長槍。金目戲方相黑臉畫鬼王。仿古十字軍,赤旆風飄揚。齊唱愛國歌,曼聲音繞梁。千頭萬頭動,競進如排牆。指點道旁人,請觀吾黨光。

眾人耳目外,重以甘言誘。濃緣茁芽茶,淺碧釀花酒。斜紋黑普羅,雜俎紅<賁毛>毭。瑣屑到釵釧,取足供媚婦。上謁士雕龍,下訪市屠狗。墨杘與侏張,相見輒握手,指此區區物,是某讬轉授。懷中花名冊,山請紀誰某。知君有姻族,知君有甥舅,賴君提挈力,吾黨定舉首。丁寧複丁寧,幸勿雜然否。

四年一公舉,今日真及期。兩黨黨魁名,先刻黨人碑。人人手一紙,某官某何誰。破曉車馬聲,萬蹄紛奔馳。環人各帶刀,故示官威儀。實則防民口,豫備國安危。路旁局外人,各各捩眼窺。三五立街頭,徐徐撚頷髭。大邦數十籌,勝負終難知。赤輪日可中,已詫郵遞遲。俄頃一報來,急喘竹筒吹。未幾複一報,聞鑼驚複疑。抑揚到九天,啼笑奔千兒。夜半籌馬定,明明無差池。轟轟祝炮聲,雷鄉雲下垂;巍巍九層樓,高懸總統旗。

籲嗟華盛頓,及今百年矣。自樹獨立旗,不複受壓製。紅黃黑白種,一律平等視。人人得自由,萬物鹹遂利。民智益發揚,國富乃倍蓰。泱泱大國風,聞樂歎觀止。烏知舉總統,所見乃怪事。怒揮同室戈,憤爭傳國璽。大則釀禍亂,小亦成擊剌。尋常瓜蔓抄,逮捕遍官吏。至公反成私,大利亦生弊。究竟所舉賢,無愧大寶位。倘能無黨爭,尚想太平世。

馮將軍歌[编辑]

馮將軍,英名天下聞。將軍少小能殺賊,一出旌旗雲變色。江南十載戰功高,黃袿色映色翎飄。中原蕩清更無事,每日摩挲腰下刀。何物島夷橫割地,更索黃金要歲幣。北門管鑰賴將軍,虎節重臣親拜疏。將軍劍光方出匣,將軍謗書忽盈篋。將軍鹵莽不好謀,小敵雖勇大敵怯。將軍氣湧高於山,看我長驅出玉關。平生蓄養敢死士,不軒樓蘭今不還。手執蛇矛長丈八,談笑欲吸匈奴血。左右橫排斷後刀,有進無退退則殺。奮梃大呼從如雲,同拚一死隨將軍。將軍報國期死君,我輩忍扳將軍恩。將軍威嚴若天神,將軍有令敢不遵,負將軍者誅及身。將軍一叱人馬驚。從而往者五千人。五千人馬排牆進,綿綿延延相擊應。轟雷巨炮欲發聲,既戟交胸刀在頸。敵軍披靡鼓聲死,萬頭竄竄紛如蟻。十蕩十決無當前,一日橫馳三百里。籲嗟乎!馬江一敗軍心懾,龍州拓地賊氛壓。閃閃龍旗天上翻,道鹹以來無此捷。得如將軍十數人,製梃能撻虎狼秦。能興滅國柔強鄰。嗚呼安得如將軍!

九姓漁船曲[编辑]

白石青溪波作鏡,翩翩自照驚鴻影。本來此事不幹卿,偏擾波瀾生古井。使君五馬從天來,八閩張羅綱賢才。何圖滿載珊瑚後,還有西施綱載回。西施一舸輕波軟,原是官船當娃館。玉女青盧隔版窺,徑就郎懷歌婉轉。婉轉偎郎倚郎坐,不道魯男真不可。此時忍後未能禁,此夕消魂便真個。門前烏桕天將曙,搴帷重對雙星訴。君看銀潢一道斜,小星竟向鵲橋渡。鵲橋一渡太匆匆,割臂盟寒忍負儂。不願郵亭才一夕,寧將歌曲換三公。紛紛禮法言如雨,風語華言相詿誤。欲乞春陰巧護花,緣章寧向東皇訴。略言臣到庚宗宿,大隄花豔驚人目,為求簉室夢泉丘,敢挈阿嬌貯金屋。彈章自劾滿朝驚,竟以風流微罪行。如何鐵石心腸者,偏對梨渦忽有情?雅娘傳語鴆媒妒,儂家世世橫塘住,相當應嫁弄潮兒,不然便逐浮梁賈。張羅得為雖有緣,將珠抵鵲寧非誤?禍水真成薄命人。微瑕究惜《閑情賦》。剛說高飛變鳳凰,無端打散驚鴛鴦。金釵敲斷都由我,團扇遮羞怕見郎。永豐坊柳絲絲緣,拋卻一官剩雙宿。莫將破甑屢回頭,且唱同舟定情曲。

感懷[编辑]

下阻黃壚上九天,白雲望斷眼空懸。濛濛零雨又寒食,浩浩長流總逝川。萬里遊惟圖一飽,三年淚忍到重泉。此身俯仰都慚愧,鞅掌猶言我獨賢。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