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國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仇國論
作者:譙周
257年
本作品收錄於:《三國志/卷42

因餘之國小,而肇建之國大,並爭於世而爲仇敵。因餘之國有高賢卿者,問於伏愚子曰:「今國事未定,上下勞心,往古之事,能以弱勝彊者,其術何如?」伏愚子曰:「吾聞之,處大無患者恆多慢,處小有憂者恆思善;多慢則生亂,思善則生治,理之常也。故周文養民,以少取多,勾踐卹衆,以弱斃彊,此其術也。」賢卿曰:「曩者項彊漢弱,相與戰爭,無日寧息,然項羽與漢約分鴻溝爲界,各欲歸息民;張良以爲民志旣定,則難動也,尋帥追羽,終斃項氏,豈必由文王之事乎?肇建之國方有疾疢,我因其隙,陷其邊陲,覬增其疾而斃之也。」伏愚子曰:「當殷、周之際,王侯世尊,君臣久固,民習所專;深根者難拔,據固者難遷。當此之時,雖漢祖安能杖劍鞭馬而取天下乎?當秦罷侯置守之後,民疲秦役,天下土崩,或歲改主,或月易公,鳥驚獸駭,莫知所從,於是豪彊並爭,虎裂狼分,疾博者獲多,遲後者見吞。今我與肇建皆傳國易世矣,旣非秦末鼎沸之時,實有六國並據之勢,故可爲文王,難爲漢祖。夫民疲勞則騷擾之兆生,上慢下暴則瓦解之形起。諺曰:『射幸數跌,不如審發。』是故智者不爲小利移目,不爲意似改步,時可而後動,數合而後舉,故湯、武之師不再戰而克,誠重民勞而度時審也。如遂極武黷征,土崩勢生,不幸遇難,雖有智者將不能謀之矣。若乃奇變縱橫,出入無間,衝波截轍,超谷越山,不由舟楫而濟盟津者,我愚子也,實所不及。」

PD-icon.svg 本蜀漢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