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古奇觀/序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宇宙間事事物物,皆有可觀,皆有可取。然而一事也,境過而情遷者有之;始愛而旋憎者有之;欲求如是書之宜古宜今,極天下之大觀而無憾也,蓋往往難之!

  雖自古迄今,小說林立,坊間所藏者不一種,稗官所著者不一家;或事屬虛無而強為附會,或語多鄙俚而好作聰明。即如《喻世》、《醒世》、《警世》,以及《拍案驚奇》諸說,非無可觀也,非不足取也;而於忠孝節義之大,善惡果報之應,悲歡離合之致,人情世態之岐,未盡摹寫周到,均係無關於風化者,其奚取焉?

  且是書之作,在當日居然奉憲頒行於世;無論城鄉,均命說「聖諭廣訓」者講聖經下,復於是編選講一二起,逐句分解;凡其間之可悲,可喜,可歌,可愕者,不一而足;俾聞是說之下,其善者知勸,其不善者知警;則感動人以至奇者,正訓人以有恒者也。洵可觀也!洵足奇也!

  吾以見古之著是編者,用心良苦,早已寓勸懲於其際也;吾尤願今之閱是編者,良心發現,庶其步聖賢於其後也。愈觀愈廟,愈出愈奇,誠無人而不可觀,無事而不足奇也;則所謂宜古宜今,極天下之大觀者,意在斯乎!意在斯乎!

                                                                                      光緒丙午仲春,古堇月湖釣徒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