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新出版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建设》、《湘江评论》、《星期日》

  

  《建设》 第一卷第一号

  每册三角 上海环龙路四十六号

  《建设》的宗旨是:“鼓吹建设之思潮,展明建设之原理,冀广传吾党建设之主义,成为国民之常识;使人人知建设为今日之需要,使人人知建设为易行之事功。”

  照本期的材料看来,《建设》的前途一定很能满足我们的期望。本期有孙中山先生的《发展中国实业计划》,廖仲恺先生译的《全民政治论》,民意先生译的《创制权、复决权、罢官权之作用》,都可以表示建设社同人所主张的趋向。当这个“盲人瞎马”的时代而有这种远大的计划和主张,可算是国内一件最可使人满意的事。

  本期内有几篇很有价值的研究的文字。廖仲恺先生的《中国人民和领土在新国家建设的关系》没有登完,暂且不论。胡汉民先生的《吕邦的群众心理》用提要夹批评的方法来绍介吕邦的学说,是很可给我们效法的。

  本期最精采的著作要算戴季陶先生的《我的日本观》。这是一篇两万字的长文,研究日本的种种历史的势力,遗传思想的特性,经济的发展和发展的影响,政党的过去与现在,和今后日本的趋势。——材料很丰富,方法也很有系统。我是不懂得日本的,故不配批评他的观察是否正确。但我觉得季陶先生的态度与方法是极可佩服的。当这个大家恨日本,骂日本,却不懂得日本的时候,他独能有这种耐性的、忠恕的、研究的态度。这不是很可佩服的吗?至于方法一层,他认定现在的日本不是一个孤立的怪现状,乃是无数历史的势力所造成的产儿。所以他的研究从古事记里“天沼矛”的神话直说到板垣退助的末路;从“武士”独占的时代经过“武士町人”混合的时代,直到将来可以预料的“工人农夫”的时代。这种历史的眼光是研究一国现状所不可缺的元素,季陶先生这篇日本的研究真可以给我们做“觇国”文字的模范了。

  

   《湘江评论》 长沙落星田湖南学生联合会已出四期,每期大洋二分

   《星期日》 成都桂王桥北街派报处

   已到四期,每十期大洋一角七分

  现在新出的周报和小日报,数目很不少了。北自北京,南至广州,东从上海、苏州,西至四川,几乎没有一个城市没有这类新派的报纸。本报上期的广告栏已经介绍了一些这类的报纸杂志。现在我们特别介绍我们新添的两个小兄弟:一个是长沙的《湘江评论》,一个是成都的《星期日》。

  这两个周刊,形式上、精神上,都是同《每周评论》和上海的《星期评论》最接近的。就我们已收到的几期看来,《星期日》的长处似乎是在文艺的一方面,《湘江评论》的长处是在议论的一方面。《湘江评论》第二、三、四期的《民众的大联合》一篇大文章,眼光很远大,议论也很痛快,确是现今的重要文字。还有湘江大事述评一栏,记载湖南的新运动,使我们发生无限乐观。武人统治之下,能产出我们这样的一个好兄弟,真是我们意外的欢喜。

  (原载1919年8月24日《每周评论》第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