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學規範 (四庫全書本)/卷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仕學規範 卷三 卷四

  欽定四庫全書
  仕學規範卷三      宋 張鎡 撰為學
  語羅仲素云今之學者只為不知為學之方又不知學成要何用此事體大須是曽着力來方知不易夫學者學聖賢之所為也欲為聖賢之所為須是聞聖賢所得之道若只要愽通古今為文章作忠信愿慤不為非義之士而已則古來如此等人不少然以為聞道則不可且如東漢之衰處士逸人與夫名節之士有聞當世者多矣觀其作處責之以古聖賢之道則略無毫髮髣髴相似何也以彼於道初無所聞故也今時學者平居則曰吾當為古人之所為纔有事到手便措置不得盖其所學以愽通古今為文章或志於忠信愿慤不為非義而不知須是聞道故應如此由是觀之學而不聞道猶不學也
  語仲素云某常有數句教學者讀書之法云以身體之以心驗之從容黙㑹於幽閑静一之中超然自得於書言象意之表此盖其所為者如此已上出龜山語錄
  康節先公少日遊學先祖母李夫人思之恍惚至倒誦佛書康節亟歸不復出夫人捐館康節特毁甚躬自㸑以養祖父置家蘇門山下康節獨築室于百源之上時李丞之子挺之東方大儒也權共城縣令一見康節心相契授以大學康節益自克勵三年不設榻晝夜危坐以思寫周易一部貼屋壁間日誦數十遍聞汾州任先生者有易學又往質之挺之去為河陽司户曹康節亦從之寓州學貧甚以飲食之油貯燈讀書一日有將校自京師出戍者見康節曰誰苦學如秀才者以紙百幅筆十枝為獻康節辭而后受每舉此語先夫人吾少日艱難如此當為子孫言之
  伯温少時因讀文中子至使諸葛武侯無死禮樂其有興乎因著論以謂武侯霸者之佐恐於禮樂未能興也康節先公見之怒曰汝如武侯猶不可妄論況萬萬相逺乎以武侯之賢安知不能興禮樂也後生輒議先賢亦不韙矣伯温自此於先達不敢妄論已上出邵氏聞見錄
  讀書須是看聖人用心處自家臨事時一一要使學問雖是要從師然賴朋友相成處甚多師只是開其大端又體貌嚴重若於從容閑暇之際委曲論難須是朋友便發眀得子細已上出涪陵記善錄
  吕居仁云學問當以孝經論語中庸大學孟子為本熟味詳究然後通求之詩書易春秋必有得也既自做得主張則諸子百家長處皆為吾用矣
  滎陽吕公嘗說楊學士應之樂善少比聞一善言必書而記之滎陽公嘗書于壁云惟天子為能備物惟聖人為能備徳應之遽取筆錄記之
  滎陽公入學時二十一嵗矣胡先生實主學與黄右丞安中履邢尚書和叔恕同齋舎時安中二十六嵗為齋長和叔十九嵗安中方精専讀書早辰經書每授五百遍飯後史書可誦者百遍夜讀子書每授三百遍每讀書危坐不動句句分眀
  滎陽公教學者讀書須要字字分眀仍每句最下一字尤要聲重則記牢
  張横渠詩云若知居仁宅先須入禮門温公作横渠哀辭曰教人學雖慱要以禮為先伊川先生云子厚以禮教學者最善先有所据守然則横渠之教以禮為本也
  顧公子敦内翰嘗語東萊公云學者須習不動心事緒之來每每自試乆乆之間果能不動則必自知曰我不動矣由此觀之前輩所以自立非徒然也
  陳瑩中嘗云學者須常自試以觀己之力量進否易曰或躍在淵自試也此聖學也
  楊應之學士言後生學問聰眀強記不足畏惟思索尋究者為可畏耳
  滎陽公嘗言所在有鄉先生處則一方人自别盖漸染使之然也人豈可以不擇鄉就士哉
  李君行先生嘗言學者當以經書論語孟子如秤相似以秤量衆說其輕重等者正也其不等者不正也
  後生學問且須理㑹曲禮少儀禮儀等學灑掃應對進退之事及先理㑹爾雅訓詁等文字然後可以語上下學而上達自此脫然有得自然度越諸子也不如此則是躐等犯分陵節終不能成孰先傳焉孰後倦焉不可不察也
  正獻公每時節必問諸生有進益否已上出吕氏童𫎇訓
  士大夫學術須正一或不正往往操履皆邪其為利害不止及其一身吁可畏也然士夫孰不自以為正柰何其始辨之不眀講之不詳得其形似執而不化遂為終身之害只如敎小兒自其發𫎇時教之以正如曲禮言㓜子常視母誑亦此理也漢景帝鼂錯教用術數宜其亦不免也
  或問獨學無友當如何曰讀古人書不可作死法看如此則便是益友
  善𦘕者於一枝一葉意象思索僅得其似而化工一陶千枝競發萬葉争秀濃纎小大不失毫髮其勞逸不同而真偽自分人之所得於心與得於人者萬萬相逺此可與知者道
  或問學者欲正心如何下工曰須眀乎善不然又恐錯認已上出横浦語錄
  書猶麴糵學者猶秫稻秫稻必得麴糵則酒醴可成不然雖有秫稻無所用之今所讀之書有其文雄深者有其文典雅者有富麗者有俊逸者合是數者雜然列于胷中而咀嚼之猶以麴糵和秫稻也醖釀既乆則凡發於文章形於議論必自然秀絶過人矣故經史之外百家文集不可不觀也
  學者茍専意時文不知研窮經史則舉業之外叩之空空亦可恥矣盖學經所以正吾心觀史所以行吾決安可視為不急之務故前輩謂乆不以古今灌溉胷次試引鏡自觀靣目必可憎對人亦語言無味正謂此也
  己以為是衆以為非己以為非衆以為是吾將何從曰學而已矣學而眀乎善則是非不愧於聖人矣否則是非皆私心爾奚擇焉
  孔門學問非徒載之空言必期見於行事故子貢問孔子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乎孔子告之以其恕乎子貢行此一語平生銓品之心一旦消殞至謂紂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仲弓問仁孔子告之以出門如見大賔使民如承大祭仲弓行此二句至於可使南靣學云學云空言云乎哉
  朋友講習固天下樂事不幸獨學則當尚友古人可也故讀論語如對孔門聖賢讀孟子如對孟子讀杜子美詩蘇文則又凝神静慮如目擊二公如此用心雖生千載之下可以見千載之人矣
  君子之學豈志在取一第效一官而已飲食起居皆宰相事業也
  文字有眼目處當涵泳之使書味存于胷中則益矣韓子曰沉浸醲郁含英咀華正謂此也
  六經之書浩愽而難窮故讀易者如無春秋讀書者如無詩學者莫若精意語孟語孟中得趣則六經皆可觸類而知矣
  山谷荅王觀復書云所示詩文皆興寄髙逺但語生硬不諧律吕或詞氣不逮初造意時此病亦只是讀書未精愽爾以此知讀書雖貴愽愽而不精亦無益也
  如看唐朝事則若身預其中人主情性如何所命相如何當時在朝士大夫孰為君子孰為小人其處事孰為當孰為否皆令胷次曉然可以口講而指畫則機㑹圓熟他日臨事必過人矣
  凡前古可喜可愕之事皆當蓄之扵心以此發之筆下則文章不為空言矣已上出張横浦日新
  夫理不窮則物情不盡物情不盡則擇義不精義不精則用不妙用不妙則不能所居而安居不安則不能樂天不能樂天則不能成其身矣故學必以窮極物理為先也然非身親之則不能知味
  大體既是正好用工近察諸身逺察諸物窮竟萬理一以貫之直造寂然不動之地然後能吉㐫與民同患為天之所為矣此聖門事業也
  堯授舜舜授禹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微言微妙也危言無常也故孔聖自十五志於學積十五年工夫然後敢以立自許自是而後每積十年工夫而後一進未至縱心所欲不踰矩則猶有人心消磨未瑩徹也及至縱心所欲不踰矩方才純是道心與天無二故中庸稱孔聖之徳終以天地之所以為大結之更不稱仲尼也今之學道者少有所得則忻然以天地之美為盡在己自以為至足矣就世俗而言之亦可謂之君子論於聖人之門乃是自弃自暴者耳
  學者所以學為治也講之熟則義理眀義理眀則心志定心志定則當其職而行其事無不中節可以濟人利物矣反是則其害豈可勝言已上出五峯遺文
  伊川之學無虛頭只要實堛堛地用功踐履一節節行到
  伊川云敬以直内凡人修學當先以敬為主此盖顔氏克己復禮之說其門庭大率先要躬行耳已上出蒲氏漫齋録








  仕學規範卷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