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苑編珠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仙苑編珠
作者:王松年 南宋
本作品收錄於《正統道藏

仙苑編珠卷上[编辑]

天台山道士王松年撰

大道自然,混沌之先。

《道經》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不玫,周行不殆,可以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日道。《莊子》云:夫道有情有信,無為無形,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極之先而不為高,在六極之下而不為深。先天地生而不為久,長於上古而不為老。

一氣凝化,盤古生焉。

《元始上真記》云:昔二儀未分,淇津濛頑。日月未具,狀如雞子,混沌玄黃。乃有盤古真人,天地之精,自號元始天王,遊乎其中。天形如巨蓋,上無所係,下無所根。玄玄太虛,無響無聲。元黑浩浩,如水之形。若無此熙,天地不生。天地既分,相去三萬六千里。元始天王在天脊膂中住,名曰玉京山。山中有宮殿,垃金玉,常呼吸天熙,俯飲地泉。忽生太玄玉女在石問。出能言,人形具足,天姿絕妙,號日太元聖母。元始君下遊見之,乃招還上官。

天皇東立,王母西旋。

自元始天王、太元聖母還上官之後,經一劫乃生天皇氏,治世三萬六千年,受書為扶桑大帝,居東極扶桑官,為東王公。今世問皇太子居東官,象此也。又生九光玄女,號日太真西王母,居西極崑崙山。故日木公金母,天地之尊神也。

伏羲八卦,軒后五篇。

《莊子》云:伏羲得道以襲氣母。《書》云:伏義治世,感神龜負圖而出,乃畫八卦,造書契,得道為東方青帝。《莊子》云:黃帝得道以登雲天。《經》云:軒轅黃帝登峨媚山,遇天真皇人授以靈寶五符,治世三百年,乃鑄鼎荊山鍊丹,丹成,有黃龍下迎,韋臣同昇者七十二人。以符藏於苑委山。

顓頊元輩,帝譽龍餅。

《道學傳》云:顓頊高陽氏乘結元之筆,北巡幽陵,南巡交陸,西巡游沙,東巡蟠木。山水之神,動植之類,日月所照,莫不屬焉。周旋八卦,諸有洞臺之山、陰官之丘,帝召四海神,使運安息國天市山寶玉,封而鎮之。鑄羽山銅為寶鼎,各獻一所於有洞之山。《莊子》云:顓頊得道以處玄官。帝譽高辛氏感九天真王、三天真皇乘九龍雲輿降牧德之臺,授以靈寶五符。帝用之得道。後封此符於鍾山。

虞舜得藥,夏禹道川。

《真誥》云:虞舜感北戎長胡大王獻白銀之霜十轉紫華,服之而成仙。《吳越春秋》云:禹平洪水,其功不就,乃按《黃帝中經》聖人所記,在乎九山東南,號日苑委,承以文玉,覆以盤石,其書金簡青玉為字,編以白銀。禹乃南巡,登衡山,血白馬以祭,不幸所求。乃仰天而歎,因夢赤繡衣男子云:欲得我治水之方、御龍之衛,可齋乎黃帝之嶽,峻巖之下,金簡之書在矣。禹乃退齋,季庚之日,登苑委之山,發石,果得金簡玉書。用以治水,鑿龍門,通百川,天下有賴其功大矣。今道門《靈寶五符》即此書也。其探符處,在會稽山,禹穴是也。

老君無極,錢祖長年。

孔子曰:竊比於我老彭。葛仙公云:老子體自然而然,生乎太無之先,起乎無因,經歷天地終始,不可稱載,終乎無終,窮乎無窮,極乎無極也。又云:世人謂老子當始於周代,老子之號始於無數之劫,其杳杳冥冥,渺邈久遠矣。《莊子疏》云:彭祖姓錢,諱鏗,顓頊玄孫,』善養性,能調鼎,進雉羹於堯,封於彭城。其道可祖,故謂之彭祖。《神仙傳》、《列仙傳》並云:歷夏經殷七百六十歲而不衰老。後西之游沙,莫知其終也。故羅隱碑文云:水運降靈,始分輝於玄帝;仙源啟祚,乃襲慶於彭墟。星辰浮濮渚之陽,雲鸛度游沙之境也。

廣成高外,尹喜精研。

《莊子》云:黃帝詣崆峒山,謁廣成子,問以理身奈何。廣成子曰:善哉問乎。吾語汝:至道之精,杳杳冥冥,至道之極,昏昏默默,無視無聽,神將自正,無勞汝形,無搖汝精,乃可長生。故我修之千二百歲矣,而形未嘗衰。《本起傳》并《西昇經》並云:關令尹喜受老子《道德五千言》,精研萬遍,於蜀郡青羊肆隨老子白日昇天,遊四海,登三清,下化八十一國焉。

盧敖遊海,若士沖天。

《神仙傳》云:盧敖者,燕人也。秦時遊北海,至于蒙谷之山,見若士焉,方迎風而舞,顧見敖曰:吾與汗漫期於九陝之上,不可久。乃練身入雲中。

赤松行雨,育封隨煙。

《列仙傳》云:赤松子者,神農雨師也。服水玉以教,神農。能入火,隨風雨上下。高辛時,復為雨師。今之雨師復是焉。宵封子者,為黃帝陶正。有人能出五色煙以教封,封乃積火自燒,隨煙上下焉。

黃山數百,白石三千。

《神仙傳》云:黃山君者,修彭祖之衛,年數百歲,猶有少容也。白石先生者,中黃大夫弟子也。至彭祖時,年已三千歲矣。嘗於白石山煮白石為糧,故號白石先生。

瑤水周穆,槐山僱佺。

《列子》云:周穆王乘八駿,日行萬里,至于崑崙之山,與王母宴於瑤池。王母唱白雲之謠,王和之也。《列仙傳》云:但佺者,槐山采藥人也。好食松實,形體生毛,長數寸,兩目正方,能飛行逐走馬。

醫龍師皇,釣魚寇先。

《列仙傳》云:馬師皇者,黃帝馬醫也。有龍下,向之張口,皇曰:此龍有疾。乃針其脣下,以甘草湯飲之而愈。後數數有龍出陂,告而治之。一旦乘龍而去。寇先者,宋人也以釣魚為業。得魚或賣,或放,或自食。好種薜荔,食其葩實。宋景公問其衍不告,遂殺之。數年後踞宋城門,鼓琴而去。

弄玉嗚鳳,蕭史同仙。

《列仙傳》云:蕭史者,秦穆公時善吹簫,能致孔雀白鸛。穆公有女日弄玉,好之,公遂妻焉。教弄玉作鳳嗚,鳳止其臺上。一旦乘鳳,同去。

李文黃白,沈太紅泉。

《神仙傳》云:沈文太者,九疑人也。得紅泉神丹去土符、還年返命之道。欲之崑崙駐,安心二千餘年,以傳於李文淵。以竹根汁煮黃丹并黃白衛、去三尸法,出此二人矣。

宋倫遊空,葛洪兀然。

《樓觀傳》云:宋倫字德玄,年二十二,日誦《五千文》,服黃精白木,感老君降授中景之道、通真之經、倫行之望、巖申步,日行三千里,凌波陸險,不由津路也。《道學傳》云:葛洪字稚川,讀書萬卷,求勾漏令,意在丹砂。著內外篇几一百一十六篇,碑誅詩賦百卷,檄章棧表三十卷,《神仙傳》十卷,《良史傳》十卷,《隱逸傳》十卷,《集異傳》十卷,抄五經史百家之言方使雜事三百一十卷,《金匱藥方》百卷,《肘後要方》四巷。年八十一,兀然若睡而蛻。

鄭遠養虎,涓子剖鮮。

鄭思遠,葛洪之師也。嘗於山巖問收得虎子兩頭,其母已死。君餒飼之長大。俄有一雄虎來菴前,乃二虎之父也。三虎出入相隨,駝藥囊經書,憑於,括蒼山,仙去。《列仙傳》云:涓子,齊人,餌木三百年,釣於荷澤,得鯉魚,剖之,腹內得符,能致雲雨。

少翁拜山,宋萊掃市。

《真誥》云:昔婁少翁入華山中,拜山二十年,遂一日一見西嶽仙人授以仙道也。楚莊公時,市長宋萊子怛酒掃一市,忽通一乞食公唱歌,萊子知是仙人,乃隨之積十三年,遂得仙道,為中嶽仙人。

永伯七星,王遙筐子。

《神仙傳》云:陳永伯得七星散方,服之二十八日,忽不知所在。有兄年十一,服之二十八日,亦不知所在。本方云:服之三十日,自得仙去。王遙字伯遼,與人治病,無不愈者。並不用針藥,但令坐一布帕上,須突自愈。有一竹筐子,長數寸。有一弟子姓錢。忽一夜大雨,命弟子以九節竹杖擔此筐子雨中行,衣不濕。登山,入一石室中,中有二人同坐。遙發筐子,取玉舌黃三枚,三人對鼓之。良久,收黃內筐中,卻擔迴。二人謂遙曰:早來,莫久戀人問。後百餘日,遙復自擔筐子,一去不復還。後三十年,弟子見在馬蹄山也。

介君竹杖,左慈木履。

《神仙傳》:介象字元則,會稽人,甚有道衍。吳太帝禮重之,使作變化,種瓜果皆立生可食。帝思錙魚繪,象於殿庭作一方坎,著水,象垂釣於坎中,得魚。帝曰:蜀薑不可得。象曰:請差人買。與五百錢,象書符置竹杖中,令使人騎之,閉目,唯聞風聲。到蜀買薑迴,廚人切繪未了。左慈字元放,有道衍,孫策欲殺之,驅於前,慈著木履竹杖,徐徐而行,孫公奔馬追之,常相去百步。後曹公殺之,唯見一束草也。

老父光白,刻都氣紫。

《神仙傳》:漢武帝東巡,見泰山下老父頭上有白光,高數尺。帝問之。老父曰:臣年八十五時衰老,有道士教絕穀服木飲水,并作神枕,用藥三十二味。臣今年一百八十矣,日行三百里。刻子都,漢武帝出遊,見其頭上有紫氣,高丈餘。問之,對曰:臣今已年一百三十八,所行者彭祖之道也。帝傳之不能行。子都年二百餘歲,服木,白日昇天。

河上傳經,漢文得旨。

葛仙公云:河上公者,莫知其姓名也。漢孝文皇帝時結草為菴,于河之濱。常讀老子《道德經》。文帝好老子之言,有所不解數句。遣使問,不告。帝親詣問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賓,莫非王臣。子雖有道,由朕民,不能自屈,何乃高乎?朕足使人富貴貧賤。須突,河上公乃扮掌坐躍,冉冉在虛空之中,去地數十丈而答帝曰:余上不至天,中不累人,下不居地,何民之有?陛下焉能令余富貴貧賤?帝乃稽首禮謝,河上公遂授《注解道德經》二卷與文帝。

婁政變化,墨子朱英。

《神仙傳》:婁政治《墨子五行記》,服朱英丸,年八百餘歲,色如童子,能化一人為百人,百人為千,千人作萬。能立起風雲,步行水上,令水中魚鼇盡上岸。能口吐五色氣,方十里,上連天。能騰身虛空,無所不至。墨子名翟,宋大夫也。著書日《墨子》。善戰,守之且巧,與公輸班較機變,以雲梯不足攻宋面止。後入狄山中學道,有神仙授以翟《朱英丸方通靈五行變化》凡二十五卷。因遊五嶽,不知其終也。

孫博同道,班孟異名。

《神仙傳》:孫博治墨子五行衍,能令草木、金石、人物盡成猛火。他人以水沃之,終不滅。須博自止之,乃滅。物皆如故,不焦。又能引數百眾步行水上,不沾不沒。或布席坐於水上,飲宴作樂。又能從石中來去。後入林慮山合丹仙去。班孟者,是女子,能飛行,坐空入地,飛屋瓦,指地成井,能含墨噴紙成篇章。飲酒餌丹,四百餘歲,後入天台山去也。

王綱二氣,章震五行。

《神仙傳》:天門子姓王名綱,善補養之法,行玄素之道,年一百八十歲,有童女之色。乃服珠醴仙去,入玄洲'。章震者,王子也,師朵子,精於五行之意,以養性治病消災。立起風雲雷雨,化草芥瓦石為六畜龍虎。能分形為數百千人,步行江海。能噴水成珠玉,不變。能九泥為馬,日行千里。能吐五色氣,能投符召魚鼇,能使人見千里外物,能呢水治病立愈。入崆峒山合丹,白日昇天。

九靈卻禍,北極貴精。

《神仙傳》:九靈子姓皇名化,得還年卻老胎息之道,又得五行之要。能辟五兵虎狼,伏千殃,消萬禍。專行此道,大得其效。在人問五百歲,服丹仙去。北極子姓陰名恒,得保神養性貴精之道。其要曰:以金治金,謂之真。以人治人,謂之神。後服神丹仙去。

太陽華髮,絕洞長生。

《神仙傳》:太陽子者,姓離名明,得玉子之道。好酒怛醉,玉子責之,對曰:晚學性剛,俗態未除,故以酒消其驕慢耳。善修五行之道。在人問五百年,肌膚光潤,面目輝華,而鬢髮皓白也。著七寶之衛,深得其要,服丹而仙。絕洞子者,姓李名脩,其衍曰:弱能制強,陰能弊陽。常若臨深履薄,長生之道也。年四百歲,顏色不衰。著書三十篇,服還丹而仙。

陽女得妙,陰女亦成。

《神仙傳》:太陽女姓朱名翼,增益五行之道,其驗得妙。年二百八十歲,色如桃花,如十七八人也。得神丹仙去。太陰女者,姓盧名金,好玉子之道,未得其妙。乃當鑪沽酒,遇太陽子過之,遂教以補養之衍、蒸丹之方,服而仙去。

玄女行廚,南極通靈。

《神仙傳》:太玄女者,姓頊名和,少喪夫,乃學道,治玉子之衍,坐置行廚,變化無所不至。南極子者,姓柳名融,能含粉成雞子如真,能呢杯成龜鼇殼,呢水成美酒,服雲霜丹仙去也。

奉林閉氣,周君誦經。

《真誥》云:婁奉林者,學道於嵩山,積四百年。能閉氣三日不息。服黃連以致不死也。周君兄弟三人學道於常山中,九十七年,遇老人授以真經七卷。三人共讀之,忽有白庇見,二弟放經看之,周君獨不看。數滿萬遍,翻然沖天。二弟為看鹿,經忽火起焚之,不得沖天,為心不定也。

伯真心正,季道天青。

《真誥》云:姜伯真行道采藥,遇仙人,使平立於日中,其影偏,仙人曰:子心不正。因教以日出三丈時,披心向日,覺心中暖,即正也。伯真旦旦行之,得道也。徐季道學仙,遇神仙教云:子欲學道,當中天青詠天曆,躡雙白,徊二赤也。行之得道。

劉安接士,八仙降庭。

《神仙傳》:淮南王劉安好道,聞有衍之士,不遠千里,卑辭厚禮以迎之。時感八仙降焉。一人能坐致風雨,立起雲霧。一人能束縛虎豹,召致蛟龍。一人能分形易貌,坐在立亡。一人能乘虛步空,越海淡波。一人能入火不灼,入水不濡。一人能千變萬化,恣意所為。一人能防災度厄,長生久視。一人能煎泥成金,凝汞為銀也。

丁鶴人語,蘇鹿牛形。

《飛天仙人經》云:丁令威七歲入山求道,千年化鶴歸鄉,下華表柱頭,歌曰:我是昔日丁令威,學道千年今始歸也。《蘇君傳》:蘇耽者,彬州人也。小時牧牛,牛化為白鹿,得道。後歸鄉駐牛脾山·上。州縣官吏同往禮謁。日暮,君展《黃庭經》化為大橋,直跨城門,官吏登橋而還也。

大足地黃,唐鳳石蜜。

《神仙傳》:大足服地黃得道。唐鳳服中嶽石蜜得道。

墨容黃連,羨門青實。

《神仙傳》:墨容公服黃連得道。羨門子服甘菊青實散得道。

三老鍊氣,四皓餌漆。

《神仙傳》:長陵三老服陰鍊氣,乃得成道。又云:商山四皓,服九加散、餌漆得道。

妙真入洞,暨玫飛棺。

《道學傳》:女真錢妙真幼而學道,居句曲洞山,年八十三,誦《黃庭經》數滿,乃與親友告別,服黃白色藥了,乃入燕洞經宿。明晨,女冠道士競往候之,忽聞洞有雷霆之聲,見龍鳳之車,自西北而來,載以昇天也。暨慧瑛居於潛天目山學道,蟬蛻之後,依俗禮葬之。數年中,忽有聞山蓋山,旬然如雷霆之聲。鄉人往看,見棺版飛空,上片落南村,今為上片村,底版落北村,今為下版村。兩邊版同在一處,今為版同村。因此昇天也。

遇藥朱璜,盜衛女丸。

《列仙傳》:朱璜,廣陽人,病毒癡,道士阮丘與七物藥,日服九丸,百病愈。教以誦《黃庭經》,隨丘入浮陽山,八十年,髭髮俱黑,仙去。女丸者,陳市上沽酒婦人也。仙人過之,寄《素書》五卷。丸乃盜寫其文,得養性之道,不衰不老,棄家而去,不知所之。

常生止雨,方回印關。

《列仙傳》:平常生者,數死復生。在穀城鄉,忽大水出,所害非一。生乃登缺門山,大呼言:常生在此,雨水五日鈴止。如其言。後數十年,復為華陰門卒。方回者,堯時隱人也。鍊食雲母。夏啟末,為官士,為盜所劫,閉之室中,回化身而出,更以方回印封其戶。時人曰:得回一丸泥,關可開也。

仇生木正,子先竹竿。

《列仙傳》:仇生者,湯時為木正。食松脂,自作石室,仙去。周武王幸其室而祀之。呼子先者,卜師也,壽百餘歲。夜有仙人持竹竿至,呼子先,乃與酒家嫗各騎一竹,乃龍也。上華陰山仙去。

朱仲販珠,任光賣丹。

《列仙傳》:朱仲,會稽人,常於市上販珠。高后時求三寸珠,仲獻之,賜五百金。魯元公主私以七百金,仲獻四寸珠。景帝時復獻三寸珠數十枚而去,不知所在。任光者,上蔡人,善餌丹,賣於都里問。趙簡子聘之於柏梯山,三世不知所在。

牧豕商丘,鑄冶陶安。

商丘子胥者,高邑人,好牧豕、吹竿,服朮莒蒲,飲水,不飢不老。人世世見之。三百年,不知所之。陶安公者,六安鑄冶師也。一旦火散,上紫色衝天,須突朱雀止冶上,曰:安公與天通。七月七日,迎汝以赤龍。至期,赤龍到,大雨,安騎之而昇天。

黃真武陵,劉阮桃源。

傳云:漁人黃道真,武陵人,棹漁舟,忽入桃源洞,遇仙。劉晨、阮肇,刻縣人也,探藥於天姥岑,迷入桃源洞,遇諸仙,經半年卻歸,已見七代孫子。

初平松脂,鳳綱花卉。

《神仙傳》:皇初平,丹谿人也。年十五,家遣牧羊,遇道士將入金華山四十年。其兄初起尋之,相遇,問羊,云在束山。往看,盡是白石。初平叱之,悉化為羊。兄弟二人共服松脂扶苓,至萬日,坐在立亡,同昇天。初平改姓赤氏,號松子。初起號赤須子。今姿州赤松觀是其地也。鳳網者,元陽人也。常探百草花,水漬泥封,埋之百日,丸之。死者以一丸內口中,立活。綱服藥,不老仙去。

呂恭遇仙,沈建寄婢。

呂恭字文敬,少好服食,於太行山探藥,忽見三仙人,曰:子好長生乎?吾一人姓呂字文起,公與吾同姓,合得長生。乃隨仙去,經二日,遂授秘方一首,日;·汝隨吾二日,已二百年也。乃還鄉,已見十餘代孫。呂習者,作道士,涕泣拜迎,遂傳其方。其家世世無有老死者,皆得仙去。沈建者,丹陽人,得導引服食之衍。凡有病者,見之即愈。嘗遠行,寄二婢、三奴、一驢、十羊,各與藥一丸,經三年,並不飲食。建既還,乃各與一丸藥喫,飲食如故。建乃舉身飛行,或去,或還。三百年後不知所在。

華生易皮,樂長童子。

《神仙傳》:華子期者,師角里先生,得靈寶隱方,合而服之,日行五百里,力舉千斤。每一歲十度易皮。後乃仙去。樂子長者,齊人也,通霍林仙人授巨勝赤松散方,日蛇服成龍,人服成童子。長服之,年百八十歲,色如少女。妻子九人皆服之,老者少壯,少者不老。登勞盛山仙去。

叔卿不臣,伯陽示死。

《神仙傳》:中山衛叔卿服雲母得仙。漢武帝閑居殿上,忽見一人乘雲常白鹿,集於殿前。帝驚問為誰。答曰:我中山衛叔卿也。帝曰:子非我臣乎?叔卿不對,忽失所在也。帝甚悔很。魏伯陽,吳人也。入山作神丹,將三弟子、一白犬。丹成,飼犬,犬死。乃自服,又死。一弟子姓虞,服之亦死。二弟子棄之而出。伯陽乃起,將服丹弟子并白犬而去。逢樵人,乃作書寄鄉里并二弟子。伯陽作《參同契》、《五相類》凡二卷,盡神丹之旨也。

方朔歲星,傅說箕尾。

《登真屨訣》公:東方朔字曼倩,仕漢武,服初神丸。至宣帝時,棄官,於會稽賣藥。後昇為歲星。又《莊子》云:傳說得道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東維,騎箕尾,而比於列星。

沈羲三車,安世二士。

《神仙傳》:昊郡沈羲學道於蜀,但能消災除病,救濟百姓,功德感天。因與妻共載,路逢白鹿車、青龍車、白虎車,騎從皆朱衣,執矛仗劍,告羲曰:君有功於民,黃老今遣仙官下迎。有三仙人,以白玉版、青玉界、丹玉字授羲,遂載昇天。陳安世為灌叔本客,每行見鳥獸,皆下道避之,未嘗殺物。年十三,叔本好道,忽有二仙人化為書生詣叔本。叔本不悟,待之不至,乃謂安世曰:汝好道可教。乃與藥二丸服之,不復飲食。叔本乃反師之。安世臨昇天,乃傳其道叔本,亦仙而去。

八百歷代,李阿丐市。

《神仙傳》:李八百,骨人,莫知其名,時人計其數已八百歲,故呼之。進行不定。知唐公房可教,乃託瘡痍試之。百藥不可,云須人舐之。房乃令二婢詆之,不可。房乃自為舐之,不可。又令妻舐之。云:須得美酒三斛浴之。浴訖,體如凝脂。遂令公房并妻、三婢並入酒中浴之,並顏如童子。乃以丹經授公房,房合服仙去。李阿者,蜀人世世見之,不老,常乞食於市。有古強者,常隨之。強時年十八,見阿如五十許人。至強年八十餘,阿亦如故。忽告人曰:崑崙召吾,當去。遂不復還也。

仙苑編珠卷中[编辑]

天台山道士王松年撰

犢子易貌,桂父變容。

《列仙傳》:犢子者,鄴人,服松子、扶苓百年,時壯時老,時好時醜。忽牽一黃犢來過沽酒陽都家,女悅之,隨犢子出,取桃李,味皆甘美。邑人伺而逐之,共牽黃犢耳而走,不能追也。數十年見在潘山下,冬賣桃李也。桂父者,象林人,色黑,時白,時黃,時赤。常服桂并葉,以龜腦和之千丸。至今荊州南有桂丸也。一旦飄然入雲而去。

務光蒲韭,阮丘蓮蔥。

務光,夏時人,耳長七寸,好琴,服蒲韭根。湯讓天下,不受,負石,身投寥水以自溺。後四百年,至武丁時,復見也。阮丘者,蛆山上道士,被髮,耳長七寸,口中無齒,日行四百里。常種蔥蓬。百餘年,人不知之。

赤斧餌丹,毛女餐松。

赤斧者,巴戎人也,為碧鷂祠主簿。餌丹與消石,服之三十年,反如童子。毛髮生,皆赤,掌中有赤斧文焉。華山中毛女字玉姜,自言秦宮人,避難入山。道士教食松葉,遂不飢寒,身生綠毛也。

王喬控鶴,陵陽釣龍。

王喬字子晉,好吹笙,作鳳嗚。道人浮丘公接上嵩山,三十年後,以七月七日於維氏山控鶴沖天。《仙經》云:仙位為侍帝晨,領五嶽,司桐相真人,治天台金庭洞。陵陽子明者,好釣魚,釣得白魚,腹中有書,教服食法。遂上黃山,探五脂,服之三年,龍來迎上陵陽山也。

谿父瓜子,騎嗚守官。

谿父者,南郡人,居山問,仙人來買瓜,教以練瓜子,與桂附芷實共藏,至春分食之,二十餘年,能飛行也。騎龍嗚者,渾亭人,年二十,於池中求得龍子,狀如守官者千餘頭,養飼草廬以守之。龍長大,稍稍而去。後五十年,水壞其舍而去,一旦騎龍來至渾亭。

季主長安,辛玄吳越。

《道學傳》:司馬季主賣卜於長安市,時宋忠、賈誼為中大夫,見之,謂曰;先生業何卑乎。對曰:夫內無飢寒之累,外無劫奪之憂,處上無殺,居下無害,斯君子之道也。鳳凰不與燕雀為韋,公等何知。後宋忠抵罪,賈誼感結也。竟不知季主所在。《登真隱訣》云:受西靈劍解之法,在委羽山大有官,服明丹之華,抱扶晨之暉,貌如女子,鬚長三尺也。辛玄子好遊山,志願憑子晉以昇虛,倡陵陽以步玄,故名玄子,字延期。自序云:西王母見苦行,北鄧帝愍道心。於今二百年矣;而大帝且令領束海侯,為吳越神靈之司,未得振翠衣於九霄,舞雲翔於十方也。

許邁山林,龍威洞穴。

《真誥》云:許邁小名阿映。《道學傳》云:志在往而不返,故自改名遠遊。弱冠詣郭璞,筮告曰:君元吉自天,宜學昇遐之道。乃師鮑競。後與同志束遊名山,餌朮斷穀,能閉氣千息。初止桐廬新城臨安,所在作樓閣,開後門,上山采藥,經月不返。每言:映好山林,猶魚得水也。
《真誥》云:師王世龍,服玉液朝腦精也。龍威丈人者,包山得道人也。莫知其姓,號日隱居。吳王闔閒登包山,令隱居極洞穴之源,乃入洞,經百七十四日而返,云:約行七千餘里,忽見千逕百路,處處如不有金城王屋,闆爾無人,城門牌曰:天后別官。玉房之中有一卷赤書,拜而取之,以為信。既出,以示吳王,乃夏禹所藏《靈寶五符》也。

賢安甘草,伯玉松屑。

《魏夫人傳》:夫人字賢安,少多疾,清虛王真人告曰;夫學道先去病除疾,五藏充盈,肌澤髓滿,耳目聰明,乃可修習。因授甘草丸方,按而服之,百病悉愈。後得道為南嶽上真司命紫虛元君也。褚伯玉,錢塘人也,年十六,家為娶婦,婦乘車而入,先生瑜垣而出,隱於天台中峰二十年。樵人見之在重巖之下,顏色恰怡,左右惟有松屑二裊。由是遠近知之。齊高帝徵之不起,乃移居大霍山仙去。

神丹馬明,方術葛越。

《神仙傳》:馬明生,臨淄人也,本姓和,字君賢。少為賊所傷,在路遇神人,與藥救之,再生。乃師安期先生。因遊天下,勤苦備經,遂授與《太清金液丹經》。入山修鍊,藥成,未樂昇天,乃服半劑為地仙。展轉九州五百餘年,乃白日昇天。葛越者,號黃盧子,有病者千里寄名與之,皆愈。禁虎狼百蟲飛烏,皆不得動。使水逆上一二里。天下大旱,能召龍致雨。力舉千斤。行逐奔馬。頭上有五色氣,高丈餘。年二百八十歲,一旦乘龍而去。

嘯父乘火,師門發煙。

《列仙傳》:嘯父者,少北曲周市上補履人。不知年幾,唯見不老。有人求其衍,不告也。唯梁母得其作火法,因上三亮山,與粱母別,乘數十炬火而昇天也。師門者,嘯父弟子也。得火衍,好食桃李花,為夏孔甲龍師。孔甲殺而埋之,一旦風雨迎去,而山林問煙火自發也。

偉道心定,黃觀試全。

《真語》云:金偉道者,學仙在墦塚山十二年,仙人試之,以石重十萬斤,以白髮懸於空中,使偉道外於下。偉道心定無疑,外其下十二年,遂賜神丹,白日坤天。黃觀子者,少好道,斬朝禮拜,求長生。積四十九年,後入瞧山中,仙人以百四十事試之,皆全,遂得金丹,而誦《大洞真經》白日昇天。

子主傭顧,瑕丘棄捐。

《列仙傳》:子主者,楚語而細音,詣江都王言:宵先生顧我客作三百年。問宵先生所在。云:在龍眉山上。遣使往見先生,毛身廣耳,被髮鼓琴,謂曰:子主是吾比舍九世孫也。瑕丘仲者,宵人也。賣藥於寶百餘年。忽地動,合壞數十家,屋臨水皆敗。仲死,人取其尸棄於水中,收其藥賣之。仲乃被裘詣之取藥,棄仲尸者叩頭求哀,仲曰:吾恨汝使人知我耳,吾去矣。後卻為胡王驛使來至宵,北方謂之謫仙人也。

陰生丐乞,酒客萬錢。

陰生者,渭橋下乞人也。常於市中乞,市人厭之,以糞灑之,衣且不汙。長史試收繫之以極桔,而復在市中乞。俄而灑糞家屋自壞。故人歌曰:見乞兒,與美酒,以免破屋之咎。酒客者,粱市上酒家釀酒人也。酒美,日收萬錢。酒客佯作過失,酒家逐之而酒酸敗。賈人多以女迎之。或去或來,百餘歲卻來為梁丞,教民種菜,云三年當大飢。果如其言。忽解印綬而去焉。

王質柯爛,徐公醉眠。

《傳》云:王質者,西安鄉里人也,性頗好棋。因入山探樵,見二仙人於石橋下棋,質乃以斧柯譚坐觀棋,局終乃起,斧柯已爛。歸家,數百載矣。今衢州斕柯山是也。徐公者,金華鄉里人也。入山見數人道士飲酒,乃與公州杯,飲訖醉外。覺來見其地成一湖水。歸家已數代孫子。至今金華山中有徐公湖也。

商仙游火,太一浮蓮。

《仙傳》云:商丘開者,晉人也。幼好道,居姑射山,能蹈水火而身不焦溺。或救覆舟,或嘆水而滅大火。善丹青,然身常貧。客隱范氏家,諸客見商丘開,莫不狎侮欺飴。范氏一朝家大火,諸客莫能救,商丘開獨入火取錦,往還埃不漫,身不焦。火大熾,而復對諸客嘆水即滅。眾方疑其神人,惹謝於商丘開。後入禽山不出。又太一者,《漢遺史》云:武帝元狩中,有日者奏太一星不見。時帝召東方朔問其由,朔奏曰:是星不見則道於世,為君民福壽。帝又問:何以驗焉?朔奏曰:陛下使人於巽方江海之濱設禮祭而迎之,或乘舟,或控鶴,特異於世人者,則為驗。見則斫竹建壇,醮謝上帝。帝如朔奏而迎之。是月果有會稽郡守奏海中有一人,丫角,面如玉色,美髭髯,裸身而腰蔽機葉,乘一葉紅蓮,約長丈餘,偃外其中,手執一黃書,自束北浮來。臣等焚香迎拜,俯及百步,俄為雲霧所遮。後霧散,而不知所之。遺其黃書,飄至岸側,獲之,略不濡濕。其字光明,皆天篆也,莫有識者。遂進於帝。帝令朔驗之,曰:此上界火珠經也。或曰連珠。

李生服玉,桂子癩痊。

李生者,名伸甫,豐邑中陽人也。學道於弘農王君。得服玉法,行遁甲隱形步斗衍。年百餘歲,每與客對語,但聞聲而不見其形。後入西嶽不復出。又桂子者,不知名,任徐州刺史。病癩十餘年,眾醫不愈。冥心念道,後遇道人于君,使休官為于君役者。養馬三年,心不退。君與其丹及書一百五十卷,挂服之癩愈。年百九十歲,色若童子,自貨藥於成都。復歸西嶽不出。

方平道蔡,子玄師涓。

《神仙傳》:王遠字方平,得道,在太尉陳就家三十餘年,一旦託形蟬蛻。後東入括蒼,過胥門蔡經家,知經有仙分,遂告以要言而去。、經亦蟬蛻。後十年卻還家,以七月七日王君後來,神仙音樂,儀仗羽蓋,雲車排空而至。王君既坐,遣人召麻姑。姑既至,各進行廚,金盤玉盃,餚勝多是諸花,香氣聞於內外,擘脯而行之,云是麟脯也。麻姑自叔接侍已來,見束海三為桑田。適來蓬萊水乃淺一半也,當復為陸地乎?酒盡,乃命使者往餘杭阿母求酒,使迴,得一壺,五斗許。麻姑烏爪,經心中云:好爬背?聞空中行鞭,鞭經背也。《蘇君傳》云:君字子玄,初師琴高。又師仇先生,授以松脂方,云:吾服已二千七百歲也。後師涓子,授以制尸蟲方,行三一之道,守泥丸九宮之要。以漢元帝神爵二年三月六日乘雲駕龍望西北而昇天,為玄洲上卿矣。涓子即剖魚獲字者。

三茅弟兄,二許子父。

《登真隱訣》云:大茅君字叔申,年十八入怛山學道,師西城王君。詣龜山得九轉還丹。至漢元帝時,仙官下降,授玉皇九錫,為太元真人、束嶽上真卿、吳越司命君,治天台赤城洞。弟字季偉,服太極九轉丹,為吳越定錄君,弟字思和,所學與中茅同,為三官保命君,封掌川源,監植芝英也。晉護軍長史許穆字玄一,南嶽元君使楊君授上清諸法,得道為左卿仙侯、上清真人。子名刻,字道翔,亦楊君授經,得道為侍帝晨、上清真人。

茅濛駕龍,蕭貞驅虎。

《道學傳》:茅濛字初成,即三茅君之高祖也。師鬼谷先生,以秦始皇三十一年於華山乘雲駕龍,白日昇天也。蕭康貞入遺山學道,年四十,唯餌柄葉,探諸花為丸。又取桑葉雜黃精木煎等服。年八十,白髮黑,落齒生。常誦《黃庭經》,每有虎伏在床前,欲起,先以秋子驅虎,如犬前行。

馮長遇彭,彭宗師杜。

《樓觀傳》:馮長字延壽,周宣王辟為柱下史。年四十一,退官入道,誦《五千文》,服天門冬。居終南山,遇彭真人駕白虎降於道室,授以《太上隱書》。以平王時昇天,為西嶽真人。彭宗字法先,年二十,師於杜君,授丹經《五千言》、雌一之道。修之有應。常有神燈數枝,浮空照室。能三日三夜通為一息,能一氣誦《五千言》兩遍。年一百五十歲,厲王時昇天,為太清真人。杜君諱沖,字玄逸,聞尹真人得道,後乃居其宅舍二十五。於此修行二十餘載,感展真人降於寢室,授以仙方。合而服之,身生玉光。周穆王時年一百二十歲昇天,為太極真人者也。

王探雲昇,周亮禽舞。

王探字養伯,漢文帝稱為逸人。時年三十六,怛誦《五千文》。每散金帛拯濟飢寒,投財要路。預是舍生,皆沾惠潤。感趙真人化作狂人累歲求乞,心無厭怠。真人哀之,授以神方。又於終南遇太玄仙女授以藏景化形之衍,遂能與日月同光,雲霞合變。有故人謂曰:聞法師善於變化,試為一戲乎?乃化身為一樹,其人乃持斧斫。又化為一石,復以火燒之。又化為波水,復以土壅之。又化為火,復以水沃之。又化為一烏,復以網罩之。又化為猛虎,復以刃擊之。又化為死人,故人懼而走。至數里閒,復見探如舊,乃禮謝之。復化為浮雲高昇,莫測其道也。周亮字太宜,母孕,經十五月而生。年十九,身長八尺。師姚坦得道衛。王子晉召與鼓琴吹笙,同遊伊洛,響金振玉,百禽率舞。年一百九十周烈王時昇天。

東海麻姑,餘杭阿姥。

事具王遠、蔡經篇中。

葛仙靈寶,王君上清。

《靈寶經》云:咸仙公名玄,年十八,於天台山精思念道,感三真人降授靈寶諸經、金錄黃錄齋法。今修齋所請三師,即是此降經三真人也。《上清經》云:王君名襄,字子登。父楷為漢殿三老君。年三十一入華山學道,感西梁真人降授青精訊飯方。後入西城山,師總真王君授上清諸法,得道為清虛真人。

天師正一,于吉太平。

《正一經》云:張天師諱道陵,學道於蜀鶴嗚山。時蜀中人鬼不分,災疾競起。感太上老君降授正一盟威法,以分人鬼,置二十四治,至今民受其福。有戒鬼壇見在。《神仙傳》:于吉,北海人也。息癩瘡數年,百藥不愈。見市中有賣藥公姓帛名和,因往告之。乃授以素書二巷,謂曰:此書不但愈疾,當得長生。吉受之,乃《太平經》也。行之,疾愈。乃於上虞釣臺鄉高峰之上演此經成一百七十卷,至今有太平山干谿在焉。

九鼎王長,七試趙昇。

《神仙傳》:王長,張天師入室弟子也。天師告諸弟子:爾等俗態未除,其九鼎之要唯付王長也。又有趙昇,求為弟子。天師乃以七事試之,皆過,遂得入室。後與王長俱昇太清天中也。

少君委化,伯道丹成。

《神仙傳》:李少君聞漢武好道,故往見之。乃密作神丹。丹成,謂武帝曰:陛下不能絕奢侈,遠聲色,殺伐不止,喜怒不除,萬里有不歸之魂,市朝有漂血之刑,神丹大藥未可得成,乃託疾而化。帝恨求少君不勤也。《真誥》云:毛伯道、婁道恭、謝稚堅、張兆期共合神丹,丹成,毛先服而死。婁次服,又死。謝、張見之,棄丹而出。迴顧,見毛、婁二人行在山上,謝、張悲愕。告之,得灰苓方,服之皆數百歲,無復昇天也。

桂君養馬,尹軌辟兵。

《神仙傳》:桂君者,徐州刺史也。忽病癩,醫不愈。聞干吉得道,乃導從數百人詣之。吉曰:子欲病愈,乃可盡去將從,駐養馬乃可。桂君乃去官,駐養馬三年,並不見醫治,不知病之愈也。乃授以道衍。年一百九十仙去。尹軌字公度,常服黃精花,日三合,世人累代見之,計已千歲。晉永康中,過洛陽,投宿,明旦,謂主人曰:明年當有大兵,死者過半。與卿一丸藥,帶之可免。明年果有趙王之亂,死者數萬,此人獨免也。

郭文探虎,婁馮盜驚。

東晉郭文字文舉,隱餘杭大辟山。嘗有一虎來文前,大張其口,文知其骸,以手入喉中探去其骨也。《神仙傳》:婁馮學於稷丘子,服石桂英、中嶽石黃,年三百歲。尤精禁衛,於路逢諸賈客,被劫賊數百圍合,馮謂賊曰:汝徒急散,不爾當殺汝輩。賊不聽,大放弓箭射諸賈客。馮乃喝箭,皆反中賊身。須突大風技樹,飛砂走石,天地陡暗。賊眾一時頓地,反手背上。賊乃求哀乞命。馮即勃天兵放之而去。

孔安有志,范蠡易名。

《神仙傳》:孔安常行氣服鉛丹,年三百歲,色如童子。嘗謂弟子曰:吾昔事海濱漁父,乃越相范蠡也。蠡數易姓名,哀我有志,授我秘方五篇,以得度世也。李根眼方,子皇齒生。
《神仙傳》:李根字子元,人世世見之不老。壽春吳太文師之,得作金銀法。又能變化,入水火,致行廚。太文常說根兩眼瞳子正方。《仙經》云:八百歲也。陳子皇者,年七十餘,髮白齒落,乃依方餌木,斷穀三年,髮盡黑,齒更生。年二百三十仙去。

御妾婁景,燒炭嚴青。

婁景者,漢文帝侍郎也。從張君學道,得雲母朱英丸方,服之,百三十歲,如年三十人。傳其丸與王公子,年七十,服之,御八十妾,生二十兒。日行三百里,飲一斗酒,年二百歲。嚴青者,會稽人。家貧,常在山中燒炭。忽遇仙人云:汝骨相合仙,乃以一卷素書與之,令以淨器盛之置高處。兼教青服石腦法。青遂以淨器盛書置高處,便聞左左常有十數人侍之。每載炭出,此神便為引船。他人但見船自行。後斷穀,入小霍山去。

常在娶婦,仲甫變形。

李常在者,蜀人也。少學道,人世世見之,計已四百歲而不老。每娶婦,有兄乃去。去後三十餘年,人見在地肺山更娶婦。有兒後,七十餘年又忽去。人見在虎壽山下,依前娶婦,有兒也。李仲甫,豐邑人也。師王君服水玉,行遁甲,能隱形。年三百歲,轉少壯。其隱形或百日,或一年。與人相對飲食,但聞其聲,不見其形。有相識人相去五百里,以張羅為業,一旦羅得大烏,視之乃仲甫也。在人問三百年,入西嶽仙去。

帛和視壁,趙瞿降靈。

帛和字仲理,師董先生,行氣斷穀服水。又詣西城山師王君。君謂曰:大道之訣,非可卒得。吾暫往贏洲,汝於此石室中可熟視石壁,久久當見文字。見則讀之,得道矣。。和乃視之,一年了無所見。二年,似有文字。三年,了然見《太清中經》、《神丹方》、《三皇文》、《五圖》。和誦之上口。王君迴,曰:子得之矣。乃作神丹,服半劑,延年無極。以半劑作黃金五千斤,救惠貧病也。趙瞿字子榮,得癩病將死。其家恐相傳染,乃以糧食送於深山石室中棄之。瞿晝夜涕泣,百餘日,忽見三人入石室中。瞿號泣求救,神人乃以松子、松脂各五斗賜之,告曰:服此不但疾愈,當得長生。瞿乃服之,疾愈。服至二年,夜問滿室有光如晝。夜外,見面上美女一人,長三寸。至三年,長大如人,常在左右。聞琴瑟之音。三百年,入霍山仙去。

甘始門冬,黃敬赤星。

甘始者,善行氣,不食,服天門冬,在世一百八十六年,入王屋山仙去。黃敬,字伯嚴,學道於霍山,思赤星在腦中如火,以周一身。二百餘年仙去。

陳長祭水,宮嵩著經。

陳長者,在苧嶼山六百年。每四時設祭,亦不飲食,亦無所修。人有病者,與祭水飲之皆愈也。官嵩者,大有文才,著道書二百餘卷,服雲母,得地仙道。後入苧嶼山中仙去。

太賓鼓琴,傅生鑽石。

《真誥》云:周太賓有才藝,善鼓琴。昔教麋長生、孫廣田獨弦孑彈而成八音,真奇事也。得仙,今在蓬萊為左卿。昔有傅先生,少好道,入焦山石室中七年,遇木極老君與之木鑽,使穿一盤石,厚五尺許,云:此石穿,便得道。生乃晝夜鑽之,積四十七年,鑽盡石穿,得金丹,昇天為南嶽真人。

伯微崑崙,廣信小白。

《真誥》云:莊伯微者,少好道,常以日入時正西北坐,閉目存見崑崙山,積二十一年,服食學道,存之不已。又十年,閉目乃見崑崙仙人授金液方,得道也。趙廣信,魏時居刻小白山,每日往長安市賣藥救人,暮歸小白。時人云:朝離小白,暮返長安也。《登真隱訣》,云:受服氣法,守玄中之道,七十八年後,合九華丹一服,太一遣雲駕下迎,在東華官。

餌木玄賓,善嘯成伯。

《真誥》云:張玄賓者,師西河劇公,受餌木方。後遇真人樊子明授以逐變隱·景之道。昔在天柱山,今來華場洞為理禁伯,主雨水也。趙成伯者,善嘯,嘯如百烏嗚,或如風激眾林,或雲翔其上,或冥霧颼合,或零雨其濛矣。今在洞中,主五芝金玉草。

仕文降棗,王喬飛烏。

《樓觀傳》:田法師名仕文,年十九入道,師韋君,受三洞經法,把氣吞霞,兼餌白木。每遇節值庚申,常捧香登山朝謁。嘗設醮,天降棗數枚,長二寸,甘美異常。年七十五,有嬸花自空來迎,去入南官福堂也。漢王喬者,仙人也,混跡為鄴令。夜會仙府,朝返往事,人不知之。忽一旦廳吏見雙兔飛入廳,史以蒂擊之墮地,乃喬雙烏也。

子陽桃皮,高丘金液。

《真語》云:黃子陽者,學道在傅落山,九十餘年,但食桃皮,飲石中黃水。遇司馬季主授以仙方,得道。高丘子,學道入陸景山五百二十年,但讀黃素道經,服米,合鴻丹以得地仙。二百年後,得金液一服而昇太清,為中嶽真人也。

來子紅泉,洛下夜芝。

《神仙傳》云:肯來子服紅泉而仙,洛下公服赤烏夜光芝而仙。

張常門冬,飛孟四時。

張常服天門冬仙去,飛盂子服四時散俱得仙。

邢子好犬,木羽因兒。

《列仙傳》云:邢子者,蜀人也,好犬。犬走入山穴,邢隨犬入,十餘宿行數百里,上出山頂,有臺殿官府,青松森然。仙史侍衛與邢符一函,令送與城都令喬君。喬發函,皆魚子也。池中養之一年,皆成龍。邢復隨犬往來,百餘年乃上山不還也。木羽者,母常為人看產。有人產子,見母而大笑,遂夜夜夢大冠素情者守此兄,云是司命君也,當令汝子木羽得仙。母果生兒,遂名木羽,忽一夜有車馬來呼木羽,遂俱仙去也。

馬約神降,侯楷奉師。

《樓觀傳》:馬法師名儉,字元約,師孫君受五符真文、三皇大字。能命召萬靈,制御群邪。凡所施用,立皆有驗。忽降天神告曰:法師宿有功德,名在仙錄,何煩析禱,役使神靈?法師乃祕諸法衍,抱一凝玄。年九十八,忽有白雲從西北來,直赴寢室。弟子往看,已見白雲南舉漸遠,不知所詣。侯法師名楷,字法先,年十四,師陳寶熾,傳受真訣。謂曰:爾身佩經法,正宜入山,勿失時也。對曰:入山雖得妙之本,背師乃犯科之深,願終侍奉。年五十二,方遂所修,感靈泉吐液,奇樹含煙。年八十六仙去。

母先禽聚,陳熾虎隨。

母法師名始先,年十一,師牛先生受道,朝野英賢咸慕其德。所得信施,皆訪貧老密放其家,不告姓名。又冬月常冷地一畝,布撇穀米,以救禽烏,烏皆群聚於庭。陳先生字寶熾,年二十一,能琴,善棋。初事王法師,後於華陰師陸景真先生,以授玄秘。每清晨朝禮,怛有白虎馴其左右,隨逐往來。後有群虎來擊樹以警惡人,有暴虎來,亦擊樹。時人號為考虎樹也。

梁諶入雲,孫徹拂衣。

梁諶字考誠,年十七,師鄭法師受道。視地而行,恐傷含氣。有烏獸當路,常下路避之。年七十七,忽見雲氣彌林,乃練身入雲而去。孫徹字仲宣,年十八,師王先生。或宿空樹,或坐幽房。編葛為席,時有問者,但觀其顏色,即知吉凶,不叉更陳言語。年七十,忽告弟子曰:吾須暫行。乃拂衣而出,莫知所之。同道思之,乃取其葛席置靜室中,每聞席邊有人語聲。友人聞之,又分其席也。

王義天郎,尹通人歸。

王法師字道義,凝神白雲之外,注心丹柱之下,重興觀宇,再啟玄門,精誠所致,遂多洞感。曾降天卹,倉庫自滿,隨取隨盈,終無耗竭。常以施人,兼營功德,遠近貧病,皆沾惠潤。年六十三,忽一旦白鹿入其庭院,或隱或見,由是而蛻。尹通字靈鑒,年二十六,師馬先生受道,服黃精、天門冬,餌雄黃丸。由是賢曆慕其至德,車馬駢闐,道俗揖其清風,冠蓋相望。荷恩之輩,皆厚禮之。通悉用修諸功德,廣濟飢寒,一無所積。年一百一歲仙化,常有神燈照室也。

蓬萊尼公,太白歧暉。

《道學傳》:陳尼公者,蓬萊仙人也。服磁母石、銀輩通、千秋耳。有弟子十二人,皆得其方而仙度也。《樓觀傳》:歧法師名暉,字平定。唐高祖初取天下,法師與道士八十人有濟國之功,授金紫光祿大夫,已下皆授銀青。後為國設醮,感黃雲覆壇,與香煙交合。又有兩隻白鹿嗚叫而去。乃謂弟子曰:仙經云:欲為仙客入太白。遂與弟子登太白山,頗有雲霞之志焉。

仙苑編珠卷下[编辑]

天台山道士王松年撰

奇哉伯山,一及矣甥女。

《神仙傳》:伯山甫者,入華山精思服食,不老。比歸鄉里,見外甥女年老多病,乃與藥。女服之,年七十返少,色如桃花。漢使見一女子笞一老翁,翁跪受杖。使怪而問之,曰:此是妾子,昔舅氏伯山甫與藥不肯服,今年老,行不如妾,故笞之。問年幾,云:妾年一百四十,兒年八十七矣。

劉綱火焚,樊妻雨止。

劉綱者,上虞縣令也,與妻樊夫人俱得道衍。二人俱坐床上,綱作火燒屋從東邊起,夫人作雨從西邊上,火滅。

聖母瑜獄,孔元近水。

東陵聖母者,杜氏妻也。學劉綱衛,坐在立亡。杜氏不信,誣以姦淫,告官付獄。聖母入獄即從窗中飛出,入雲中而去。孔元者,常服松脂、灰苓、松實,年更少壯,已一百七十餘歲。人或飲酒,請元作酒令,元乃以杖柱地倒立,頭向下,持酒倒飲,人不能為之也。乃於水邊鑿岸作一穴,方丈餘,止其間斷穀,或一月兩月而出。後入西嶽得道也。

涉正眼光,王烈石髓。

涉正字玄真,巴東人,說秦皇時事如目前。常閉目,行亦不開。弟子數十年莫見其開目者。有一弟子固請開之,正乃為開目,有聲如霹靂,光如電,弟子皆匐地。李八百呼為四百歲小兒也。王烈字長休,鄧鄴人,常服黃精,并鍊鉛。年二百三十八歲,有少容。登山如飛。少為書生,嵇叔夜與之游。烈嘗入太行山,聞山裂聲,往視之,山斷數百丈,有青泥出如髓,取搏之,須臾成石,如熱臘之狀。食之,味如粳米。《仙經》云:神山五百歲輒一開,其中有髓,得服,與天地齊畢。

焦先施薪,孫登穴處。

焦先字孝然,河東人,常服白石,以分人,熟如煮芋也。日日伐薪,以施與人。冬常單衣。有火焚其菴,坐不動,火過菴盡,衣不焦。大雪,屋多壞,人往看之,不見菴,乃共抄起菴,乃外在雪下,氣如骯中。或老或少,如此二百年,與人別,不知所往。孫登者,止山問,穴地而處。好彈琴、讀《易》。冬夏單衣。天大寒,但以髮自覆。髮長丈餘。或市中乞錢,隨以與貧人。謂嵇叔夜才優於逸倫,識少於保身也。或彈一弦琴以成音曲,亦不知其終也。

葛由綏山,王真女几。

《列仙傳》:葛由者,羌人也,周成王時,好刻木為羊賣之。一日一騎羊入蜀,上綏山,王侯貴人隨之不復還,皆仙去。《神仙傳》:上黨王真,年七十九,學道三十年,貌少而色美,徐行追奔馬。魏武與相見,似三十許人。以蒸丹法授郵元節。鄉里計真已四百餘歲,乃將三少妾登女几山去。

嚶酒樂巴,施金陰氏。

《神仙傳》:樂巴,蜀人也,太守請為功曹,以師事之。請試衍,乃平坐入壁中,去壁外,人叫虎。虎還,乃巴也。遷豫章太守。有廟神,能與人言語。巴到,推社稷,問其蹤由,乃走往齊為書生。太守以女妻之,生一男。巴往齊勃一道符,乃化為貍。後徵巴為尚書。正旦會群臣飲酒,巴乃含酒起,望西南嘆之,奏云:臣本鄉成都市失火,故為雨救之。帝馳驛往問之,云正旦失火,食時有雨自束北來滅火,雨皆作酒氣也。陰長生者,新野人,聞馬明生有道,乃事之。執奴僕之禮十餘年,乃將入青天山中,示以太清丹。藥成,服半劑,與天相畢。乃以半劑煮黃土成黃金數千斤,以施天下貧病者。在人問一百七十年,色如少女。著丹經九篇,乃白日昇天也。

子訓青騾,琴高赤鯉。

劇子訓,齊人也,人莫知其道。常以信讓於人。二百餘年不老。鄉里有書生到京,諸朝貴欲一見子訓,子訓皆許。去京千里,同時到門,計二十三家,家家皆到,言語如一。諸朝貴欲駐子訓,子訓乘青騾而出郊外。奔馬追之,常相去半里。《列仙傳》:琴高者,趙人也,善鼓琴,為宋康王舍人。行涓彭之道,二百餘年後,涿郡水中與弟子期,乘赤鯉而仙去。

壺公賣藥,長房緣市。

《神仙傳》:壺公者,不知其姓名也,汝南費長房為市緣,時見此公來賣藥。藥無二價,百病皆愈。得錢數十萬,隨以乞貧凍者。常懸一空壺於座前,日入之後,乃跳入壺中。人莫之見,唯長房於樓上見之,知其非常人也,乃朝朝掃灑,再拜進食。公受之而不謝。如此積久,長房不怠。忽一日謂長房曰:待日暮更來。長房如其言而往。謂長房曰:見我跳入壺,汝便隨我入。長房得入壺,但見樓觀五色重門,日月明朗,侍者甚眾。謂長房曰:我仙人也,卿可教,故見我。長房隨事,三試不過,謂曰:子不得仙道也,今以子為主者耳。乃以一竹杖與之,遣歸,如飛空。到家,即投於葛陂中。自此為人除邪魅救水旱,無所不應也。

董奉活燮,劉根見鬼。

董奉字君異,侯官縣人。時士燮為交州刺史,死經三日,奉到南中,乃以三丸藥內燮口中,食頃卻活,半日能坐。云死時如夢中,見數十黑衣人收入大珠門付獄,入一戶中,以土從外封之,不見光明也。忽聞人語,云太一使者召士燮。乃聞掘土聲,引出登車而覺。奉住一年,稱疾示死。後往廬山種杏數萬株。在人問百年,乃白日昇天。劉根字君安,京兆人也。少學道,入嵩山石室中,冬凍無衣,身生綠毛,長一二尺。後穎川高太守到官,人民大疫,死者太半。遣使乞除疫之衛,根令於太歲洩地上,埋朱硃。當時疫氣消。後張使君到,以根為妖,遣人召來,欲大辱之。謂根曰:君有道令人見鬼乎?根曰:能。乃請筆現并奏版一枚,書符,扣案前,鏘然作聲,忽聞四五百人傳呼避道,擁一科車至廳前,乃使君父母也。父母責使君不合犯神仙,致吾困辱。使君叩頭謝罪,忽失所在。根後居洞庭山毛公壇,身生綠毛耳。

宋倫六甲,杜沖九華。

《樓觀傳》:宋倫字德玄,年二十二,以周厲王時學道,誦《五千文》,服黃精白木,積二十年,感老君降授靈飛六甲、素奏丹符。倫行之通感如神,言無不驗,望巖申步,日行三千里,凌波涉崎,不由津路。年九十餘,以景王時昇仙,下司嵩山。杜沖字玄逸,年二十五,學道析真,靜神守一。二十餘載,感展真人降授九華丹方,告曰:老君與尹真人於東海八停山召太帝集群真,有地司舉子之勤,故勃我付爾仙方。沖服之,身生玉光,以周穆王時年一百二十歲,授書為太極真人。

道伶貝葉,姚坦銀花。

《道學傳》:女真王道憐七歲,知道,市香油供養,甘蔬素,不衣繒綵。受三洞經,晝夜習誦。初入龍山造官宇,號日玄耀,有若神三壇。東南忽生一樹,狀如籠蓋,周蔭一壇,五葉相對。時人莫識,呼為貝葉。又有玉函降於壇上,有光。誦經滿萬,有雲輿來迎,迅雷烈風,香氣滿空也。《樓觀傳》:姚坦字元泰,平陽人,年十九,以平王元年學道,說《五千文》。有驚風崩山,大張口,終無怖懼。服鍊松脂,有神人授玄白回形之道、天關三圖飛行之經,坦行之,目有神光,開如飛電。年二百一十歲,以簡王時五月風雨晦冥,雷電激揚,天雨銀花,繽紛滿地,受書為玄洲真人。

呂尚地髓,王柱神砂。

《列仙傳》:呂尚避紂之亂,隱於遼東,適周,釣於繙谿。常服澤芝地髓,年二百告亡,葬而無尸,唯有《玉鈴》六篇。王柱者,與道士共上岩山,云此有丹砂,可得數萬斤。長吏知而封之,砂飛出如火,乃聽取之。與邑令章君明餌砂三年,得神砂飛雪,服之五年飛行,乃俱仙去。

負局磨鏡,服聞擔瓜。

《列仙傳》:負局先生者,常負磨鏡局。於吳市中磨鏡,每一錢與磨之。又問主人有疾否,輒出紫丸藥與之,莫不皆愈。數年後,得藥活者計萬,不取一錢矣。人乃知仙人也。後上吳山絕崖頭,懸藥下與人,乃語人曰:吾還蓬山,為汝下神水。一旦崖頭有水自懸下,人服多愈也。服閒者,常止莒,往來海邊,遇三仙人博瓜,令擔黃白瓜數十箇,教閉目,良久乃在蓬萊山南方丈山上。後還莒,常往取方丈山珍寶珠玉下賣,不知其往也。

祝鸚聚禽,玄俗下蛇。

祝鶉公者,洛人也,居尸鄉北山下,養鷂百餘年。鷂皆有名字,千餘,暮棲晝放,每呼即至。賣鷂并子,得錢千萬,皆置之而去。後昇吳山,白鶴、孔雀數百,常止其傍也。玄俗者,自言河問人也。常餌石英,賣藥都市,七丸一錢,治百病。河問王病痕,服之下蛇十餘條而愈。或云俗無影。王乃命於日中,果無影。王以女妻之,中夜而去,不知所之。

陸通植實,文賓菊花。

陸通者,楚狂接輿也。好養性,食桃植實,遊諸名山。蜀峨媚山上,世世見之。歷數百年,不知其終。文賓者,太丘鄉人也。賣履為業。常娶婦,十餘年輒棄之。後逢故嫗年九十餘,告賓,賓乃教服菊花、地膚子、桑寄生松子,嫗乃服之,復少壯也。

紫陽登山,清靈遇道。

《紫陽真人周君傳》云:君字季通,周勃七世孫。年十六,師蘇君受道,遊行天下,但是名山,無不登涉。得道受書為紫陽真人,位列上清。《清靈真人裴君傳》云:君字玄仁,年十二,遇道人支子元,授以真訣五首,按而行之,五年得見日月之精,五星降房,受書為清靈真人,位列上清。

道輿得詩,楊君獲棗。

《真誥》云:羊權字道輿,降女仙萼綠華,授詩數篇,兼遺火洗布手巾、金玉條脫,云此女是九疑山中羅郁也,宿世有過,謫在人問也,九百歲矣。楊君諱羲,為晉簡文相府舍人。棄官學道於茅山,降紫微夫人九華安妃,贈詩兼贈棗一枚。至太元十二年,乘雲駕龍,白日昇天。受書為侍帝晨、束華上佐司命君主、司吳越神民也。

焦曠青禽,于章白烏。

《樓觀傳》:嗡山道士焦曠字大度,周武欽仰,拜為帝師。於華陰造宮,巖問湧土,用足乃盡。以石甕貯油,油盡而自滿。每有外人來謁,常有青烏二頭來報。山靈守護,猛獸衛門也。于法師名章,字長文,年七歲時,讀《道德經》。年十一,師侯法師出家,受三洞經法,手寫天文秘符一百三十六首,逆知吉凶。年八十二而蛻。臨定之際,有白烏一隻,騰空而書也。

靈壽少壯,東郭光明。

《神仙傳》:靈壽光者,扶風人也。年七十得朱英丸方,合服之,轉更少壯,如年二十。時至建安元年,已二百二十歲矣。束郭延年者,山陽人也,服靈飛散,能夜書。在暗室中,身生光明,照耀左右。又能見數十、里內小物,知其形。在鄉里四百餘歲不老。一旦有數十人乘虎豹來迎,昇崑崙也。

李意萬里,王興健行。

李意期者,蜀人也。人有遠行,欲速到者,以符與之,并書其人兩腋下,則千里萬里不盡日而還。王興者,陽城人也。並不知書,亦不知學道。漢武帝登嵩高山,見一人長二丈許,耳垂至肩。帝問之,曰:吾九疑人也,聞中嶽有莒蒲,一寸九節,可以長生,故探之。忽失所在。帝與群臣皆服之,不能動久。唯王興聞而服之不怠,至魏武帝時猶在,常如五十許人,甚健行,日三百里。不知他道。

順興真降,法樂雲生。

《樓觀傳》:李先生字順興,京兆人。年九歲知道,師陳先生備受道要。既得真訣,遂奉經入南山太平谷修行。忽有雲車羽蓋翳天而下,見三大仙授《金真玉光經》、《七變併天經》。行之,年十七道成,年三十八昇仙。張先生字法樂,南陽人,仲歲師尹法師,真文寶訣咸得付受。傳受之夕,乃感神燈慶雲之瑞。自此精思,凡經三十餘載,以其雲生樑棟,故時人號為雲居觀焉。

佯死董仲,還鄉倩平。

董仲君者,臨淮人也,服氣鍊形,二百餘歲不老。曾被誣繫獄,乃佯死,須臾蟲出,獄吏乃昇出之,忽失所在。倩平者,沛人也,漢高衛卒也。得道,至光武時不老。後託形尸假,百餘年卻還鄉里也。

仲都耐熱,程妻致繒。

王仲都者,漢中人也。漢元帝常以盛暑時暴之,繞以十餘爐火而不熱,亦無汗。凝冬之月,,令仲都單衣,無寒色,身上氣蒸如炊。後不知所在。程偉妻者,能通神變化。偉當從駕,無時衣,甚憂。妻乃置繒兩匹,從空而至偉前。偉好作黃白,經年不成。妻乃出囊中藥少許投之,食頃,汞乃成銀。

飛散元綱,玄素容成。

婁元綱服靈飛散得道,容成公行玄素之道延壽無極。

張桑雄黃,巢許桂英。

桑子林、張虛並服雄黃,巢父、許由並服石桂英,得道。

郝容鹿角,秀眉茯苓。

《神仙傳》:郝容公服鹿角,秀眉公餌扶苓,得仙。

商丘桃膠,青烏九精。

商丘公服桃膠,青烏公服九精散,成仙。

女生鹿白,君達牛青。

魯女生,長樂人,服胡麻,餌木八十年,日行三百里,走過麋庇。故人與女生相別五十年,於華山廟遇見女生乘白鹿,從玉女數十人也。封君達者,隴西人也,服黃精,兼服錄銀,百年還鄉,如年三十許人。常騎青牛,人不知姓氏,故號為青牛道士也。在世二百年,乃入玄丘山得道也。

離婁竹汁,白兔黃精。

離婁公服竹汁,白兔公服黃菁,而俱得道。

嚴達聽琴,國珍振屋。

《樓觀傳》:嚴法師名達,字道通,扶風人也。師侯法師,年十二,日誦萬言。年二十,備參經法。以隋開皇初重修官宇,度道士滿一百二十員。至大業五年三月七日,坐聽彈琴,乃曰:音韻入神,乃有神降,可更奏一曲。曲未終,奄然而蛻。時年九十五也。巨法師名國珍,武功人。年三十拾家入道,師游法師,備受道要。自爾一味蔬養,幽居帶索,飢無責味,寒不思衣,。常誦經,心怛守一。年六十,弟子侍側,忽聞車馬之聲,不見人物,屋宇大振,奄然而蛻也。

張皓雲鶴,尹澄猿鹿。

張皓字文明,汝南人。年二十,以漢安永初二年入道。乃遇封衡真人,三試皆過,遂授青腰紫書并神丹半兩。入赤城山,勤修真道。道成,或變為白鶴,搏空而上。或化為飛雲,浮遊八外。年一百三十八,以魏明帝太和元年九月,仙官下迎,受書為太清高仙矣。又尹澄字初默,汾陰人。年二十八,怛市香燈,列於壇靜。一旦香盡,靈需自生。油盡,玄光自照。曾入山,遇鹿傷足,乃為合藥與封。後入山,遭滯雨,絕食。忽有群鹿相依,飢則吮其乳,寒則外其身,累日得返。又入山,過野火,飛颼滿谷,欲避無路,有群猿連臂而下,攜至山頂。又入山,遇石芝有光,服方寸已,乃日行六七百里。又入山,遇仙人宋君授三皇文、九丹訣。年三百四十歲,以漢昭帝時仙官下迎,受書為太清仙人。

稷丘進諫,武帝還官。

《列仙傳》:稷丘君者,泰山道士也。漢武帝時以道衍受賞,能令髮白返黑,齒落更生。還鄉後,遇武帝東巡泰山,稷君乃冠章甫,擁琴出迎武帝,諫曰:勿上山,上叉傷足。帝不聽,果傷足指而還。

鹿皮閣險,鉤翼棺空。

鹿皮公者,少為府小史木工,能舉手成器。岑山上有神泉,不能至,遂白府君,請木工斤斧三十人作轉輪,懸閣梯道四問,遂止其巔,餌芝,飲神泉。後苜水泛漲,人得以免。鈞翼夫人者,齊人,姓趙,右手常拳不展。漢武收之,其手乃展,得一玉鈞。遂生昭帝。後武帝害之。昭帝更葬,棺空,唯履在焉。

谷春卻活,山圖絕蹤。

谷春,礫陽人也。成帝時為郎,託病而亡。其尸不寒,家人不敢下釘。三年,卻更冠情,坐縣門樓上,邑人大驚。開棺,有衣無尸也。駐門上三日而去。山圖者,隴西人也,因乘馬蹋折腳,通道士教服地黃、當歸、羌活、獨活、苦參散一年而愈。乃隨道士探藥,云十年一歸家。復去,莫知所之。

壺丘變水,禦寇馭風。

《列子》云:壺丘子林者,列子之師也。鄭有神巫,知人吉凶、存亡、壽夭如神。列子引見壺子,壺子示以波水三變,不能測而走。列子者,鄭人也,名禦寇。得風仙之道,乘風而行,旬有五日而一返,受號沖虛真人。

馮夷河伯,文子漁鉤。

馮夷者,華陰人也,服水玉,得水仙之道,為河伯也。文子者,周平王時人,老君弟子也。著書十二篇,泛三江五湖,號漁父,受號通玄真人。

莊周餛化,桑楚年豐。

莊周字子休,宋人,著書三十三篇,其首云:北淇餛魚,不知幾千里,化而為鵬,翼若垂天之雲。擊水三千里,一舉九萬里,至于南淇也。受號南華真人也。庚桑子,名楚,老君弟子,居羽山三年,俗無疵癘,而仍穀熟也。受號洞靈真人。

昌容紫草,安期赤烏。

《列仙傳》:昌容者,常山道人也。往來上下,人見者二百餘年,而顏色如二十許人。能政紫草,賣與染家。得錢,以遺孤老也。安期先生者,瑯琊人也,賣藥于束海邊,人皆言千歲翁。秦始皇束巡見之,與語三日三夜,賜金璧千萬,出皆置之而去。註書并赤玉烏一量為報,曰:後年求我于蓬萊山也。

馬丹迴風,脩羊化石。

馬丹者,晉耿人也。父侯,時為大夫。獻公滅耿,丹入趙。至宣子時,乘安車入晉。靈公欲仕之,逼不以禮,有迅風發屋,丹入迴風中去也。脩羊公者,魏人也,止華陰石室中,跡石塌上,石穿陷而不食,時餌黃精,以道干景帝,帝禮之數歲,道不可得。有韶問何日發,語未訖,床上化為白石羊。題其脅曰:脩羊公。乃置于通陵臺,復失所在。

赤須知災,崔文除疫。

赤須子者,豐人也。人世世見之。數言豐界內災害水旱,十不失一。好食松實、天門冬、石脂,齒落更生,髮落更出。後往吳山下,不知所之。崔子文者,太山人也。好道,賣藥都市。自三百年後,有疫氣,民死者萬計。長史有所請,文乃擁朱嬸,繫黃散藥以救民。飲者即愈,所愈萬計。後去蜀,賣黃藥如初。

神魚子英,巨繭園客。

子英者,舒鄉人,善入水捕魚。得一赤鯉,愛其異,乃將歸池中,以食餒之。口年,長丈餘,生角,有翅翼。子英遂拜之,魚言:我來迎汝。遂大雨。子英上魚背,昇騰而去。園客者,濟陰人也。常種五色香草,積十數年,食其實。一旦有五色蛾止其草上。客以布薦之,生桑蠶焉。至蠶時,有女夜至。自稱客妻。與客養蠶,得一百二十箇繭,如鴦大。每繅一繭,六十日始盡。訖則俱去,莫知所之。故濟陰人蠶時世世祠之。

赤將花紅,卯疏乳白。

赤將子輿者,黃帝時人。不食五穀,而嗷百草花。至堯時為木工,能隨風雨上下。卯疏者,周封史也。能行氣練形,煮石髓而服之,謂之石鍾乳。數百年,入少室山中矣。

親葛鮑說,祐蘇幼伯。

《道學傳》:鮑觀乃葛洪妻父,於羅浮山俱得道。《列仙傳》:幼伯子者,蘇氏客也。冬常單衣,夏常綿誇。年多益壯,時人莫知。世世來祐蘇氏,子孫得其福力也。

展公白李,姜茂五辛。

《真語》曰:高辛時有仙人展上公者,於伏龍地植李,彌滿林谷。今為九官右保司。常言云:昔在華陽食白李果美,憶之未久,忽已三千年已。巴陵侯姜叔茂者,又於山下種五果并五辛菜。叔茂以秦孝王時封侯,今名此地為姜巴者,因此也。此人今在蓬萊為左卿。

許遜拔宅,時荷登晨。

《十二真君傳》:許君名遜,字敬之,為蜀旌陽縣令。師諶母,受孝道明王法,與吳君於鍾陵洞斬蛟蜃。以晉永康二年八月十五日,四十二人拔宅昇天。時君名荷,字道揚,四明山道士也。許君昇天時,持龍節前驅于雲路。

吳猛白鹿,甘戰彩麟。

吳君名猛,字世雲,晉永嘉三年九月十五日乘白庇,與弟子四人一時昇天。甘君名戰,字伯武,許君弟子。長持齋戒,尤尚符衍,褊得許君之道。以陳天建元年正月七日乘綵麟之車,白日昇天。

持幢周廣,執羽陳勳。

周君名廣,字惠常,事許君,執僮僕之禮。元康中,執麾幢前引許君歸舊宅,即遊帷觀也。陳君名勳,字孝舉,慕許君之道,託為旌陽縣吏,因得師于許君,為入室弟子。許君技宅日,執羽旌導于前。

魯亨骨秀,吁烈藥神。

魯君名亨,字國興。孫登常指云:此人骨秀,可學昇天。遂事許君。至許君昇天日,從車駕與昇。舊宅為真陽觀也。吁君名烈,字道微,早孤,從母依於許君。許君上昇時,吁君母子悲泣,乞得隨駕。許君乃與神藥,因得隨駕部署,合宅四十二人焉。

施峰委付,彭抗親姻。

施君名峰,字大玉,小字道乙。常從許君除滅妖魅。許君凡有經典,悉皆委付。許君昇天後,忽一日見束方日中童子執素書飛下,云真人召汝。乃隨童子聳身入空。彭君名抗,永康中棄官事許君。君以長女妻之。永和二年八月十五日全家二十六人白日上昇。舊宅為宗華觀。

黃輔龍騎,鍾嘉碧輸。

黃君名輔,字邕,晉陵人。許君知輔之異,遂以次女妻之,傳付妙道。後為青州從事。每夜常乘龍歸,春屬伺之,乃一竹杖耳。後乃沖天,宅為析仙觀。鐘君名嘉,字超本,許君仲妹之子。少孤,得仙舅之要。許君上昇後,以十月十五日日中乘碧霞之筆而昇。宅為丹陵觀。十二真君事盡于此。

婁慶雲舉,韋億龍躍。

《靈驗傳》云:婁善慶常賣赤白二藥,不言其價,有疾皆愈。得金帛,以施孤貧。武德中於西蜀市中足下雲生,白日輕舉。韋善儳亦賣藥愈疾於人間。常將以黑犬相隨。以則天如意年中過嵩嶽少林寺,請齋飯倭犬。僧怒,善侍乃含水一嘆,犬化為黑龍,乘以沖天。

洞玄騰身,道合蛻殼。

女真邊洞玄,年八十,忽一旦髮白返黑,齒落更生,以開元二十七年於冀州紫雲官乘彩雲,白日沖天。婁道合,尸解于并州太一官,腦後有坼,身如蟬蛻也。

法善月宮,果老北嶽。

葉天師名法善,字太素,引唐玄宗遊月官。賈嵩有賦。張果老,開元二十二年春自怛州徵到,賜號通玄先生,授銀青光祿大夫。秋,請入怛州,錫賜衣服雜彩,放還北嶽。其神通變化,不可備陳。云九度見黃河青,飲酒數斛,而不知醉也。

沖寂焚香,道華偷藥。

謝沖寂者,華嶽道士也,志好焚香,增至三百鑪,旦夕不闕。無香,多以松植子代之。以梁開平三年二月清晨,有二青童乘紫雲下迎,云上帝召謝沖寂,乃乘雲而去。侯道華者,中條山道靜院道士也,師事鄧天師。天師藥成而疑不敢服,道華竊而服之,以大中五年五月上昇,具在《唐記》。

可交登舟,歸真畫鵲。

王可交者,華亭縣人也。眼有神光,夜行如晝。乃灸眉後小空中,而光斷。以咸通十年十一月一日與鄰人同出,顧會草市河次,見一艘舫子,有童子喚云:王五叔要見。乃下船中,見二三道士對棋,云:可惜一具仙骨,灸破卻也。乃與栗子一箇,喫一半,味如棗。云:且上岸去,更十年後與子相見。足纔踏岸,乃在天台山下瀑布寺前。問時日,已是十一月二十七日。厲歸真者,天台縣·人也,性嗜酒,冬夏常衣單衣。妙于水墨,見屋壁即畫鵲。時人不知其得道也。以天祐三年十一月于河中府中條山白日沖天。告時人日:吾本台州唐興縣人也,有弟在彼。乃脫下破布衫,服星簪羽袂而輕舉雲中,寥·寥有蕭管之聲也。

馬真昇天,馮妻降鶴。

馬真人名自然,鹽官人也,有篇什在世。唯縱酒于酈市問,或眠積雪,或外深水,無所不為。咸通末于蜀梓州酒樓上白日沖天。河中少尹馮徽妻薛氏於道門修行二十餘年,以中和三年三月尸解,有鶴三十六隻降所居宅院內,紫氣滿空,玄髮重生也。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