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史館王相公謝令樞密使宣諭奸邪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代史館王相公謝令樞密使宣諭奸邪表
作者:錢珝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35

臣某等言。臣嚐讀漢史,竊見上官桀桑宏羊皆惡霍光之忠於王室也,欲奪其權,遂詐為燕王上書,言光將有非常之變。而昭帝知其詭詐,欲害賢良,顯發怒言,保明元輔。識者以為漢昭之聰睿,遠過周、成。臣等每閱其書,實感其事,以為後代不複有之。今月某日,獲延英奏事,親奉聖言,且以陛下深懼艱屯,欲清教化。寤亂階於前事,窮蠹本於小人。既已誅鋤,方期屏絕。而常有技術賤微之輩,班行險躁之徒,潛結詭謀,輒投邪隙。且相援引,遂有譖傷。間諜滋深,根株甚钜。而聖心不動,睿鑒有融。盡辨讒諛,靡容交亂。致臣於不疑之地,知彼有禍人之心。且赫揚於斯,必令懲革。覬於左右,永杜奸邪。臣等且懼且驚,載思載感。還至公府,未知所安。樞密使某等,又至中書備傳睿旨,伏知是李遂劉達等,共謀推薦李潔秉政,因此大惑天聽。君臣之所難聞,乾坤之所共棄。有李遂之奏,肆誌巧言,而陛下不以為疑,祗以為怒。凡所布諭,必盡洪纖。某等複宣陛下之言,不惟保任臣等,兼欲擊斷此輩,彰明我心。臣等稟命而思,激情以泣。自有邦國,誰無君臣。今此讒邪,忍施陷井。密構於一夫之口,何術可知。潛行於萬乘之前,何人敢辨。雖陛下察之不惑,隱之不言,有此釁端,加於輔相,臣之寤寐,將至驚狂。一旦親奉堯言,俾行漢律,使罪人斯得,餘才自安。複使微臣,必無他慮。食駃騠者,未足為德。喻煤孽者,未足為辭。李遂輩擠臣於不測之谿,陛下賜臣以援溺之手。誣臣以難明之罪,陛下諭臣以必信之言。彼昭帝之時,漢家方盛。霍光之辨,且有詐書。今李遂得於艱苦之朝,進傾危之說。宸聰之外,孰可得聞?則臣等塗汙一浸,江漢難濯。歿為野土,誰為叫閽。不有睿明,焉知昭釋?感入骨髓,誓諸神祇。千拜首以何為,一剖心而始足。惟當竭誠啟沃,戮力弼諧。盡毀家紓難之謀,繼圖國忘身之策。尚疑丹悃,未答皇私。荷聖感恩,臣等無任抃蹈兢栗涕泣屏營之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