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張籍與李浙東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代張籍與李浙東書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52

月日,前某官某謹東向再拜寓書浙東觀察使中丞李公閣下:籍聞議論者皆云:方今居古方伯連帥之職,坐一方得專制於其境內者,惟閣下心事犖犖,與俗輩不同。籍固以藏之胸中矣。

近者閣下從事李協律翱到京師,籍與李君友也,不見六七年,聞其至,馳往省之,問無恙外,不暇出一言,且先賀其得賢主人。李君曰:「子豈盡知之乎?吾將盡言之。」數日,籍益聞所不聞。籍私獨喜,常以為自今以後,不復有如古人者,於今忽有之。退而自悲,不幸兩目不見物,無用於天下,胸中雖有知識,家無錢財,寸步不能自致。今去李中丞五千里,何由致其身於其人之側,開口一吐出胸中之奇乎?因飲泣不能語。既數日,復自奮曰:無所能人乃宜以盲廢,有所能人雖盲,當廢於俗輩,不當廢於行古人之道者。浙水東七州,戶不下數十萬,不盲者何限。李中丞取人,固當問其賢不賢,不當計盲與不盲也。當今盲於心者皆是,若籍自謂獨盲於目爾,其心則能別是非。若賜之坐而問之,其口固能言也。幸未死,實欲一吐出心中平生所知見,閣下能信而致之於門耶?籍又善於古詩,使其心不以憂衣食亂,閣下無事時,一致之座側,使跪進其所有,閣下憑几而聽之,未必不如聽吹竹彈絲敲金擊石也。夫盲者業專,於藝必精,故樂工皆盲,籍儻可與此輩比並乎。

使籍誠不以畜妻子憂饑寒亂心,有錢財以濟醫藥,其盲未甚,庶幾其復見天地日月,目得不廢,則自今至死之年,皆閣下之賜也。閣下濟之以已絕之年,賜之以既盲之視,其恩輕重大小,籍宜如何報也!閣下裁之度之。籍慚再拜。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