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擬宰相謝加銀青並郡公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代擬宰相謝加銀青並郡公表
作者:常袞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17

臣某言:伏奉今日制書,加臣銀青光祿大夫,特封河南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戶,承命戰驚,伏詔惶駭,拜抃無次,感涕失容,中謝。臣累代宗儒,傳經素位,所以勉修學藝,將業其官,而文愧承家,識非半古,本期代耕之祿,稍階載筆之地。幸參近署,久侍內朝,謬沾雨露之恩,頗甄歲月之效。獲承大命,謝謨訓之規;載忝有司,無辯論之實。既虛職守,常懼滿盈,無日不思,每期負敗。當時同列,鹹所明知,豈意朝廷方正於紀綱,天地忽思於微細。擢升佐輔望出群情,陳乞靡從,曠廢何甚!在萬邦之化育,處百辟之儀刑,出自諸生猥當非據,所以風雨愆候,歲穀不登,邊檄交馳,田租減耗。凡此數事,職臣之由,曆觀舊典,合貶優秩,累因陛下,奏獻封章,天威俯臨,愚誠屢奪。雖瀝懇無報,期至誠必通,上仰於朝,庶幾諧願,受策於第,是所甘心。方祈獲免之時,更遇非常之賜,特承七命之貴,超過八階;仍叨五等之榮,從封千里。雖庭堅謨弼之德,山甫將明之才,榮遇今恩,亦稱逾分。況臣道慚先哲,識類平人,未遂退還,已紆聖眷,頻煩寵拜,實懼神明。伏乞俯照血誠,特回睿旨,夫上有無功之授,則下多不勸之嫌。涓滴之勞,未彰於近掖;風塵之議,已集於遠方。所以撫心疚懷,不敢奉詔,拜手流汗,詎容飾詞?無任慚惶之至。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