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李元為崔京兆祭蕭侍郎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代李元為崔京兆祭蕭侍郎文
作者:李商隱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81

年月日,惟靈傳芳華胄,稟慶靈源。漢朝輔相之流輝,梁室帝王之遺懿。克生俊德,彰我休期。高表百尋,澄波萬頃。及春闈獻藝,會府試才。騏驥出塵,蛟龍得水。頓纓而駑駘盡喪,乘風而鱉蜃皆空。憑陵遠天,躞蹀長道。是將筮仕,光乎縉紳。侯國從知,大朝就選。秘寶宜陳於東序,朱紱必降於上元。錦幔而居,青縑以覆。建禮推盡瘁之績,明光多伏奏之勤。亦既還榮,乃司論駁。

高居青瑣,封還紫泥。使明時無失政之機,大邦無不便之詔。暫辭明籍,往分郡符。借寇莫從,徵黃甚急。方將啟乎良友,進彼令人。誌豈愛身,誓將許國。不謂疏網猶漏,斯民未康。作礪為鹽,正俟理平之運;依城憑社,深懷翦滅之虞。上蔽聰明,內求媟近。故鴻猷不得而協讚,睿化莫可以輔成。藐是流離,有窘陰雨。嗚呼!令惟逐客,誰複上書?獄以黨人,但求俱死。銜冤蘧往,吞恨孤居。目斷而不見長安,形留而遠托異國。屈平忠而獲罪,賈誼壽之不長。才易炎涼,遂分今昔。粵自東蜀,言旋上京。郭泰墓邊,空多會葬;鄧攸身後,不見遺孤。信陰騭之莫知,亦生人之極痛!某等頃同班列,獲奉周旋。分結死生,地兼族類。依仁既切,慕德方深。始驚南浦之悲,俄軫下泉之訃。今則年良月吉,筮協龜從。顧埋玉之難追,歎焚芝之何及?牲牢粗潔,酒醴非多。聊寫丹忱,以伸永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