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河湟父老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代河湟父老奏
作者:陳黯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767

臣等世籍漢民也,雖地沒戎虜,而常蓄歸心。時未可謀,則俛僶偷生,既遭休運,詎可緘默。伏思中國之患邊戎,其來久矣。唐虞夏殷之前,則淳風未漓,夷夏自判。故幹戈不興,事亦宜矣。繇周以降,或侵或伐,無代無之。然則享國長久,君臣有謀,唯是其餘不足徵也。周漢討邊之事,臣知之矣,請較而論之,以為國朝比。且周之伐獫狁也。以斥逐為心,不常事之。故進則遄征,退則息兵。致其邊鄙無備,壁壘不營。此乃周之謀失於不固矣。漢之討匈奴也。乘時之豐,恃兵之雄,深入窮荒,莫計遠邇。故雪山青海,皆為內封。其後財匱力殫,厥功不就,遂交和親之好,自凂帝屬,延法後時。斯為漢之謀失於太廣矣。唐有天下,邁於周漢之道,一家其六合,一心其兆人。唯茲犬戎,未能無患。當開元中,有將臣善於攻戰,振張皇威,殲殄醜虜,自秦地而西,有地數千裏,此則展拓周疆,翦裁漢域,所謂廣袤得其中矣。其後國家以內寇時起,不遑西顧。其蕃戎伺隙,侵掠邊州,臣等由此家為虜有。然雖力不支而心不離,故居河湟間,世相為訓,今尚傳留漢之冠裳。每歲時祭享,則必服之,示不忘漢儀,亦猶越翼胡蹄,有巢嘶之異。噫!其怨慕也有是。

陛下新統寰區,以慈仁化育,聞之得不惻然而軫念乎!夫事有可行,勢有必克,苟懈而不為,是失古人見幾之義。今國家無事,三方底寧,獨取邊陲,猶反掌耳。矧故老之心,觖望複然,儻大兵一臨,孰不麵化。今陛下采臣之言,則先選良將,不以前負勳業者與更授節制者為之。何者?彼功崇矣,彼位極矣,複將悉力營之哉!以此臨事,必多自顧。願陛下詔班行之中,器識有殊,籌畫可用者,逾一資一級,授鉞將兵,俟見功庸,而後國之爵賞。必能摧凶破敵,無所愛矣。戎翟者,亦天地間之一氣耳,不可盡滅,可以斥逐之,伊周漢之事,如前所陳。今之所取,願止於國朝已來所沒秦渭之西故地,朗畫疆域,牢為備禦,然後辟邊田,飽士卒,可以為永遠之謀,迥出周漢之右。則臣得棄戎即華,世世子孫無流離之苦。生死幸甚!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