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高駢上僖宗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代高駢上僖宗奏
作者:顧雲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815

臣伏奉詔命,令臣自省,更勿依違者。臣仰天訴地,血淚交流,如劍戟攢心,若湯火在己。隻如黃巢大寇,圍逼天長小城,四旬有餘,竟至敗走。臣散徵諸道兵甲,盡出家財賞給。而諸道多不發兵,財物即為己有。縱然遣使徵得,敕旨不許過淮。其時黃巢殘凶,才及二萬,經過數千裏軍鎮,盡若無人。隻如潼關已東,隻有一徑。其為險固,甚於井陘。豈有狂寇奔衝,略無阻礙!即百二之地,因百虛言,神策六軍,此時安在?陛下倉皇西出,內官奔命東來。黎庶盡被殺傷,衣冠悉遭屠戮。今則園陵開毀,宗廟荊榛。遠近痛傷,遐邇嗟怨。雖然,奸臣未悟,陛下猶迷。不思宗廟之焚燒,不痛園陵之開毀。臣之痛也,實在於斯。此事見之多年,不獨知於今日。況自萑蒲盜起,朝廷徵用至多,上至帥臣,下及裨將,以臣所料,悉可坐擒。用此為謀,安能辦事?陛下今用王鐸,盡主兵權,誠知狂寇必殲,梟巢即覆。臣讀禮至宣尼射於矍相之圃,蓋觀者如堵牆,使子路出延射曰:「潰軍之將,亡國之大夫,與為人後者,不入於射也。」嚴誡如斯,圖功也豈宜容易?陛下安忍委敗軍之將,陷一儒臣?崔安潛到處貪殘,隻如西川,可為驗矣。委之副貳,詎可平戎,況天下兵驕,在處僭越,豈二儒士能戢強兵?萬一乖張,將何救助?願陛下下念黎庶,上為宗祧,無使百代有抱恨之臣,千古留刮席之恥。臣但慮寇生東土,劉氏複興。即軹道之災,豈獨往日。乞陛下稍留神慮,以安宗社。今賢才在野,憸人滿朝。致陛下為亡國之君,此等計將安出?伏乞戮賣官鬻爵之輩,徵鯁直公正之臣。委之重難,置之左右,克複宮闕,莫尚於斯。若此時謗誹忠臣,沈埋烈士,匡複宗社,未見有期。臣受國恩深,不覺語切。無任憂懼之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