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玉抵鵲賦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以玉抵鵲賦
作者:張環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52

夫何荊山之崔嵬,而美玉之在哉?匿精輝於朗璞,浮煙潤於崇隈;連壤石以熠熠,雜冰霰之皚皚。未登光於瑞府,畏委質於瑤台;嗟野人之屢獻,而楚王之猶猜。此昭昭焉曾不識寶之為寶,彼默默者焉知乎才與不才。於戲!亂玉者瑉,奪朱者紫,以斯為賤,亦孔之恥。含白虹而靡察,偶烏鵲而爰抵。徒嬉戲以起予,非特達而知已。向使早遇鄭客,先逢罕氏,則必待價而沽,命工而理。剖以為寶,有珪璋之秉焉;握而為珍,胡瓦礫之投矣。然後式我王度,比於君子。其故何哉?用之而已,類傅版築以滅跡,呂垂緡而退趾;忽殷帝以賚子,複周王之至爾;由匹夫以登良弼,自孤叟而參多士;豈非貴本於賤,泰更於否?觀彼玉之屈伸,實伊人之行止。則玉累形者璞,人厄才者命;投沙有去國之賢,懷寶為問津之聖。苟或秉屯受蹇,雖異物而同病。然而人韜素德,我獨文行;用晦可以為明,以蒙可為養正。將有待於潛隱,夫何取於奔競?始用仰衣冠之駿德,美銓藻之鴻柄。清鑒雲披,虛懷冰映;大拾遺寶,高縣明鏡。典我權衡,於斯為盛。別有被褐,蘊真而立;伊投人之或誤,乃按劍而遄及。昔同六蠲,過宋都而退飛;今隨乘雁,赴陸海而遙集。振羽翰而有待,摶扶搖而高戢;慚巧媚以為容,恥空言而取級。是宜不迨,敢當元圃之中;玷則可磨,希複白圭之什。儻或傾五都以置珍,獻萬乘而為執;則玉乎玉乎,無複向時之泣。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