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典/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何典
◀上一回 第一回 五臟廟活鬼求兒 三家村死人出世 下一回▶


  詞曰:

   不會談天說地,不喜齩文嚼字。一味臭噴蛆,且向人前搗鬼。放屁,放屁,真正豈有此理!

    ——右調《如夢令》

  自從盤古皇手裡開天闢地以來,便分定了上中下三個太平世界。上界是玉皇大帝領著些天神天將,向那虛無縹緲之中,造下無數空中樓閣,住在裡頭;被孫行者大鬧之後,一向無事,且不必說他。中界便是今日大眾所住的花花世界,那些古往今來,忠孝節義,悲歡離合,以及奸詐盜偽,一切可喜、可驚、可笑、可恨之事,也說不盡許多。下界是閻羅王同著妖魔鬼怪所住。那閻羅王也不過是鬼做的,手下也有一班牛頭馬面,判官小鬼,相幫著築個酆都城,在陰山背後做了國都,住在裡頭稱孤道寡,不在話下。

  且說這陰山乃下界第一名山,其大無外,其高無比。一面正臨著苦海,真個是上徹重宵,下臨無地。山腳根頭有一個大谷,四面峰巒圍繞,中間一望平陽,叫做鬼谷。谷中所住的野鬼,也有念書的,也有種田的,也有做手藝、做生意的。東一村,西一落,也不計其數。

  其中單表一處,名曰三家村。村中有一財主,叫做活鬼。他祖上原是窮鬼出身。到活鬼手裡,發了橫財,做了暴發頭財主,造起三埭院四埭廳的古老宅基來,呼奴使婢,甚是受用。家婆雌鬼,是打狗灣陰間秀才形容鬼的姐姐。夫妻兩個,都已半中年紀,卻從未生育。

  一日,因活鬼的散生日(謂通常小生日。散字上讀。),雌鬼便端正幾樣小小菜,沽了一壺淡水白酒,要替老公慶陰壽。恰好形容鬼也到來拜壽,便大家團團一桌坐下,搬出菜來:一樣是血灌豬頭,一樣是鬥昏雞,一樣是醃癟雌狗卵;還有無洞蹲蟹、筆管裡煨鰍、捩弗[1]殺鴨,大碗小盞,擺了一臺,歡呼暢飲。

  正在吃得高興,活鬼道:「我們夫妻兩個,一錢弗使,兩錢弗用,吃辛吃苦,做下這點勞人家。如今年紀一把,兒女全無,倒要大呼小叫的吃甚壽酒,豈不是買鹹魚放生,死活弗得知的!」形容鬼便道:「雖說是要養好兒三十前,你們兩個尚不至七老八十,要兒子也養得及,愁他則甚?前日我們那裡來了一個新死亡人,他說陽間有什麼求子之法:倘然沒有兒子,只消到養神家道面前燒炷香,捨個數,便即生子,真是如應如響的。姐夫何不去試它一試?」

  活鬼道:「那裡有這話?神道豈是替人養兒子的?」雌鬼道:「莫道無神卻有神。既有這個老法則,我們去試試也不落脫啥官銜。倘得一男半女,也不枉為鬼一世。」活鬼道:「試試誠然不妨。但到那裡去求好?」形容鬼道:「我聞得孟婆莊那裡有座五臟廟,廟裡有個天尊,極是有靈有聖。姐夫要求,須到那裡纔是。」活鬼道:「這裡到孟婆莊,路程遙遠的,那裡便當?」形容鬼道:「路程雖遠,都是水路。坐在船裡,與遊春白相一般,有甚不便當?」活鬼道:「既是這般說,老舅可一同去走走,覺得熱鬧些。」形容鬼道:「且待你逢好日子出門時,我來奉陪不遲。」活鬼道:「揀日不如撞日,就是明日便了。」形容鬼道:「這也極通。只是明日就要起身,今日須當預先端正;省得臨時上轎馬撒尿,手忙腳亂的。我也要回家說聲,方好同去。」活鬼道:「這個自然。」一面說,又吃了幾鍾罰酒,用過矮麵,形容鬼作別回去。

  活鬼便到鬼店裡買了些香燭之類,又叫了一隻兩來船回來,千端百整。到了次日,活鬼便叫鬼先把行李搬在船上,一面端整早飯。湊巧形容鬼也到了,便大家吃飽了清水白米飯,喊鬼跟了,一同來到船頭[2]。形容鬼伸著後腳,跨上船去,只見那只船直洸轉來,幾乎做了踏沈船,連忙拔起腳道:「姐夫,怎麼叫這只船?如此洸法!」活鬼笑道:「虧你做了陰間秀才,難道連孟子的說話都忘記了!」形容鬼道:「有甚說話,我卻不記得。」活鬼道:「《孟子》上說的: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一隻兩來船,你用了大腳力踏上去,叫他怎麼不光?」形容鬼也笑道:「我雖做了秀才,那些『四書』『五經』,都已嘔還先生,那裡還有記得?」

  兩個說說笑笑,上了船,艄公便把船撐開,搖著乾櫓,慢慢的一路行去。活鬼道:「這裡到孟婆莊有許多路,若這般初一一櫓,初二一櫓的,幾時纔到!為甚不使起篷來?」艄公道:「使篷須看風色。如今尚在陰溝裡,七彎八曲的,一路風頭弗順,怎麼使法?相公既然要緊,待我們夥計上去背起水纖來,就快了。直等到了奈河裡,纔好使篷。」活鬼道:「既如此,快上去背。」

  艄公便把船停住。船上夥計注[3]好纖繩,跳上乾岸。活鬼便教鬼替他把船撐一撐。鬼拿起撐篙,用盡平生之力,望岸上一撐;不道趁水推落,船便望著對岸直摜轉去。艄公道:「你這小弟弟,真是個笨賊!又弗是撐弗開的船頭,何消用這瞎氣力。你可坐下,如今不用撐了。」

  鬼便放下篙子,蹺起半卵子,坐在船頭上,一路看那岸上過路人鑽纖。到得陰溝口頭,只見經岸旁邊,蹲著一隻憤氣癩團,抬頭望著天上一群天鵝,正在那裡想吃天鵝肉,看見他們船過,便望清白河水裡一跳,卻被一條倒拔蛇銜住不放。鬼忙拿起洗屄拖紛(拖紛,即拖把。拖地時是前後運動,褻語。),卻待打去。活鬼道:「蛇自過,犬自行,你去打他則甚?」喝聲未絕,鬼已將拖紛打下。恰正打蛇打在七寸裡,早已命盡祿絕,浮在水面上。癩團也遂風逐浪去了。

  船已出了陰溝,到了奈河裡,湊巧遇著極順的鬼陣頭風。但見來往船隻,也有隨風轉舵的,也有趁水推船的,盡在那裡顛篷掉搶。活鬼大喜,忙教艄公也快使起篷來。艄公便把十二葉篷扯足了,那只船便雲飛射箭一般,望前行去。

  形容鬼道:「姐夫悶了幾時,如今這樣順風順水,難道還不開心?」兩個說說笑笑,正在高興,只見艄公手忙腳亂的落下篷來,活鬼道:「難得這樣兜艄順風,怎麼就要落他?」艄公道:「前面奈河橋來了。」活鬼向前一望,只見那橋還遠遠的,看去不甚分明,便道:「橋還遠著多哩,怎就這般要緊?」艄公道:「我們行船的老秘訣,須要遠橋三裡就落篷,方能船到橋,直苗苗。」活鬼無奈,只得由他落下,仍把乾櫓搖著。

  看看來到橋邊,只見一個老鬼,頸上掛串數珠[4],腰裡束條黃布,雙手捧了卵子,跨著大步,慢慢的跑過橋去。活鬼笑道:「你看這老鬼,怎不把緊橋攔杆,倒捧好了個張[5]騷硬卵?難道怕人齩了去不成?」艄公道:「相公們不知,近來奈河橋上出了一個屁精,專好把人的卵當笛吹。遇有過橋的善人老卵常拖[6],他便鑽出來驀卵脬一戴[7],把卵齩住不放,多有被他齩落的。饒是這等捧好,還常常齩卵弗著齩了脬去。所以那些奈河橋上善人,都是這般捧卵子過橋的。」形容鬼道:「真是山山出老虎,處處出強人。我們打狗灣裡,近日也出了一件怪物,叫做什麼蛐蟺哥[8],有時伸長淌腳,輥在路頭路腦。倘然路上行人看了野眼,不小心踏著了他,便兩頭一齊蹺起,吹出一口斜氣來,把人呵得卵脬大如腿,連走路都是不便當的。」說話之間,不覺船已過橋,仍舊扯足滿篷,往前行去。

  到了孟婆莊上,艄公把船歇定。兩個上了岸,鬼拿著香籃,一路去尋那五臟廟。不題。

  且說那孟婆莊當初不過一個小小村落,甚是荒涼。自從孟婆開了茶館,那些閒神野鬼,都來吃清茶玩耍,登時熱鬧起來。這些左鄰右舍,見瞭解情況眼熱不過,也不顧開店容易守店難,大家想吃起生意飯來:也有開鬼酒店的,也有開鬼豆腐店的,也有開鬼南貨店的,漸漸的只管多起來。這家起屋,那家造房,日積月累,不覺成了個大鬼市。真個是鬼煙湊集,鬧熱不過的。

  這裡活鬼同著形容鬼一路行來,到了孟婆茶館門首,看他門面上掛個回報招牌,寫著「來搧館」[9]三個白字。那些吃茶的清趣朋友,蛇頭接尾巴的前門進,後門出,幾乎連階沿磚都踏烊易了。形容鬼道:「出名的孟婆湯,從不曾吃著滋味。我們難得到此,不可錯過,進去吃他一碗嘗新。」

  三個走進店堂裡,揀個好座場,爬臺擱腳的坐定。走堂的看見,便泡了三碗孟婆湯,放在桌上,問道:「客人可用小點心麼?」形容瓜道:「有什麼好點心?也用得著些。」走堂道:「這裡有丟頭蒸卷,瀝乾團子,酥迷糖,搲迷露做餅,都是出名的。」活鬼道:「我倒還要去燒香捨數,有素的纔好。」走堂道:「迷露餅、酥迷糖俱是素的。」活鬼道:「酥迷糖是要饞唾去拌的,反弄得饞唾拌乾,倒是餅罷了。」走堂去頂了一泛供餅來,擺在面前。三個狼餐虎咽吃了一陣,會過茶錢,起身問道:「這裡有座五臟廟在那裡?」走堂把手指著道:「你們跨出大門,一直望前跑去,碰鼻頭轉彎,到了市梢頭。就看得見了。」

  兩個依言走去,到了廟前,只見兩扇廟門半開半掩,(讀如「希」,謂露出一線,「隙」字之音轉。)著一條夾縫。形容鬼便踏上階沿去,推開廟門,看是甚麼神道。只見中間塑著個鏖糟彌陀佛,落開那張䫀死嘴,凸出了寬急肚皮,眉花眼笑的坐在上面;兩旁塑著四個杉木金剛。轉入後面,來到大殿上,但見中間塑著三尊拜靈的泥菩薩:當中是窮極無量天尊,張開一雙無眉眼,落開一個黃牙牀,露出那個大喉嚨,喉嚨裡伸出一隻手來,左手捏著入門訣,右手搲個送死拳頭;上首是逍遙快樂天尊,緋紅一個狗獾面孔,兩隻軟耳朵,頤下七五根鑿孔注牙鬚;下首是苦惱天尊,信准那個冷粥面孔,兩道火燒眉毛上打著幾個捉狗結,一個線香鼻頭,鼻頭管裡打個樁子。東邊掛一口木鐘,西邊架一面邊鼓。側首坐著幾個歪嘴和尚,把棒槌敲著木魚,正在那裡念那夾和《金剛經》;看見他們入來,曉得是燒香的,慌忙起身相迎。一個向鬼手裡接了香籃,取出那對倒澆蠟燭來點著,又把斷頭香燒在爐裡;一面撞起木鐘,打著邊鼓,伺侯拜佛。活鬼朝上跪下,通陳了心事,磕了一個響頭,方纔起來與和尚施禮。

  說了幾句死話,正要坐地,形容鬼道:「好佛在後殿,我們再到後面去看看。」和尚便陪了他們,來到後面。看時,卻正是那新修的五臟殿,當中坐個癟嘴那謨(那謨,即南無。)佛,兩旁排列著十八尊木羅漢。活鬼忙磕下頭去。形容鬼道:「姐夫果然一念誠心,見了大佛磕磕拜。」活鬼道:「既到這裡,豈可揀佛燒香。」形容鬼等他拜完了,便道:「姐夫可要數數羅漢去?」活鬼道:「怎麼數法?」形容鬼道:「挨順了逐尊數去,數著好的便好,數著歹的就歹。」活鬼道:「你先數。」形容鬼便逐一數去,恰數著了鴨蛋頭菩薩。活鬼也照樣數去,卻是大耳朵菩薩。和尚道:「兩位相公真是有福氣,數著的都是好菩薩。」鬼便道:「待我也來數數,看是什麼菩薩。」一路數去,只見那尊神道鬼眉鬼眼,甚覺難看,便問道:「這可是救命王菩薩麼?」和尚道:「不是,這叫做摩化傝煞神君!」

  正在說笑,形容鬼忽覺一陣肚腸痛,放出一個熱屁來,連忙揞住屁股道:「撒屁常防屎出。這裡可有應急屎坑的麼?」和尚把手指著道:「相公從這條肉弄堂裡進去,抄過了弄堂便是。」形容鬼依言走去,果有一隻牢墳坑,上面鋪著石屎坑板。一群臭老鼠,簇在坑缸板上偷屎吃,看見形容鬼到來,一鬨走散。形容鬼恐怕爬坑缸弗上,做了一個大勢頭跨上板去。往下一看,坑裡都是夾弗斷屎連頭,無萬大千的大頭蛆在內擁來擁去。形容鬼也不管三七廿一,撩開尖屁股,顯出那個無框襠的碗大屎孔,蹲在上面,一連放了十七八個臀後屁,隨後屙出一大堆軟屎來,幾乎連那條蔥管肚腸都屙落了!

  出空了肚皮起來,束好褲腰子,正要走動,忽聞坑裡有鳴咂之聲;仔細一看,原來是一隻落坑狗,在裡頭嚼蛆。形容鬼見旁邊豎著根青竹頭,便拿起來望狗身上戳去,那只狗看見,便喤的一聲,噴出一口臭蛆來。形容鬼大怒,把青竹頭帶戳帶擂的掏了一陣,攪得希臭膨天。那只狗打急了,便湧身望上跳將起來。形容鬼恐被搨累,忙把身讓開,被他投穿屎坑門逃了去,遂把竹頭放下,走到五臟殿裡。

  活鬼正與和尚坐在懶凳上說話,看見形容鬼走到,便向身邊挖出肉裡錢來,送與和尚做香儀。和尚也向佛面上刮了些金子,送與活鬼道:「相公拿回去,倘有小舍人急驚風撞著了慢郎中,來不及,泡湯吃了就好的。」活鬼接在手中,千謝萬聒噪的辭別起身。和尚直送出了山門,方纔進去。兩個一路回來,到得船上,已經有天無日頭哉,連忙扳轉船頭就搖。誰知這陣鬼陣頭風還沒有住,一路都是頂頭大逆風,搖了幾日方能到得三家村裡。兩個起岸回家;艄公隨同鬼搬了行李起來,算清船錢去了。活鬼自與雌鬼說了一回燒香的話,形容鬼也辭別回去,不題。

  可煞作怪,是夜,雌鬼便捏鼻頭做起夢來。夢見一家神道,領著一個行當[10]小夥子,走進房中,對著雌鬼道:「感汝夫妻求子虔誠,今特賜汝一子,乃陽間白面書生下降,將來後福非凡。汝可用心保護。」只見那小夥子走至牀前,揭開雌鬼被頭,朝著雌鬼膀罅襠裡亂鑽。雌鬼著急,忙把手去推,那裡推得住?已被他鑽入肚裡去了。嚇出一身冷汗醒來,告訴活鬼。活鬼道:「既是天尊顯聖,將來生子是十拿十穩的了。但不知這尊神道是甚麼模樣的。」雌鬼道:「我也看不仔細,只見他眉毛打得結著。」活鬼道:「不消說,這是苦惱天尊了。」

  從此雌鬼便懷著鬼胎。到得十月滿足,生下一個小鬼來。夫妻大喜,如獲至寶。形容鬼曉得生了外甥,又是他攛掇去求來的,如何不喜。便即買了一對昏頭雞,一塊擐腿肉,幾條放生鹹魚,一盤切只箍賣鴨蛋,教個毛頭挑了,自己戴了高帽子,穿件萬年衣,來到姐夫家。正值活鬼在家裡燒三朝,就唱個扁喏,道了喜。坐了一回,隨到房中來問姐姐的安。雌鬼道:「兄弟來得正好。你是讀書人,可替外甥題個鬼名。」形容鬼想了一想,道:「就叫做活死人何如?」活鬼大喜道:「極好!正是這等便了。」

  只見鬼走來說道:「吃三朝酒的太平客人都請到了。」活鬼便與形容鬼出來接人待物;一面就擺出酒來,大家坐下。正是酒落歡腸,猜拳豁指頭的吃一陣。

  內中一個對門鄉鄰,叫做扛喪鬼,問道:「前日聞得活大哥曾到五臟廟去求子,因此得了令郎;不知那裡學來這個妙法?卻是怎樣求的?乞指示一二,也讓我們見識見識。」活鬼道:「我本也不知就裡,是個新死亡人說起,陽間有此法,因此亦去試試;也不過燒炷香,許個願罷了,不料果有靈驗。」

  又一個隔壁鄉鄰,叫做六事鬼,便接口道:「許了甚麼願,就這等感應的快?」活鬼道:「那時也不曾殼賬(原註:猶言預備,疑是「估著」或「估賬」之音轉。這裡指預料、預到。)這般靈驗,不過趁嘴造了幾句道:『倘然生了兒子,便把天尊來家做家堂菩薩,就在三家村裡起座鬼廟來供養。』說便這般說,只是太許大了,一歇晨光[11]還弗起。料想口說無憑,天尊也不計較的。」扛喪鬼道:「這使不得!老話頭:甯許人,莫許神。既然許出了口,也是縮弗轉的,難道好拔短梯[12]不成?將來怎好再見天尊面!你橫豎銅錢堆出大門外,也不必像孟婆莊那裡造這大廟,正叫鄉下獅子鄉下跳,將就起只三進四院堂的小廟來供養著,就是了。」活鬼道:「諸事也還容易,只是尋那塊屋基地,又要好風水,又要無關礙,卻倒千難萬難。」扛喪鬼道:「村西頭那片勢利場,青草沒人頭的精空在那裡,何不就起在上面?大家燒香便當,豈不好麼?」六事鬼不覺拍手拍腳大笑起來,道:「極通極通!活大哥快些起起廟來,我們都來燒香。」活鬼道:「忙不在一時。且待小兒滿了月,那時揀個吉日良時動手不遲。」眾鬼俱道:「說得是。」遂都起身謝別回去。

  活鬼送眾鬼出門,回來告訴雌鬼,雌鬼也甚是歡喜。

  日子易過,不覺已是滿月。隨又齋了別過老壽星,抱出活死人來,剃頭人便把他兜頭一杓冷水,拿起缸爿來就剃。真是冷水剃得頭髮落,頃刻剃了光光頭。又做下許多樁柄糌糰[13],各處蟠藤親眷[14]都送過了。然後揀個好日,端正木石磚瓦,到勢利場上來起造鬼廟。不題。

  只因這只廟一起,有分教:非惟賠飯折工夫,還要擔錢買憔悴!要知究竟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纏夾二先生曰:無官一身輕,有兒萬事足夠。活鬼既做了財主家邊,豈不望養兒待老。無如力不從心,只好付之天命。一旦得新死亡人傳聞之言,方知天底世下,除了死法,更有活法。於是不顧路程遙遠,乘船駕櫓,一念誠心,燒香捨數。雖不免閒時不燒香,急來抱佛腳之誚,然早已感動神明,夢中送子;首遂能懷著鬼胎,生出小鬼。將來靠老終身,傳宗接代,不怕無鬼頂扛。豈非神聖有靈,佛天保佑乎?雌鬼云:「莫道無神卻有神。」誠然哉。


◀上一回 下一回▶
何典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
  1. 編按:弗,吳語,「不」、「沒」之意。
  2. 編按:依據原注修改為「一同來到船頭」。
  3. 編按:船頭有拴樁,樁上有孔,纖繩從孔中穿過,如“注”。
  4. 編按:數珠,即佛珠。
  5. 編按:個張,吳語,「那只」、「這只」之意。
  6. 編按:常拖,即垂著。
  7. 編按:驀卵脬一戴,突然朝男性生殖器一咬。一戴,吳語,「張口一咬」之意。
  8. 編按:蛐蟺哥,即蚯蚓。
  9. 編按:來搧,吳語,「很行」、「很好」、「很能幹」之意。
  10. 編按:行當,即「穿著整齊」之意。
  11. 編按:一歇晨光,吳語,「短短時間」之意。
  12. 編按:拔短梯,即「過河拆橋」之意。
  13. 編按:樁柄糌糰,人死後入殮前供設的祭品,因像男性生殖器,也指男性小兒。
  14. 編按:蟠藤親眷,吳語,指「關係非常疏遠的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