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典/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何典
◀上一回 第九回 貪城隍激反大頭鬼 怯總兵偏聽長舌婦 下一回▶


  詞曰:

   好色原非佳士,貪財怎做清官?聽人說話起爭端,贏得一刀兩斷!城破何難恢復,關全盡可偷安。誰知別有鎮心丸,夫妻雙雙遠竄!

    ——右調《白蘋香》

  話說豆腐羹飯鬼被強盜來搶了女兒去,曉得是色鬼所作所為,一味淺見薄識,巴望女兒做個少奶奶,將來好與他親眷往來,膽托心寬[1]的坐在家裡等冤鬼來回音。不多幾時,只見冤鬼氣急敗壞跑進門來,見了豆腐羹飯鬼,說道:「虧你還這等逍遙自在的!你女兒已被他們打殺了!」豆腐羹飯鬼還不相信,說道:「我與他們前日無怨,今日無仇,無緣無故的來捉他去活打殺,天底世下也沒有這款道理。」冤鬼便將門上大叔告訴的話,一五一十述與他聽,道:「如今你女兒的屍靈橫骨,現躺(現,「表現」之現,非「現在」之現。)在怪田裡。」

  那時豆腐羹飯鬼嚇得魂不附體,夫妻兩個跌搭跌撞的趕到怪田裡去尋看。跳過了八百個麥棱頭,只見幾隻壅鼻頭豬狗正在那裡齦死人。忙上前趕開,看時,一脗弗差,正是女兒豆腐西施,打得頭破血淋,眼烏珠都宕出來,躺在田溝角落裡。大家號腸拍肚的哭了一場,算計要趕到色鬼家裡去拚性捨命。

  忽望見跑熟路上有鬼走過,認得是荒山腳下的迷露裡鬼,曉得他會畫策畫計的,連忙橫田直徑追上去,請他轉來,告訴他如此這般:「今要思量打上大門去,可使得麼?」迷露裡[2]鬼道:「動也動弗得!他侯門深似海的,你若道進去,他家裡人多手雜,把你捉來鎖頭縛頸的解到當官,說你誣陷平人為盜,那時有口難分說,枉吃一場屈官司。再不其然,把你也像令愛一般打殺在夾牆頭裡,豈不白送了性命?」豆腐羹飯鬼道:「老話頭:王子犯法,庶民同罪。他們不過是哺退鄉紳,怎敢日清日白便把人打死?難道是奉旨奉憲打殺人償命的麼?」迷露裡鬼道:「雖說是王法無私,不過是紙上空言,口頭言語罷了。這裡鄉村底頭天高皇帝遠的。他又有錢有勢,就使告到當官,少不得官則為官,吏則為吏,也打不出什麼興(興,去讀,發旺之意。)官司來。即或有個好親眷好朋友,想替你伸冤理枉,又恐防先盤水先濕腳,反弄得撒尿弗洗手,拌在八斗槽裡,倒要拖上州拔下縣的吃苦頭,自然都縮起腳不出來了。依我之見,還是捉方路走好。且到城隍老爺手裡報了著水人命。也不要指名鑿字,恐他官官相衛,陰狀告弗准起來;只可渾同三拍的告了,等他去緝訪著實。這纔是上風官司,贏來輸弗管的。」豆腐羹飯鬼道:「真是一人無得兩意智。虧得與你相商,不致冒冒失失幹差了事。」遂打發老婆先歸,謝別了迷露裡鬼,一徑望枉死城來。

  到得城裡,尋個赤腳訟師,寫好白頭呈子,正值城隍打道回衙,就上前馬頭告狀。城隍問了口供,准了狀詞,一進衙門,便委判官烏糟鬼去相了屍,然後差催命鬼捉拿凶身。催命鬼領了牌票,差著夥計,三路公人六路行的各到四處去緝訪;令朝三明朝四,擔擔擱擱過了多時,方纔訪著是色鬼所為,忙來稟明。餓殺鬼便與劉打鬼一同商議。

  原來劉打鬼收成結果了雌鬼,把活鬼的古老宅基也賣來喂了指頭,弄得上無片瓦遮身,下無立錐之地,只得仍縮在娘身邊。後來餓殺鬼升了城隍,接他娘兩個一同上任,做了官親,依舊體而面之了。

  那日見餓殺鬼說起這事,便道:「那色鬼的老婆畔房小姐,是識寶太師的養嬌,怎好去惹他?況你現虧太師提拔,纔能做到這城隍,也當知恩報恩,豈可瞞心昧己,做那忘恩負義的無良心人。依我算計,倒有個兩全其美的道理在此。那荒山裡有兩個大頭鬼:一個叫做黑漆大頭鬼,就是前番在三家村戲場上打殺破面鬼的;一個叫做青胖大頭鬼,聞說也曾殺人放火。他兩個專幹那不公不法的事,倒不如將他捉來,屈打成招,把這件事硬坐他身上;憑他賊皮賊骨,用起全副刑具來,不怕他不認賬。一則結了此案,二則捉住大夥強盜,又可官上加官,豈非一得而兩便?」餓殺鬼聽得可以加官進爵,便望耳朵裡直鑽,不覺大喜;便叫催命鬼領了一群白麵傷司,到荒山裡去捉鬼。

  那些傷司,巴不得有事為榮,歡天喜地的帶了鏈條絏索,神嘩鬼叫,一路行來。正在四柵街上經過,恰撞著黑漆大頭鬼,吃得稀糊爛醉,歪戴了配頭帽子,把件濕布衫敝開,露出那墨測黑[3]的胸膛,上街撇到下街的罵海罵。催命鬼看見,因他曾打死兄弟破面鬼,正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睜,便迎上前來捉他。那黑漆大頭鬼雖然酒遮了面孔,人頭弗認得,見人來捉,便也指手畫腳的四面亂打。眾鬼那裡敢上身?不料他一個不小心,踏了冰蕩,磕爬四五六一交跌倒。眾鬼一齊上前搇住,還捉子頭來腳弗齊;連忙拿出蛀空麻繩來,把他四馬攢蹄,牢捉牢縛悃好了,扛頭扛腳捉回城中。進了射角衙門,報知餓殺鬼。餓殺鬼出來,看見只得一個,便問道:「還有一個如何不捉?莫非你們得錢賣放了麼?」催命管道:「這個是在路頭上捉的。因他力大無窮,恐防走失,所以先解回來。如今還要去捉那個。」餓殺鬼道:「既如此,快去快來!」催命鬼只得領了傷司,仍望山裡去了。

  餓殺鬼看這黑漆黑大頭鬼時,還醉得人事不省,便道:「原來是一個酒鬼,吃了一撲臭酒,連死活都弗得知的了。且把他關在監牢裡,等捉了那個來,一同審罷。」牢頭禁子便扛去,丟在慢字監裡。不題。

  且說那兩個大頭鬼,狐群狗黨甚多;就是山腳下迷露裡鬼、輕骨頭鬼、推船頭鬼,都是拜把子兄弟。黑漆大頭鬼被捉時,已有人報知迷露裡鬼,便與輕骨頭鬼兩個來見青胖大頭鬼,說知就裡。青胖大頭鬼大驚道:「此去定然凶多吉少,我們快去救他。」迷露裡鬼道:「不可造次,且煩輕骨頭鬼到那裡打聽為著何事,方好設法去救。」輕骨頭鬼聽說,便拿了一把兩面三刀,飛踢飛跳去了。不多一個眼閃,只見催命鬼領了一群傷司,呼么喝六的擁進門來。青胖大頭鬼喝道:「你們是什麼鬼?到此何幹?」催命鬼道:「我們是城隍老爺差來請你的。」便拿起鏈條望青胖大頭鬼頭骨上套來。青胖大頭鬼大怒,提起升羅大拳頭,只一拳,早把他打得要死弗得活!眾傷司見不是頭路,忙要逃走,被青胖大頭鬼趕上腳踢手打,盡都打死。就有個把死弗盡殘,也只好在地下掙命。

  迷露裡鬼忙向前來勸,已經來不及,便道:「官差吏差,來人弗差。他們不過奉官差遣,打殺也覺冤哉枉也。如今一發造下迷[4]天大罪,怎生是好?」青胖大頭鬼道:「一不做,而不休,索性聚集人眾,殺入城中,救了黑漆大頭鬼,再尋去路不遲。」便打發小鬼分頭去把各路強鬼都聚攏來。一面收拾鎗刀木棒;山中沒有鬼馬,便去捉只吃蚊子老虎來做了坐騎。等到月上半闌殘,那四處八路的強鬼都已到齊。大家飽餐戰飯,青胖大頭鬼拿了拆屋榔槌,豁上虎背,領頭先進。推船頭鬼也騎只頭髮絲牽老虎,拿根戳骨棒。迷露裡鬼不會武藝,拿了一面擋箭牌,騎只灶前老虎。小嘍羅都揵了阿羅羅鎗,隨在後面,趁著一汪水好月亮,望枉死城進發。

  且說這黑漆大頭鬼在慢字監裡,一忽覺轉,只覺得周身牽絆。開眼看時,方知滿身繩捆跌弗撒,惱得他盡性命一跳,把些蛀空麻繩像刀斬斧截一般,都迸斷了,跳起身來。兩三個牢頭忙上前來捉時,早被他一頓抽拔拳,都打得死去活轉來,便就神嘩鬼叫的打將出來。外面禁子聽見,忙把牢門關緊,一面去報城隍得知。

  餓殺鬼聞報,嚇得魂飛天外,忙點起合班皂快壯健,盡到監裡去捉鬼,再差劉打鬼到老營裡去弔[5]陰兵來協助。眾鬼都踢鎗弄棒的來到後北監門口,那黑漆大頭鬼已經攻出牢門,看見眾鬼都拿著手使傢伙,自己赤手空拳,英雄無用武之地,不免有些心慌。忽見壁腳根頭靠一個石榔槌,便搶在手裡,一路打來。眾鬼那裡攔當[6]得住?被他打出衙門。正遇著劉打鬼領了一隊陰兵,弓上弦,刀出鞘的殺來,就在衙門口敵住,裡應外合,圍裹住了。黑漆大頭鬼雖然勇猛,無奈是空心肚裡,又遇那些陰兵儘是敢死之士,一個個越殺越上的,再不肯退。

  那輕骨頭鬼在城中,得知資訊,自料孤掌難鳴,不能救應,欲回山報信。奔到城門口,早望見門口也有一簇陰兵守把(「把」字應在「守」字上。太倉語中確作「守把」。),不能出去。看見路旁有一大堆柴料,便心生一計,上前放了一把無名火,霎時鬼火唐唐[7]著起來。陰兵望見起火,便向前來救,被他溜到門口,拽開了門。正待出城,湊巧遇青胖大頭鬼兵馬恰好到了。輕骨頭鬼接著,訴知前事,青胖大頭鬼聽得,便放出騎虎之勢,衝到衙門口,正見無數陰兵,圍住了黑漆大頭鬼,喊殺連天。青胖大頭鬼大怒,使起拆屋榔槌,衝入陣中。眾陰兵殺了許久,都已筋疲力盡,怎當這青胖大頭鬼猶如生龍活虎,使發了榔槌,如太[8]山壓頂一般打來,只得各顧性命,四散逃走。那劉打鬼正要想跑,不料夾忙頭裡膀牽筋[9]起來,弄得爬灘弗動[10],寸步難移,被黑漆大頭鬼一石榔槌打了下頦,連頸柱骨都別折了;趁勢殺進衙門,把些貪官污吏,滿家眷等,殺個罄盡。然後商量走路。

  迷露裡鬼道:「如今也不必走了。索性據住城池,造起反來,殺上酆都城,連閻王也吵得他無腳奔。那時你們兩個,一個據了酆都城,一個據了枉死城,平分地下,豈不好麼?」二鬼大喜道:「好計!」黑漆大頭鬼便自稱杜唐天王,青胖大頭鬼號為百步大王,據了枉死城,謀反叛逆,打賬[11]先去攻鬼門關。不題。

  卻說鬼門關總兵白曚鬼,自從到任以來,正值太平無事,吃了大俸大祿,雖然不是三考裡出身,也該做此官,行此禮。誰知他一味裡吃食弗管事,只曉得吹歌談曲,飲酒作樂,把那軍情重事,都擐在形容鬼身上,自己倒像是個閒下里人。

  一日,正坐在私宅裡一棵黃柏樹底下,對了一隻鄉下臭蠻牛彈琴,只見形容鬼跑來說道:「虧你還有工夫鬼作樂;外面有一起枉死城逃來的難民,說被兩個大頭鬼攻破了城池,將些醉官醉皂隸盡都殺死,現在據住枉死城謀反。聞說還要來搶鬼門關。可作速算計,庶保無虞。」白曚鬼聽說大驚,忙叫難民來,問知始末根由,隨即上關點兵把守,不許野鬼過關。一面奏聞閻羅王。

  閻羅王聞奏,便與多官計議。只見識卵太保出班奏道:「料想兩個獨腳強盜,做得出什麼大事業來?那鬼門關兵精糧足,即著總兵白曚鬼領兵收捕,自可指日成功。」閻王依奏,即發一道假傳聖旨,著白曚鬼剿捕賊寇,收復城池。

  白曚鬼接著旨意,幾乎魂靈三聖都嚇落了,說道:「我雖文武官員俱曾做過,卻文不能測字,武不能打米,怎當得這個苦差!」說罷,不覺嗚嗚咽咽的哭將起來。只見那個副總兵替死鬼,勃然大怒道:「你枉做了男子漢大丈夫,卻如此貪生怕死。目今正在用兵之際,對了千人百眼做出這般小娘腔來,豈不慢了軍心!你有眼淚向別處去落,待我領兵便了!」罵得白曚鬼滿面羞慚,屄叵嘴勿開。忽見幾個陰兵,慌慌張張跑來報道:「大頭鬼引兵已到關下了!」白曚鬼只得同了眾鬼,都上關來;看時,只見無數鬼兵,簇擁著那黑漆大頭鬼,果然可怕。你看他身長一丈,腰大十圍,頭大額角闊,兩眼墨測黑,面上放光發亮,勝如塗了油灶墨;騎一隻紙糊頭老虎,手裡拿個殺車榔槌,在關前耀武揚威。白曚鬼看見,愈加嚇得頓口無言。替死鬼也不免有些嘴硬骨頭酥,無奈纔說過了硬話,不好改口,只好裝著硬好漢,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怕他則甚?且待我去擋個頭陣,掂掂斤兩看。造化一戰成功,也未可知。」便裝鎗騎馬,硬著頭皮,殺出關去。黑漆大頭鬼看見,迎上前來,也不打話,揵起榔槌就打。替死鬼舉鎗急架相還。戰不多幾個回合,早被黑漆大頭鬼一記殺車榔槌,打得頭向洞肛裡撒出來,死在馬上;趁勢搶上關來。形容鬼在關上,忙把磚頭石塊及棒槌木橛打將下去,黑漆大頭鬼只得退回。各人守住老營。

  白曚鬼回到衙中,愁眉不展,與長舌婦商議。長舌婦道:「我們好好在枉死城做官,卻調到這裡來做甚麼總兵,反教那餓殺鬼去攪亂天朝,惹出這飛來橫禍來,帶累我們擔驚受怕。那大頭鬼凶天凶地,關上又無強兵猛將,那裡守得住?倘有些失差業戶,就使逃得小性命,也弄得拆家敗散了。倒不如棄了這裡,逃到他州外府,揀個人眾不到之所,隱姓埋名,住過幾時,由他羊齩殺虎,虎齩殺羊,我們只在青雲頭裡看相殺,豈不逍遙自在?」白曚鬼聽說,喜道:「家有賢妻,夫不遭橫禍。你的算計一點弗差。這關後有條盡頭路,直通著仙人過嶺,再過去便是無天野地。那裡多見樹木,少見人煙,足可安身立命。待我與形容鬼說知,叫他收拾同去。」長舌婦道:「那形容鬼是個吃狗屎忠臣,怎肯跟人逃走?對他說知,反要泄漏天機。瞞著他悄悄然去了,豈不安逸?」白曚鬼聽計,便將真珠寶貝,細軟衣裳,打起兩個私包,大家背上肩頭,開了反門,一直望盡頭路去了。

  且說形容鬼在關上防守,一夜弗曾合眼;巴到大天白亮,忙回衙來,思量教白曚鬼拜本去請救兵。不料到得衙中,尋他夫妻兩個,早已不知去向,忙使人四下裡追尋,那裡有個影響?誰知好事不出門,惡事傳千里,一霎時滿關都曉得了。那些陰兵見主將逃走,便都弗怕軍法從事,亂竄起來:也有拿了衣包傘向關後逃命的,也有反把關門大開,讓兵馬進來的。形容鬼那裡禁遏得住?只得拚此微軀,盡忠報國,撲通一聲,跳到清白河水裡,沫星弗曾泛一泛,早已變了落水鬼。

  黑漆大頭鬼進了關,便與迷露裡鬼商議進兵。迷露裡鬼道:「此去只有陰陽界,是個險要之所,其他都不道緊。如今且把關前關後各路地面都收服了,使無後顧之憂,方可放心大膽殺上前去。」黑漆黑大頭鬼聽計,便差人知會青胖大頭鬼,叫他領了枉死城兵馬抄上手,自己與迷露裡鬼領了鬼門關兵馬抄下手,去搶各路未服地面,都到陰陽界會齊。那些小去處,兵微將寡,自然抵擋不住。於是孟婆莊土地討債鬼,惡狗村土地白日鬼,血污池土地邋遢鬼,望鄉臺土地戀家鬼,陷人坑土地一腳鬼,溫柔鄉土地殺火鬼,俱遞了降書降表,望風降附。

  只有大排場土地自話鬼,不肯投降,與鬼谷先生徒弟摸壁鬼兄弟,算計迎敵;擺端正一個迷鬼陣,準備擒兵捉將。等到青胖大頭鬼兵到,摸壁鬼自信凶[12],只道使的短鎗神出因沒[13],便目中無人;騎一匹移花馬,使起短鎗,衝出陣來,迎著青胖大頭鬼,搭上手就殺。戰到十數合,漸漸抵敵不住。摸索鬼看見大哥鎗法亂了,便使起七纏八丫叉殺來夾攻。戰不多幾合,摸索鬼手腳盡鈍,早被青胖大頭鬼一榔槌拍昏了頭爿骨。一個連趾斤斗跌下馬去,摸壁管嚇得魂膽俱消,拍馬落荒而走,望陰陽界去了。青胖大頭鬼也不來追趕,引兵殺入陣中。自話鬼料無生路,只得拔根卵毛弔殺在大樹上,變了一個弔殺鬼。

  青胖大頭鬼得了大排場,便望陰陽界進發,恰遇黑漆大頭鬼也引兵到來,在三岔路口撞著,合兵一起,望陰陽界殺來。

  正是將軍不下馬,急急奔前程。不知陰陽界可曾攻破,且聽下回分解。

  纏夾二先生曰:餓殺鬼聽了劉打鬼有情無理一派鬼畫策,就不顧是非曲直,冒冒失失去幹。誰知撞了黑漆大頭鬼,不惟自已弄得全家消滅,還帶累無數文武官員軍民人等,盡都家破人亡,豈非利令智昏乎?白曚鬼不能做此官,行此禮,只知清風高調,對牛彈琴;及至兵臨城下,將至濠邊,非但一籌莫展,反聽了老婆舌頭,只顧自己,不顧別人,逃走得無影無蹤,致令形容鬼投河落水。這般鬼頭鬼腦,抗只星心使惑突,真難相與也。
◀上一回 下一回▶
何典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
  1. 編按:「膽」原作「擔」,依據原注修改。膽托心寬,放心托膽的意思。
  2. 編按:原文缺「裡」字,依據原注修改。
  3. 編按:墨測黑,漆黑也。
  4. 編按:迷,「彌」之諧音。
  5. 編按:弔,調動、點兵之意。
  6. 編按:攔當,即「攔擋」。
  7. 編按:唐唐,松江方言,火勢旺的樣子。
  8. 編按:太,「泰」之諧音。
  9. 編按:夾忙頭裡膀牽筋,松江方言,越忙越亂之意。
  10. 編按:爬灘弗動,松江方言,「艱難地爬也爬不動」之意。灘,音譯。
  11. 編按:賬,「仗」之諧音。
  12. 編按:自信凶,江蘇蘇南一帶方言,形容人自以為行。
  13. 編按:神出因沒,即神出鬼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