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八師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佛說八師經 三國 東吳于月氏
譯者:支謙
本作品收錄於《大正新脩大藏經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第0706部~佛說八師經一卷

小乘單譯經·第0706部

吳月支國居士支謙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梵志,名曰耶句,來詣佛所。

阿難白佛言:「有異學梵志今來在外,欲咨所疑。」

天尊曰:「現之。」

梵志乃進,稽首佛足。

天尊曰:「就座。」

梵志就座,須臾退坐曰:「吾聞佛道厥義弘深,汪洋無涯,靡不成就,靡不度生,巍巍堂堂,猶星中月,神智妙達,眾聖中王,諸天所不逮,黎民所不聞。願開盲冥,釋其愚癡。所事何師,以致斯尊?」

天尊歎曰:「快哉斯問!開發大行。吾前世師,其名難數;吾今自然神耀得道,非有師也。然有八師,從明得之刑戮;或為王法所見誅治,滅及門族。死入地獄,燒煮、搒掠,萬毒皆更,求死不得。罪竟乃出,或為餓鬼,或為畜生,屠割、剝裂,死輒更刃,魂神展轉,更相殘賊。吾見殺者,其罪如此,不敢復殺。是吾一師。」

佛時頌曰:

「殺者心不仁,強弱相傷殘,殺生當過生,結積累劫怨,
受罪短命死,驚怖遭暴患;吾用畏是故,慈心伏魔宮。」

佛言:「二謂盜竊,強劫人財。或為財主刀杖加刑,應時瓦解;或為王法收繫著獄,拷掠、榜笞,五毒並至,戮之都市,宗門灰滅。死入地獄,以手捧火,洋銅沃口,求死不得。罪竟乃出,當為餓鬼,意欲飲水,水化為膿,所欲食物,物化成炭,身常負重,眾惱自隨。或為畜生,死輒更刃,以肉供人,償其宿債。吾見盜者,其罪如此,不敢復盜。是吾二師。」

佛時頌曰:

「盜者不與取,劫竊人財寶,亡者無多少,忿恚懷憂惱,
死受六畜身,償其宿債負;吾用畏是故,棄家行學道。」

佛言:「三謂邪婬,犯人婦女。或為夫主、邊人所知,臨時得殃,刀杖加刑;或為王法收繫著獄,酷毒掠治,戮之都市。死入地獄,臥之鐵床;或抱銅柱,獄鬼然火,以燒其身。地獄罪畢,當更畜生。若復為人,閨門婬亂,違佛遠法,不親賢眾,常懷恐怖,多危少安。吾見是故,不敢邪婬。是吾三師。」

佛時頌曰:

「婬為不淨行,迷惑失正道,精神魂魄馳,傷命而早夭,
受罪頑癡荒,死復墮惡道;吾用畏是故,棄家樂林藪。」

佛言:「四謂惡口、兩舌、妄言、綺語。譖入無罪,謗毀三尊,舌致捶杖,亦致滅門。死入地獄,獄中鬼神拔出其舌以牛犁之;洋銅灌口,求死不得。罪畢乃出,當為畜生,恒食草棘。若後為人,言不見信,口中恒臭,多逢譖謗、罵詈之聲,臥輒惡夢,有口不能得含佛經之至味。吾見是故,不敢惡口。是吾四師。」

佛時頌曰:

「欺者有四過,讒侫傷良貞,受罪癡聾盲,蹇吃口臭腥,
癡狂不能言,死入拔舌囹;吾修四淨口,自致八音聲。」

佛言:「五謂嗜酒。酒為毒氣,主成諸惡——王道毀,仁澤滅,臣慢上,忠敬朽,父失禮,母失慈,子凶逆,孝道敗,夫失信,婦奢婬,九族諍,財產耗——亡國危身,無不由之。酒之亂道,三十有六。吾見是故,絕酒不飲。是吾五師。」

佛時頌曰:

「醉者為不孝,怨禍從內生,迷惑清高士,亂德敗淑貞。
吾故不飲酒,慈心濟群生,淨慧度八難,自致覺道成。」

佛言:「六謂年老。夫老之為苦,頭白,齒落,目視[梳-木+目][梳-木+目],耳聽不聰,盛去衰至,皮緩面皺,百節痛疼,行步苦極,坐起呻吟,憂悲惱苦;識神轉滅,便旋即忘;命日促盡,言之流涕。吾見無常,災變如斯,故行求道,不欲更之。是吾六師。」

佛時頌曰:

「吾念世無常,人生要當老,盛去日衰羸,形枯而白首,
憂勞百病生,坐起愁痛惱;吾用畏是故,棄家行學道。」

佛言:「七謂病瘦。肉盡骨立,百節皆痛,猶被杖楚;四大進退,手足不任;氣力虛竭,坐臥須人;口燥脣燋,筋斷鼻坼;目不見色,耳不聞音;不淨流出,身臥其上;心懷苦惱,言輒悲哀。今覩世人年盛力壯,華色暐曄,福盡罪至,無常百變。吾覩斯患,故行求道,不欲更之。是吾七師。」

佛時頌曰:

「念人衰老時,百病同時生,水消而火滅,刀風解其形,
骨離筋脈絕,大命要當傾;吾用畏是故,求道願不生。」

佛言:「八謂人死。四百四病同時俱作;四大欲散,魂神不安;風去息絕,火滅身冷,風先火次,魂靈去矣;身體挺直,無所復知;旬日之間肉壞血流,膖脹爛臭,無一可取;身中有蟲,還食其肉;筋脈爛盡,骨節解散,髑髏異處,脊、脅、肩、臂、髀、脛、足、指各自異處;飛鳥、走獸競來食之。天、龍、鬼神、帝王、人民、貧富、貴賤無免此患。吾見斯變,故行求道,不欲更之。是吾八師。」

佛時頌曰:

「我惟老病死,三界之大患,福盡而命終,氣絕於黃泉,
身爛還為土,魂魄隨因緣;吾用畏是故,學道昇泥洹。」

於是梵志聞佛所說,心開意解,即得道迹,前受五戒,為清信士——不殺,不盜,不婬,不欺,奉孝,不醉——歡喜而去。

佛說八師經

PD-icon.svg 本三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