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出生菩提心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佛說出生菩提心經 隋
譯者:闍那崛多
本作品收錄於:《大正新脩大藏經

參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修大正藏經錄入

佛說出生菩提心經一卷

大隋北印度三藏闍那崛多譯

如是我聞:

一時婆伽婆在王舍城迦蘭陀竹園,與大比丘眾百千人俱,復與無量阿僧祇不可說大菩薩眾所謂十方來集。

爾時王舍大城有婆羅門姓大迦葉,於睡眠中夢見閻浮提內有大蓮華,其華千葉,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微妙最勝七寶所成。於蓮華內見有月輪,彼月輪內又見丈夫,放大光明普照一切,此四天下所有眾生見斯光者,生大歡喜踊躍無量,皆受快樂。

爾時迦葉婆羅門睡覺已,念所夢事心喜生疑:「此何因緣?竟有何事?於先現此未曾有相,昔所未聞,如我夢見?」作是念已,生大歡喜未曾見有,復作如是念:「此有沙門瞿曇,我從他聞六年苦行,降伏魔眾證大菩提,轉妙法輪摧諸外道,為諸智人之所讚歎,聰明善巧知諸事相。我今應往詣彼沙門瞿曇問此夢相。」

爾時迦葉婆羅門,夜既過已,從王舍城往詣迦蘭陀竹園,往到佛所,到已頂禮佛足却住一面。住一面已,如夢所見而向佛說。

時婆羅門具說夢已,爾時世尊告迦葉婆羅門言:「汝善男子!有四種善夢得於勝法。何等為四?所謂於睡眠中夢見蓮華,或見繖蓋,或見月輪,及見佛形。如是見已,應自慶幸我遇勝法。」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若有睡夢見蓮華,及以夢見於繖蓋;或復夢裏見月輪,應當獲得大利益;
若有夢見佛形像,諸相具足莊嚴身,眾生見者應歡喜,念當必作調御人。」

爾時迦葉婆羅門聞此偈已,復白佛言:「世尊!何者是大利,諸眾生等若為能得此利益求菩提道?」

爾時佛告迦葉婆羅門言:「大利者所謂一切智者是其利也。」

時迦葉婆羅門復白佛言:「世尊!所言一切智利者,有何因緣而可得也?」

爾時世尊為迦葉婆羅門而說偈言:

「我今說大利,婆羅門善聽。若有利和合,當作兩足尊。
若作轉輪王,自在四天下,眾生欲作者,須發菩提心。
若作梵天王,於眾得自在,眾生欲作者,須發菩提心。
欲界及色界、無色及上界,眾生欲作者,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若欲作商主,為商主導師,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作大光明,破滅諸黑暗,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滅諸顛倒,及以三有等,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滅諸蓋障,及諸惡法者,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滅於無明,及斷貪愛網,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滅有及愛,及滅垢無垢,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滅於我慢,及色使我慢,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離於貢高,無病、命我慢,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滅老我慢,無常、常住慢,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滅多聞慢,及以持戒慢,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滅蘭若慢,乞食等諸慢,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滅知識慢,愛糞掃衣慢,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滅神通慢,一食以為淨,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滅一切慢、所有有為慢,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當欲供養佛、於先滅度者,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當欲供養佛、所有諸如來,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得轉法輪,世間無能轉,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滅應當滅,當思所多思,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當欲行梵行,初、中、後最上,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攝諸精進,往來諸有中,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說諸行苦,見眾生受苦,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諸法無有我,欲為眾生說,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轉於法輪,欲觸上菩提,須發菩提心。
若有眾生等,欲說寂涅槃,當證勝菩提,須發菩提心。
如是等功德,發心者能得,梵志當聞已,應行菩提道。」

爾時迦葉婆羅門聞此偈已,復白佛言:「世尊!發菩提心者應攝幾許福聚?」

爾時世尊即以偈頌向迦葉婆羅門說如是言:

「若此佛剎諸眾生,令住信心及持戒,如彼最上大福聚,不及道心十六分。
若此佛剎諸眾生,令住信心於法行,如彼最上大福聚,不及道心十六分。
若諸佛剎恒河沙,皆悉造寺求福故,復造諸塔如須彌,不及道心十六分。
若有佛剎如恒沙,皆悉遍施諸七寶,如彼最上大福聚,不及道心十六分。
如鐵圍山高廣大,造塔無量為諸佛,如是求福眾生等,不及道心十六分。
若諸眾生具滿劫,若頭若髆常擔戴,如彼最勝福德聚,不及道心十六分。
如是人等得勝法,若求菩提利眾生,彼等眾生最勝者,此無比類況有上?
是故得聞此諸法,智者常生樂法心,當得無邊大福聚,速得證於無上道。」

爾時迦葉婆羅門復白佛言:「世尊!如是發菩提心者有退轉不?」

是時佛告迦葉婆羅門言:「如是發菩提心者,於解脫中無有退也。但就事別,有三種菩提。何等為三?所謂聲聞菩提、辟支佛菩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大婆羅門!何者是聲聞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不教他發菩提心、不令他住,亦不為說如是經典,不自受持亦不為人廣說其義,亦有親近是富伽羅,而不承事供養所須;若有來者及不來者亦不恭敬,而於彼所不生隨喜,以此因緣心得解脫——婆羅門!——是則名為聲聞菩提。

「復次,何者是辟支佛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自發菩提心,而不教他發菩提心、不令他住,亦不為說如是經典,不自受持亦不廣為他人解說,亦不親近如是富伽羅,而不承事供養所須;若有來者及不來者,亦不恭敬亦不隨喜,以此因緣心證辟支菩提,是故名為辟支佛道。

「復次,何者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自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亦復教他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既令彼住,復為人說如是經典,悉令受持,親近如是富伽羅等,承事供養;若有來者及不來者,亦悉恭敬亦生隨喜,如此解脫自利利他,為多人利益故、為多人安樂故、憐愍世間利益安樂諸天人等故,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也。以何義故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上更無有勝可求,是故名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以偈頌曰:

「自發菩提心,不教他受持,因自心力故,於後般涅槃。
為自利勤劬,不教他受持,是故名沙門,佛子最勝師。
彼發菩提心,教化生歡喜;是故自得道,果報如是知。
自成不成他,諸仙中福田,得名為緣覺,婆羅門當知。
自發菩提心,復脫多眾生,為世作利益,故名佛導師。
成就自利益,復令他解脫,此彼無差別,故名不思議。」

爾時迦葉婆羅門白佛言:「世尊!解脫解脫有差別不?」

佛言:「婆羅門!解脫於解脫無有差別;道於道無有差別;乘於乘而有差別。譬如王路,有象輿者、有馬輿者、有驢輿者,彼等次第行於彼路同至一城。婆羅門!於汝意云何?如是等乘有差別不?」

婆羅門言:「大德世尊!然彼諸乘實有差別。」

佛言:「如是如是。婆羅門!聲聞乘、辟支佛乘、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乘有差別,道與解脫無有差別。婆羅門!譬如恒河,有三種人有從此岸至於彼岸。其初人者,以草為筏倚之而度;第二人者若以皮囊、若以皮船倚之而度;第三人者,造作大船乘之入河,於此船中載百千人。其第三人,復勅長子安置守護如此船舫:『所有眾生來者,汝從此岸度至彼岸,為多人等作利益故。』婆羅門!於意云何?夫彼岸者有差別不?」

婆羅門言:「不也。世尊!」

佛復問言:「婆羅門!於汝意云何?彼乘之乘有差別不?」

婆羅門言:「所乘之乘實有差別。」

佛言:「如是如是。婆羅門!然聲聞乘、辟支佛乘、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乘實有差別。婆羅門!如第一人,依倚草筏從於此岸至於彼岸,獨一無二,聲聞菩提應如是知;第二人者,若倚皮囊及以皮船,從於此岸度至彼岸,辟支佛菩提應如是知;婆羅門!如第三人,成就大船共多人眾,從於此岸至於彼岸,如來菩提應如是知。」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路及解脫無有上,諸乘皆悉有差別;智者如是應挍量,當取最勝最上乘。
諸法教如是,正覺說此言;簡擇諸法已,勝者應當學。」

爾時迦葉婆羅門復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當云何行,云何念住,得至摩訶衍?」

爾時佛告迦葉婆羅門作如是言:「婆羅門!汝聽是義:若諸菩薩摩訶薩如念修行,至摩訶衍。婆羅門!若善男子善女人自發菩提心,亦教他人發菩提心;自樂修行,勸他令修亦令他住,復為解釋如是修多羅義;如是等富伽羅人,不來親近承受接事,當以四攝而攝取之。何等為四?所謂布施、愛語、利益、同事。」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種種大布施,一切所有物,欲攝受他故,菩薩無畏者。
示現引接道,眾生不依來,能以妙善語,數數當安慰。
為自他安樂,彼所生善處,晝夜常隨順,如是眾生等。
不信教令信,破戒令住戒,慳悋令布施,一切巧利益。
教人行菩提,牢固常精進,同於利益事,智者如教行。
如此智慧者,菩薩之導師;智慧所行者,常樂大乘法。
勇猛是最勝,智者應當學,以彼勝法故,最勝到彼岸。」

爾時迦葉婆羅門復以偈頌而白佛言:

「大德示彼行,菩薩諸導師,當學彼所行,得至兩足尊。
為我說彼行,及行行所依,菩提深廣大,慈愍願為說。」

爾時世尊告迦葉婆羅門言:「善哉婆羅門!諸菩薩有三種行。何等為三?所謂天行、梵行、聖行。婆羅門!於中何者名為天行?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慈身業、以慈意業、以慈口業,遍滿東方無量世界慈行充滿;行此遍已,復能善入南、西、北方,四維上下,皆以慈身業、慈意業、慈口業普遍充滿,是名天行。於中何者名為梵行?所謂四無量——何等為四?慈、悲、喜、捨——是名梵行。婆羅門!於中何者名為聖行?所謂三解脫門——何者為三?空、無相、無願——是名聖行。」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勇猛行精進,菩薩之導師,若有具天行,是人樂菩提。
聖行及梵行,是行聖所說,若有修行者,是人得不動。」

爾時迦葉婆羅門復以此偈而白佛言:

「我樂深菩提,今問大導師,此等當來世,如何集諸行?
為後眾生等,故我問世尊,於佛菩提中,我意無分別,
令我發道心,利益眾生故。」

爾時世尊復以偈頌報彼迦葉婆羅門言:

「說此修多羅,令發大菩提,梵志!佛菩提,未曾有分別。
說此修多羅,令發大菩提,能斷一切疑,隨順眾生問。
說此修多羅,令發大菩提,能斷一切疑,稱彼眾生欲。
得聞此經者,彼於未來世,能行大布施,至於檀彼岸。
得聞此經者,彼於未來世,護持戒無缺,至於戒彼岸。
得聞此經者,彼於未來世,行忍為眾生,至於忍彼岸。
得聞此經者,彼於未來世,精進為眾生,至於精進岸。
得聞此經者,彼於未來世,常入諸禪定,至於禪彼岸。
得聞此經者,彼於未來世,為眾求勝智,至於智彼岸。
已曾作供養,憐愍眾生者,得聞此經典,後世到其手。
比丘住蘭若,意欲佛菩提,得聞此經者,於後最先得。
過去數億佛,已持此經典,為利諸菩薩,發起意欲故。
若有婆羅門,欲樂佛菩提,彼時得信已,是經至其手。
我見彼眾生,悉知彼所行;亦知彼名字,我見悉無礙。
一切頗具說,恐迷未來人;懼彼起諸過,是故少分說。」

爾時迦葉婆羅門復以此偈而白佛言:

「大德此善持,令生廣大意,此世大丈夫,不久我當作。
過去及未來,導師之所說,為彼生善利,故住於菩提。」

爾時世尊復以偈報婆羅門言:

「彼等住此智,為誰之所說?已知彼心行,我今當記彼。
所聞此經者,今現在我前,彼等於後世,此經當現前。
若有諸女人,抄寫此經典,此經當在手,能生大菩提。
我於先已說,比丘樂蘭若,手得此經典,於後當現前。
比丘聞此經,悲泣而雨淚:『我先作何業,今世得此利?
我於如是經,未曾善思惟,我已得受記,何業獲此果?
我昔婆羅門,依於比丘活,時比丘放逸,說此修多羅。
梵志於彼聞,時至而乞食,泣淚已行出,是時心作願。
我於修多羅、鈔義及文字,後世作證明,亦復作擁護。』
以彼善業果,於後後末世,得此修多羅,執持在其手。
彼時有比丘,悲泣淚滿目,當時作懺悔,後得此經法。
於先業滅盡,彼時有相現,於其睡夢中,得此修多羅。
生死諸流轉,欺誑大恐怖,斯由阿彌陀,願力如是果。
破戒諸比丘,為他所輕賤,如是多諸過,流轉大恐怖。
如是多諸惡,由得聞此經,當至彼邊際,於後常顯曜。」

爾時迦葉婆羅門復以此偈而白佛言:

「此大修多羅,令發大道心,為我及未來,分別廣宣說。」

爾時世尊復以偈告迦葉種姓婆羅門言:

「未來諸音聲,乃至我所說,此是廣經典,是故汝當知。
說此大經典,此當作《阿含》,當作祕密藏,聲聞所修學。
此處之所說,及餘得道者,此是諸經母,梵志如此知。
彼時諸比丘!
於我滅度後,《雜》及《長阿含》,復名《中阿含》,彼時有《阿含》,具數名《增一》;
復說雜經典,篋藏聲聞說,復當作毘尼,亦作阿毘曇;
或於三篋藏,得名諸比丘!
八萬有四千,法聚我已說,一切從此出,名為最勝經。
於此說聲聞,及說獨一覺,諸智之根本,不思議經典。
世間之所有,三界未現者,諸福之根本,由發菩提心。
施、戒等功德,忍辱、精進行,禪定勝功德,此經中善說;
智慧勝功德,解脫忍寂滅,一切皆示現,此經中善說;
苦、集及以道、寂滅於此現,諸法皆佛法,此經之所說;
說諸苦無常,亦說無我法,說寂靜涅槃,在此修多羅。
此處說聲聞,所住諸因緣,大乘此經典,攝受一切法。
諸法甚廣大,在於菩提心,此為最勝典,普說修多羅。
現前見諸佛,及為彼說法,當時現前聞,斯由此經典。
三界諸眾生,少有聞此經,聞已生愛樂,為求佛乘故。」

爾時迦葉婆羅門復白佛言:「希有世尊!若諸眾生無有智慧,若聞如是無上無邊——乃至如是等眾生當無有智慧——若如是等無邊無上修多羅聞已,不能於此法中不生堅固樂欲。大德世尊!有何因緣既有如是妙法,然彼眾生而當虛過也?」

爾時佛告彼婆羅門言:「此三千大千世界,有百俱致(凡言俱致者,隋數千萬)諸魔宮殿,彼一一魔有俱致數魔眾眷屬圍繞彼諸魔輩,常勤方便欲滅此經,作種種因緣,因彼因緣隨所在處作諸障礙。所以者何?若以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眾生,皆悉得於阿羅漢果;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此修多羅已,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婆羅門!以是因緣,令俱致數諸魔勤求方便欲滅此經,所以者何?婆羅門!此修多羅是一切諸法種性根本,以是義故,俱致諸魔勤求方便欲滅此經。」

爾時佛告婆羅門:「今有修多羅,名曰『破魔眾會』。汝等受持讀誦,即得破彼魔天眾會。婆羅門!譬如日輪既出現時,能滅一切幽冥黑暗。如是如是,婆羅門!說破魔眾會修多羅時,一切諸魔隱沒不現。婆羅門!何者名為破魔眾會修多羅?」爾時世尊即說陀羅尼曰:

「多(上)緻他(一)阿[少/兔]謩大那(上)(二)菩提三摩陀波那多(三)伏哆(四)紆伏哆(五)怛怛羅伏哆(六)尼興(蜎蠅反)伽魔(七)波羅破(八)多羅破(九)哆噓(十)哆隆(洛中反)伽磨伽魔那(十一)毘唎磨(十二)磨素磨(十三)(上聲)履婆伽磨(十四)毘達囉魔(十五)大囉麴磨(十六)阿邏彌邏(十七)伊迦叉邏那喻(十八)

「婆羅門!此陀羅尼是。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世尊同說此破魔眾會修多羅。婆羅門!說此破魔眾會修多羅時,一切魔宮皆悉震、動、大動、搖、大搖,一切諸魔各各從彼本座顛倒墮落,不能語言。所以者何?彼等常為多人作不利益,常為多人作苦惱事,令失利益,以是事故,現得如是恐怖果報。如佛世尊常與一切眾生樂故,乃至慈、悲、喜、捨,是故令彼諸波旬等皆生恐怖。婆羅門!若復有人當能轉此發菩提修多羅者,於彼人所無有障礙,若諸天、龍、夜叉,若人非人,若魔、魔子、若魔眷屬,若水、火、刀杖,若惡行者,若諸惡獸,若身所惱、若意所苦,而有受者無有是處。何以故?彼善男子善女人常為多人作利益事安樂故、常為多人作憐愍故、為諸天人等作覆護故,彼等諸善男子善女人慈行力故,應如是知。婆羅門!彼善男子善女人,不作身惡行、不作口惡行、不作意惡行故,彼等諸苦事不逼其身,亦不逼心。婆羅門!此因緣故能滅一切苦。」

爾時世尊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魔勤於此經,當欲壞滅之,是故此經典,調御今為說。
令魔悉迷亂,叢聚坐戰慄,相視不能言,此惡行果報。
恐怖眾生故,常懷作惡心,顛倒而墮落,是故得現報。
慈悲和合者,喜心有所說,平等說法時,惡心意悉散。
降伏諸魔王,及散魔軍眾,夜叉諸鬼等,自然皆墮落。
彼力杖不害,水、火不漂、然,言說呪詛毒,不能有傷害。
逼身及逼心,彼等不曾有,常當所作誓,身口如是住。
閉塞諸惡道,遠離一切難,諸魔悉摧滅,為說此經故。
一切法巧智,若欲度彼岸,須聞此經典,聞已即能學。
若能學此經,無畏諸菩薩,最上覺菩提,是向菩提句。」

佛說此經時,迦葉婆羅門及諸大會眾,乾闥婆、天人、阿修羅等,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出生菩提心經

PD-icon.svg 本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