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琉球錄 (蕭崇業)/卷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使琉球錄
卷首
自序 琉球過海圖
詔勅 諭祭文
諭祭祈海神文 諭祭報海神文
作者:蕭崇業
卷上

自序[编辑]

萬暦癸酉冬、中山王世子尚永以繼立請。故事、遣給事中一人、行人一人之其國封焉。有司者故他慮、迺往復勘覈。遷延迄丙子秋、余以次當忝信使、大行則謝君副之。或惴余曰、『蹈海、至危機也。往航者、食不能捉匕。爾奈何獨嘗以無貲之驅耶。其去「知命」也者、誠遠矣』。余曰、『否。否。夫人起家續食、則通塞分。出世馳年、則修短異。要之命也。有理焉、而以乘船危竦我、是黭死而後已。至於成敗利鈍、非臣之明所能逆暏也。烈哉忠言、與全驅、保妻子者、蓋異日談矣。夫學者始居約時、氣勃勃籠霄、好稱引曩喆以高自標置。即古之尊行嵬伐卓犖軼絶者、儗可伯仲之而不慙。迺如翕訿逋蕩、饕詖奊詬之夫*、輒腐心切齒恨借尚方之劍、壹何偉也。茲幸離疏釋蹻而仕已、大率値取爭受贏、臨務爭就佚、有非常則蚓縮鼃跧、不敢信寸趾爭後。反益巵詞*詭故、掾飾枝蔓以文其奸、是遵何徳哉。蓋由碌碌小己、徒見利害重、見綱常輕耳。夫先聖「思義授命」之訓、章徹並麗典謨、學士大夫童而習之、無人我如此、而漢臣出師矢志之辭、抗邁明勁、昭昭乎掲日月而行於世又如此。儻口其文迺行眎枘之比於枘鑿、則昔所標置之謂何。第亡論人臣致身之義、本植諸天性、而君恩隆右、即覆載何能名状。藉令得其當而捐糜以報萬分一、尤理所不怵也。矧區區蹈海顧欲以難焉而避之、則頃所稱爭贏、爭佚、爭後者、祗自道耳、將君子之無所醜也、固若此乎』。

於是余與謝君遂以皇上頒制詔之日、薫沐陛辭、同拜文綺、酒飯之賜、乘傳而往。凡居閩、居中山、總之四稔近已。其間跋渉之囏、風濤之戹、雖勢或不無、然莫非臣子職分所宜任者、以彼其念尚弗可萌之於心。若復喋喋然恣險説以駴聽聞、是猶未免矜孤勩於君父前曰、『今日我上也、無亦重有大咎矣』。則余詎敢哉。

使琉球、舊有録。紀勝圖流、規舟秩則、較前録稍益増、茲不具述。余特著人臣奉使之役、在理當勇以赴之。且海上無甚險、以傳信於後之忠義者云。 萬暦七年十一月、欽差戸科左給事中臨安蕭崇業謹序。

蕭崇業曰、圖海、猶之繪天也。豈易得其肖哉。即善丹青者、鮮不龜手矣。第水路必用針、亦古人指南之法、此圖似不可少云。

於戲。觀於海者難爲水、遊於聖人之門者難爲言。昔聞其語、今睹其然矣*。夫惟水善下、故能成其海。人善虚、故能成其聖。海何所不有、聖人何所不容。知海則知聖人矣。昔者、河伯聞若説而適適然驚、規規然自失也、豈非以出崖涘而後可以語大理乎。是故明此以養徳、則恢廓靈明、藏納媺懿、不可極也。明此以酬物、則變化濶廣、淵涵權妙、不可闚也。明此以禔身、則離世超俗、潔裏粹表、不可滓也。明此以𨕣逆、則威武無懼、禍患無恐、動作當務與時周旋、不可縛也。信乎。聖人之道、所以其大如海、而溝澮無本之學、惡足以究滄溟之量哉。余嘗臆爲之説曰、孔子乘桴浮於海、蓋欲審察道體、考驗學術、祖述憲章之志不遂、而思以上律下襲也者、意義誠深遠焉。故謂子路無所取裁、良有以耳。此殆可與馳域外之議者道耶。

詔勅[编辑]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朕受天明命、君臨萬方。薄海内外、罔不來享、延賞錫慶、恩禮攸同。惟爾琉球國、遠處海濱、恪遵聲教、世脩職貢、足稱守禮之邦。國王尚元、紹序膺封、臣節深謹*、茲焉薨逝、悼切朕衷。念其侯度有常、王封當繼。其世子永、徳惟象賢、惠能得衆、宜承國統、永建外藩。特遣正使戸科左給事中蕭崇業、副使行人司行人謝杰、齎詔往封、為琉球國中山王、仍賜以皮弁冠服等物。凡國中官僚、耆舊、尚其協心翼贊、畢力匡扶、懋猷勿替于承先、執禮益虔於事上、綏茲有衆、同我太平、則亦惟爾海邦無疆之休。故茲詔示、咸宜知悉。

萬暦四年(鈐「皇帝之寳」印)九月初九日。

皇帝勅諭琉球國故中山王尚元世子尚永、惟爾先世守此海邦、代受王封、克承忠順。迨於爾父元、畏天事大、益用小心、誠節懋彰、寵恩洊被。遽焉薨逝、良用悼傷。爾爲冢嗣、克濟厥美、羣情既附、宜紹爵封。茲特遣正使戸科左給事中蕭崇業、副使行人司行人謝杰、齎勅諭封爾爲琉球國中山王、並賜爾及妃冠服、綵幣等物。爾宜恪守王章、遵述先志、秉禮循義、奠境安民、庶幾彰朕無外之仁、以永保爾有終之譽。欽哉。故諭。

頒賜國王、

紗帽一頂(展角全)、
金廂犀束帶一條、
常服羅一套、
大紅織金胸背麒麟圓領一件、
青褡一件、
緑貼裏一件、
皮弁冠服一副、
七旒皂皺紗皮弁冠一頂(旒珠金事件全)、
玉圭一枝(袋全)、
五章絹地紗皮弁服一套、
大紅素皮弁服一件、
素白中單一件、
纁色素前後裳一件、
纁色素蔽膝一件(玉鈎全)、
纁色粧花錦綬一件(金鈎玉玎璫全)、
紅白素大帶一條、
大紅素紵絲舄一雙(襪全)、
丹礬紅平羅銷金夾包袱四條、
紵絲二疋、
黒緑花一疋、
深青素一疋、
羅二疋、
黒緑一疋、
青素一疋、
白氁絲布十疋
   妃
紵絲二疋、
黒緑花一疋、
深青素一疋、
羅二疋、
黒緑一疋、
青素一疋、
白氁絲布十疋。

萬暦四年(鈐「廣運之寳」印)九月初九日。

按甲午、辛酉年並該國歴世所藏詔勅、其詞旨大略與今相同、故不重出。


諭祭文[编辑]

維萬暦七年歳次己卯囗月囗囗朔囗囗日、皇帝遣正使戸科左給事中蕭崇業、副使行人司行人謝杰、諭祭琉球國中山王尚元。文曰、惟王早膺封爵、嗣守海邦、順天事上、誠敬不渝、宜臻壽年、以享富貴。胡爲一疾、遽爾告終。訃音來聞、良爲悼惜。特茲遣祭、庶克歆承。

祭品

牛一隻、 猪一口、
羊一羫、 饅頭五分、
枌湯五分、 蜂糖糕一盤、
象眼糕一盤、高頂茶食一盤、
響糖五箇、 酥餠酥𩜦各四箇、
纒碗五箇、 降眞香一炷、
燭一對(重一斤)、 焚祝紙一百張、
酒二瓶。

  蕭崇業曰、大哉王言、世之所共宗也。九圍之内、冠帶之倫得天子一字之褒、則必緹䌌十重、謹藏諸篋笥、以貽子孫世珍。亡論細民、即搢紳士大夫亦難概顯其親。使無以韋布老、王言之及、蓋殊尤矣。矧影末波餘、如外服者乎。琉球僻居海嶠之中、與魋結羣醜正等耳。然繼世而王者、率馳請闕下、以爲常典。於是主上並遣侍從之臣往封之、其禮數可埓於重藩。生榮死哀、備極霅煜、而宸章藻翰、世世有加焉。豈不偉哉。豈不偉哉。

諭祭祈海神文[编辑]

皇帝遣正使戸科左給事中蕭崇業、副使行人司行人謝杰、諭祭广石廟海神曰、茲者遣使海邦、遠頒封詔、舟航利渉、實頼神庥。爰命使臣、虔祈靈貺、神其歆佑、俾克安寧。謹告。

諭祭報海神文[编辑]

皇帝遣正使戸科左給事中蕭崇業、副使行人司行人謝杰、諭祭广石廟海神曰、曩者遣使海邦、遠頒封詔、頼神之貺、來往無虞。爰命使臣虔修報謝、惟神鑒歆。謹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