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全華北的重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1]

  我们的国家现在已到了一个十分严重的时期,不能不平心静气的考虑我们所处的局势,然后决定我们应该采取的步骤。我们所处的局势是这样的:第一,整个的中日问题,我国政府在这时候决无解决的能力,也没有解决的办法。此时的解决,无疑的,就等于放弃东北四省,承认满洲伪国,这都是全国民众所不许的,也都是政府在道义上,在责任上所不能接受的。第二,现在的战事已由热河榆关进到长城以南,不但北平天津有陷溜的危险,连整个的华北都有被侵吞的可能。喜峰口与古北口两处我国军人的奋勇抵抗,南天门的八日八夜的血战,都是全国人与世界同声赞叹的。但现在长城以南已无险可守了。我们的最精良的军队的血肉牺牲,终不能长久支持敌人的最新式武器的摧残,终不能撑持这个无险可守而时时刻刻有腹心之患的大局:这也是我们都不能否认的。

  在这个局势之下,我们不能不承认两点:

  第一,整个的中日问题此时无法解决。

  第二,华北的危机目前必须应付。

  怎样应付这平津与华北的问题,这一点上至少有两种根本不同的主张。一种主张是准备牺牲平津,准备牺牲华北,步步抵抗,决不作任何局部的妥协,虽有绝大的糜烂,亦所不恤。还有一种主张是暂时谋局部的华北停战,先保全华北,减轻国家损失。现在北平的军分会与华北政务委员会大概是主张这第二种办法的,所以从五月廿二夜以来,有停战谈判的进行。

  我个人是赞成这第二个主张的。此时华北军政当局所进行的停战谈判,因为没有正式的记载与报告,我们至今还不知道详细的内容。但我观察今日的形势,深觉得华北停战是一种不得已的救急办法,我们应该可以谅解,同时应该监督政府,使他不得逾越局部救济的范围,不可因谋局部的保全而放弃整个问题的奋斗。

  我所以主张华北停战,有几层理由:

  第一,我认为这是为国家减轻损失。我不信失地绝对不能收复,但我深信此时单靠中国的兵力不能收复失地。这十八个月的经验是失一地便丢一地,失一城便丢一城,失一省便丢一省。敌人的野心无穷,而我们的疆土有限;即使敌人不能久占华北,而我们决不应该不顾虑到敌人占据华北来威胁中央,来做承认东北热河新局势的代价。我们看了最近几十天之中两次的滦东大奔溃,看了长城南面各县人民的流离痛苦,我们深感觉政府在此时不能不为国家人民谋怎样减低损失的方法。到了华北又成了第二热河,那就太迟了。所以我们说,如果此时的停战办法可以保全平津与华北,这就是为国家减轻了一桩绝大的损失,是我们应该谅解的。

  在这一期的本刊里有徐旭生先生从西安来的信,其中有一段是反对华北任何停战的协定或默契的,他说:

  像上海那样的停战协定,我们虽然未见得怎么样反对,可是如果现在有人再草那样的协定,或定同样性质的默契,那我们一定是坚决反对!因为上海协定,无论怎么样,敌人总算把我们的地方退出去了;我们虽受巨大的损失而未得赔偿,可是敌人也没有得着我们的什么。至于现在,敌人能将我们的东四省退出来一尺一寸么?无论协定,无论默契,那是不是就算承认我们对于我们的东四省没有说话的余地了?

  旭生先生这段话的论理,我不大能领会。我看不出上海停战和华北停战有多大的不同。如有不同,只是华北的停战比上海停战更为迫切,更为需要。旭生先生说:“上海协定,无论怎么样敌人总算把我们的地方退出去了;我们虽受巨大的损失而未得赔偿,可是敌人也没有得着我们的什么。”如果这几句话可以辩护上海的停战,那么,我们也可以说:华北停战的目的,至少应该做到(一)使敌人退出已占据的河北各县,(二)使他们不能再在华北“得着我们的什么”,(三)使国家人民在土地与生命财产上不致受更“巨大的损失”。华北停战虽不能使敌人将东四省退出一尺一寸,至少他应该使他们不得在东四省以外多占一尺一寸的土地。这不是放弃我们对我们的东四省说话的余地:这正是要留我们对东四省说话的地位。倘使整个华北也沦陷了,我们对东四省更没有说话的地位了!

  第二,我们必须充分明白平津与华北是不可抛弃的。现今许多短见的人,住在东南的都会里,看着平津华北好像不很关心,有些人至今还相信平津华北是可以糜烂牺牲而决不应该委曲求全的。这种见解是绝对错误的。我们必须充分认识:(一)华北是中国的重要富源,是供给全国工业原料与动力的主要区域:“冀鲁晋豫四省占有全中国百分之五十六的煤矿储量,也可算是世界煤矿最富的区域。”(二)中国已成的铁路的绝大部分都在华北。(三)天津的关税收入在全国各口占第二位。(四)北平天津是整个北方的文化中心,尤其是北平。六七百年来,北方的文化所以还能维持着一个不太低的程度,全靠有个北京做个政治与文化的中心,在那里集中着不少的学者才人,从那里放射出来不少的文化的影响。近年政治中心虽已经南迁,但北平的文化学术机关则继续发展,设备格外丰富,人才格外集中,成绩也格外进步。北平在教育上的影响,一面远被西北,一面远被东北(民国初年至今,北京各大学的学生总数中,东北各省占第一第二的地位),实在是北方的唯一的教育中心。而在北平学术研究上的地位则不但影响全中国,并且引起世界各国的注意与承认(参观本期翁咏霓先生的《中国的学术中心就此完了么?》)。如果我们让北平沦陷于敌人之手,如果我们坐视这个文化学术中心的摧毁,那么,将来整个北方的文化事业恐怕只有全盘让给日本外务省的东方文化事业部来包办了!

  这些话本来都是人人应该知道的;我说这些话也不是说投鼠应该忌器,不是说因为平津与华北的重要就应该牺牲国家民族的整个利益而谋局部的幸存。我只是要说:华北是应该守而勿失的,如还有可以保全的方法,我们应该尽心力去保全他。如能保全华北而不至于签东北四省的卖身契,我们应该赞成这种办法。万一政府尽心尝试了这种保全华北的和平努力,而结果终不能不使平津糜烂或华北沦亡,在那种形势之下,政府才算是尽了他的责任,他的失败或许可以得华北人民与全国人民的谅解。

  第三,平津与华北的保全在国际上的意义是避免战事的扩大而不可收拾。现在还有一些短见的人以为中日冲突越扩大越好,越扩大越有办法,所以平津的占领与华北的糜烂都是值得的。他们妄想这样扩大可以引起世界的注意,可以引起国际的干涉或制裁。这种见解是错误的。现在欧美各国都用全力去对付他们最切身的几个大问题(经济问题,军缩问题,欧洲和平问题),在这几个问题没有解决之前,他们决不会有余力来应付远东的问题。国联的小国会员国的心理也许希望中日事件扩大到列强不能不制裁的地步,但我们知道在这时候远东事件无论扩大到如何程度,几个有实力的国家决不会因此用武力来干涉日本。世界大战也许终免不了,但现在决不是世界大战起来的时机。我们试看苏俄在北满受了日本多少的威胁,然而苏俄应付的方法只是节节避免正面的冲突,甚至于不惜抛弃新复交的中国人民的同情而提议出售中东路!与日本利害冲突最直接的苏俄,加上日本军人的种种有意挑衅,还不能不努力避免对日作战,这不是应该可以使我们深省的教训吗?苏俄之外,在远东有利害关系的自然要算英国了。稍知英国政情的人,都可以明白英国决不会因她在华北的利益有被日本侵占的危险而出来向日本作战。民十四五年,南方的排英运动几乎毁了香港,而英国坚持镇静;民十六年武汉政府夺回汉口的英租界,而英国不报复;河南的军人党部直接毁了中原公司,间接毁了英人的福中公司,而英国镇静如故。九一八以后,北宁铁路的西段成了伪国的奉山铁路,英国人也只有微温的外交的抗议而已。华北的英国利益,最大的莫如开滦煤矿与天津的英租界;证以最近六七年来的历史,我们可以预料英国在今日决不会为了保护此种事业准备向日本作战。英国如此,别国更不用说了。

  我说这番话,并不是说日本可以横行无忌而不至于受世界的制裁。我深信日本的行动若不悛改,这个世界为了整个世界的安全,必有联合起来共同制裁日本的一日。但今日决非其时;今日即有世界大战起来,我们也决不能利用。何况纵观全世界物质与心理的状态,我们决不能妄想世界各国为我们出多大的死力。(天津一家英国报纸曾问:国联若真执行盟约第十六条的经济制裁,中国能和日本完全断绝经济关系吗?)我们可以断言,现时几个有实力的国家(国联内的英法,国联外的美俄)无不希望我们能做到对日问题的一个暂时的段落。上海的停战是一个段落,今日华北的停战又是一个段落。军事做到一个段落即是使敌人的暴力暂时无用武之地。暴力无用武之地,然后敌人国内的和平势力可以渐渐抬头,而国外的正谊制裁也可以有从容施展的机会。战事延长,局势扩大,则军人的势力可以无限的伸张,国中舆论决不敢与军人背驰,而一切国际制裁也决不能发生丝毫的效力。

  以上说我个人赞成保全华北的理由。

  最后,我要说一句忠告此间军政当局的话。此次停战的谈判,有何不可告人?何必这样秘密?更岂可因登记实事而封禁报馆?当局越秘密,谣言越多,猜疑越多,人心越不安定,奸人越容易施展其鬼蜮的煽动。所以我们要求当局随时将谈判的实际情形用负责的态度发表出来,使全国的人可以共同讨论。政治家在国家吃紧的关头虽然不必全听高调的舆论的指使,但舆论到底是政府的后盾,舆论调子之高正可以使政治家的还价不致太吃亏辱国:这是负责的政治家所不可不知的。

  1933,5,29

  (原载1933年6月4日《独立评论》第52、53号合订本)

  1. 编者按:此文前登有一《胡适启事》:“我定于六月十八日在上海起程赴美国,从本周起,《独立评论》的编辑事务由蒋廷黻先生负责担任。一切稿件均请直寄北平清华大学蒋廷黻先生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