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生要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保生要錄
作者:蒲虔貫
本作品收錄於《正統道藏

[编辑]

嘗聞松有千歲之固,雪無一時之堅。若植松於腐壤,不期月而必蠹;藏雪於陰山,雖累年而不消。違其性則堅者脆,順其理則促者延,物情既爾,人理豈殊!然則,所謂調攝之術者,又可忽乎!臣竊覽前人所撰保生之書,往往拘忌太多,節目大繁,行者難之。在於崇貴,尤不易為。臣少也多病,留心養生,研究即久,編次云就,其術簡易,乘閒可行。先欲固其正氣,次欲調其肢體。至于衣服居處,藥餌之方,蔬果禽魚之性,有益者必錄,無補者不書。古方有誤者重明,俗用或乖者必正,目之曰《保生要錄》。雖無裨於聞道,粗有資於衛生,冒昧上獻,伏深戰灼。蒲虔貫謹序

保生要錄[编辑]

司議郎蒲虔貫撰

養神氣門[编辑]

嵇叔夜云:服藥求汗,或有弗獲。愧情一集,渙然流離。明情發於中而形於外,則知喜怒哀樂寧不傷人。故心不撓者神不疲,神不疲則黑不亂,氣不亂則身泰壽延矣。

調肢體門[编辑]

養生者,形要小勞,無至大疲。故水流則清,滯則污。養生之人,欲血脈常行,如水之流。坐不欲至倦,行不欲至勞,頻行不已,然宜稍緩,即是小勞之術也。故手足欲時其屈伸,兩臂欲左挽右挽如挽弓法,或兩手雙拓如拓石法,或雙拳築空,或手臂左右前後輕擺,或頭項左右顧,或腰胯左右轉,時俯時仰,或兩手相捉,細細捩如洗手法,或兩手掌相摩令熱,掩目摩面,事閒隨意為之,各十數過而已。每日頻行,必身輕、目明、筋節血脈調暢,飲食易消,無所擁滯。體中小不佳快,為之即解。舊導引方太煩,崇貴之人不易為也。今此術不擇時節,亦無度數,乘閑便作,而見效且速。

夫人夜臥,欲自以手摩四肢胸腹十數過,名曰乾浴。臥欲側而曲膝,益氣力。常時濁唾則吐,清津則嚥。常以舌拄上腭,聚清津而嚥之,潤五藏,悅肌膚,令人長壽不老。《黃庭經》曰:口為玉池太和宫,嗽嚥靈液災不干。又日:閉口屈舌食胎津,使我遂煉獲飛仙。頻叩齒令齒牢,又辟惡。夫人春時、暑月,欲得晚眠早起,秋欲早眠早起、冬欲早眠晏起。早不宜在鷄嗚前,晚不宜在日出後。熱時欲舒暢,寒月欲收密。此合四氣之宜,保身益壽之道也。

論衣服門[编辑]

臣聞衣服厚薄,欲得隨時合度。是以暑月不可全薄,寒時不可極溫。盛熱能著單,熟衣外熟帳,或腰腹膝經已來覆被,極宜人。冬月綿衣莫令甚厚,寒則頻添重數,如此則令人不驟寒驟熱也。故寒時而熱則臧,臧則不傷於溫,熱時而寒則加,加則不傷於寒。寒熱若時妄自脫著,則傷於寒熱矣。寒欲漸著,熱欲漸脫。腰腹下至足經欲得常溫,胸上至頭欲得稍凍。凍不至凍,溫不至燥。衣為汗濕,即時易之。黛衣火氣未歇,不可便著。夫寒熱平和,形神恬靜,疾疹不生,壽年自永。

論飲食門[编辑]

飲食者,所以資養人之血氣。血則榮華形體,氣則衛護四肢。精華者,為髓、為精,其次者,為肌、為肉。常時不可待極饑而方食,候極飽而徹僎,常欲如饑中飽,飽中饑。青牛道士云:人欲先饑而後食,先渴而後飲,不欲強食、強飲故也。又不欲先進熱食而隨餐冷物,必冷熱相攻而為患。凡食,先熱食,次溫食,方可少餐冷食也。凡食,太熱則傷骨,太冷則傷筋;雖熱不得灼唇,雖玲不可凍齒。凡食,溫勝冷,少勝多,熟勝生,淡勝鹹。凡食,熱汗出勿洗面,令人失顏色,面上如蟲行。食飽沐髮作頭風。凡所好之物,不可偏耽,偏耽則傷而生疾。所惡之味,不可全棄,全棄則藏黑不均。如全不食苦則心黑虛,全不食鹹則腎黑弱是也。是以天有五行,人有五藏,食有五味。故肝法木,心法火,脾法土,肺法金,腎法水。酸納肝,苦納心,甘納脾,辛納肺,鹹納腎。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制土,土制水,水制火,火制金,金制木。故四時無多食所王并所制之味,皆能傷所王之藏也。宜食相生之味,助王黑也。王藏不傷,王氣增益,飲食合度,寒溫得宜,則諸疾不生,遐齡自永矣。

論居處門[编辑]

《傳》曰:土厚水深,居之不疾。故人居處,隨其方所,皆欲土厚水深。土欲堅潤而黃,水欲甘美而澄。常居之室,極令周密,勿有細隙致風氣得入,久居善中人。風者,天地之氣也,能生成萬物,亦能損人。初入勝理之間,漸至肌膚之內,內傳經脈,達于藏腑。傳變既廣,為患則深,故古人云避風如避矢。盛暑久坐兩頭通屋,大招風,夾道尤甚。盛暑不可露臥,凡臥,自立春後至立秋前,欲束其首。立秋後至立春前,欲西其首。常枕藥枕,勝於寶玉,寶玉大冷傷腦。其枕、藥性大熱,則熱氣衝上;大冷,又冷氣傷腦,唯用理風平凍者,乃為得宜。

藥枕方[编辑]

久枕,治頭風,目眩,腦重,玲疼,眼暗,鼻塞,兼辟邪。

蔓刻子八分甘菊花八分細辛六分昊白芷六分白木四分芍蓊六分通草八分防風八分葉本六分羚羊角八分犀角八分石上萬蒲八分黑豆五合,揀擇,授令冷

右件藥細銼,去碎末,相拌令勻,以生絹囊盛之。欲達其氣,次用碧羅袋重盛,縫之如枕樣,納藥,直令緊實,置在合子中。其合形亦如枕,納藥囊,令出合子唇一寸半已來。欲枕時,揭去合蓋,不枕即蓋之,使藥黑不散,枕之日久,漸樣,更入藥,以實之,或添黑豆令如初。三五月後藥氣歇則換之,初枕旬日或一月,耳中微嗚,是藥抽風之驗。

論藥食門[编辑]

辨服金石[编辑]

金石之藥,有可服不可服之理。欲究養生之術,須窮藥石之由。今假設問辭,用明至理。

或問曰:夫金石之藥,埋之不腐,煮之不爛,用能固氣,可以延年。草木之藥,未免腐爛之患,焉有固駐之功?

答曰:夫金石之藥,其性慄悍,而無津液,人之盛壯,服且無益,若及其衰弱,毒則發焉。夫壯年則氣盛而滑利,盛則能制石,滑則能行石,故不發也。及其衰弱,則榮衛氣澀,澀則不能行石,弱則不能制石,石無所制,而行者留積,故為人大患也。欲益而損,何固駐之有哉。

問曰:亦有未虛而石發者乎?

答曰:憂患在心而不能宣,則榮衛澀滯而不行,石勢結積而不散,隨其積聚發諸癱瘡。又有服石之人,倚石勢而縱佚遊,石勢既行,乃作強中之病。不曉者,以為奇效,精液焦枯,猛熱遂作,洞釜加爨,罕不焦然。

問曰:金石之為害若此,農皇何以標之於《本經》?

答曰:太虛積冷之人,不妨暫服,疾愈而止,則無害矣。

又問:前云石勢慄悍,藏衰則發。今先虛而服石者,豈能制其勢力乎!且未見其有害何也?

答曰:初服之時,石勢永積,又乘虛冷之甚,故不發也。以此觀之,當太虛積冷之時,暫可服餌。若久長防患,則不如草木之藥焉。

又問:草木自不能久,豈能固人哉夕答曰:服之不倦,勢力相摟,積年之後,必獲大益。夫攻療之藥,以疾差而見功;固駐之方,覺體安而是效。形神既寧,則壽命自永矣。

果類[编辑]

蓮實粉主補中,養神,益氣力,除百疾。久服輕身延年。

取蓮實,八月就他皮黑者,去皮、心,曝乾,搗、篩為粉。早以酒或白粥調之。不宜與地黃同食。蓮實嫩時,生食動氣,為粉益人。

栗子粉,主厚腸胃,補腎氣。取栗子曝乾,令皮自拆,去皮,薄切,又曝令極乾,搗為粉。如蓮粉法食之。凡食栗子,生食動蟲、發氣,熟食亦發脹,皆不及曝令半乾,衣中近肌肉煖而食之,其益人。

葡萄作漿,雖是常術,且補益功優。主筋骨濕痺,益氣力肥健。久服輕身,不老延年。

葡萄熟時,先於根底著羊肉汁、米坩汁各一斗,如是經宿揀熟者摘之,納新白瓶中令滿稍實,密封百日漿,自然成漿,去滓,飲之味過醇酣,甚益人。

榴梨漿治風熱,昏悶煩躁。

青梨大者二十顆石榴十顆淡竹瀝三升

右搗榴、梨,捩取自然汁,澄濾,拌竹瀝。一服五合,日三服。梨極大,方用二十顆,小者三十顆。

穀并菜類[编辑]

胡麻,主腸中虛贏,補五內,益氣力,長肌肉,服明目,填髓腦,堅筋骨,去虛熱。一名巨勝。四稜為胡麻云:八穀巨勝。陶弘景云:八穀之中,唯此為良。又云甘,在米豆部,此正是烏麻也。今時所用巨勝,莖莢雖小類麻,而葉子大極,味苦,其性甚冷。夫味苦不可入米穀,性冷不可為補益。其葉又與麻不同,陰暗則低,日烈則起,此當別是一物,非巨勝、胡麻也。今俗但用,不覺其非。正當用烏油麻,味甘。而莢有四稜者為胡麻,八稜者日巨勝,正合《本經》,不當用味苦而冷者也。

肉類[编辑]

段䍽羊,丈夫食之損陽,女人食之絕陰。北羊中有角者是。

羊髓,補虛損。腦髓,食不益人。

鹿肉,溫。補中,強五藏,益氣力。壺居士云:鹿性警烈,多食良草,處必山崗,產必潤澤。故可饗神者,以其潔故也。食良草有九物,鹿蔥,鹿藥,白蒿,水芹,甘草,山蒼,葛葉並根,齊頭蒿、薺危。鹿常食此。九草,性能解毒,治風,壓丹石。服附子多食鹿肉,附子少力也。五月忌食之,茸不可近鼻。

獐肉,溫。補五藏。八月至十一月食勝羊肉,十二月已後動風、發黑,不堪食。

鰻黧魚,性溫。主五痔,殺諸蟲,補陽氣。食三五度,腰腎間百病自差。五色者,兼理婦人帶脈百病。碎切,去骨,以五味調肉,羊腸中繫兩頭,炙之候玲,然後切食。

鷄,雌而黃者性溫。主虛渴、數溺、泄利,補五藏,益氣力。黑者,治風。

圓魚,平,補。去骨節間諸壅熱黑。五六月不宜食。有人以鱉甲作散,五六月間感陰濕黑,忽化為小鱉。

猪無筋,鷄無髓,藥食多絀之。

䳺,性平,補。不宜合菌食之。酥煎良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