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的英、日談判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日本驻英大使吉田茂和英国外交大臣艾顿,在英王加冕的前一周,曾有关于英日关系的几次谈判,据说其中有一部分是关系中国的。所以中国政府和民间议论都很注意这些谈判,并且很有些人表示深刻的疑虑。

  据最近伦敦传来的英国官方消息,艾顿外长在议会答复质问时曾郑重声明英国政府并无赞成恢复在中国的“势力范围”之意。昨日中央社的伦敦电也说:

  英国官场对于一部分中国报纸所表示英日谈话或将成立一种谅解而危及中国利益之惶惧,认为完全无据。至于英国或可赞成恢复在华势力范围之说,亦被视为笑谈,盖以此种举动将使1926年前外相张伯伦发表宣言后及英政府首席经济顾问李滋罗斯奉命游华后英国对华政策全部趋向为之破坏也。且英国全体人民亦决不许英国对华态度有此变更。……

  依我们的观察,艾顿外长的声明虽然有空泛之嫌,不能完全消释我们的疑虑,然而英国政府十年来的政策确有一个明显的倾向,这个倾向在最近一年的有力舆论中更为明显,就是期望中国造成一个有力量能独立的国家。我们依常识判断,英国政府在这个时候不会有足以引起中国人民疑忌英国的行为。所以对于伦敦传来否认英日有危害中国利益的谅解的官方消息,我们是愿意信为可靠的。

  进一步观察,我们可以指出,这一次的英日谈话据说是日本方面发动的。如果日本这回真在伦敦提出了关于中国的问题来和英国讨论,这在日本方面已可以算是一大变态了。这六年以来,日本的军部政客总是强悍的不愿意任何国家参预中国问题。狂妄的军人,仰承军人意旨的政客报纸,天天攻击他们所谓中国的“以夷制夷”“欧美依存”政策。在他们的心目中,中国久已是日本的俎上之肉,瓮中之鳖,只可以由他们自己任意宰割吞嚼,绝不容许中国人敲锣喊救,也绝不容许任何欧美国家过问中国问题。但这种态度是中国人不承认的,也是别的国家不理会的。这一次日本的驻英大使在伦敦发动谈话,如果真谈到了日英对华问题,无论其中内容如何,结果如何,至少可以说是日本外交的一个大转变了。

  5月10日,日本政府举行了一次检讨对华外交的三省会议,与会的是外务,陆军,海军三省。据那晚的日本报纸的记载,会议的结论大要有三条:(1)关于中日关系的调整,此后应依照平等互惠或互让之原则进行;(2)“关于外传中国外交当局拟提倡创立太平洋区域之集体安全制一事,日本必采取完全拒绝的态度”;(3)关于恢复日英对华问题的妥协,三相会议认为应保持英国的密切关系,并尊重彼此现有的地位(中央社10日东京电大意)。这种报纸记载如有几分可信,我们看这第三条,可以知道日本在伦敦的谈话大概曾提出“尊重彼此现有的地位”的原则来,所以外间有恢复势力范围的传说。

  但我们最感觉趣味的还是那第二条。我们就不知道我们的外交当局在什么时候曾有“太平洋区域之集体安全制”的提议。如果我们政府有这种拟议,我们当然十分赞成。如果日本抱着“完全拒绝”集体安全制的态度去和艾顿谈对华的妥协或合作,我们相信伦敦的英日谈判是不会有结果的。日本的政治家应该明白,用“尊重彼此现有的地位”去和英国商量对中国的妥协,那是“分赃”,那是“以夷制华”的分赃,那是中国政府和人民都不能承认的。这种法决不能解决中日问题,也不能解决中日英问题,更不能解决太平洋的整个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只有一条大路,那就是由太平洋上的国家,中国,日本,苏俄,英国(和他的太平洋上的自治领),美国,平等的,积极的参加一个集体安全制,共同的商讨解决太平洋各国彼此之间不能单独解决的困难问题。

  廿六,五,十六夜

  (原载1937年5月23日《独立评论》第2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