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竹温台神道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元代竹温台神道碑
又名:大元敕赐故中顺大夫诸色人匠都总管府达鲁花赤竹君之碑
作者:揭俱斯 巎巎 尚师简 元朝
1338年于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
1921年(民国十年)在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乌丹镇南7公里的乌兰板村发现该碑,后遗失。2022年7月15日,翁牛特旗博物馆对外发布,该旗在施工中挖掘出一块元代碑刻,经鉴定为竹温台神道碑。


大元敕賜故中順大夫、諸色人匠都總管府達魯花赤,竹君之碑

翰林待制、奉邑大夫、兼國史院編修官臣,揭俱斯,奉敕撰

奎章閣大學士、資善大夫、知經筵事臣,巎巎,奉敕書

奎章閣待書學士、中奉大夫、同知經筵事臣,尚師簡,奉敕篆額


國族有諱竹温台者,為魯國大長公主媵臣,事魯王淳不刺,甚愛幸,遂冒魯王族雍吉刺氏,家全寧,今為全寧人。父曰野旃,有德行,舉其部以父事之。公善牧養,畜馬牛羊累鉅萬。既擇其地,必謹其人,其順之若隨,其視之若遺,而不亂其指麾,以羣以孽,而己若不知,而賞罰是宜。常曰:“使吾得其民治之,亦猶是也。”及事魯王,魯王以其才可大用,一府中亦交稱其賢,數欲獻之,上覆念府中去是人,緩急無可使者,遂奏為管領,隨路打捕鷹房、諸色人匠等户錢糧都總管府副達魯花赤與階朝列大夫,尋進中順大夫,以為達魯花赤。居府中十餘年,財貨無悖入,亦無濫出,歲節財用五十餘萬緡。公室以富,民生以遂,猶恨不能盡其才。至治三年三月十日,年四十二歲,卒於京師之仁壽裏。府中如失其弟兄,境內之民如失其父母。後日葬城西南五里歡喜嶺之麓。


今太皇太后,魯國大長公主之女也。其歸文宗,文宗問竹温台有後否,曰有,有子曰撤而吉思鑑,今若干年矣。遂求以充媵臣。以其父賢必有賢子也,及即位,置宮相都總管府,以為副總管,入宿衞。今皇帝尤愛之,詔樹碑其父之墓,以旌其賢,以勸於後,而以文命臣傒斯。


臣竊謂我朝以仁愛立心,以廣大制國,故能臣妾天下,號令八方。凡在國人,出一言,施一政,不待問學,亦動與古聖賢合,天運之所在,如此,若公平生尚義而好施,飢而待其食,寒而待其衣,長而待其婚嫁,沒而待其喪葬者,誠不知其幾。以公之志,復假之年,使得守封疆,立廊廟,當何如也?而竟止此。然夫人阿答而氏,以盛年而失其所天,能玉雪自守,以保其節。子撒而吉思鑑,以弱齡而失其所怙,能奮勵自克,以善其繼,致使天子賢其父以及其子,因其子以追其父,廣褒賢之典,賜述德之碑,與元勳世臣等,不亦盛哉。


記公平生所被錫賚:

大德三年,裕聖太后賜白金為兩二百有五十,瓊玉束帶一;

至大元年,武宗賜大珠首飾一副,白金五十兩,褚幣二千五百緡,玉杯一;

皇慶元年,魯國大長公主割賜濟寧堯河分地五十頃,及金玉器各一,上及後賜褚幣二千五百緡,對衣材廿,元聖太后踢黃金五十兩,白金二百五十兩,對衣材二十;

至治初,英宗賜褚幣五萬緡,對衣材十;

天曆初,上及後賜褚幣十萬緡,子男一人,撒而吉思鑑受知,文宗特授奉宸庫提點,歷尚功署令,進直省舍人,進宮相副總管,累階奉訓大夫。



天地至大,萬物至眾。生之不齊,各致其用。

馬不使耕,牛不使乘。椅桐琴瑟,松柏棟盈。

用大而小,君子之悄。用小而大,君子之戒。

公如騏驥,不隨駑駘。公如松柏,施之桷榱。

以屈知己,以就任使。而誰為之,豈曰天子。

生不盡用,沒有餘榮。子孝孫賢,茲石永徵。


明歲次戊寅,至元四年,五月吉日建


PD-icon.svg 本元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