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演義/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元史演義
◀上一回 第十一回 西夏主獻女乞和 蒙古軍入關耀武 下一回▶


  卻說成吉思汗即位後,大封功臣,除兄弟封王外,以木華黎為首功,博爾朮次之,封他為左右萬戶;其餘諸將,按功給賞,共九十五人,各封千戶。又因術撤帶臨敵敢先,得平汪罕、乃蠻兩大部,特命他世統兀魯兀四千人,又賞他一個特別的禁臠。看官!你道這禁臠是什麼東西?就是前回說起的汪罕女子亦巴合。亦巴合自被擄後,曾為成吉思汗的側室,至是不知什麼緣故,賜與術撤帶。相傳亦巴合出帳時,成吉思汗曾語她道:「我不是嫌你無性行,無顏色,亦不曾說你身體不潔,不過因術撤帶從征有功,所以將你賜他。」亦巴合嘿然趨出,成吉思汗命將奩資家產,一律帶去,只留下一隻金杯,做為紀念。自是亦巴合與術撤帶遂做長久夫妻了。或說成吉思汗得一惡夢,以亦巴合為不祥,所以撥給,小子終不敢妄斷,只就事敘事罷了。想是亦巴合不善房術之故。

  封賞既畢,再宰牛殺馬,大饗群臣。飲至半酣,成吉思汗問木華黎等道:「人生世上,何事算為最樂?」木華黎道:「蕩平世界,統一乾坤,這是人生第一樂事。」成吉思汗道:「是的,但尚知其一,不知其二。」博爾朮道:「臂名鷹,控駿騎,御華服,乘著暮春天氣,出獵曠野,這也是人生樂事呢。」成吉思汗不答。博爾忽道:「鷹鸇在天空搏擊飛禽,憑騎仰觀,倒也是人生一樂。」成吉思汗仍是不答,忽必來道:「圍獵的時候,眾獸驚突,瞧著很是一樂。」成吉思汗搖頭道:「你等所說,統不及木華黎的志願,但我與木華黎有同處,亦有異處。」群臣道:「願聞主子的樂事!」成吉思汗道:「人生至樂,莫如殺滅仇敵,似摧枯木,奪他的駿馬,得他的財物,並把他妻女掠了回來,教他伴著寢室,這是最快樂的事情!」實是一個強盜思想,不知老天何故佑他?言畢,掀髯大笑。

  嗣復語木華黎、博爾朮道:「平定朔漠,實是汝等功勞。我與汝等,譬如車有轅,身有臂,汝等宜善體我心,始終勿替方好!」木華黎遂進規取中原的計議。成吉思汗點首道:「規畫中原,須仗著你呢!」木華黎道:「先圖西夏,次圖金,再次圖宋,逐漸進行,總有成功的日子哩!」名論不刊。成吉思汗道:「就從西夏開手罷!」政策既定,舉酒盡歡。看官記著,是年歲次丙寅,即為成吉思汗即位之元年,歷史上就稱為元太祖元年。蒙古人以寅年肖虎,稱為虎兒年,點醒眉目。這且按下。

  且說西夏建國,源流甚遠,始祖拓跋思恭,乃朔方党項部後裔。唐末黃巢作亂,拓跋思恭入援,以功封夏國公,賜姓李,世稱夏州,就在蒙古南境。傳至元昊,拓地漸廣,僭號稱帝,定都興慶,有雄兵五十萬,屢寇宋邊。金興以後,西夏漸衰,且屢有內亂,當李仁孝嗣位時,奸臣擅權,國勢岌岌,幸虧金世宗發兵扶助,削平亂事,國乃不亡,只以後專為金屬。仁孝歿後,子純祐嗣,仁孝從弟李安全篡位自主,國中又復不靖。適成吉思汗混一蒙古,有志南下,於是氣息奄奄的西夏國,遂首當其衝了。敘明西夏始末,為致亡之因。成吉思汗本擬即日發兵,因初登大位,不免有一番經營,如築宮室,設堡寨,定官制,正陛儀,統是創始舉行,不是一月兩月,可辦就的。光陰易過,又是一年,擬整頓軍馬,南攻西夏,俄聞吐麻部作亂,乃命博爾忽率兵往討。吐麻部在額爾齊斯河附近,係屬蒙古東北境。從前成吉思汗族人豁兒赤,自小作伴,嘗語成吉思汗道:「你若得做大汗,我要在你的部屬內,揀美女三十人,作為妻妾,你休忘懷!」此次成吉思汗果然登位,便命他在降服百姓中,挑選婦女三十個,以踐前言。前言原是要踐,但以三十人為妻,未免不端。

  豁兒赤奉命而行,訪得美貌女子,以吐麻部為最多,遂令吐麻部人忽都合別乞,到部中去選美女。誰知部民不肯服從,竟將他拿住,送與部酋。適值部酋都剌莎合兒病重去世,由其妻孛脫灰塔兒渾代為管轄,當下將忽都合別乞拘住。豁兒赤聞報,自然去報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即遣博爾忽率兵西征。博爾忽藐視吐麻部,行軍時不曾戒備,將到吐麻部,日色已晚,便在林深徑雜處,扎住營寨。夜間忽起伏兵,竟將博爾忽軍衝散,博爾忽措手不及,被吐麻部人殺死。四傑中死了一個。

  警報傳達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怒氣勃勃,便欲自行往討。木華黎、博爾朮齊聲諫阻,別薦都魯伯為大將,引兵再發。都魯伯懲著前轍,自然格外小心,他在博爾忽殉難地方,設著空營,虛張旗幟,自己卻領了健卒,由間道繞入吐麻部。那吐麻部內的女酋,聞知博爾忽殺死,喜得什麼相似,在帳中擺著筵席,與眾飲酒。想是再嫁的預兆。正在興高采烈的時候,突被那都魯伯軍一擁而入,大家嚇得魂飛天外,連躲避都來不及,個個束手就縛。女酋孛脫灰塔兒渾逃入帳後潛藏,正遇那忽都合別乞,由都魯伯軍放出,導入搜尋,四面一瞧,已被窺著,當由忽都合別乞把女酋牽出,攔腰一抱,大踏步去了。得趣。此外如帳外的百姓,統由都魯伯軍一並拿住,驅至斡難河。成吉思汗遂命豁兒赤就擄來的婦女中,挑了三十人,輪流伴宿。夜夜換新人,豁兒赤不怕死麼?只女酋孛脫灰塔兒渾賞給了忽都合別乞,忽都合自然稱心,女酋亦不得已相從,總算是怨女曠夫,各得其所了。總算成吉思惠澤。

  於是往攻西夏,連拔數城。會聞西北吉里吉思荒原,有二部遣使通好,一部名伊德爾訥呼,一部名阿勒達爾,皆與乃蠻部接壤,因乃蠻被滅,是以通誠。成吉思汗領兵歸國,接見來使。二使獻上名鷹,並白騸馬、黑貂鼠等,成吉思汗大悅,慇懃款待,遣令去訖。是時成吉思汗已有數女,長女火真別姬,曾議配鮮昆子禿撒哈,見第八回。嗣因婚議未諧,別適亦乞剌思人孛徒。次女名扯扯乾,年已長成,因忽都阿別乞先來歸附,有子名脫亦列赤,令他與次女作配,算作報酬。三女名阿勒海別姬,許字汪古部酋的姪兒鎮國。這三女中,要算阿勒海別姬最稱明慧,至遣嫁後,鎮國多得其助,毋庸細表。

  兔兒年過去,龍兒蛇兒年順次相繼,成吉思汗威名,震耀西域,回疆的畏兀兒部,亦通使輸誠。《元史》稱畏兀兒為輝和爾。成吉思汗遣使答好,並徵他貢獻方物。畏兀兒部酋亦都護,遂收集金珠緞匹,差使臣阿惕乞剌黑等隨來謁見,且向成吉思汗道:「咱們聽得皇帝的聲名,如雲淨見日,冰消見水一般,好生喜歡了。若蒙皇帝恩賜,許做藩屬,我部主情願拜為義兒,始終效力!」成吉思汗道:「你主既肯歸我,我願收他做第五個義兒罷。我還有一個好女兒,給他為妻,叫他快來謁我!」阿惕乞剌黑等奉命去後,亦都護果然親來,成吉思汗便命將庶出女子阿勒敦,許給亦都護。亦都護也不推辭,只說於回國後,差人來迎,至亦都護歸去,杳無音信。看官道是何故?乃因亦都護正室,懷著妒忌,不令迎娶,所以蹉跎過去,至窩闊台嗣位,亦都護的正妻已死,方完結嫁娶的事情。人家的婦女硬奪來做妻妾。自己的女兒偏要給人家作妻妾,我正不解其意?

  這且擱下不提。且說成吉思汗既收服畏兀兒部,遂一心一力的去攻西夏。夏主李安全,不得不發兵抵敵,令長子做了元帥,部將高令公做了副手,率兵拒守烏梁海城。蒙古兵一到城下,高令公出城迎戰,不到數合,已被蒙古兵活捉了去,餘眾敗入城中。怎禁得敵軍猛攻,晝夜不絕,嚇得李安全的兒子,屁滾尿流,乘夜開了後門,抱頭竄去。還有一個西壁氏,係西夏太傅,走遲了一步,又被蒙古軍生擒去了。蒙古軍奪了烏梁海城,進攻克夷門,如入無人之境。夏將明威令公不管死活,居然帶了兵馬,前來攔阻,一仗鏖戰,復被拿去。虎頭上抓癢。嗣是無人敢當,竟由蒙古軍長驅直入,圍攻夏都。李安全惶急得很,一面遣使至金邦乞援,一面召集全國人馬,守著城池。蒙古軍攻了數次,因城頗堅固,急切不能下,成吉思汗想了一策,命掘壞河防,將城外的河水,灌入城中。不意堤防一潰,大水奔流,城中未曾漂沒,城外先已泛濫,成吉思汗只得撤圍,別遣文臣額特入都招諭。李安全待援未至,不得已與他議款,並把親生愛女察合,獻與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得了美女,便命她侍寢,枕席之間,歡愛非常,乃暫准西夏和議,撤兵而還。美人計大有用處。

  李安全遷怒金人,出師攻金邦的葭州,被金將慶山奴所敗,遂北訴蒙古,慫慂伐金。名謂安全,好搆兵釁,是謂名不副實。成吉思汗正擬南略,得了此信,遂練兵豢馬,造箭製盾,指日興師南下。可巧金使到來,說是新君嗣位,特來頒敕,成吉思汗道:「新君是何人?」金使道:「就是衛王永濟。」成吉思汗道:「我道中原皇帝,是天上人做的,似這般庸碌人物,也想做著皇帝,真正怪極!」金使道:「你曾受大金封爵,今日頒敕到此,理應竭誠拜受,怎麼說出這般話來?」成吉思為招討官,見前第六回。成吉思汗怒道:「我宗親俺巴該汗,被你金人活活處死,我正思發兵報仇,你反要我拜受詔敕,忘八混帳,快與我滾出去罷!」俺巴該事見前第二回。金使怏怏去訖。原來金主永濟,是熙宗亶的姪兒,金主亶亦見第二回。其間經過三傳,廢帝亮,世宗雍,章宗璟。始由永濟嗣立。他本沒有甚麼威望,從前成吉思獻金歲幣,曾至靜州,與永濟相見,因永濟孱弱得很,向存輕視,至是聞他嗣位,料他無能為力,不由得笑罵起來。

  至金使去訖,遂乘著秋高馬肥的時候,率著長子朮赤、《元史》作卓齊特。次子察合台、《元史》作察罕台。三子窩闊台,《元史》作諤格德依。統兵數萬,祭旗出發。前隊由哲別領著,將到烏沙堡,聞報金將通吉遷、嘉努、完顏和碩亦率兵到來。哲別兼程前進,掩入金營,金將不及設備,紛然潰散,哲別遂拔了烏沙堡,遣人至後隊報捷。成吉思汗聞前鋒得勝,也急趨而至,會同前隊軍馬,逕攻金國西京。守將胡沙虎,硬支持了七日,率麾下突圍東走,被蒙古兵大殺一陣,傷亡無數。成吉思汗遂取了西京及撫州,復遣他三子分兵略地,把金邦所有的西北諸州,陸續攻下。

  金主永濟,聞胡沙虎敗還,別遣招討使完顏糾堅,監軍完顏鄂諾勒等,帶著四十萬大軍,出屯野狐嶺,防禦成吉思汗。這野狐嶺係西北要隘,勢甚高峻,雁飛過此,遇風輒墮,俗稱此嶺隔天,只十八里。金兵就此駐紮,本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形勢,只完顏糾堅,恰仗著一點氣力,硬要與蒙古軍對壘。麾下有將名明安,進諫道:「蒙古勢盛,銳不可當,不如屯兵固守,休與他開戰!」完顏糾堅道:「我奉命退敵,如何不戰!」明安道:「既欲開仗,宜速進兵至撫州,攻他不備。」完顏糾堅道:「我有馬兵二十萬,步兵二十萬,堂堂正正,與他廝殺一場,免他再來滋擾!」彷彿春秋時的宋襄公。言畢,叱退明安。俄報蒙古兵已到嶺西,復叫明安進見,令他詰責蒙古,何故興兵犯界?迂腐極了。明安趨出,即馳至蒙古營中,入見成吉思汗,自稱願降,把金軍虛實,詳細上陳。成吉思汗便率領精銳,乘夜進擊。那時完顏糾堅,尚眼巴巴待著明安回信,不防蒙古兵已經殺到,迅雷不及掩耳,憑你帶著四十萬大兵,簡直是沒人中用;況且日落天昏,連自己的軍馬都分辨不清,接仗的人,自相屠戮,逃走的人,自相踐踏,蒙古兵趁勢亂殺,鬧到天明,已是積屍滿野,金兵一個兒都不見了。完顏糾堅固自取其咎,明安為虎作倀,罪更難辭。

  成吉思汗乘勝馳追,到了宣德州,一鼓而下,復遣前鋒哲別,去奪居庸關。這關憑山建築,是一座天險。哲別到了關下,相度形勢,望見山路崎嶇,整守完固,倒也不敢輕意,先猛攻了一陣,不損分毫,他卻拔寨退去。守將還道他力怯,出兵追襲,誰知半途遇伏,殺得大敗回來。及到關前,見關上已插著蒙古旗幟,頓時逃的逃,降的降,看官不必細問,便可曉得是哲別的詭計了。一語表明,省卻無數筆墨。

  哲別既得了居庸關,遂迎成吉思汗入關駐紮。成吉思汗又進兵中都,沿途殺戮甚慘。既到都下,金主永濟大恐,欲南徙汴都,虧得衛兵誓死決戰,出城鏖鬥,戰了一日一夜,竟把蒙古兵殺退。成吉思汗乃回駐居庸關,是年已是羊兒年了。元太祖六年。居關數旬,因天已隆冬,免不得人馬疲乏,遂留兵守關,自率三子等旋國,再圖後舉。

  越年為猴兒年,金降將耶律留哥,故遼人。糾集故遼遺眾占踞遼東州郡,自稱都元帥,遣使歸附蒙古。成吉思汗命居廣寧,坐伺金釁。到了夏季,得著軍報,金主永濟被弒,改立升王珣,成吉思汗大喜道:「這是天假機緣,不可坐失哩。」原來金主被弒的逆臣,就是西京失守的胡沙虎。自胡沙虎敗還,金主把他革職,放歸田里,尋復召為右副元帥,整日馳獵,金主遣使詰責。他便挾嫌倡亂,逼金主永濟出宮,把他酖死,另立升王珣。於是成吉思汗復分兵三道,浩浩蕩蕩,殺奔金都。

  金左副元帥高琪,拒戰失利,蒙古兵進薄中都。胡沙虎方染足疾,乘車督戰。金衛卒本有些能耐,更兼胡沙虎嚴厲異常,自然格外奮勇,爭先殺敵。蒙古兵雖是厲害,卻被他殺死多人,退至十里下寨。翌日,胡沙虎又擬出戰,召高琪兵不至,遂矯詔去殺高琪,不料高琪反率兵進來,圍住胡沙虎居宅。胡沙虎逾垣欲走,衣襟被牆角牽住,墜地傷股,由高琪兵突入,亂刀斲死。為弒主者鑒。高琪取胡沙虎首,詣闕待罪。金主珣下詔特赦,並宣佈胡沙虎罪狀,追奪官階,所有兵士,都歸高琪統帶,固守都城。成吉思汗也不去力攻,只遣兵分略東南,所至郡邑皆下,凡破金九十餘郡,兩河山東數千里,屍骸累累,雞犬為墟。慘不忍聞。

  蒙古兵將擬再攻中都,成吉思汗不從。只遣使告金主道:「汝山東、河北郡縣,盡為我有,汝只有一個燕京,難道我不能踏平麼!但天既弱汝,我復迫汝,未免助天為虐,汝能感我仁慈,速發金泉犒軍,我亦當歸去了!」金主珣猶豫未決,右丞完顏承暉道:「天佑蒙兒,不若與他議和,待他回軍,再圖補救。」金主珣乃遣承暉乞和,成吉思汗道:「金珠財帛,我軍已夠用了,只你主應有子女,何不遣來侍我。」故態復萌。承暉唯唯聽命,返報金主珣。沒奈何將故主永濟的女兒,飾為公主,送與成吉思汗;又將金帛童男女各五百,馬三千匹,作為犒勞費;再命完顏承暉送蒙古軍出居庸關。小子有詩詠道:

    一成一敗本無常,弱國求和總可傷!

    帝女作奴男作僕,空勞稗史記興亡。

  欲知成吉思汗後事,請至下回再閱。

  成吉思汗之野心,無非欲多得金帛,多得子女而已!而迫之規取中原者,實出是木華黎。是木華黎之大志,實出成吉思上。乃天偏令成吉思為主,木華黎為臣,無怪老子謂天道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也!西夏方衰,金邦又弱,成吉思汗乘機而起,本即可滅夏亡金,乃以獻女之故,俱允和議,是其所耽耽逐逐者,尤在美婦人,天亦何苦令強暴之徒,蹧蹋若干婦女耶!讀此回,令人疑憤交集,幾欲向天閽而一問之!

◀上一回 下一回▶
元史演義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