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演義/2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元史演義
◀上一回 第二十二回 漁色徇財計臣致亂 表忠流血信國成仁 下一回▶


  卻說元將張弘範,既破厓山,置酒大會,邀文天祥入座,語他道:「汝國已亡,丞相忠孝已盡,若能把事宋的誠心,改作事元,難道不好作太平宰相麼!」天祥流涕道:「國亡不能救,做人臣的死有餘辜,況敢貪生事敵麼!天祥不敢聞命!」弘範也稱他忠義,遣使送天祥赴燕,弘範亦率軍北還。只有一個西僧楊璉真珈,曾掌教江南,借了元兵勢力,到處姦淫婦女,並發掘宋朝陵寢,及大臣墳墓,凡一百餘所,陵墓裡面的金玉,盡行掠取,不必說了,他還想將諸陵屍骨,與牛馬枯骼,聚作一堆,作為鎮南浮屠。虧得會稽人唐珏,目不忍睹,典鬻借貸,湊得百金,陰召諸惡少飲酒,席間泣語道:「你我皆宋人,坐看陵骨暴露何以為情?我擬竊取陵骨,易以他骨,望諸君助我臂力!」諸惡少許諾,乃於夜間易取陵骨,邀與唐珏。珏已造石函六具,刻紀年一字為號,隨號收殯,瘞葬蘭亭山後;又移宋故宮冬青樹,植立冢上,作為標識,後人才曉得宋帝遺骸,不與畜類為伍,這也可謂宋祖有靈了。皇帝屍骸,幾儕牛馬,後世梟雄,何苦再作皇帝夢耶!

  張弘範北還後,未幾病卒,此外開國功臣,或亦因百戰身疲,相繼謝世。還有一位賢德皇后,也於滅宋後兩年,抱病而終。後弘吉剌氏係德薛禪的孫女,父名按陳,從前太祖後孛兒帖,與按陳為姊弟行。太宗時,曾賜號按陳為國舅,封王爵,令統弘吉剌部,且約生女為後,生男尚公主,世世不絕,所以有元一代的皇后,多出自弘吉剌氏。世祖後天性明敏,曉暢事機,宋帝顯被虜,入朝燕都,宮廷皆歡賀,惟後不樂,世祖道:「我今平江南,從此不用兵甲,眾人皆喜,爾何為獨無歡容!」後跪奏道:「從古無千年不敗的國家,我子孫若能倖免,方為可賀!」世祖默然,又嘗把南宋珍寶,聚置殿廷,令後遍視,後一覽即去。世祖徐問所欲,後復答道:「宋祖歷年積蓄,留與子孫,子孫不能守,為我朝有,難道我忍私取嗎?」是時宋太后全氏至京,不服水土,後嘗代她乞奏,遣回江南。世祖不允,且語道:「你等婦人,沒有遠慮,今日若遣她南歸,倘或浮言一動,反令我沒法保全,倒不如留她在此,時加存恤,令她安養便罷。」後聞言,格外厚待全太后。

  此外如婉言進諫,隨時匡正,恰非小子所能盡述。

  自后歿後,繼后係故后從姪女,仍是弘吉剌氏,雖史家也稱她賢德,究竟不及故后;且因世祖年邁,輒預聞朝政,未免貽誚司晨。世祖待遇繼后,亦不及從前的愛敬,所以採選民女,時有所聞,又嘗遊幸上都,托詞避暑,其實是縱情聲色,借此圖歡。上都就是開平府,世祖稱燕京為中都,所以號開平為上都。上都裡面,舊有妃嬪等人,未曾南徙。蒙古以往的陋俗,做阿弟的可收兄妻,做兒子的可烝父妾,就是淫奔苟合,易妻掠婦的事情,也是數見不鮮,很少顧忌。這元世祖粗豪豁達,哪裡願作柳下惠,魯男子,看了前朝的妃嬪,多半年輕守孀,寂寂寡歡,樂得與之解悶,做一個風流天子。這妃嬪們見主子多情,難免順水使舟,迎雲作雨,還管甚麼名分不名分,節烈不節烈,所以羊車望幸,百轉柔腸,麀聚為歡,五倫廢置。古人說得好,上行下必效!元世祖既這般同樂,那皇親國戚,中間,自有不肖之徒,怎麼不相率效尤,上烝下淫,習成風氣!民間有姦淫等情,有司也不欲過問,且聞於歲首元宵,縱民為非,淫瀆宸極,穢瀆閨門,自古以來,也是罕見呢!始謀不臧,奚怪子孫。

  還有一樁連帶的關係,好色的人主,大率好財。世祖在位三年,就用了回人阿合馬專理財賦。阿合馬竭智盡能,想出了兩條計策:一條是冶鐵;一條是榷鹽。從前河南鈞徐等州,俱有鐵礦,官吏隨鐵多寡,作為稅額。阿合馬欲大興鼓鑄,遂括民三千,日夕採冶,每歲輸鐵,定要他一百三萬七十斤,不准短少。於是冶鐵的民工,無論曾否如額,只好照數補足,這叫作整頓鐵冶的效果。河東素多鹽池,小民越境私販,價值較廉,競相買食,以此官鹽滯銷,歲課短絀,每年止七千五百兩。阿合馬請歲增五千兩,不問諸色兵民,皆要出稅,這叫作增加鹽課的效果。名為理財,實是硬派,且恐貪吏中飽尚是不少,歷代財政,多蹈此弊,可歎!

  世祖稱他為能,遂擢為平章政事。阿合馬得勢益橫,竟欲罷御史台及諸道提刑司,還是廉希憲面折廷爭,方才罷議,嗣復添立江南榷官,什麼榷茶運司,什麼轉運鹽使司,什麼宣課提舉司,多至五百餘人,大半是阿合馬的爪牙。他的子姪,不做參政,就做尚書,惱了廷臣崔斌,把他參奏一本,說他設官害民,一門悉處要津,有虧公道。世祖雖略加採納,裁並冗吏,奈始終寵任阿合馬,不以為罪。尋遷斌為江淮行省左丞,阿合馬遂乘機報復,遣使清算江淮錢穀,捏稱左丞崔斌,與平章阿里伯、右丞燕鐵木兒,私自勾結,盜取官糧四十萬,及擅易命官八百餘員,應命官查勘治罪。世祖准奏,令都事劉正往驗,查無實證,參政張澍等,奉旨再往,迎合阿合馬微意,竟將崔斌等鍛鍊成獄,置諸死刑。

  皇太子真金一作精吉木。素懷仁孝,聞崔斌等已定死罪,方食投箸,急遣快足止住,已是不及。於是遠近咸憤,民怨沸騰,益都千戶王著,密鑄大錘,與妖人高和尚謀,擬擊殺阿合馬。適皇太子從帝赴上都,留阿合馬守燕京,著遂遣二僧至中書詐稱太子還都作佛事。被禁衛高觿、張九思盤詰,倉卒失對,遂將二僧拘訊,尚未得供,不意樞密副使張易,又受了偽太子命,率兵至東宮。高觿問他來意,易與附耳道:「太子有敕,速誅左相阿合馬。」這語一傳,弄得各人似信非信,不得不遣使出迎。王著令黨人冒稱太子,見一個,殺一個,奪馬馳入建德門。時已二鼓,至東宮前,傳呼百官,阿合馬揚鞭而來,被王著手下的黨羽,推墜馬下,責他欺君害民,立出銅錘,擊他腦袋,甫一下,即腦漿迸出,仆地死了。民脂民膏,吸得太多,所以叫他迸出。又殺死中書郝鎮,拘執右丞張惠。頓時禁中大鬧,秩序紊亂。高觿、張九思開門呼道:「這是賊人倡亂,哪裡是真皇太子?」便叱衛士速捕亂黨。留守布敦,持梃擊倒偽太子,亂黨遂奔,被擒數十名。高和尚逃去,惟著挺身請囚。高觿等亟遣報上都,世祖聞報,立命和爾郭斯馳歸討逆,拿住高和尚及張易與王著,皆棄市。著臨刑大呼道:「王著為天下除害,今日雖死,他日必令人紀念,我死也值得了!」王著雖自稱除害,然矯令擅殺,不為無罪。

  亂已定,世祖已返燕都,還道阿合馬等冤死,擬加撫恤。樞密副使孛羅一作博羅。歷陳阿合馬罪狀,方大怒道:「該殺!該殺!只難為了王著。」復命剖棺戮屍,縱犬拖食,人民聚觀,無不稱快。阿合馬家產,籍沒充公,復逮其子忽辛一作湖遜。至。忽辛時為江淮右丞,既被逮,敕廷臣雜問,忽辛歷指道:「汝等曾受我家錢財,怎麼問我?」嗣至參知政事張雄飛,先問忽辛道:「我曾受過你家錢財否?」忽辛答稱沒有,雄飛道:「如此說來,我應當問你!」遂審實忽辛的罪名,正法伏辜。世祖復聞郝鎮黨惡,亦令戮屍。還有右丞耿仁,與郝鎮同罪,下獄論死。其餘奸黨,一律罷黜,並汰冗官七百十四人,罷官署二百餘所,內外總算一清。

  世祖乃加意求治,遣都實一作篤什。窮探河源,命郭守敬定授時歷,焚毀道書,創始海運,詔諸路歲舉儒吏,蠲免燕南、河北、山東逋賦。招衍聖公孔洙,為國子祭酒,提舉浙東學校,統是一時美政,傳播人口。

  忽有閩僧上言,報稱土星犯帝座,防有內變。世祖本尊崇僧侶,曾拜拔思巴為帝師,皈依釋教。至是聞閩僧告變,自不免迷信起來。且因平宋以後,江南多盜,漳州民陳桂龍及兄子陳弔眼,起兵據高安砦。建寧路總管黃華,叛據崇安、浦城等縣,自號頭陀軍,稱宋祥興年號,福州民林天成,也揭竿相應。又有廣州民林桂方、趙良鈐等,擁眾萬餘,號羅平國,稱延康年號。雖經諸路元帥,剿撫兼施,或殺或降,然大勢尚未平定。各處小丑未為小害,故隨筆略過。自閩僧告變後,復聞有中山狂人,自稱宋主,有眾千人,欲取丞相。京城亦得匿名揭帖,內言某日燒蓑城葦,率兩翼兵起事,定卜成功,願丞相無憂等語!先是帝顯被虜,至燕京,降封瀛國公,令與宋宗室大臣,寓居蓑城葦。既得揭帖,乃將蓑城葦撤去,遷瀛國公及宋宗室至上都。疑丞相為文天祥,有旨召見。

  天祥初入燕,至樞密院,見使相孛羅。孛羅欲使拜,天祥長揖不屈,仰首自言道:「天下事,有興有廢,自帝王以及將相,滅亡誅戮,何代沒有?天祥今日,願求早死!」孛羅道:「汝謂有興有廢,試問從盤古至今,有幾帝幾王?」天祥道:「一部十七史,從何處說起?我今日非應考博學鴻詞,何必泛論?」孛羅道:「汝不肯說興廢事,倒也罷了,但汝既奉了主命,把宗廟土地與人,何故復逃?」天祥道:「奉國與人,是謂賣國,賣國的人,只知求榮,還願逃去麼?我前除宰相不拜,奉使軍前,即被拘執,已而賊臣獻國,國亡當死;但因度宗二子,猶在浙東,老母亦尚在粤,是以忍死奔歸!」侃侃而談,純是忠孝。孛羅道:「棄德祐嗣君,德祐係帝顯年號。別立二王,好算得忠麼?」天祥道:「古人有言,『社稷為重,君為輕。』我別立君主,無非為社稷計算!從懷、愍而北,非忠,從元帝為忠;從徽、欽而北,非忠,從高宗為忠。」孛羅幾不能答。忽又道:「晉元帝、宋高宗,皆有所受命,你立二王,並非正道,莫不是圖篡不成?」天祥大聲道:「景炎帝昰年號。乃度宗長子,德祐親兄,難道是不正麼?德祐去位,景炎乃立,難道是圖篡麼?陳丞相承太皇命,奉二王出宮,難道是無所受命麼?」說得孛羅面赤頰紅,變羞成怒道:「你立二王,究有何功?」遁辭知其所窮。天祥道:「立君所以存宗社,存一日,盡臣子一日的責任,管甚麼有功無功?」孛羅復道:「既知無功,何必再立?」天祥亦憤憤道:「汝亦有君主,汝亦有父母,譬如父母有疾,明知年老將死,斷沒有不下藥的道理!總教吾盡吾心,才算無愧,若有效與否,聽諸天命!天祥今日,一死報國,便算了事,何必多言!」義正詞嚴,足愧孛羅。

  孛羅即欲殺天祥,還是世祖及廉、許各大臣,憫他孤忠,不欲用刑。至謠言迭起,召諭天祥,要他變志事元,即拜丞相,天祥答道:「天祥係宋朝宰相,不能再事二姓,請即賜死,便算君恩!」世祖心猶未忍,麾之使下,經孛羅等進諫,不如從天祥志,免生謠諑,世祖乃下詔殺天祥。

  天祥被押至柴市,態度從容,語吏卒道:「吾事畢了。」南向再拜,乃就刑,年四十七歲。忽又有詔敕傳到,令停刑勿殺,事已無及。返報世祖,並呈天祥衣帶贊,大書三十二字,分作八句。看官記著,首二句是:「孔曰成仁,孟曰取義;」中二句是:「惟其義盡,是以仁至;」末四句是:「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世祖連讀連歎,且太息道:「好男子!好男子!可惜不肯為我用,現已死了,奈何!」能令雄主贊惜,畢竟忠義動人。乃贈天祥盧陵郡公,諡忠武。命王積翁書神主,設壇祭醊。飭孛羅行奠禮。孛羅方臨壇奠爵,忽然狂飈大作,燭滅煙銷,上面擺著的神主,好似生有兩翼,陡然騰起,捲入雲中。此事見諸正史,並非作者捏造。孛羅大驚,乃令改書神主,寫著前宋少保右丞相信國公數字,倉皇祭畢,天始開霽。燕京人民,相率駭異。

  天祥盧陵人,所居對文筆峰,因自號文山。平生作文,未嘗屬草,一下筆,便數千言。流離中感慨悲悼,一發於詩,閱者見之,莫不流涕。其妻歐陽氏收天祥屍,面色如生,義士張毅甫,給資歸葬,適母夫人曾氏遺柩,亦由家人自粤奉歸,同日至城下,相傳為忠孝的報應。後儒有挽文丞相詩二首道:

  塵海焉能活壑舟?燕台從此築詩囚。雪霜萬里孤臣老,光獄千年正氣收。諸葛未亡猶是漢,伯夷雖死不從周。古今成敗應難論,天地無窮草木愁。

  徒把金戈挽落暉,南冠無奈北風吹。子房本為韓仇出,諸葛安知漢祚移?雲暗鼎湖龍去遠,月明華表鶴歸遲。何人更上新亭飲?大不如前灑淚時。

  天祥一死,謠言漸靖。不意遼東來一警報,說是十多萬大兵,俱死在日本海中了。是何原因,請看下回。

  讀元奸臣阿合馬傳,令人生恨,莫不欲舉刀斲之。讀宋忠臣文天祥傳,令人起敬,莫不欲頂禮奉之,可見天道雖或無憑,人心尚有公理。是回前敘阿合馬事,後敘文天祥事,一則顯揭其奸,一則詳述其忠,語淺意深,老嫗都解,較諸史傳之餉人,為益尤大。史傳非盡人能讀,且非盡人得讀,獲此一編,非舉兩弊而悉去之耶!此外雜以他事,有美有惡,雖循史家依事畢書之例,而盛衰之感,隱寓其中,不特簡略之分已也。

◀上一回 下一回▶
元史演義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