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演義/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元史演義
◀上一回 第四十五回 平全滇諸將班師 避大內皇兒寄養 下一回▶


  卻說文宗被冤魂一嚇,驚倒牀上,幾乎暈厥過去。慌得皇后卜答失里,沒了主意,忙匍伏牀前,口稱該死,只求先皇先後,休念前嫌,保護太子性命要緊。但聽太子冷笑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你夫婦瞞心昧己,毒死我等,今朝權在我手,看你等再能害我麼?」卜答失里又跪求道:「如能保全太子,願做佛事三年,超薦先靈。」全然婦女口脗。太子又冷笑道:「佛事麼?只可欺人,不能欺鬼,我要索命,任你做佛事三十年,也無用處。」卜答失里又道:「先皇后如不肯饒恕,寧可將我作代,皇子無知,還乞矜宥!」太子又道:「似你狼心狗肺,自有現世的報應,不勞我輩出力。」隱伏後文。卜答失里還是磕頭不已,太子復欷歔道:「你既撇不掉你子,且再寬假數日,再作區處。」言已寂然。

  斯時文宗亦已起牀,聞得一派鬼言,不禁自怨自悔。尋見卜答失里尚是跪著,乃流淚道:「你可起來,前事已經做錯,跪求亦恐無益。」卜答失里方才起身,瞧著文宗下淚,也覺滿腹悽惶。轉撫太子身上,仍同火炭一般,似醒非醒,似寐非寐,叫了數聲,亦不見回答,急得無法可施,與文宗淚眼相對。文宗道:「我初意原不欲立儲,為了內外交迫,乃成此舉。看來先兄先嫂不肯容我過去,我只好改立皇姪,隱妥先靈,或可保全兒命呢。」卜答失里道:「如果皇子病癒,總可改易前議。」

  正商議間,忽外面呈入奏報,乃是豫王從雲南發來,詳述軍情。當由文宗披閱,軍事甚是得手,請皇上不必憂慮等語。文宗心下少慰,遂屬皇后善視病兒,自出宮視朝去了。

  先是上都告變,各省多懷貳心,至燕帖木兒等戰勝上都,內地方稱平靜。四川平章囊嘉岱,前曾僭稱鎮西王,四出騷擾。應四十一回。至明宗即位,由文宗遣使詔諭,囊嘉岱方束手聽命,削王稱臣。及明宗暴崩,文宗又復登極,聞囊嘉岱又有違言,乃召他入朝,詭稱朝廷將加重任,囊嘉岱信為真言,動身離蜀。一出蜀道,便由地方官吏,奉著密詔,將他擒住,檻送入都。由中書省臣案問,責他指斥乘輿,立即梟首,籍沒家資。

  這消息傳到雲南,諸王禿堅,大為不服,遂與萬戶伯忽、阿禾等謀變。傳檄遠近,聲言:文宗弒兄自立,及誘殺邊臣等情弊;遂興兵攻陷中慶路,將廉訪使等殺死,並執左丞忻都,脅署文牘。一面自稱雲南王,以伯忽為丞相,阿禾等為平章等官,立城柵,焚倉庫,拒絕朝命。

  文宗聞警,乃以河南行省平章乞住,為雲南行省平章八番順元宣慰使,帖木兒不花為雲南行省左丞,率師南討,命豫王阿剌忒納失里,監制各軍。

  時有雲南土官祿餘,驍勇絕倫,名震各部,文宗令豫王妥為招徠,夾攻禿堅。祿餘初頗聽命,招集各部蠻軍,效力出征,連敗禿堅軍,有旨授他為宣慰使,並雲南行省參知政事。不防禿堅亦暗中行賂,買囑祿餘,教他背叛元廷。祿餘貪利如命,竟歸附禿堅,率蠻兵千人,拒烏撒、順元界,立關固守。

  是時重慶五路萬戶軍,奉豫王調遣,入雲南境,為祿餘所襲,陷入絕地,死得乾乾淨淨。千戶祝天祥,本為後應,虧得遲走一步,得了前軍敗耗,倉猝遁還。事為元廷所聞,再遣諸王雲都思帖木兒,調集江浙、河南、江西三省重兵,與湖廣行省平章脫歡,合兵南下。諸路兵馬,尚未入滇,帖木兒不花,又被羅羅思蠻,邀擊途次,斬首而去,雲南大震。

  樞密院臣奏言禿堅、伯忽等勢益猖獗,烏撒、祿餘亦乘勢連約烏蒙、東川、茫部諸蠻,進窺順元,請嚴飭前敵各兵,兼程前進,並飭邊境慎固防守云云。於是文宗又頒發嚴旨,命豫王阿納忒剌失里等,亟會諸軍進討。且以烏蒙、烏撒及羅羅思地,近接西番,與碉門安撫司相為唇齒,應飭所屬軍民,嚴加守備。又命鞏昌都總帥府分頭調兵,戍四川開元、大同、真定、冀寧、廣平諸路,及忠翊侍衛左右屯田。那時軍書旁午,烽燧謹嚴,戰守兼資,內外鞏固。

  雲南茫部路九村夷人,聞大軍陸續南來,料知一隅小丑,不足抵禦,乃公推頭目阿斡阿里,詣四川行省,自陳本路舊隸四川,今土官撤加伯,與雲南連叛,民等不敢附從,情願備糧四百石,丁壯千人,助大軍進征。當由四川省臣據實奏聞,文宗以他去逆效順,厚加慰諭。

  自此遐邇聞風,革心洗面,豫王阿納忒剌失里,及諸王雲都思帖木兒,分督各軍,同時竝集。還有鎮西武靖王搠思班,係世祖第六子,亦領兵來會,差不多有十餘萬人,四面進攻。

  先奪了金沙江,亂流而渡,既達彼岸,遇著雲南阿禾軍,並力衝殺,阿禾抵敵不住,奪路潰退,官軍哪裡肯捨,向前急追。弄得阿禾無路可逃,只好捨命來爭,猛被官軍射倒,擒斬了事。

  進至中慶路,又值伯忽引兵來戰,兩軍相遇於馬金山,官軍先占了上風,如排山倒海一般,掩殺過去。伯忽雖然勇悍,怎禁得大軍壓陣,勢不可當。又況所統蠻軍素無紀律,勝不相讓,敗不相救。看看官軍勢大,都紛紛如鳥獸散。剩得伯忽孤軍,且戰且行,正在勢窮力蹙的時候,斜刺裡忽閃出一支伏兵,為首一員大將,挺槍入陣,竟將伯忽刺死馬下。這人非別,乃是太宗子庫騰孫,曾封荊王,名叫也速也不干,他與武靖王搠思班,同鎮西南。至是聞大軍進討,他竟帶領親卒,遶出伯忽背後,靜悄悄的伏著,巧巧伯忽敗走,遂乘機殺出,掩他不備,刺死伯忽。

  當下與豫王等相會,彼此歡呼,合軍再進,直入滇中。禿堅走死,祿餘遠遁。雲南戰事,無甚關係,所以隨筆敘過。乃遣使奏捷,回應上文。且請留荊王鎮守,撤還餘軍。

  文宗視朝,與中書省臣等會議,僉雲南征將士,未免疲乏,應從豫王等言。乃命豫王等班師還鎮,留荊王屯駐要隘,另遣特默齊為雲南行省平章,總制軍事。

  特默齊抵任後,復遣兵搜剿餘孽,適值羅羅思土官撤加伯,潛遣把事曹通,潛結西番,欲據大渡河,進寇建昌。特默齊急檄雲南省官躍里鐵木兒,出師襲擊,將曹通殺斃,又一面令萬戶統領周戡,直抵羅羅思部,控扼西番及諸蠻部。土官撤加伯,無計可施,竟落荒竄去。

  既而祿餘又出招餘黨,進寇順元等路。雲南省臣,以祿餘剽悍異常,欲誘以利祿,招他歸降。乃遣都事諾海,至祿餘砦中,授以參政制命。祿餘不受,反將諾海殺死。都元帥怯烈,素有勇名,聞諾海遇害,投袂奮起,夤夜進兵,擊破賊砦,殺死蠻軍五百餘人。禿堅長弟必剌都古彖失,舉家赴水死,還有幼弟二人,及子三人,被怯烈擒住,就地正法。只祿餘不知下落,大約是遠奔西裔了,餘黨悉平,雲南大定。了結滇事。

  文宗以西南平靖,外患已紓,倒也可以放心。只太子阿剌忒納答剌疹疾未痊,反且日甚一日,有時熱得發昏,仍舊滿口譫語,不是明宗附體,就是八不沙皇后纏身。太醫使朝夕入宮,靜診脈象,亦雲饒有鬼氣,累得文宗後卜答失里祈神禱鬼,一些兒沒有效驗,她已智盡能索,只好求教帝師,浼她懺悔。帝師有何能力,但說虔修佛事,總可挽回,乃命宮禁內外,築壇八所,由帝師親自登壇,召集西僧,極誠頂禮。今日拜懺,明日設醮,瑯瑯誦經,喃喃咒咒,闔宮男婦,沒一個不齋戒,沒一個不叩禱,籲求太子長生。連皇后卜答失里,時宣佛號,自晝至暮,把阿彌陀佛及救苦救難觀世音等梵語,總要念到數萬聲。佛口蛇心,徒增罪過。怎奈蓮座無靈,楊枝乏力,任你每日禱禳,那西天相隔很遠,何從見聞。

  卜答失里無可奈何,整日裡以淚洗面,起初尚求先皇先後保佑,至兒病日劇,復以祝禱無功,改為怨詛。一夕坐太子牀前,帶哭帶詈,忽見太子兩手裂膚,雙足捶牀,怒目視後道:「你還要出言不遜麼?我因你苦苦哀求,留你兒命,暫延數天,你反怨我罵我,真是不識好歹!罷罷!似你這等狠婦,總是始終不改,我等先索你長兒的性命,再來取你次兒,教你看我等手段罷!」原來文宗已有二子,長子名阿剌忒納答剌,次子名古納答剌,兩子都尚幼稚。此次卜答失里聞了鬼語,急得甚麼相似,忙遣侍女去請文宗。

  文宗到來,太子又厲聲道:「你既想做皇帝,盡管自做便罷,何必矯情干譽,遣使迎我?我在漠北,並不與你爭位,你教使臣甘言諛詞,硬要奉我登基。既已忌我,不應讓我,既已讓我,不應害我,況我雖曾有嗣,也不忍沒你功勞,仍立你為皇太子,我若壽終,帝位復為你有,你不過遲做數年,何故陰謀加害?害了我還猶是可,我後與你何嫌?一個年輕孀婦,寄居宮中,任她有甚麼能力,總難逃你手中。你又偏信悍婦,生生的將她酖死,全不念同胞骨肉,親如手足?你既如此,我還要顧著什麼?」文宗至此,也不禁五體投地,願改立鄜王為太子。只見太子哈哈笑道:「遲了!你也隱受天譴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積因成果,莫謂冥漠無知呢!」暗伏文宗崩逝之兆,然借此以喚醒世人,恰也不少!

  文宗尚欲有言,太子已兩眼一翻道:「我要去了!你子隨了我去,此後你應防著,莫再聽那長舌婦罷!」這語才畢,文宗料知不佳,急起視太子,已經喘做一團,不消半刻,即蘭摧玉折了。看官!你想此時的文宗,及皇后卜答失里心下不知如何難過。呼籲原是沒效,懊悔也覺無益,免不得撫屍慟哭,悲痛一回。

  文宗以情不忍捨,召繪師圖畫真容,留作遺念。兄嫂也是骨肉,如何忍心毒死!一面特制桐棺,親自視殮,先把兒屍沐以香湯,然後著衣含玉,一切儀式,如成人一般。後命宮內廣設壇場,召集西僧百人,追薦靈魂。忙碌了好多日,乃令宮相法里,安排葬事,發紖時,役夫約數千名,單是舁送靈轝人夫,也有五十八人,差不多如梓宮奉安的威儀。俟祔葬祖陵後,又飭營廬墓,即囑法里等守護。一面將太子木主,供奉慶壽寺,彷彿與累朝神御相等。視子若祖考,慈孝倒置。

  喪葬才畢,次兒古納答剌,又復染著疹疾,病勢不亞皇儲。這一驚非同小可,不但文宗帝後,捏了一把冷汗,就是宮廷內外,也道是先皇先後不肯放手,頓時風聲鶴唳,無在非疑,杯影虵弓,所見皆懼。文宗圖帖睦爾及皇后卜答失里悽悽惶惶,鬧到發昏第一章,猛然記起太平王燕帖木兒足智多謀,或有意外良法,乃亟命內侍宣召。燕帖木兒如命即至,由文宗帝後與他熟商。奈燕帖木兒是個陽世權臣,不是冥中閻王,至此也焦思苦慮,想不出甚麼法兒。及見帝後兩人,銜著急淚,很是可悲,乃委婉進言道:「宮中既有陰氣,皇次子不應再居,俗語有道,趨吉避凶,據臣看來,且把皇次子避開此地,或可化凶為吉。」文宗道:「何處可避?」燕帖木兒道:「京中不乏諸王公主,總教老成謹慎,便可托付。」皇后卜答失里即插口道:「最好是太平王邸中,我看此事只可托付了你,望你勿辭!」燕帖木兒道:「臣受恩深重,敢不盡力!但在臣家內,恐怕有褻,還求宸衷再酌!」文宗道:「朕子即卿子,說甚麼褻瀆不褻瀆!」燕帖木兒又道:「臣家居比鄰,有一吉宅,乃是諸王阿魯渾撤里故居,今請陛下頒發敕令,將此宅作為皇次子居第,俾臣得以朝夕侍奉,豈不兩便!」文宗道:「故王居宅,未便擅奪,不如給價為是。」燕帖木兒道:「這是皇恩周浹,臣當代為叩謝。」說罷,便跪地叩首。文宗親手攙扶,叫他免禮,且面諭道:「事不宜遲,就定明日罷。」燕帖木兒領旨而出,即夕辦理妥當,佈置整齊。次日巳牌,又復入宮,當即備一暖輿,奉皇次子古納答剌臥輿出宮。小子有詩詠道:

    頻年懺悔莫消災,無怪皇家少主裁。

    幸有相臣多智略,奉兒載出六宮來。

  畢竟皇次子能否病癒,容俟下回續敘。

  雲南之變,聲討文宗,可謂名正言順。事雖未成,亦足以褫文宗之魄,故本回於禿堅等有恕詞。惟祿餘反覆無常,心懷叵測,且係群蠻首領,有志亂華,所以特別加貶耳。至於太子歿後,次子復遇疹疾,史稱市阿魯渾撤里故宅,令燕帖木兒奉皇子居之,後儒不察,以為遣子寄養,蹈漢覆轍。夫文宗溺愛情深,觀於太子之逝,喪葬飾終,何等鄭重,顧肯以孑遺之次子,寄養他家乎?揆其原因,必由宮中遇祟,連日來安,一兒已殤,一兒又病,不得已而出此,著書人從明眼窺出,既足以補史闕,復足以儆世人。是固有心人吐屬,非好談鬼怪也。

◀上一回 下一回▶
元史演義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