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演義/6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元史演義
◀上一回 第六十回 群寇蕩平明祖即位 順帝出走元史告終 全書終


  卻說奇后母子,既怨恨擴廓,自然專伺擴廓的間隙,以便下手。擴廓尚不及防,出都南下,軍容甚盛,鹵簿甲仗,亙數十里。既到河南,便傳檄各路將帥,會師大舉。是時兩河南北,總算平靖,前時受調的軍馬,多半還鎮,如咬住、亦憐真班、月魯帖木兒等,死的死,老的老,或內用,或罷官,收束第五十五回的將官。只關陝一帶,尚有李思齊、張良弼、孔興、脫列伯諸人,擁兵自固,隱蓄異圖。會接擴廓帖木兒檄文,張良弼首先拒命。良弼曾為陝西參政,駐兵藍田,當察罕帖木兒奉命總軍,良弼已不受節制。察罕嘗與李思齊聯兵往攻,經元廷遣使調解,方才罷手。看官!你想察罕是擴廓的父親,良弼尚欲抗拒,況輪到擴廓身上,哪裡肯低頭忍受?擴廓帖木兒以鎮將未受調遣,不便討賊,遂遣關保、虎林赤等,西攻良弼,一面遣人與李思齊聯盟。思齊與察罕為老友,至是要受制擴廓,意亦不平。良弼又結歡思齊,願遣子弟為質,連兵拒守,因此思齊卻擴廓使,竟與良弼相連。統有私意用事,如何可以保國?關保等進戰不利,擴廓帖木兒遂親自往攻,留弟脫因帖木兒駐濟南,防遏南軍。良弼聞擴廓自至,忙邀同孔興、脫列伯等會議,推思齊為盟主,合兵防禦。兩下角逐,互有勝負,皇太子乘隙進言,謂擴廓奉命南征,反行西進,顯有跋扈情狀。順帝乃遣使馳諭擴廓,令他速即罷兵,專事江淮,擴廓復奏,須平定關陝,然後東行,廷臣大嘩。太子亦自請出征,遂由順帝下詔道:

  曩者障塞決河,本以拯民昏,豈期妖盜橫造訛言,簧鼓愚頑,塗炭郡邑,前察罕帖木兒仗義興師,獻功敵愾,迅掃汴洛,克平青齊,為國捐軀,深可哀悼。其子擴廓帖木兒,克繼先志,用成駿功,皇太子愛猷識理達臘,計安宗社,累請出師,朕以國本至重,詎宜輕出。遂授擴廓帖木兒總戎重寄,畀以王爵,俾代其行。李思齊、張良弼等,各懷異見,搆兵不已,以致盜賊愈熾,深貽朕憂。詢諸眾謀,僉謂皇太子聰明仁孝,文武兼資,聿遵舊典,奚命以中書令樞密使,悉總天下兵馬,一應軍機政務,如出朕裁。其擴廓帖木兒總領本部軍馬,自潼關以東,肅清江淮,李思齊總統本部軍馬,自鳳翔以西,進取川蜀,以少保禿魯為陝西行省左丞相,總本部及張良弼、孔興、脫列伯各支軍馬,進取襄樊。詔書到日,宜洗心滌慮,共濟時難,毋負朕命!

  此詔下後,擴廓帖木兒及李思齊、張良弼等,俱不受詔,仍是互相殘殺。皇太子亦留都不行,但遣人運動擴廓麾下,陰使脫離關係,自歸朝廷。於是關保、貊高等,都叛了擴廓,願從朝命。皇太子稟准順帝,罷擴廓兵柄,削太傅左丞相職銜,仍前河南王,食邑汝州,所有前統各軍,概派別將分領。擴廓帖木兒仍不受命,惟退軍還澤州。順帝又命李思齊、張良弼等,東向出關,關保、貊高等,西向進逼,兩路夾攻擴廓。擴廓大憤,竟引兵據太原,盡殺元廷所置官吏,居然行逆。坐實一個逆字,書法謹嚴。順帝再削他爵邑,令諸軍四面進蹙,擴廓也覺勢孤,由太原退守平陽。

  正在難解難分的時候,忽然霹靂一聲,各軍瓦解,把紛紛擾擾的江山,盡行掃淨,發現一個大明帝國出來!又作驚人之筆。原來河北諸將,自相爭戰,無暇顧及南方。那時吳國公朱元璋,搜集人材,招募兵士,武有徐達、常遇春、胡大海、俞通海、李文忠等,文有李善長、劉基、宋濂、葉琛、章溢、王禕等,先略浙東,次平江表,所經各地,秋毫無犯,人心相率歸向,望風投誠。帝王之師,比眾不同。

  元廷曾遣戶部尚書張昶至江東,授元璋為江西平章政事。元璋極陳元廷失政,難與共事,說得張昶亦被感動,竟留住元璋營中,願佐戎幕。就是海上魔王方國珍,也因他威德服人,遣使奉書,願獻溫、台、慶元三郡,只陳友諒與張士誠勾結,共抗元璋。士誠遣將呂珍,攻入安豐,殺劉福通,拘韓林兒。元璋率徐達、常遇春等,倍道赴援,擊走呂珍,迎林兒歸居滁州。友諒聞元璋救安豐,大興水師,來圍洪都。洪都係龍興改名,元璋留從子文正,及偏將鄧愈等協守,至友諒進攻,一面率兵備禦,一面飛書告急。元璋親率大兵往援,師至湖口,友諒亦撤圍東行,渡鄱陽湖,至康郎山,遇著元璋軍。元璋督兵死戰,縱火焚友諒舟,友諒大敗,中矢而死。是戰為朱氏興亡關鍵,因與《元史》無甚關係,應另詳《明史演義》中,故敘述從略。

  友諒驍將張定邊,挾友諒次子陳理,遁還武昌。元璋遣常遇春督軍進攻,自還應天,稱為吳王,復率軍自搗武昌,降陳理及張定邊,湖廣、江西諸郡縣,次第蕩平。友諒了。再下令討張士誠,時士誠所據地,南至紹興,北有通、泰、高郵、淮安、濠泗,直達濟寧。徐達、常遇春等,奉元璋命,攻取淮安諸路,連敗士誠軍,濠、徐、宿諸州,相繼攻下。又分兵徇浙西,拔湖州、嘉興、杭州,東入紹興。會韓林兒死,乃除去龍鳳年號。韓林兒了。建國號吳,立宗廟社稷。復命徐達等進逼平江,士誠固守數月,援盡力窮,城遂陷沒,執士誠歸應天,士誠自縊死。士誠了。

  方國珍前降元璋,後又據境稱雄,經元璋將湯和、廖永忠等,水陸夾攻,國珍乃窮蹙乞降。湯和以國珍歸應天,未幾病歿。國珍了。

  嗣是取福州,拔永平,殺福建平章陳友定,復進徇廣州,降廣東行省左丞何真,誅海寇邵宗愚,各郡縣相繼歸降,連九真、日南、朱崖、儋耳諸城,亦俱納印請吏,心悅誠服。於是南方大定,吳相國李善長等,連表勸進,奉吳王朱元璋為帝。當於元順帝至正二十八年正月初四日,載明年月日,為元明絕續之界限。行即位禮,國號明,建元洪武。一個禿頭和尚,居然做到皇帝,可見天下無難事,總教有心人。一班開國功臣,於是日辰刻,簇擁吳王朱元璋,出應天城,先至南郊,祭告天地,由太史官劉基,代讀祝文。其文云:

  惟大明洪武元年,歲次戊申,正月壬辰朔,越四日乙亥,皇帝臣朱元璋,敢昭告於皇天後土曰:伏以上天生民,俾以司牧,是以聖賢相承,繼天立極,撫臨億兆,堯、舜禪讓,湯、武弔伐,行雖不同,受命則一。今胡元亂世,宇宙洪荒,四海有蠭蠆之憂,八方有蛇蠍之禍;群雄並起,使山河瓜分,寇盜齊生,致乾坤棄滅。臣生於淮河,起自濠梁,提三尺以聚英雄,統一旅而救困苦。托天之德,驅陸軍以破肆毒之東吳,仗天之威,連戰艦以誅梟雄之北漢。因蒼生無主,為群臣所推,臣承天之基,即帝之位,恭為天吏,以治萬民。今改元洪武,國號大明,仰仗明威,掃盡中原,肅清華夏,使乾坤一統,萬姓咸寧。沐浴虔誠,齋心仰告,專祈默佑,永荷洪庥。尚饗!

  讀祝畢,吳王朱元璋,率群臣行九叩禮。禮成,乃移就黃幄,南面稱尊。文武百官,及都城父老,揚塵舞蹈,三呼萬歲。但見天朗氣清,風和景霽,居然現出一番昇平氣象。自是吳王朱元璋,便成了明太祖高皇帝。標清眉目。即位後,返都升殿,又受群臣朝賀,追尊列祖為皇帝,冊馬氏為皇后,世子標為皇太子,以李善長、徐達為左右丞相,諸功臣亦進爵有差。

  越日即下詔伐元,命徐達為征虜大將軍,常遇春為副將軍,率師二十五萬,即日北行。大軍由淮入河,直趨山東,勢如破竹,陷沂州,下嶧州、般陽、濟寧、萊州、濟南、東平諸路,迎刃即解。轉旆河南,入虎牢關,大破元將脫因帖木兒,即擴廓弟。乘勝攻入汴梁。元將李思齊、張良弼等,屢接順帝詔敕,令出潼關禦南軍,他偏遷延不發,至明軍已入河南,不得已率兵駐潼關。漁人到了,蚌鷸危矣。不防明軍煞是厲害,數日即至,放起一把大火,將張良弼營兵,燒得焦頭爛額。良弼遁去,思齊亦奔還鳳翔。大好一座潼關,被明軍佔據去了。

  擴廓帖木兒聞思齊等為明軍所困,乘隙東出,來襲關保、貊高,兩人不及防備,都被他生擒了去。還要驅兵內犯,險些兒逼入京畿。順帝大恐,忙下詔歸罪太子。復擴廓帖木兒官爵,仍前河南王左丞相,統軍南下,截擊明軍。擴廓乃退屯平陽,逗留不發。

  明將徐達,已連下衛輝、彰德、廣平,進次臨清,大會諸將,分道北攻。至德州,復合軍長驅。元兵水陸俱潰,遂進陷通州。元知樞密院事卜顏帖木兒,力戰被擒,不屈遇害,元廷大震。順帝無法可施,只得集三宮后妃,至皇太子妃,同議避兵北行。左丞相失列門,暨知樞密院事黑廝,宦官趙伯顏不花等,極力諫阻,順帝不從。趙伯顏不花慟哭道:「天下係世祖的天下,陛下當以死守,奈何輕出?臣願率軍民出城拒戰,請陛下固守京都。」元末有此宦官,可謂庸中佼佼。順帝尚是沈吟,偏偏警信又到,報稱明軍將抵京城。那時順帝手忙腳亂,急令后妃太子等,收拾行裝,一面命淮王帖木兒不花監國,以慶童為左丞相,同守京師。挨過黃昏,便挈后妃太子等,開建德門北去,待明軍抵齊化門,都中已倉皇萬狀,淮王率著殘兵,守禦數日,哪裡當得住百戰百勝的明軍!至正二十八年八月二十日,明軍入城,淮王帖木兒不花,左丞相慶童,及右丞相張康伯,平章政事迭兒必失,樸賽因不花,御史中丞滿川,都路總管郭允中,皆死難。不沒死事之臣。元亡,統計元自太祖開國,至順帝北奔,共一百六十二年。自世祖混一中原,至順帝亡國,只八十九年。

  徐達督諸軍入城後,禁士卒侵暴,封府庫及圖籍寶物,令指揮張勝,監守宮門,不得妄入。吏民安堵,市肆無驚,當下露佈告捷,由太祖傳旨獎賞,並命出師西略,徐達復率常遇春等,入山西,逐擴廓帖木兒,順道趨關中,降李思齊等。尋聞元兵猶出沒塞外,乃趨還燕都,準備北伐。至洪武二年,出師拔開平,元帝奔和林,三年復北伐,元帝奔應昌。未幾元帝逝世,元人諡為惠宗。明太祖以元帝順天退位,諡為順帝。明軍又進克應昌,元嗣君愛猷識理達臘,倉猝北竄,其子買的里八剌,及后妃諸王等,不及隨行,皆被獲。未知奇后亦受擒否?送至應天,明太祖下詔特赦,且封買的里八剌為崇禮侯。元參政劉益,亦以遼陽降。朔漠又定,頒詔天下。四年,復遣湯和、傅友德進軍四川,時明玉珍已死,子升襲位,發兵拒敵,屢戰屢敗,沒奈何面縛輿櫬,出降軍前。明玉珍父子又了。明太祖封為歸義侯。於是蕩蕩中華,盡入大明,《元史演義》,可從此告終了。惟還有一段尾聲,不能不補敘出來,歸結全書正傳。

  先是西域分封,共有四國,自察合台汗也先不花,並有窩闊台汗地,卻成了鼎足三分。應三十二回。也先不花死後,國勢漸衰,至元順帝至正十九年,察合台後裔特庫爾克嗣位,復簡閱軍馬,征服叛亂。麾下有屬酋帖木兒,係蒙古疏族,強健善戰,所向有功。特庫爾克死,子愛里阿司嗣與帖木兒不協。帖木兒遂佔據中央亞細亞,自行建國,奠都撤馬兒罕。嗣復逐愛里阿司,並有察合台汗國全土。適伊兒國汗亞爾巴孔,係旭烈兀弟,阿里不哥遠孫。庸弱不振,部下多分據獨立,互爭不已,帖木兒又代為討平,乘勢佔領,兩國並合為一。只有一欽察汗國,與他抗衡。欽察汗統轄阿羅思各部,威振西方,拔都遠孫月即別汗,及子札尼別汗二代,驅役阿羅思諸侯,氣燄尤盛。莫斯科大公宜萬一世,最得欽察汗信任,借勢營殖,後來俄羅斯肇興,實基於此。札尼別死,篡弒相繼,國又大亂,阿羅思諸侯,亦各圖分立。帖木兒引軍入援,鎮定全境,扶立脫克達米昔為欽察汗。及帖木兒還軍,脫克達米昔別圖拓地,侵入帖木兒境內。帖木兒怎肯干休!即親率大軍問罪,逐去脫克達米昔,另立一汗,叫作可里的克。表面上令他管轄,實際上仍歸自己節制,彷彿近今國際法上,所稱的被保護國。

  帖木兒既併吞西域,復南略印度,侵母兒坦,陷疊爾黑。旋因突厥遺種阿斯曼國即今土耳其國。部長,名巴賈塞脫,連結阿非利加洲的埃及國,夾擊帖木兒屬地,帖木兒即還軍拒戰。一戰破埃及軍,再戰擒巴賈塞脫,略定小亞細亞全境,兵威大震,遂招集蒙古各王族,大舉而東,竟欲規復中原,混一區宇,仍追效那元太祖的雄圖,元世祖的宏業。無如天已厭元,不使再振,這位大名鼎鼎的帖木兒,竟中道病亡,未損明朝片土。此事已在永樂年間,他日演述《明史》,再當詳細交代,本書至元亡為止,不過應二十四回,及三十二回中,曾敘及西域四汗國事,若非補入此段,反似上文虛懸,無所歸結。看官如嫌簡略,請看日後出版的《明史演義》,自知分曉。小子欲就此擱筆,惟尚有俚句四首,錄述於後,作為全書的總束,看官不要誚我畫蛇添足哩!詩曰:

    開疆容易守疆難,文治無聞運已殘;

    八十九年元社稷,徒留戰史付人看!


    累朝佞佛太無知,釋子居然作帝師;

    果有如來應一笑,百年幻夢被僧欺。


    到底華夷俗不同,上烝下亂竟成風;

    濠梁幸有真人出,才把腥羶一掃空。


    大好江山付劫灰,前車已覆後車來;

    須知殷鑒原非遠,試看全書六十回。

  本回為結束文字,故於元末各將帥,及東南諸寇盜,一齊敘過,如風掃殘雲,倏然而盡。至後段述及四汗國事,亦隨敘隨略,傳所謂其興也勃,其亡也忽者,文境殆似之矣。或謂如許大事,一回了畢,究嫌太簡,不知朱明之平定南方,應屬諸《明史》中,細評中已屢次說明。至若帖木兒之奄有西域,亦在元亡後數十年間,必欲於此詳述,試問元、明兩代,將從何處分界耶?故宜詳者不厭其煩,宜簡者不嫌其略,著書人固自有深意也。

◀上一回 全書終
元史演義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