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卷11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十七 元史卷一百十八
列傳第五
卷一百十九 
特薛禪 孛禿 阿剌兀思剔吉忽里

特薛禪[编辑]

特薛禪,姓孛思忽兒,弘吉剌氏,世居朔漠。本名特,因從太祖起兵有功,賜名薛禪,故兼稱曰特薛禪。女曰孛兒台,太祖光獻翼聖皇后。

子曰按陳,從太祖征伐,凡三十二戰,平西夏,斷潼關道,取回紇尋斯干城,皆與有功。歲丁亥,賜號國舅按陳那顏。壬辰,賜銀印,封河西王,以統其國族。丁酉,賜錢二十萬緡,有旨:「弘吉剌氏生女世以為后,生男世尚公主,每歲四時孟月,聽讀所賜旨,世世不絕。」又賜所俘獲軍民五千二百,仍授萬戶以領之。按陳薨,葬官人山。元貞元年二月,追封濟寧王,諡忠武;妻哈真,追封濟寧王妃。

子斡陳,歲戊戌授萬戶,尚睿宗女也速不花公主。斡陳薨,葬不海韓。

弟納陳,歲丁巳襲萬戶,奉旨伐宋,攻釣魚山。又從世祖南涉淮甸,下大清口,獲船百餘艘。又率兵平山東濟、兖、單等州。及阿里不哥叛,中統二年與諸王北伐,以其子哈海、脫歡、斡羅陳等十人自從,至于莽來,由失木魯與阿里不哥之黨八兒哈八兒思等戰,[1]追北至孛羅克禿,復戰,自旦及夕,斬首萬級,僵尸被野。薨,葬末懷禿。斡羅陳襲萬戶,尚完澤公主。完澤公主薨,繼尚囊加真公主。至元十四年薨,葬拓剌里。無子。

弟曰帖木兒,至元十八年襲萬戶。二十四年,乃顏叛,從帝親征,以功封濟寧郡王,賜白傘蓋以寵之。二十五年,諸王哈丹禿魯干叛,與諸王及統兵官玉速帖木兒等率兵討之,由龜剌河與哈丹等遇,轉戰至惱木連河,殲其眾。帝賜名按(察)〔答〕兒禿那顏,[2]以旌其功。薨,葬末懷禿。

子二人:長曰琱阿不剌,次曰桑哥不剌,皆幼。至元二十七年,以其弟蠻子台襲萬戶。亦尚囊加真公主。成宗即位,封皇姑魯國大長公主,以金印封蠻子台為濟寧王。奉旨率本部兵討叛王海都、篤哇,既與之遇,方約戰,行伍未定,單騎突入陣中,往復數四,敵兵大擾,一戰遂大捷。時武宗在藩邸,統大軍以鎮朔方,有旨令蠻子台總領蒙古軍民官,轉武〔宗〕守莽來,[3]以遏北方。囊加真公主薨,繼尚裕宗女喃哥不剌公主。蠻子台薨,年五十有二。

大德十一年三月,按答兒〔禿〕長子琱阿不剌襲萬戶,[4]尚祥哥剌吉公主,六月,封大長公主,賜琱阿不剌金印,加封魯王。至大二年,賜平江稻田一千五百頃。皇慶間,加封皇姊大長公主。天曆間,加號皇姑徽文懿福(真)〔貞〕壽大長公主。[5]至大三年,琱阿不剌薨,葬末懷禿。

阿里嘉室利,琱阿不剌嫡子也。至大三年,甫八歲,襲萬戶。四年七月,襲封魯王,尚朵兒只班公主。元統元年,阿里嘉失利薨。至順間,封朵兒只班號肅雍賢寧公主。

桑哥不剌者,魯王琱阿不剌之弟、阿里嘉室利之叔也。自幼奉世皇旨,養于斡可珍公主所,是為不只兒駙馬,後襲統其本部民四百戶。成宗時,奉旨尚普納公主;至順間,封鄆安大長公主,授桑哥不剌金印,封鄆安王,職千戶。元統元年,授萬戶。二年三月,加封鄆安公主號皇姑大長公主;加封桑哥不剌魯王。以疾薨,年六十一。此皆以駙馬襲封王爵者也。

唆兒火都者,亦按陳之子,以從征功,在太祖朝遙授左丞相,為千戶,仍賜以塗金銀章,及金銀字海青圓符五、驛馬券六。其子曰阿哈駙馬,當憲宗朝嘗率兵破徐州,以功受賞黃金一鋌、白金十鋌及銀鞍勒,仍命襲父官。至世祖時,有詔「弘吉剌萬戶所受驛券、圓符皆仍其舊,凡唆兒火都所受者,宜皆收之」,而唆兒火都之諸孫若孛羅沙、伯顏、蠻子、添壽不花、大都不花、掌吉等,及阿哈千戶之孫曰也速達兒與按陳之弟名冊者,在太祖世授官本藩蒙古軍站千戶。冊之子曰哈兒哈孫,以平金功,賜號拔都兒。哈兒哈孫之孫曰都羅兒,至元四年,授光祿大夫,以銀章封懿國公。

有脫憐者,亦按陳之裔孫也,世祖授本藩千戶,仍賜驛券、圓符各四,令以兵守朔土之怯魯連。二十四年,從族父按答兒禿征叛王乃顏有功,亦賜號拔都兒。脫憐卒,子迸不剌嗣。迸不剌卒,子買住罕嗣。買住罕尚拜答沙公主。卒,弟孛羅帖木兒嗣,以金章封毓德王。孛羅帖木兒薨,買住罕孫阿失襲千戶。

有名丑漢者,按陳次子必哥之裔孫,尚台忽魯都公主。仁宗朝,封安遠王,以兵守莽來。

有答兒罕者,亦特薛禪之裔孫也,以從軍功,世祖亦賜以拔都兒之號,加賜黃金一鋌。其子曰不只兒,從征乃顏禽其黨金家奴,帝賞以金帶。其後有曰伯奢者,即其孫也。

又按陳之孫納合,尚太宗唆兒哈罕公主。火忽之孫不只兒,尚斡可真公主。又特薛禪諸孫有名脫羅禾者,尚不魯罕公主,繼尚闊闊倫公主。此皆尚公主為駙馬者也。

凡其女之為后者,自光獻翼聖皇后以降,憲宗貞節皇后諱忽〔都〕台,[6]及后妹也速兒,皆按陳從孫忙哥陳之女。世祖昭睿順聖皇后諱察必,濟寧忠武王按陳之女;其諱帖古倫者,按陳孫脫憐之女;諱喃必冊繼守正宮者,納陳孫僊童之女。成宗貞慈靜懿皇后諱實憐答里,斡羅陳之女也。順宗昭獻元聖皇后諱答吉,大德十一年十一月,武宗冊上皇太后,至大三年十月,加上尊號曰儀天興聖慈仁昭懿壽元皇太后,仁宗延祐二年,加上尊號曰儀天興聖慈仁昭懿壽元全德泰寧福慶皇太后,延祐七年,又加徽文崇祐四字,尊號太皇太后,則按陳孫渾都帖木兒之女。武宗宣慈惠聖皇后諱真哥,脫憐子迸不剌之女;其諱速哥失里者,按陳從孫哈兒只之女。泰定皇后諱八不罕,按陳孫斡留察兒之女;其諱必罕、諱速哥答里者,皆脫憐孫買住罕之女。文宗皇后諱不答失里,琱阿不剌魯王之女。此則弘吉剌氏之為后者也。

初,弘吉剌氏族居於苦烈兒溫都兒斤、迭烈木兒、也里古納河之地。歲甲戌,太祖在迭蔑可兒時,有旨分賜按陳及其弟火忽、冊等農土,農土猶言經界也。若曰「是苦烈兒溫都兒斤,以與按陳及哈撒兒為農土」。申諭按陳曰:「可木兒溫都兒、答兒腦兒、迭蔑可兒等地,汝則居之。」諭冊曰:「阿剌忽馬乞迤東,蒜吉納禿山、木兒速拓、哈海斡連直至阿只兒哈溫都、哈老哥魯等地,汝則居之。當以胡盧忽兒河北為鄰,按赤台為界。」又諭火忽曰:「哈老溫迤東,塗河、潢河之間,火兒赤納慶州之地,與亦乞列思為隣,汝則居之。」又諭按陳之子唆魯火都曰:「以汝父子能輸忠于國,可木兒溫都兒迤東,絡馬河至于赤山,塗河迤南與國民為鄰,汝則居之。」

至至元七年,斡羅陳萬戶及其妃囊加真公主請于朝曰:「本藩所受農土,在上都東北三百里答兒海子,實本藩駐夏之地,可建城邑以居。」帝從之。遂名其城為應昌府。二十二年,改為應昌路。元貞元年,濟寧王蠻子台亦尚囊加真公主,復與公主請於帝,以應昌路東七百里駐冬之地創建城邑,復從之。大德元年,名其城為全寧路。[7]

弘吉剌之分邑,得任其陪臣為達魯花赤者,有濟寧路及濟、兖、單三州,鉅野、鄆城、金鄉、虞城、碭山、豐縣、肥城、任城、魚臺、沛縣、單父、嘉祥、磁陽、寧陽、曲阜、泗水一十六縣。此丙申歲之所賜也。至元六年,陞古濟州為濟寧府,十八年始陞為路,[8]而濟、兖、單三州隸焉。又汀州路長汀、寧化、清流、武平、上杭、連城六縣,此至元十三年之所賜也。又有永平路灤州、盧龍、遷安、撫寧、昌黎、石城、樂亭六縣,此至大元年之所賜也。若平江稻田一千五百頃,則至大二年所賜也。其應昌、全寧等路則自達魯花赤總管以下諸官屬,皆得專任其陪臣,而王人不與焉。

此外,復有王傅府,自王傅六人而下,其羣屬有錢糧、人匠、鷹房、軍民、軍站、營田、稻田、烟粉千戶、總管、提舉等官,以署計者四十餘,以員計者七百餘,此可得而稽考者也。其五戶絲、金鈔之數:則丙申歲所賜濟寧路之三萬戶,至元十八年所賜汀州路之四萬戶,絲以斤計者,歲二千二百有奇;鈔以錠計者,歲一千六百有奇。此則所謂歲賜者也。

孛禿〔鎖兒哈 忽憐〕[9][编辑]

孛禿,亦乞列思氏,善騎射。太祖嘗潛遣朮兒徹丹出使,至也兒古納河。孛禿知其為帝所遣,值日暮,因留止宿,殺羊以享之。朮兒徹丹馬疲乏,復假以良馬,及還,孛禿待之有加。朮兒徹丹具以白帝,帝大喜,許妻以皇妹帖木倫。孛禿宗族乃遣也不堅歹等詣太祖,因致言曰:「臣聞威德所加,若雲開見日、春風解凍,喜不自勝。」帝問:「孛禿孳畜幾何?」也不堅歹對曰:「有馬三十匹,請以馬之半為聘禮。」帝怒曰:「婚姻而論財,殆若商賈矣。昔人有言,同心實難,朕方欲取天下,汝亦乞列思之民,從孛禿效忠於我可也,何以財為!」竟以皇妹妻之。

既而札赤剌歹札木哈、脫也等以兵三萬入寇。孛禿聞之,遣波欒歹、磨里禿禿來告,乃與哈剌里、札剌兀、塔兒哈泥等討脫也等,掠其輜重,降其民。乃蠻叛,帝召孛禿以兵至,大戰敗之。

皇妹薨,復妻以皇女火臣別吉,而命哈兒八台之子也可忽林圖帶弓矢為之侍。哈兒八台曰:「吾兒豈能為人臣僕,寧死不為也。」帝令孛禿與之敵,哈兒八台令月列等拒戰於碗圖河。孛禿直前擒月列,刺殺也可忽林圖,哈兒八台走渡拙赤河,又擒之,盡殺其眾。

從太師國王木華黎略地遼東、西,以功封冠懿二州。從征西夏,病薨。贈推忠宣力佐命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駙馬都尉、上柱國,進封昌王,諡忠武。子鎖兒哈襲爵。

鎖兒哈,事太宗。與木華黎取嘉州,[10]降其民,遣伯禿兒哈拙赤碣來獻捷,帝曰:「若父宣力國家,朕昔見之。今鎖兒哈克光前烈。」賜以金錦、金帶、七寶鞍,召至中都,以疾薨。鎖兒哈娶皇子斡赤女安禿公主,生女是為憲宗皇后。

子札忽兒臣,從定宗出討萬奴有功,太宗命親王安赤台以女也孫真公主妻之。薨,贈推誠靖宣佐運贊治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駙馬都尉、上柱國,襲封昌王,諡忠靖。

札忽兒臣有子二人:長月列台,娶皇子賽因主卜女哈答罕公主,生脫別台,與乃顏戰,有功。次忽憐。

忽憐,尚憲宗女伯牙魯罕公主。後脫黑帖木兒叛,世祖命忽憐與失列及等討之,大戰終日,脫黑帖木兒敗走,帝嘉之,復令尚憲宗孫女不蘭奚公主。宋平,封以廣州。乃顏、聲剌哈兒叛,世祖親征,薛徹堅等與哈(剌)〔答〕罕屢戰,[11]帝召忽憐至,值薛徹堅等戰于程火失溫之地,哈答罕眾甚盛,忽憐以兵二百迎敵,敗之。哈答罕等走度猱河,還其巢穴。踰年夏,帝命忽憐復征之。至曲列兒、塔兀兒二河之間,大戰,其眾皆度塔兀河遁去。餘百人逃匿山谷,忽憐即率兵二百徒步追之。薛徹堅止之曰:「彼亡命者,安得徒行。」忽憐不聽,往殺其眾。薛徹堅以聞,賜金一鋌、銀五鋌。又踰年,復往征之,與哈答罕遇于兀剌河。忽憐夜率千人潛入其軍,盡殺之。帝賜鈔五萬貫、金一鋌、銀十鋌。忽憐薨,贈效忠保德輔運佐理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駙馬都尉、上柱國,追封昌王,諡忠宣。

子阿失,事成宗。篤哇叛于海都,帝遣晉王甘麻剌并武宗帥師討之。大德五年,戰哈剌答山,阿失射篤哇中其膝,擒殺甚多,篤哇號哭而遁,武宗賜之衣。成宗加賜珠衣,封為昌王,置王府官屬。仁宗朝,復賜以寧昌縣稅入。阿失尚成宗女亦里哈牙公主,復尚憲宗曾孫女買的公主。阿失薨,子八剌失里襲封昌王。忽憐從弟不花,尚世祖女兀魯真公主;其弟鎖郎哈,娶皇子忙哥剌女奴兀倫公主,生女,是為武宗仁獻章聖皇后,實生明宗。

阿剌兀思剔吉忽里〔闊里吉思〕[12][编辑]

阿剌兀思剔吉忽里,汪古部人,係出沙陀雁門之後。遠祖卜國,世為部長。金源氏塹山為界,以限南北,阿剌兀思剔吉忽里以一軍守其衝要。

時西北有國曰乃蠻,其主太陽可汗遣使來約,欲相親附,以同據朔方。部眾有欲從之者,阿剌兀思剔吉忽里弗從,乃執其使,奉酒六尊,具以其謀來告太祖。時朔方未有酒,太祖飲三爵而止,曰:「是物少則發性,多則亂性。」使還,酬以馬五百、羊一千,遂約同攻太陽可汗。阿剌兀思剔吉忽里先期而至。既平乃蠻,從下中原,復為嚮導,南出界垣。太祖留阿剌兀思剔吉忽里歸鎮本部,為其部眾昔之異議者所殺,長子不顏昔班併死之。

其妻阿里黑攜幼子孛要合與姪鎮國逃難,夜遁至界垣,告守者,縋城以登,因避地雲中。太祖既定雲中,購求得之,賜與甚厚,乃追封阿剌兀思剔吉忽里為高唐王,阿里黑為高唐王妃,以其子孛要合尚幼,先封其姪鎮國為北平王。鎮國薨,子聶古台襲爵,尚睿宗女獨木干公主,略地江淮,薨于軍,賜興州民千餘戶,給其葬。

孛要合幼從攻西域,還封北平王,尚阿剌海別吉公主。公主明睿有智略,車駕征伐四出,嘗使留守,軍國大政,諮禀而後行,師出無內顧之憂,公主之力居多。孛要合未有子,公主為進姬妾,以廣嗣續,生三子:曰君不花,曰愛不花,曰拙里不花。公主視之,皆如己出。孛要合薨,追封高唐王,諡武毅。後加贈宣忠協力翊衞果毅功臣、太傅、儀同三司、上柱國、駙馬都尉,追封趙王。公主阿剌海別吉追封皇祖姑齊國大長公主,加封趙國。

子君不花,尚定宗長女葉里迷失公主。愛不花,尚世祖季女月烈公主。中統初,總兵討阿里不哥,敗闊不花於按檀火爾歡之地。三年,圍李璮于濟南,獨當一面。事平,又從征西北,敗叛王之黨撒里蠻(子)〔于〕孔古烈。[13]愛不花卒。子闊里吉思。

闊里吉思,性勇毅,習武事,尤篤於儒術,築萬卷堂於私第,日與諸儒討論經史,性理、陰陽、術數,靡不該貫。尚忽答的迷失公主,繼尚愛牙失里公主。宗王也不干叛,率精騎千餘,晝夜兼行,旬日追及之。時方暑,將戰,北風大起,左右請待之,闊里吉思曰:「當暑得風,天贊我也。」策馬赴戰,騎士隨之,大殺其眾,也不干以數騎遁去。闊里吉思身中三矢,斷其髮。凱還,詔賜黃金三斤、白金千五百斤。

成宗即位,封高唐王。西北不安,請於帝願往平之,再三請,帝乃許。及行,且誓曰:「若不平定西北,吾馬首不南。」大德元年夏,遇敵于伯牙思之地,眾謂當俟大軍畢至,與戰未晚,闊里吉思曰:「大丈夫報國,而待人耶!」即整眾鼓躁以進,大敗之,擒其將卒百數以獻。詔賜世祖所服貂裘、寶鞍,及繒錦七百、介冑、戈戟、弓矢等物。

二年秋,諸王將帥共議防邊,咸曰:「敵往歲不冬出,且可休兵于境。」闊里吉思曰:「不然,今秋候騎來者甚少,所謂鷙鳥將擊,必匿其形,備不可緩也。」眾不以為然,闊里吉思獨嚴兵以待之。是冬,敵兵果大至,三戰三克,闊里吉思乘勝逐北,深入險地,後騎不繼,馬躓陷敵,遂為所執。敵誘使降,惟正言不屈,又欲以女妻之,闊里吉思毅然曰:「我帝婿也,非帝后面命,而再娶可乎!」敵不敢逼。帝嘗遣其家臣阿昔思特使敵境,見於人眾中,闊里吉思一見輒問兩宮安否,次問嗣子何如,言未畢,左右即引其去。明日,遣使者還,不復再見,竟不屈死焉。九年,追封高唐忠(憲)〔獻〕王,[14]加贈推忠宣力崇文守正亮節保德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駙馬都尉,追封趙王。公主忽答的迷失追封齊國長公主,愛牙失里封齊國公主,並加封趙國。

子朮安幼,詔以弟(木)〔朮〕忽難襲高唐王。[15](木)〔朮〕忽難才識英偉,謹守成業,撫民御眾,境內乂安。痛其兄死節,遣使如京師,表請卹典,又請翰林承旨閻復銘諸石。教養朮安過於己子,命家臣之謹厚者掌其兄之珍服祕玩,待朮安成立,悉以付之。至大二年,(木)〔朮〕忽難加封趙王,即以讓朮安。三年,[16]朮安襲趙王,尚晉王女阿剌的納八剌公主。一日,召王傅脫歡、司馬阿昔思謂曰:「先王旅殯卜羅,荒遠之地,神靈將何依,吾痛心欲無生,若請於上,得歸葬先塋,瞑目無憾矣。」二人言之知樞密院事也里吉尼以聞,帝嗟悼久之,曰:「朮安孝子也。」即賜阿昔思黃金一瓶,得脫歡之子失忽都魯、[17]王傅(木)〔朮〕忽難之子阿魯忽都、斷事官也先等一十九人,乘驛以往,復賜從者鈔五百貫。淇陽王月赤察兒、丞相脫禾出八都魯差兵五百人,護其行至殯所,奠告啟視,屍體如生,遂得歸葬。

校勘記[编辑]

  1. 失木魯 此地當即本書世祖紀累見之昔木土,元世祖軍敗阿里不哥之處。卷一三二杭忽思傳作「失木里禿」,卷一三四朵羅台傳作「失畝里禿」,卷一二0肖乃台傳作「失木禿」,卷一二二昔兒吉思傳、卷一三一囊加歹傳作「失門禿」。此名蒙語,義為「有蚊之地」。此處「失木魯」當作「失木魯禿」。
  2. 按(察)〔答〕兒禿 據下文及元文類卷二二程鉅夫應昌府報恩寺碑改。蒙語「按答兒禿」,義為「有聲名」。考異已校。
  3. 輔武〔宗〕守莽來 從道光本補。
  4. 按答兒〔禿〕 見本卷校勘記[二]。
  5. 徽文懿福(真)〔貞〕壽大長公主 見卷一0九校勘記[一一]。
  6. 忽〔都〕台 見卷一0六校勘記[五]。
  7. 大德元年名其城為全寧路 本證云:「案成宗紀,是年陞全州為全寧府,七年陞全寧府為全寧路。此誤合為一。」
  8. 至元六年陞古濟州為濟寧府十八年始陞為路 本證云:「案地理志,陞府在八年,陞路在十六年。」疑此處「六」當作「八」,「十八」當作「十六」。
  9. 〔鎖兒哈忽憐〕 據本書體例補。
  10. 嘉州 金、元之際無此地名,疑史文有誤。考異云:「『嘉州』恐是葭州之譌。」
  11. 哈(剌)〔答〕罕 據下文改。按此即乃顏同黨合丹,又作「哈丹」。類編已校。
  12. 〔闊里吉思〕 據本書原目錄補。
  13. 敗叛王之黨撒里蠻(子)〔于〕孔古烈 據元文類卷二三閻復闊里吉思碑改。蒙史已校。
  14. 高唐忠(憲)〔獻〕王 據中庵集卷四駙馬趙王先德加封碑銘及元文類卷二三閻復闊里吉思碑改。蒙史已校。
  15. (木)〔朮〕忽難 據中庵集卷四駙馬趙王先德加封碑銘改。下同。「朮忽難」,也里可溫教名。
  16. 三年 本證云:「武宗紀至大二年封駙馬注安為趙王,此云三年,亦誤。」
  17. 失忽都魯 中庵集卷四駙馬趙王先德加封碑銘作「八失忽都魯」。疑此脫「八」字。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卷一百十七 ↑返回頂部 卷一百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