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卷16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六十五 元史卷一百六十六
列傳第五十三
卷一百六十七 
王綧 隋世昌 羅璧 劉恩 石高山 鞏彥暉 蔡珍 張泰亨 賀祉 孟德 鄭義 張榮實 石抹狗狗 楚鼎 樊楫 張均 信苴日 王昔剌 趙宏偉

王綧[编辑]

王綧,高麗王㬚之猶子也,[1]美容儀,慷慨有志略,善騎射,讀書通大義,以質子入朝。

歲癸丑,高麗權臣高令公叛,憲宗命耶虎大王東征,綧奉旨為使講和,仍鎮守其地,時高麗人戶新附者,就命綧總之。中統元年,授金符總管,陞佩虎符,兼領軍民。三年,率兵征濟南李璮。至元七年,高麗臣林衍叛,世祖遣頭輦哥國王討之,綧簽領部民一千三百戶,與國王同行。是年十一月,以疾辭還,家居。二十年九月,卒,壽六十一。子三人。

阿剌怗木兒襲職,授虎符,總管高麗人戶。至元八年,將兵討叛賊金通精,賊敗走躭羅。十一年,進昭勇大將軍,從都元帥忽都征日本國,預有戰功。〔十〕五年,[2]加鎮國上將軍、安撫使、高麗軍民總管,尋陞輔國上將軍、東征左副都元帥。十八年,復征日本,遇風濤,遂沒于軍。

闊闊帖木兒,入侍武宗潛邸,積勞授太中大夫、管民總管。

兀愛襲兄阿剌帖木兒職,佩金虎符,授安遠大將軍、安撫使、高麗軍民總管、東征左副都元帥。二十四年,乃顏叛,力戰屢捷。復從月魯兒那演討塔不歹、朵歡大王于蒙可山、那江,統兵五千餘眾,與八剌哈赤脫歡相拒,絕流戰黑龍江,箭中右臂,忍傷復戰,敵大敗。二十五年,征哈丹禿魯〔干〕,[3]隸平章闊里帖木兒麾下,論功居多。冬十二月,賊軍古都禿魯干次於斡禿魯塞,平章率兀愛討降之。明年,加授昭武大將軍、遼陽等處行中書省事。又明年,哈丹等入寇高麗國境,遣兀愛鎮守,仍修城壁,嚴卒伍,軍威大振,賊遂潛遁。九月,哈丹禿魯干復寇纏春,兀愛引兵擊却之。

二十八年,入覲世祖于內殿,嘉其戰功,賜尚方玉帶及銀酒器。二十九年,改東征左副都元帥府,立總管高麗女直漢軍萬戶府,乃授兀愛三珠虎符,陞鎮國上將軍,總管高麗女直漢軍萬戶府,兼瀋陽安撫使、高麗軍民總管。

隋世昌[编辑]

隋世昌,其先登州棲霞人。父寶,徙居萊陽,金末隸軍伍,主帥奇其貌,以為管軍謀克,俄授懷遠大將軍、管軍都總領,鎮行村海口。太宗下山東,寶遂來歸,授萊陽令,歷萊州節度判官,終高密令。

世昌其第四子也,涉獵書史,善騎射,身長八尺,鍛渾鐵為鎗,重四十餘斤,能左右擊刺。歲癸丑,選充隊長。宋兵來攻海州,世昌戰却之。壬戌,克東海,世昌先登,陞馬軍隊官。己未,攻漣水城,世昌樹雲梯攀緣而上,身被數鎗,眾從之,遂克其城,陞馬軍千戶。

中統元年,宋將夏貴軍淮南新城,世昌夜乘艨艟抵城下,宋兵出戰,斬首數百級,刺殺其守將二人。未幾,漣水復叛歸宋,世昌軍于東馬寨城下,宋兵來攻,世昌擊走之。三年,改步軍千戶,還鎮行村海口。至元元年,朝議分揀正軍奧魯,授萊陽縣諸軍奧魯長官。

六年,伐宋。七年,以世昌為淄萊萬戶府副都鎮撫,守萬山堡,建言修一字城以圍襄、樊,陞管軍千戶。九年,敗宋兵于鹿門山。元帥劉整築新門,使世昌總其役,樊城出兵來爭,且拒且築,不終夜而就。整授軍二百,令世昌立礮簾於樊城欄馬牆外,夜大雪,城中矢石如雨,軍校多死傷,達旦而礮簾立。宋人列艦江上,世昌乘風縱火,燒其船百餘。樊城出兵鏖戰欄馬牆下,世昌流血滿甲,勇氣愈壯,而樊城竟破,襄陽亦下,遷武略將軍。引兵由黃涴堡入漢江,破沙洋。攻新城,世昌坎其城而先登,中數矢,傷臂,兜鍪皆裂,昏眩墜地,少蘇復進,遂下新城。明日丞相伯顏視所坎城,高一丈五尺餘,論功為上。從諸軍渡江,抵南岸,宋兵聯舟來拒,世昌舍舟師,率蒙古哈必赤軍步戰,斬其將一人,宋師潰,世昌追之,復與戰,大敗之。

十二年,從戰于丁家洲,以功陞管軍千戶,佩金符。十三年,圍揚州,世昌絕其糧道,兼搜湖泊,宋兵聞鐵鎗名,不敢近。揚州平,充四城兵馬使,從平章阿朮入見,授宣武將軍、管軍總管。十四年,戍揚州,擊野人原、司空山等七寨,皆下之,進安撫使,佩金虎符,鎮澉浦。十七年,拜定遠大將軍、管軍萬戶,尋以獲海賊功進階安遠大將軍。二十三年,改沂郯上副萬戶。

世昌前後數百戰,體皆金瘡,竟以是疾卒,年六十一,封定海郡侯,謚忠勇。子國英嗣。

羅璧[编辑]

羅璧字仲玉,鎮江人。父大義,為宋將。璧年十三而孤,長從朱禩孫入蜀,累官武翼大夫、利州西路馬步軍副總管。禩孫移荊湖,璧從之,至江陵。右丞阿里海牙領軍下江陵,璧從禩孫降,授宣武將軍、管軍千戶,隸丞相阿朮麾下。招收淮軍,討歙寇有功,領本州安撫事。至元〔十〕五年,[4]從元帥張弘範定廣南,賜金符,陞明威將軍、管軍總管,鎮金山。居四年,海盜屏絕。徙鎮上海,督造海舟六十艘,兩月而畢。

至元十二年,始運江南糧,而河運弗便。十九年,用丞相伯顏言,初通海道漕運,抵直沽以達京城,立運糧萬戶三,而以璧與朱清、張瑄為之。乃首部漕舟,由海洋抵楊村,不數十日入京師,賜金虎符,進懷遠大將軍、管軍萬戶,兼管海道運糧。二十四年,乃顏叛,璧復以漕舟至遼陽,浮海抵錦州小凌河,至廣寧十寨,諸軍賴以濟,加昭勇大將軍。二十五年,督漕至直沽倉,潞河決,水溢,幾及倉,璧樹柵,率所部畚土築堤捍之。陞昭毅大將軍、同知淮西道宣慰司事。請兩淮荒閑之田給貧民耕墾,三年而後量收其入,從之。歲得粟數十萬斛,陞鎮國上將軍、海北海南道宣慰使都元帥。

大德三年,除饒州路總管,改廣東道宣慰使都元帥。山海獠夷不沾王化,負固反側,乃誘致諸洞蠻夷酋長,假以官位,曉以禍福,由是咸率眾以歸。除都水監,改正奉大夫。通州復多水患,鑿二渠以分水勢;又浚阜通河而廣之,歲增漕六十餘萬石。奉命括兩淮屯田,得疾,歸鎮江而卒,年六十六。子坤載。

劉恩[编辑]

劉恩字仁甫,洺之洺水人,後徙威州。父辛,歸國,署貝州長。恩幼知讀書,勇而有謀,以材武隸軍籍,累功為百戶,俄遷管軍總管,佩銀符,太傅府經歷。從入蜀,數有戰功。宋劉整將兵守瀘州,中統三年都元帥紐璘遣恩諭整降,以功易賜金符。至元三年,宋將以戰船五百艘,載甲士三萬人,夾江上游,先以一萬人據雲頂山,欲取漢州。恩率千人渡江與戰,殺其將二人、士卒三千餘人,溺死者不可勝計,授成都路管軍副萬戶。六年,從平章賽典赤攻嘉定,過九頂山,與宋軍遇,生擒其部將十八人。械送京師,賞賚甚厚。

九年,從皇子西平王、行省也速帶兒征建都,恩將游兵為先鋒。師次其地,一日三戰皆捷。建都兵夜來犯圍,恩禦之,死者千餘人。時師久駐,食且盡,恩畫策招諭沿江諸蠻,得糧三萬石、牛羊二萬頭,士氣益振。建都因山為城,山有七巔,恩奪其五,斷其汲道。建都窮蹙,乃降。入朝,升管軍萬戶,戍眉州。

十二年,昝萬壽以嘉定降,恩移戍嘉定。安西王遣使召恩至六盤山,問曰:「江南已平,四川未下奈何?」恩曰:「若以重臣之不徇私者奉詔督責之,則半年可下矣。」王即遣恩與府僚朮兒赤乘傳以聞,帝以為然,命丞相不花等行樞密院於西川,授恩同僉院事。十五年,重慶降,守將張萬走夔府,以兵固守,不花遣恩招之,萬以城降。旬月之間,得其大小州邑六十四。

十六年,入朝,賞賚有加,授四川西道宣慰使,改副都元帥。率蒙古、漢軍萬人征斡端,進都元帥,宣慰使如故,賜宿烈孫皮衣一、錦衣一,及弓刀諸物。師次甘州,奉詔留屯田,得粟二萬餘石。十八年,命恩進兵斡端,海都將玉論亦撒率兵萬人迎戰,游騎先至,恩設伏以待,大敗之。海都又遣八把率眾三萬來侵,恩以眾寡不敵,成師而還。二十二年,僉行樞密院事,卒。子德祿,襲成都管軍萬戶。

石高山[编辑]

石高山,德興府人。父忽魯虎,以侍衞軍從太祖定中原,太宗賜以東昌、廣平四十餘戶,遂徙居廣平之洺水。

中統三年,高山因平章塔察兒入見世祖,因奏曰:「在昔太祖皇帝所集按察兒、孛羅、窟里台、孛羅海拔都、闊闊不花五部探馬赤軍,金亡之後,散居牧地,多有入民籍者。國家土宇未一,宜加招集,以備驅策。」帝大悅,曰:「聞卿此言,猶寐而覺。」即命與諸路同招集之。既籍其數,仍命高山佩銀符領之。

四年,授管軍總管,鎮息州,軍令嚴肅,寇不敢窺。居四年,邊境晏然,賜金符以奬之。至元八年,從取光州,克棗陽,進攻襄樊,皆有功。十年,從阿朮略地淮上。十一年,從下江南,以功陞顯武將軍。十二年冬,丞相伯顏命以所部兵取寧國,下令無虜掠,既至城下,喻以禍福,寧國開門迎降,秋毫無犯。復令兵從至焦山,與宋將孫虎臣、張世傑轉戰百餘里,殺獲甚多,以功賜金虎符,進信武將軍,鎮高郵。

宋平,伯顏等朝京師,帝問:「有瘦而善戰者,朕忘其名。」伯顏以高山對,且盛稱其功。帝即召見,命高山自擇一大郡以佚老,而以所部軍俾其子領之,高山辭曰:「臣筋力尚壯,猶能為國驅馳,豈敢為自安計。」帝從之,進顯武將軍,[5]領兵北征,屯亦脫山。十六年,命同忽都魯領三衞軍戍和林,因屯田以給軍儲,歲不乏用。乃顏叛,督戰有功,賜三珠虎符、蒙古侍衞親軍都指揮使,守衞東宮。

成宗憫其老,以其子闊闊不花襲職,賜鈔三百錠。大德七年,卒於家,年七十六。

鞏彥暉[编辑]

鞏彥暉,易州人,與兄彥榮俱以武勇稱。初,彥榮以百夫長隸千戶何伯祥麾下,累有戰功,後告老,以彥暉代之。

諸軍伐宋,彥暉從破棗陽,斬首甚眾。萬戶張柔之駐曹武也,彥暉與伯祥別將一軍破大洪諸寨。宋人出荊、鄂,選兵二萬救之,彥暉與伯祥逆戰,斬首五百級,生擒曹路分等一十六人。是夜,宋兵來攻,彥暉率甲士三十人,追擊于曹武鎮,敵潰走,擒其主將以歸。戰光州,柔軍于東北,夜二鼓,命彥暉率勁卒二百伏西南,五鼓,東北聲振天地,彥暉植梯先登,眾繼之,破其外城,遂急攻,并其子城破之。戰滁州,彥暉率浮渾脫者十人,夜渡池水,入欄馬牆,殺守軍三鋪,焚其東南角排寨木簾,大軍繼之,比明拔其城。

會大軍攻黃州,諸將壁壘未定,有舟來覘,柔遣彥暉伏甲二百於赤壁之下,敵軍夜半果水陸並至,彥暉等曳槍俟其半過而擊之,敵大撓,死者無算,生擒十七人。師還,又破張家寨,以守將獻。從攻壽州,奪其門,生擒三人以出。泗州之役,諸將自四鼓集城下,為塹水所阻,黎明無敢渡者,兩軍交射如雨,彥暉被重甲徑渡,敵將來禦,彥暉刺其胸搏殺之,眾畢渡,至晡得其外城,尋登其月城。彥暉將下,顧伯祥失所在,乃與王進反求之,敵復追襲,彥暉力戰,翼伯祥以出,由是伯祥與彥暉如親昆弟然。事聞,賜彥暉銀符牌,俾兼鎮撫事。

歲己未十一月,兵渡江,次武昌。宋援兵四集,彥暉逆戰,有舟數十來挑戰,彥暉逐之入湖中,伏出,圍彥暉數匝,左右莫能近。彥暉矢盡,短兵接,身被重傷,度不可免,遂投水中。敵援之出,載歸江州,見宋官不屈,問以事不對,竟死,年五十六。

長子信,襲授銀符,易州等處管軍總把。中統三年,從征李璮。至元四年,從元帥阿朮南征。九年,從攻樊城,先登,奪其土城,焚西南角樓,殺敵軍十人,擒五人。宋將矮張以舟兵來援,自高頭堡戰鬭八十餘里,抵襄陽城下,奪戰艦二,獲其裨將二人、軍八人。

十一年,從丞相伯顏攻沙陽堡,率勇士五十,縱火焚其寨,敵軍大亂,遂破之。是年,從渡江,與宋兵戰,俘生口十一,奪戰艦二。繼又領軍由陸進,直抵鄂城下,殺宋兵數十人,擒江路分一人以歸。十二年,戰丁家洲,殺宋兵七十餘人,奪戰艦二。江南平,以功陞武略將軍、管軍千戶,鎮太平州。十六年,以疾辭。

子思明、思溫、思恭。思明初患目疾,以思溫襲。及思溫卒,而思明疾愈,復以思明襲。思明卒,以思恭襲懷孟萬戶府管軍下千戶,佩金符。

蔡珍[编辑]

蔡珍,彰德安陽人。父興,幼隸軍籍,從宗王口溫不花出征,權管軍百戶。興告老,以珍代之。

珍素驍勇。歲戊午,從憲宗攻宋合州釣魚山。中統元年,從世祖征阿里不哥。三年,從征李璮。後從鎮襄陽,徇安慶,攻五河,所至有功。

南方平,遂入備宿衞。十四年,授忠顯校尉、管軍總把,尋命權千戶。是年冬,扈駕駐黑城。珍遣兵士儲芻藁,築土室,軍府賴其用。道遇凍者,必扶入密室溫煦之。軍糧必為撙節,不使頓絕以致饑困。十五年,充本衞都鎮撫。十七年,陞忠武校尉、中衞親軍總把,俄改屬後衞,賜銀符。

時白海初建行營,命珍督役,卒事,民不知擾,雖草木無纖介損。帝臨幸,問其故,近臣以蔡珍號令嚴肅為對,帝嘉之,賞以鈔若干。二十一年,改授膠東海道都漕運司丁壯萬戶府都鎮撫。二十七年,進後衞親軍千戶,佩金符。元貞元年,進階武略。俄告老而歸,子恕襲。

張泰亨[编辑]

張泰亨,堂邑縣人。父山,為管軍百戶,泰亨襲職。從攻宋釣魚山及樊城,征女兒阿塔有功。中統二年,授銀符、侍衞軍總把。三年,從圍李璮有功。至元四年,賜金符,陞京東歸德等處新軍千戶。從征西川有功,授元帥府鎮撫。六年,改省都鎮撫。七年,從攻襄陽,矢中右臂。十年,從攻樊城。十二年,進武略將軍、管軍總管,尋進明威將軍。從攻潭州,矢中鼻,拔矢奮戰,却敵兵。十三年,賜虎符,進階武德。從征廣西,破靜江府。十四年,還軍潭州,金瘡發,卒。

子繼祖襲,移鎮鄂州,舟過洞庭,溺死。

子震幼,以兄顯祖代之。二十四年,從征交趾,陷沒。震襲職,授金符、昭信校尉、管軍上千戶。延祐二年,覃恩加武略將軍,尋進階武德。五年,陞武節將軍、潁州萬戶府副萬戶。天曆二年,卒,子珽襲。

賀祉[编辑]

賀祉,益都人。父進,嘗平漣水有功,為元帥左監軍,守淄州;改千戶,守膠州。

祉初以質子入宿衞,至元六年,襲父職為千戶,仍守膠州。七年,宋兵攻膠州,祉固守戰退之。十年,領舟師五百艘為先鋒,攻五河口城。軍還,殿後。時宋兵以巨索橫截淮水,號混江龍,祉用大刀斷之,却其救兵,清河城遂降。攻高郵、寶應,戰淮安城下,尸填壕中。丞相伯顏以其功上聞,授武節將軍。攻泗州,獲戰船五百艘還。

從右丞別乞里迷失入朝,帝賜以弓矢、錦衣、鞍勒,加宣武將軍。鎮新城,絕淮安、寶應糧道,降之,得戰船六百艘及器械。上於行樞密院,遂命領寶應軍民事。十四年,特賜金虎符、懷遠大將軍。

二十年,建寧路黃華反,以所領軍捕之,有功。二十四年,以征交趾請行,湖廣行省檄令守輜重,屯思明州。軍還,至建康卒。

孟德[编辑]

孟德,濟南人。國初由鄒平縣令、淄州節度使累官至同知濟南路事。太宗即位之八年,諸王闊端命德為元帥,佩金符,領濟南軍攻宋徐州、光州,降其眾而有其地。歲甲辰,定宗母六皇后稱制,大王按只台以德為萬戶,攻濠、蘄、黃等州,積有戰功。憲宗即位之三年,命德守睢州。五年,移守海州。宋安撫呂文德以兵擾邊,德敗之,俘其太尉劉海。丁巳,從伯顏攻襄樊。己未,與子義從世祖攻鄂州,先登。中統三年,從征李璮。璮平,德以老告歸。

義襲為萬戶,領兵守沂、郯。四年,賜虎符。至元元年,城郯。六年,從山東統軍帖赤如五河,宋軍拒南岸,義率兵渡河擊之,凡數戰有功。九年,授懷遠大將軍,遷宿州萬戶。十一年,宋制置夏貴攻正陽,義奪戰艦數艘,遂敗之。十二年,掠地至安慶等處,攻揚子橋獲功。十三年三月,改守杭州。九月,從下福建、溫、台等處。十四年四月,授昭勇大將軍、瑞州路達魯花赤。十月,徙鎮閩州。十六年,授昭勇大將軍、招討使。二十二年,復為沂郯萬戶。元貞元年,以老辭職。

子智襲職,授三珠虎符、宣武將軍,為萬戶。延祐二年,進明威將軍,以病去職。子安世襲。

鄭義[编辑]

鄭義,河間人也。初,事太宗,佩金符,山東路都元帥,兼景州軍民人匠長官。從伐金,歲壬辰,與敵戰于歸德,死之。弟德溫襲。甲午,從攻徐州,陷陣而死。子澤襲。從萬戶史天澤出征,多立戰功。年老,弟江代其職。世祖北征,賜金符,授侍衞親軍副都指揮使,判武衞軍事,兼景州軍民人匠長官。

中統三年,李璮據濟南叛,世祖令各州縣長官子弟充千戶,於是以江子郇為千戶,領景州新簽軍千餘,敗賊眾于王馬橋,諸王哈必赤賞銀五十兩。璮平,郇以例罷。江陞為武衞親軍都指揮使,賜虎符,尋改屬左衞。至元八年,從攻襄陽,歿于陣,郇襲其職。

張榮實子玉附[编辑]

張榮實,霸州保定縣人。父進,金季封北平公,守信安城。壬辰歲,率所部兵民降太宗,命為征行萬戶。甲午,征河南,與金將國用安戰徐州,死焉。

榮實始以質子入宿衞,繼授金符,充征行水軍千戶。丁酉,改雄州保定新城長官。庚子,復命統領水軍。甲辰,從大將察罕軍至淮上,遇宋將呂文德,與戰,俘五十餘人,賞銀椀、戰馬。從攻江陵,略襄陽,宋以舟師橫截漢水,兵不得渡,榮實戰却之,獲人百餘,戰船數十艘,察罕以聞,賜錦袍及銀十五斤。又破宋軍于太湖,賞銀百兩。己未,從世祖南征,駐陽羅渡。宋兵十萬、舟二千迎戰,橫截江水。帝以榮實習於水,命居前列,遂取輕舟率麾下水校鏖戰北岸,獲宋大船二十,俘二百,溺死不可勝計,斬宋將呂文信。中統元年,帝即位,錄其勳勞,授金虎符、水軍萬戶,仍以其子顏代為霸州七處管民萬戶。三年,李璮叛,榮實從史天澤討平之,賞金盌及銀二百五十兩、馬一匹,命鎮膠西。

至元五年,從丞相阿朮攻襄陽,敗夏貴,擒張順;又攻樊城,俘其二將,賞銀百兩及弓矢鞍勒。十一年,增領新軍,從丞相伯顏南征,榮實以所部軍先進,諸將飛渡,鄂、漢皆降,論功授昭毅大將軍。從阿里海牙攻岳州,降宋將高世傑,破沙洋、新(巿)〔城〕,[6]降江陵,以功加昭武大將軍。偕元帥宋都台征江西隆興,擒宋將密佑,撫州降。十三年,授同知江西道宣慰使司事,未旬日,陞鎮國上將軍、福建道宣慰使。進兵廣東,破降韶州。十四年,改江東宣慰使、行省參知政事。帝以廣東餘黨未附,命與右丞塔出撫定之。

十五年,入覲,帝賜酒慰勞,授湖北道宣慰使、諸路水軍萬戶。是年,以疾卒,年六十一。子顏、玉、珪。

玉襲父職,為懷遠大將軍、諸路水軍萬戶。十六年,討吉安叛賊有功,入朝,賜金織文衣、弓矢、佩刀,加輔國上將軍、都元帥、兼水軍萬戶,鎮黃州。繼奉旨與元帥唐兀台改立蘄黃等路都元帥府,仍管領本道鎮守軍馬。二十年,廣東盜起,遏絕占城糧運。二十一年,玉率兵討平之。從參知政事也的迷失入朝,賜金織文衣、鞍勒、弓刀。

會元帥罷,命玉充保定水軍上萬戶。二十二年,番陽湖賊起,詔徙水軍萬戶府於南康。二十四年,從參知政事烏馬兒征交趾,累戰有功。二十五年,師還,安南以兵迎戰,大戰連日,水涸舟不能行,玉死焉。子輔襲萬戶。輔卒,子道重襲。

石抹狗狗[编辑]

石抹狗狗,契丹人,其先曰高奴。歲辛未,太祖至威寧,高奴與劉伯林、夾谷常哥等以城降。會置三萬戶、三十六千戶以總天下兵,遂以高奴為千戶,遙授青州防禦使,佩金符。己丑,從太宗伐金,為征行千戶,卒于軍。子常山,襲為千戶。癸丑,陞總管,領興元諸軍奧魯屯田,并寶鷄驛軍,權都總管萬戶,歲餘卒。子乞兒襲,領本萬戶諸翼軍馬,從都元帥紐璘攻重慶、瀘、敍諸城,數有戰功。時忽都叛於臨洮,乞兒等以蒙古、漢軍從往討之。至元二年,從都元帥按敦移鎮潼川。四年九月,從攻蓬溪寨,死焉,子狗狗襲。

狗狗少從征伐,以壯勇稱。八年,從僉省嚴忠範以兵圍重慶,攻朝陽寨,先登。九年,宋將昝萬壽率眾襲成都,狗狗以蒙古軍二千擊敗之。十六年,朝廷錄其前後功,賜金虎符,授宣武將軍、管軍總管,戍遂寧。十七年,進明威將軍、管軍副萬戶。

亦奚不薛蠻叛,從招討使藥剌海討平之。行省也速帶兒討都掌、烏蒙、蟻子諸蠻,戰于鴨樓關,狗狗最有功。二十一年,以蒙古軍八百從征散猫蠻,戰於菜園坪、滲水溪,皆敗之,壁守石寨,月餘散猫降,大盤諸蠻亦降。二十四年,遷懷遠大將軍、夔路萬戶,移戍重慶。二十六年,卒。子安童襲。

楚鼎[编辑]

楚鼎,安豐蒙城人。父㺹,仕金為鎮國上將軍、壽春府防禦使。金亡,歸宋,命守宿州。歲己亥,以州降,阿朮魯命鵋守之。宋兵來攻宿州,城破,㺹死之。宋人囚鼎於鎮江府,凡十有四年,會赦免。

至元十二年,師渡江,鼎從知太平州孟之縉降。行省遣鼎諭寧國府守將孫世賢,下之,承制授鼎管軍總管,制下,加懷遠大將軍,領兵鎮寧國。平建平、南湖、廣德諸盜。鼎與權萬戶孛羅台護送徽州招撫使李銓男漢英歸徽州,諭銓下其城。十三年,漢英與李世達叛,旌德、太平兩縣附之,鼎與兀忽納進兵,用徽人鄭安之策,按兵而入,兵不血刃而亂定。十五年,鼎始受符印。

十八年,東征日本,鼎率千餘人從左丞范文虎渡海,大風忽至,舟壞,鼎挾破舟板漂流三晝夜,至一山,會文虎船,因得達高麗之金州。合浦海屯駐散兵亦漂泛來集,遂領之以歸。

樊楫[编辑]

樊楫,冠州人。初為軍吏,從參政阿里海牙下鄂、江陵有功,以行省命為都事。宋平,從入朝,改員外郎。從定廣西,陞郎中。從攻厓山,進參議行中書省事、同知湖南宣慰司事。二十一年,擢僉荊湖占城行中書省事。從阿里海牙征交趾,無功而還。

二十四年,復征交趾,進行中書省參知政事。時三道進兵,皇子鎮南王與右丞程鵬飛分二道,一入永平,一入女兒關。楫與參政烏馬兒將舟師入海,與賊舟遇安邦口,楫擊之,斬首四千餘級,及生擒百餘人,獲船百餘艘、兵仗無算,遂至萬劫山,合鎮南王兵。十二月,進攻交趾,陳日烜棄城走敢喃堡。二十五年正月,王攻敢喃堡,破之,日烜走入海中。交人皆匿其粟而逃,張文虎餽餉不至。二月,天暑,食且盡,於是王命班師。楫與烏馬兒將舟師還,為賊邀遮白藤江。潮下,楫舟膠,賊舟大集,矢下如雨,力戰,自卯至酉,楫被創,投水中,賊鈎執毒殺之。至順元年,贈推忠宣力效節功臣、資德大夫、江浙行省右丞、上黨郡公,諡忠定。

張均[编辑]

張均,濟南人也。父山,從軍伐宋,以功為百戶,俄陞總把,戰死。

均襲百戶,從親王塔察兒攻鄂州,面中流矢。中統三年,從征李璮有功,以總帥命陞千戶,領兵守淄州。至元六年,,從左丞董文炳攻宋五河口,轉戰濠州北,遇其伏兵,均率眾力戰,敗之。十年,攻(連)〔漣〕州,[7]奪孫村堡。十二年,賜金符,授忠翊校尉、沂郯翼千戶。從攻蕪湖,奪宋戰船,俘四十餘人。又從丞相阿塔海戰有功,加武略將軍。十四年,賜虎符,加宣武將軍。二十二年,陞松江萬戶。二十四年,從鎮南王征交趾。二十六年,從北征,擢明威將軍、前衞親軍副都指揮使。三十年,世祖親征乃顏,以扈從受賞。

成宗即位,命屯田和林,規畫備悉有法,諸王藥木忽兒北征,給餉賴之,未嘗乏絕,帝嘉其能,賜予有加。大德元年,改和林等處副元帥,歷宣尉司同知,陞都元帥,加鎮國上將軍。延祐元年,卒。子世忠,襲前衞親軍副都指揮使。

信苴日[编辑]

信苴日,僰人也,姓段氏。其先世為大理國王,後累為權臣高氏所廢。歲癸丑,當憲宗朝,世祖奉命南征,誅其臣高祥,以段興智主國事。乙卯,興智與其季父信苴福入覲,詔賜金符,使歸國。丙辰,獻地圖,請悉平諸部,并條奏治民立賦之法。憲宗大喜,賜興智名摩訶羅嵯,命悉主諸蠻白爨等部,以信苴福領其軍。興智遂委國任其弟信苴日,自與信苴福率僰、爨軍二萬為前鋒,導大將兀良合台討平諸郡之未附者,攻降交趾。入朝,興智在道上卒。

中統二年,信苴日入覲,世祖復賜虎符,詔領大理、善闡、威楚、統失、會州、建昌、騰越等城,自各萬戶以下皆受其節制。至元元年,舍利畏結威楚、統失、善闡及三十七部諸爨各殺守將以叛,善闡屯守官不能禦,遣使告急,信苴日率眾進討,大敗之於威楚寶滿裔。復遣孛羅攻賊於統失城,又大破之,遂定統失。其秋,舍利畏又以眾十萬謀攻大理,詔都元帥也先與信苴日討之,師至安寧,遇舍利畏,擊破走之,遂復善闡,降威楚,定新興,進攻石城、肥膩皆下之,爨部平。三年,信苴日入覲,錄功賜金銀、衣服、鞍勒、兵器。

十一年,賽典赤為雲南行省平章政事,更定諸路名號,以信苴日為大理總管。未幾,舍利畏復叛,信苴日遣石買等詭為商旅,執贄往見,挺矛撞殺之,及其黨一人,梟首于巿。行省以聞,復賜金一錠及金織紋衣。於是置郡縣,署守令,行賦役,施政化,與中州等。十三年,[8]緬國擁象騎數萬,掠金齒南甸,欲襲大理,行省遣信苴日與萬戶忽都領騎兵千人禦之,信苴日以功授大理蒙化等處宣撫使。

十八年,信苴日與其子阿慶復入覲,帝嘉其忠勤,進大理威楚金齒等處宣慰使、都元帥,留阿慶宿衞東宮。及陛辭,復拜為雲南諸路行中書省參知政事。十九年,詔同右丞拜答兒迎雲南征緬之師,行至金齒,以疾卒。信苴日治大理,凡二十三年。

子阿慶襲爵,累授鎮國上將軍,大理金齒等處宣慰使都元帥,佩金虎符。

王昔剌[编辑]

王昔剌,保定人。初事世祖,以其有勇略,遂賜名昔剌拔都。從攻釣魚山及阿里不哥,累功賜金符,授武衞親軍千戶。中統三年,從征李璮於濟南,屢捷。四年春,元帥阿朮駐兵河南,遣昔剌將蒙古、漢軍復立宿州。至元六年,賜虎符,陞海州萬戶。引兵攻鹽林山寨,多所俘獲。十年,授東川行樞密院同僉。十五年,征夔府有功。十六年,徙鎮萬州,卒于軍。

子二:曰宏,曰寧。宏先佩金符,為左衞千戶。及樞密院擬寧襲武職,寧讓其兄宏,於是授宏中衞都指揮使,佩父虎符,而以寧代宏為千戶,佩金符。寧從阿剌台、憨合孫北征,追擊脫脫木兒之軍于阿納禿阿之地。師還,又從別急里迷失等擊賊外剌,斬首百餘級。復從忽魯忽孫北征有功。陞右衞親軍總管,後改前衞都指揮使司僉事。子處恭襲宏職,仕至侍御史。

趙宏偉[编辑]

趙宏偉字子英,甘陵人,後徙潁川。至元十三年,國兵攻宋,宏偉以書謁元帥宋都䚟於軍中,奇之,俾以兵略地臨江。至吉州,宋主將管忠節、路分鄒超悉眾出戰,宏偉敗之,追北二十餘里,薄其城,示以禍福,知州周天驥以城降。宋都䚟嘉宏偉有功,賞銀三十兩,署為吉州參佐官。吉民有為亂者,宏偉設伏橋下,以火攻之,賊戰退走,伏發,眾蹂踐幾盡,乘勝擣其巢穴,餘黨悉出拒戰,宏偉旋兵襲其背,斬其渠魁,一州遂安。

宋廂禁軍總管王昌、勇敢軍總管張雲誘新附五營軍為亂。事覺,昌就擒;宏偉夜襲雲,斬首以獻,俘其黨五百人。宋都䚟欲盡誅之,宏偉曰:「此屬詿誤,非得已也,今悉就誅,何以安反側?」眾得免死。以功授太和縣尹。宋相文天祥署其將羅開禮、葉良臣,集眾謀復吉、贛、臨江,宏偉斬良臣,俘開禮,釋其餘眾。十五年,以功賜金符,遷瓜州河渡提舉。十七年,改衡州路總管府治中。羣盜出沒其境,宏偉計其地,興屯田,民既足食,盜亦為農,郡遂寧謐。

大德五年,用中丞董士恒薦,起僉浙西道肅政廉訪司事。鎮江旱,蠲民租九萬餘石。吏畏飛語,復徵于民,民無所出,行臺令宏偉核實,卒蠲之。大風海溢,潤、常、江陰等州廬舍多蕩沒,民乏食。宏偉將發廩以賑,有司以未得報為辭,宏偉曰:「民旦暮饑,擅發有罪,我先坐。」遂發之,全活者十餘萬。遷江南行臺都事。十一年,江南大饑,宏偉請以贓罰錢賑之,民賴以生。

至大二年,召為內臺都事。仁宗在東宮時,聞其名,遇之甚厚,常以字呼之。及出為浙東廉訪副使,陛辭之日,仁宗出幣帛,俾擇所欲者即賜之。宏偉至浙東,聞郡人許謙得朱熹道學之傳,延致為師,於是人知向慕。未幾,擢江南行臺治書侍御史。皇慶二年,致仕。延祐三年,復起為福建道肅政廉訪使。未幾,以疾辭。泰定三年,卒,年四十四,贈嘉議大夫、禮部尚書、上輕車都尉,追封天水郡侯,諡貞獻。

子思恭,追封天水郡侯;思敬,以處士徵為教授。趙璉別有傳。

校勘記[编辑]

  1. 王綧高麗王㬚之猶子也 按本書卷二太宗紀十三年辛丑秋條、卷一五四洪福源傳、卷二0八高麗傳「猶子」皆作「族子」,新元史從改,是。王綧非王㬚兄弟之子。
  2. 〔十〕五年 上文有「十一年,進昭勇大將軍」,下文有「十八年,復征日本」,此「五年」上脫「十」字,今補。本證已校。
  3. 哈丹禿魯〔干〕 據下文補。此名本書屢見。蒙史已校。
  4. 至元〔十〕五年 據雪樓集卷二0羅璧神道碑銘補。考異已校。
  5. 進顯武將軍 按本書卷九一百官志,信武在顯武之上。上文已有「以功陞顯武將軍」、「進信武將軍」,此處不能再「進顯武將軍」。疑此處史文有誤。
  6. 新(巿)〔城〕 據本書卷八世祖紀至元十一年十月乙丑、十一月癸巳條、卷一二九李恒傳、卷一六六隋世昌傳改。
  7. (連)〔漣〕州 從道光本改。按本書卷七、八世祖紀至元九年六月己亥、十二年正月甲戌條皆作「漣州」。
  8. 十三年 本書卷二一0緬傳及元文類卷四一經世大典序錄征伐作「十四年」,元書改「三」為「四」,疑是。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卷一百六十五 ↑返回頂部 卷一百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