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和郡縣圖志/卷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元和郡縣圖志卷一
全書始 關內道一 下一卷→


京兆府[编辑]

京兆府雍州。 開元戶三十六萬二千九百九。 元和戶二十四萬一千二百二。

禹貢》雍州之地,舜置十二牧,雍其一也。周武王都豐、鎬,平王東遷,以岐、豐之地賜秦襄公,至孝公始都咸陽。秦兼天下,置內史以領關中。項籍滅秦,分其地為三:以章邯為雍王,都廢邱;今興平縣是也。司馬欣為塞王,都櫟陽;董翳為翟王,都高奴,今延州金明縣是也。謂之三秦。高祖入關定三秦,復并為內史。景帝分置左、右內史。武帝太初元年改內史為京兆尹,後與左馮翊、右扶風謂之三輔,其理俱在長安城中,又置司隸校尉以總之。光武都洛陽,以關中地置雍州,尋復立三輔。魏分河西為涼州,分隴右為秦州,三輔仍舊屬司隸。晉初省司隸,復置雍州。愍帝之後,劉聰、石勒、苻健、姚萇相繼竊據之,萇孫泓為劉裕所滅。東晉復置雍州及京兆郡,尋為赫連勃勃所破,遣子璝鎮長安,號曰「南臺」。後魏太武破赫連昌,復於長安置雍州,孝武自洛陽遷長安,改為京兆尹。隋開皇三年,自長安故城遷都龍首川,即今都城是也。初,隋氏營都,宇文愷以朱雀街南北有六條高坡,為乾卦之象,故以九二置宮殿以當帝王之居,九三立百司以應君子之數,九五貴位,不欲常人居之,故置玄都觀及興善寺以鎮之。大明宮即聖唐龍朔二年所置。高宗嘗染風痺,以大內湫溼,置宮於斯。其地即龍首山之東麓,北據高原,南俯城邑,每晴天霽景,下視終南如指掌,含元殿所居高明,尤得地勢。大明東南曰興慶宮,玄宗藩邸宅也。廢京兆尹,又置雍州,煬帝改為京兆郡。武德元年,復為雍州。開元元年,改為京兆府。

謹按:漢五年,高祖在洛陽,婁敬說曰:「陛下都洛陽,豈欲與周室比隆哉?周之都洛,以為此天下中,丁仲反。四方納貢職,道里均,有德則易以王,無德則易以亡。凡居此者,欲令務以德致人,不欲阻險,令後世驕奢也。今陛下而欲比隆成、康之時,為不侔矣。且夫秦地被山帶河,四塞以為固,猝然有急,百萬眾可具。因秦之故,資甚美膏腴之地,此所謂天府。陛下入關而都之,山東雖亂,秦故地,可全而有也。夫與人鬬,不扼其吭拊其背,未能全勝。今陛下入關而都,按秦之故[地],此亦搤天下之吭而拊其背也。」高帝問羣臣,羣臣皆山東人,爭言周王數百年,秦二世則亡,不如都周。高祖疑未能決。及留侯明言入關便,即日駕西都關中。六年,擒韓信,田肎賀高祖曰:「甚善。陛下得韓信,又(治)[理]秦中。秦形勝之國,帶河阻山,持戟百萬,秦得百二焉。地勢便利,其以下兵於諸侯,辟猶居高屋之上建瓴水也。」自漢至今,常為王者奧區。

府境:東西三百一十里。南北四百七十里。

八到:東至東都八百三十五里。東南至商州二百六十五里。西南至洋州六百三十里。東至華州一百八十里。南取庫谷路至金州六百八十里。正西微北至鳳翔三百一十里。西北至邠州三百里。東北至坊州三百五十里。正東微北至同州二百五十里。

貢、賦:開元貢:葵草席,地骨白皮,酸棗仁。 賦:緜,絹。

管縣十二,又十一:萬年,長安,昭應,三原,醴泉,奉天,奉先,富平,雲陽,咸陽,渭南,藍田。

[编辑]

萬年縣赤。本漢舊縣,屬馮翊,在今櫟陽縣東北三十五里。周明帝二年,分長安、霸城、山北等三縣,始於長安城中置萬年縣。隋開皇三年遷都,改為大興縣,理宣陽坊。武德元年,復為萬年。乾封元年,分置明堂縣,理永樂坊,長安三年廢。天寶七年,改為咸寧,乾元元年復為萬年縣。

終南山,在縣南五十里。按經傳所說,終南山一名太一,亦名中南。據張衡《西京賦》云「終南、太一,隆崛崔崒」。潘岳《西征賦》云「九嵕嶻嶭,太一巃嵸,面終南而背雲陽,跨平原而連嶓冢」。然則終南、太一,非一山也。
畢原,在縣西南二十八里。《詩》注云「畢,終南之道名也」。《書序》云「周公薨,成王葬於畢」,是也。
白鹿原,在縣東二十里。亦謂之霸上,漢文帝葬其上,謂之霸陵。王仲宣詩曰「南登霸陵岸,迴首望長安」,即此也。
長樂坡,在縣東北十二里。即滻川之西岸,舊名滻坂,隋文帝惡其名,改曰長樂坡。
故軹道,在縣東北一十六里,即秦王子嬰降沛公之處也。
細柳營,在縣東北三十里。相傳云周亞夫屯軍處。今按亞夫所屯,在咸陽縣西南二十里,言在此,非也。
杜陵,在縣東南二十里,漢宣帝陵也。
渭水,在縣北五十里。舊云北去縣五十里。
霸水,在縣東二十里。霸橋,隋開皇三年造,唐隆二年仍在舊所創制為南北二橋。
樊川,一名後寬川,在縣南三十五里。本杜陵之樊鄉,漢高祖賜樊噲食邑於此。
御宿川,在縣南三十七里。漢為離宮別館,禁禦人不得往來遊觀,止宿其中,故曰「御宿」。

長安縣赤。本秦舊縣。初,楚懷王封項羽為長安侯,則長安久矣,非始於漢,但未詳所在耳。及高帝五年入關,復置長安縣,乃取舊名以名縣也。至隋開皇三年,遷都長安,移至長壽坊西南隅。乾封元年,分置乾封縣,理懷直坊,長安三年廢。

龍首山,在縣北一十里,長六十里,頭入渭水,尾達樊川。秦時有黑龍從南山出飲水,其行道因成土山。疏山為臺殿,不假版築,高出長安城。《西京賦》所云「疏龍首以抗殿」也。《三輔(皇)[黃]圖》曰「營未央宮,因龍首制前殿也」。
細柳原,在縣西南三十三里。別是一細柳,非亞夫屯軍之所。
長安故城,在縣西北十三里。漢舊都,惠帝修築,本秦離宮也。按惠帝元年正月,城長安。三年春,發長安六百里內男女十四萬六千人,三十日罷。六月,發徒隸二萬人常役。至五年正月,復發十四萬五千人,三十日罷。九月而城成。城南為南斗形,城北為北斗形,周囘六十五里。
太和宮,在縣南五十五里終南山太和谷。武德八年造,貞觀十年廢。二十一年,以時熱,公卿重請修築,於是使將作大匠閻立德繕理焉,改為翠微宮。今廢為寺。
周武王宮,即鎬京也,在縣西北十八里。自漢武帝穿昆明池於此,鎬京遺址淪陷焉。
秦阿房宮,在縣西北十四里。殿東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坐萬人,下可建五丈旗。表南山之巔以為闕。為複道,自阿房渡渭,屬之咸陽。庭中可受十萬人,又置銅人十二於宮前。
漢長樂宮,在縣西北十四里。
漢未央宮,在縣西北十五里。並在長安故城中。
漢建章宮,在縣西二十里,長安故城西。太初元年,柏梁臺災,越巫以厭勝之術請作建章宮,為千門萬戶。
桂宮,在縣北十三里長安故城中,漢武帝所造。
柏梁臺,在長安故城中,未央宮北。
漸臺,在未央宮西,王莽死於此。
神明臺,在縣西北二十里,長安故城西,上有承露盤。
漢博望苑,在縣北五里,武帝為太子據所立,使通賓客。
上林苑,在縣西北一十四里,周匝二百四十(步)[里],相如所賦也。
酒池,在長樂宮中,漢武帝所作,以誇羌胡。飲以鐵杯,重不能舉,皆低頭牛飲。《西征賦》云「酒池監於商辛,追覆車而不悟」。
子午關,在縣南百里。王莽通子午道,因置此關。魏遣鍾會統十萬餘眾,分從斜谷、駱谷、子午谷趨漢中。晉桓溫伐秦,命司馬勳出子午道。今洋州東二十里曰龍亭,此入子午谷之路,梁將軍王神念以舊道緣山避水,橋梁多壞,乃別開乾路,更名子午道,即此路是也。

昭應縣

新豐故城,在縣東十八里,漢新豐縣城也。漢七年,高祖以太上皇思東歸,於此置縣,徙豐人以實之,故曰新豐。并移榆舊社,街衢棟宇,一如舊制,男女老幼,各知其室,雖雞犬混放,亦識其家焉。
古戲亭,在縣東北三十里。周幽王為犬戎所逐,死於戲,即此也。周章軍西至戲,秦將章邯拒破之,亦此地也。
周幽王陵,在縣東北二十五里。
秦始皇陵,在縣東八里。始皇即位,治驪山陵,役徒七十萬人。今按其陵高大,亦不足役七十萬人積年之功,蓋以驪山水泉本北流者,陂障使東西流,又此土無石,取大石於渭北諸山,其費功力由此也。
華清宮,在驪山上。開元十一年,初置溫泉宮,天寶六年改為華清宮。又造長生殿,名為集靈臺,以祀神也。

三原縣次赤。 西南至府一百一十里。本漢池陽縣。嶻嶭山在今縣西北六十里,苻秦於此山北置三原護軍,以其地西有孟侯原,南曰豐原,北曰白鹿原。後魏太武七年罷,改置三原縣,屬北地郡。明帝孝昌三年,蕭寶(寅)[夤]逆亂,毛洪賓立義柵捍賊,永安元年於此置北雍州,洪賓為刺史,亦謂之洪賓柵,其故城在縣北五十五里。又割北地郡之三原縣於此置建忠郡,以旌其功。隋開皇三年,罷郡,以縣屬雍州。

高祖獻陵,在縣東十五里。
堯門山,在縣西北三十二里。
天齊原,在縣西北二十五里,上有天齊祠。
黃白城,在縣西南十五里。後漢李傕亂政,天子東遷,三輔饑歉,乃移保黃白城,即其地也。
秦曲梁宮,在縣西南十五里黃白城內。
于謹墓,在縣北十八里。

醴泉縣次赤。 東南至府一百二十里。本漢谷口縣地,在九嵕山東仲山西,當涇水出山之處,故謂之谷口。《溝洫志》云:「白渠首起谷口,尾入櫟陽,袤二百里,溉田四千五百餘頃。人得其饒,歌曰:『田于何所?池陽谷口。鄭國在前,白渠起後。舉臿成雲,決渠為雨。涇水一石,其泥數斗。且溉且糞,長我禾黍。衣食京師,億萬之口。』」謂此也。後漢及晉,又為池陽縣。後魏改為寧夷縣。隋開皇十八年改為醴泉縣,以縣界有周醴泉宮,因以為名。

太宗昭陵,在縣東北二十五里九嵕山。
肅宗建陵,在縣東北十八里武將山。

奉天縣次赤。 東南至府一百六十里。光宅元年,割醴泉、始平、好畤、武功、新平郡之永壽五縣置。

梁山,高宗天皇大帝乾陵所在,因名曰奉天。其山即《禹貢》所云「壺口(治)[理]梁及岐」,又古公亶父踰梁山至於岐下,及秦立梁山宮,皆此山也。

奉先縣次赤。 西南至府二百四十里。本秦重泉縣,後魏省,至孝文帝分白水縣置南白水縣,西魏改為蒲城縣。本屬同州,開元四年以縣西北三十里有豐山,於此置睿宗橋陵,改為奉先縣,隸京兆。

玄宗泰陵,在縣東北二十里。
惠莊太子陵,在橋陵東南三里。
惠宣太子陵,在橋陵東六里。
惠文太子陵,在橋陵東三里。並在柏城內。

富平縣次赤。 西南至府一百五十里。本漢舊縣,屬北地郡。後魏文帝自懷德城移於今理,周閔帝於縣置中華郡,武帝省郡,以縣屬馮翊,隋開皇三年改屬雍州。

中宗定陵,在縣西北十五里龍泉山。
代宗元陵,在縣西北四十里檀山。
順宗豐陵,在縣東北三十三里甕金山。
節愍太子陵,在縣西北十五里。
荊山,在縣西南二十五里岐山東,《禹貢》云「荊、岐既旅」,是也。
鹽池澤,在縣東南二十五里,周回二十里。
後周文帝成陵,在縣西北十五里。
王翦墓,在縣東北三里。
司馬欣墓,在縣西二十五里。章邯長史,降項羽,封為塞王。

雲陽縣次赤。 西南至府一百二十里。本漢舊縣,屬左馮翊,魏司馬宣王撫慰關中,罷縣,置撫夷護軍,及趙王倫鎮長安,復罷護軍。劉、石、苻、姚因之。魏罷護軍,更於今理別置雲陽縣,隋因之。武德元年,分置石門縣。三年,於石門縣置泉州。貞觀元年廢州,改石門縣為雲陽縣。

德宗崇陵,在縣東二十里。
嵯峨山,一名嶻嶭山,在縣東北十里,東西二十五里,南北二十里。山上有雲必雨,常以為候。
甘泉山,一名磨石嶺,在縣西北九十里,周囘六十里。
車箱阪,在縣西北三十八里。縈紆曲折,單軌纔通,上阪即平原宏敞,樓觀相屬,即趨甘泉宮道也。
涇水,在縣西南二十五里。初,鄭國分涇水置鄭渠,後倪寬又穿六輔渠,今此縣與三原界六道小渠,猶有存者。謹按:秦始皇元年,韓聞秦好興事,欲疲之,乃使水工鄭國閒說,令鑿涇水自仲山西邸瓠口為渠,東注洛,三百餘里,欲以溉田。中作而覺,秦欲殺國。國曰:「始臣為閒,然渠成亦秦之利。」秦以為然,卒使就渠。既成,溉舄鹵之地四萬餘頃,收皆畝一鍾。關中無凶年,命為鄭國渠。後至漢武帝元鼎六年,一百三十六歲,倪寬為左內史,又奏請穿六輔渠,以益溉鄭渠旁高卬之田。後十六歲,趙中大夫白公又奏穿涇水注渭中,溉田四千餘頃,人得其饒而歌之。大唐永徽六年,雍州長史長孫祥奏言:「往日鄭白渠溉田四萬餘頃,今為富僧大賈,競造碾磑,止溉一萬許頃。」於是高宗令分檢渠上碾磑,皆毀撤之。未幾,所毀皆復。廣德二年臣吉甫先臣文獻公為工部侍郎,復陳其弊,代宗亦命先臣拆去私碾磑七十餘所。歲餘,先臣出牧常州,私制如初。至大曆中,利所及才六千二百餘頃。
漢雲陽故縣,在縣西北八十里。
雲陽宮,即秦之林光宮,漢之甘泉宮,在縣西北八十里甘泉山上。周囘十餘里,去長安三百里,望見長安城。黃帝已來祭天圜丘處也。齊人少翁謂武帝曰:「上即欲與神通,宮室被服,非像神,神物不至。」乃於甘泉宮中為臺,畫天、地、泰一諸鬼神而祭之。又作柏梁、銅柱、承露盤、仙人掌之屬。帝以五月避暑於此,八月乃還。
通天臺,在縣西北八十一里甘泉宮中。高三十五丈,望雷雨悉在下。

咸陽縣畿。 正東微南至府四十里。本秦舊縣也,孝公十二年於渭北城咸陽,自汧、隴徙都焉。秦自孝公、惠文、悼武、昭襄、莊襄王、始皇、胡亥並都之。始皇二十六年,初併天下,收天下兵聚之咸陽,鑄以為鍾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庭中。徙天下豪富於咸陽十二萬戶。每破諸侯,倣其宮室,作之[咸陽]北阪上,以所得諸侯美人鐘鼓充之。咸陽之旁二百里內,宮觀二百七十,土木皆被綈繡,宮人不移樂,不改懸,窮年忘歸,猶不能遍至。胡亥時,天下叛秦。漢元年,秦王子嬰降漢。項羽引兵西屠咸陽,殺子嬰,燒秦宮室,火三月不滅。及漢興,以為渭城縣,屬右扶風。按秦咸陽在今縣東二十二里,漢渭城縣亦理於此,苻堅時改為咸陽郡。後魏又移咸陽縣於涇水北,今咸陽縣理是也。隋開皇九年,改涇陽為咸陽,大業三年廢入涇陽縣。城本杜郵也,武德元年置白起堡,二年置縣,又加營築焉。山南曰陽,水北曰陽,縣在北山之南,渭水之北,故曰咸陽。

畢原,即縣所理也。《左傳》曰「畢、原、鄷、郇,文之昭也」,即謂此地。原南北數十里,東西二三百里,無山川陂湖,井深五十丈。亦謂之畢陌,漢氏諸陵並在其上。
短陰原,在縣西南二十里。
渭水,南去縣三里。
臨臯驛,在縣東南二十里。
長陵故城,在縣東北三十里。初,漢徙關東豪族以奉陵邑,長陵、茂陵各萬戶,其餘五陵各千戶,皆屬太常,不隸於郡。
秦蘭池宮,在縣東二十五里。
秦慈石門,在縣東南十五里。東南有閣道,即阿房宮之北門也,累慈石為之,著鐵甲入者慈石吸之不得過,羌、胡以為神。
細柳倉,在縣西南二十里,漢舊倉也。周亞夫軍次細柳,即此是也。張揖云在昆明池南,恐為疏遠。
棘門,在縣東北十八里。本秦闕門也,漢文帝使將軍徐厲屯棘門,謂此也。
蘭池阪,即秦之蘭池也,在縣東二十五里。初,始皇引渭水為池,東西二百里,南北二十里,築為蓬萊山,刻石為鯨魚,長二百丈。始皇嘗微行,遇盜於蘭池,見窘,使武士擊殺盜,關中大索二十日。
中渭橋,在縣東南二十二里。本名橫橋,駕渭水上。始皇都咸陽,渭水貫都,以像天漢。橫橋南渡,以法牽牛。渭水南有長樂宮,渭水北有咸陽宮,欲通二宮之閒,故造此橋。漢末董卓燒之,魏文帝更造,劉裕入關又毀之,後魏重造,貞觀十年移於今所。
便橋,在縣西南十里,駕渭水上。武帝建元三年,初作便門,橋在長安北茂陵東,去長安二十里。長安城西門曰便門,此橋與門相對,因號便橋。
白起祠,在縣城中。
漢長陵,在縣東三十里,高帝陵也。
安陵,惠帝陵也,在縣東北二十里。
陽陵,景帝陵也,在縣東四十里。
平陵,昭帝陵也,在縣西北二十里。
渭陵,元帝陵也,在縣西北七里。
延陵,成帝陵也,在縣西北十三里。
義陵,哀帝陵也,在縣北八里。
康陵,平帝陵也,在縣西北九里。
太公墓,在縣東北十里。
周公墓,在縣北十三里。
蕭何墓,在縣東北三十七里。
曹參墓,在縣東北三十五里。
張良墓,在縣東北三十六里。
蒙恬祠,在縣西北十五里。

渭南縣畿。 西至府一百三十里。本漢新豐縣地,苻秦時置。後魏孝明帝亦云孝文帝。於今縣東南四里置渭南郡及南新豐縣。西魏廢帝二年,改南新豐為渭南縣。武德元年屬華州,五年改屬雍州。

倒獸山,一名玄象山,在縣東南五十里。王子年隱處也。
渭水,北去縣四里。
酋水,出縣西南石樓山,北入渭。
隋崇業宮,在縣東十五里。
秦步高宮,在縣西南二十里。

藍田縣畿。 東北至府八十里。本秦孝公置。按《周禮》,「玉之美者曰球,其次為藍」,蓋以縣出美玉,故曰藍田。周閔帝割京兆之藍田又置玉山、白鹿二縣,置藍田郡,至武帝省郡復為藍田縣,屬京兆,後遂因之。

縣理城,即嶢柳城也,俗亦謂之青泥城。桓溫伐苻健,使將軍薛珍擊青泥城,破之,即其處也。
藍田山,一名玉山,一名覆車山,在縣東二十八里。
白鹿原,在縣西六里。晉桓溫伐苻健,督護鄧遐等奮擊於白鹿原,即此地也。
霸水,故滋水也,即秦嶺水之下流,東南自商州上洛縣界流入,又西北流合滻水入渭。
思鄉城,在縣東南三十三里。宋武帝征關中,築城於此,南人思鄉,因以為名。
藍田關,在縣南九十里,即嶢關也。秦趙高將兵拒嶢關,沛公引兵攻嶢關,踰蕢山擊秦軍,大破之。
蕢山,在縣東南二十五里。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