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城先生盡言集 (四部叢刊本)/卷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一 元城先生盡言集 卷十二
宋 劉安世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覆宋刊本
卷十三

盡言集卷第十二

   論楊畏除御史不當此一章與朱光庭同言

臣等伏見朝廷以御史闕員屢詔近臣俾舉所

知近者本臺及兩制等數以名聞未嘗採録中

外疑惑莫知所謂及𠕂令舉官敕下略出事因

如葉伸穆衍則曰已係省卽陳鵬則曰已係監

司臣等旣見止此為不應格遂於常調通判資

序中以田陳古張㣲𠑽薦二人者皆敦厚剛正

可任言責剡奏以來于今兩月未𮐃朝廷有所

簡㧞今日乃聞以楊畏為監察御史𥨸惟

祖宗之制所有命近臣舉言官者盖耳目之任

不𣣔置執政之𥝠人也今兩制等奉詔舉官不

合大臣之意則妄以監司省卽為觧拒而不用

楊畏不係所舉之士又見𠑽永興軍路提刑未

審朝廷何名除授臣等後来所薦旣非監司省

𭅺即合依公掄𨕖它日苟不稱職自可并坐謬

舉之罪今旣未嘗試之以事而便謂其才不堪

取捨任情殊無義理伏望聖慈追還楊畏新命

止令於两制等舉到人内𨕖差庶使 祖宗之

法不至墜廢取進止

   第二同前

臣等近嘗論奏楊畏差除不當未𮐃施行臣等

伏覩 祖宗故事天禧二年二月詔左諌議大

夫樂黄同知制誥陳知㣲於常叅官舉公清強

敏材堪御史者各一人臣等𥨸惟聖訓皆有㣲

㫖何者御史之任所以紏察百僚苟非剛正無

𥝠不可濫居此職故先湏擇舉主使之引𩔗是

以受詔者知明主SKchar2𠋣之厚慎簡忠良𬒳舉者

体朝廷責任之嚴敦尚名節得人之盛無媿前

古厥後方令两制資次舉官當時議者巳謂無

善惡皆得薦士故多非其人然未嘗專出於執

政也今兩制等初以名聞則猥曰巳係監司省

𭅺更令別舉後來所薦旣巳應格則又弃而不

用乃以𥝠意外召楊畏且畏見授永興軍路提

刑獨非監司乎前日以此拒人而今日躬自蹈

之威福自任反覆如此舉官之詔遂成空文

祖宗之法日益廢壊臣等𥨸為 陛下惜之况

二聖臨御仰臣輔弼若言路漸布𥝠黨則政事

闕失何由盡逹天聦為大臣之計則安為

陛下之慮則䟽矣伏望聖慈鑒前代姦邪𮐃蔽

之患循聖人開廣聦明之理罷畏新𠇮以示至

公取進止

   第三同前

臣等已两曽論奏楊畏差除不當至今未奉㫖

揮竊觀 祖宗以來尤重風憲之任必得公正

之士付之彈劾之權所以紏察百僚振肅綱紀

雖在人主未嘗敢以已用之必命近臣與本臺

長二更互奏舉以恊中外之望如畏者初無自

立之譽又非應詔之薦忽𮐃簡㧞甚喧物議昔

王安石當國惟以破壊 祖宗法度為事毎於

言路多置𥝠人持寵交養寖成大弊今朝廷之

政率由舊章豈容䑓臣更蹈覆轍伏望

陛下審察事理罷畏新命𠕂令近侍各舉所知

庶得端良不廢故事取進止

   第四

右臣近已三次論列楊畏差除不當未𮐃施行

竊聞議者以謂本朝嘗用舊人乃𣣔持此沮抑

公論臣伏覩 祖宗以來雖有復召之例率皆

風節暴著為搢紳所服如吕誨之𩔗者方可不

用奏舉𠕂授言職今楊畏從王安石之學議論

駁雜及吕惠卿用事又頃心附託縁舒亶之薦

得為御史觀其所主固已刻薄考其素履多復

乖異豈可為有故實妄引匪人臣𥨸謂朝廷不

至乏才如此之甚伏望 陛下審察義理罷畏

新命庶㡬言路純一衆聼不惑取進止

   第五

臣近巳四次論列楊畏差除不當未𮐃施行臣

𥨸惟御史之官朝廷雖有復召舊人之例謂冝

審其才實叅以公議如畏之趣向乖僻附麗姦

邪搢紳之間多所鄙薄非獨出於臣之𥝠言也

况元豊之末巳嘗任用在職之日苦無建明雖

粗曽彈擊貴近亦是承望權臣風指為之鷹犬

今若不考其素輕授風憲臣恐匪人得進浸壊

言路伏望聖慈深賜省察檢㑹臣累奏事理早

降㫖揮罷畏新命以稱 陛下為官擇人之意

取進止

   論大河利害

右臣伏見南宫埽口今年以未有堤俻漲水在

近權住閉塞直候将來堤防成立物料齊足方

謀興工雖目下苟安未敢輕議然詢考輿議竊

有可憂湏至開陳乞賜詳覽臣訪聞南宫之决

今巳累月適值亢旱水𫝑甚平萬一夏秋之交

山水汎溢與大河相合奪過河身一向西流則

深州以下必𬒳其患今事𫝑已急尚未見朝廷

如何擘畫此不可不預為之慮也議者又謂将

來若理西堤湏𭻍九門以道西山之水使河門

太小則𫝑必壅遏入納不快河門稍大則黄河

𭧂漲𨚫致出泄二者之說皆不免與民為害而

又修閉南宫水口之後亦未保他䖏終無𠕂決

之患向去人使道路若有侵占阻滯國信徃來

未委如何處置𣣔望聖慈詳此事理專委都水

使者與本路監司子細相度具的確委得不致

有前項患害畫一條列結罪以聞庶得利病之

實不誤國事

   第二此一章與梁燾同言

右臣等訪聞大河西潰今巳累年汗漫流散無

復河道故去𡻕兾州南宫埽決南宫未閉信都

又决⿰糹⿱𢆶匹而大名宋城中埽又决近日復有焦家

堤之患則北流利害灼然可見今𣣔復全故道

議者以謂新修理水堤亦未髙闊自大名之東

埽岸乆已廢壊雖南有横堤頗為堅實然尚卑

下恐不足恃而又故河未嘗濬治一旦⿺辶䖏决梁

村由孫村口放水東流止可以分减目下漲水

𣣔還故道未易能也盖大河重濁其流稍緩旋

即淤填今梁村開口循理水堤而下水去堤面

𦂯五六尺至孫村口水與堤平兩處下埽僅免

决溢或聞只是分過大河三四分水但恐因循

浸乆積淤日増将來閉塞北流併使東注地𫝑

高仰壅遏難通則横堤以南金堤以東决湏受

害臣等𥨸謂河事素來議論不一遂致中輟今

水官旣知利病奮然敢為固有足取然臣等雖

知有可成之功恐不免𣣔速之弊盖舊河不曽

䟽濬而向下堤埽全未完葺⿺辶䖏决梁村放水理

有未安况今日已後水𫝑漸小沙淤浸多萬一

更壊舊河不能還復則是前功盡弃進退𬒳

為今之計實可重惜伏望聖慈詳此事理明詔

都水官吏及本路監司恊力盡公講究長䇿廣

為儲俻増固舊防庶使東流必有成績乃河朔

生灵之幸

   第三

臣伏見朝廷𣣔回大河使歸故道採之輿議頗

有異同今之言北流者以謂廣占民田大破省

稅壅遏西山之水為深趙瀛莫之患吞併御河

絶邉城轉餉之利淤填塘泊北使道梗而又堤

防卑薄全不足恃故今𡻕之間四處决溢臣再

三推考實有如此之患是以議者𣣔復東流然

而自小呉之决乆不閉塞大河故道地形髙仰

而舊堤廢壞徃徃㫁缺所植林木𤼵掘巳盡昔

日之俻百無一二若河流果然東去不免後患

故議者皆𣣔先葺舊防䟽鑿故道人功物料悉

令具足然後乘春夏𭧂漲之𫝑而順道之方有

可囬之理昨來都水官吏思慮不審惟務速成

旣未嘗完繕廢堤亦不聞濬治河道乃於水𫝑

向衰之際妄引東注臣聞只是减得四分已來

漲水𦂯至復槽⿺辶䖏已㫁流縁自來河水稍緩立

有沙淤故瀕河之人皆咎都水官吏以謂輕開

梁村堙塞故道非特不能紓北方之患而反淤

壊舊河此尤可重惜也今朝廷舉不貲之費廣

儲薪石調𤼵兵夫必數十萬勞民耗國無大於

此而典領之人終不敢保河之必囬依違觀望

徼幸萬一臣𥨸憂之伏望 陛下明詔執政熟

講事理若大河决不可回則早乞降㫖揮便令

罷役慱𨕖通習水事之人就今所行子細相度

别為長乆禦俻之計若復𣣔使趍故道則乞令

都水及修河司官吏條具兵夫物料的確合用

數指定於何處放水自甚月日興功至何時

了畢委不得至誤事結罪以聞異日成敗用行

誅賞使苟簡之吏莫敢誕謾而利害明白中外

不疑大衆大役不妄舉動惟兾特𭻍聖慮早賜

施行取進止

   第四

臣早來延和殿進對伏𮐃宣問大河次第臣㝷

具所聞悉已面奏退而思之猶有未盡之意輙

復論列上禆憂勤之萬一臣竊謂自小呉之决

今已八年澶州之東地形髙仰而又堤道廢壊

乆不完葺林木剪伐靡有子遺今若不繕舊防

増峻故道一旦河𫝑全奪東去而下流禦俻殊

未有涯脫或踈虞何以救𥙷其可慮者一也臣

聞昨者沙隄之破北京官吏科配梢草調𤼵丁

夫期㑹嚴峻甚於星火民間劳弊固已不堪今

回大河計其薪蒭之費恐湏百倍於前日雖朝

廷巳降㫖揮禁戒搔擾而有司茍避督責急於

辨集名為和買實是抑配若必𣣔來𡻕興功竊

恐日月迫促地産有限物價踴貴重困民力其

可慮者二也臣愚𣣔望聖慈更加熟計明詔執

政叅議至理若東流有可成之功卽乞慎擇官

吏委任責成寛假𡻕月無求近効應修河所湏

之物並量添價直只令和買不得擾民如有違

犯並行降黜俟三二年堤防完固薪石具俻公

𥝠之力皆有餘𥙿然後察水𫝑之所向而順道

之庶㡬横流可囬生民受賜比之浮薄之論妄

舉莫大之役校其得失固不侔矣惟兾特𭻍聖

慮早賜施行取進止

   第五

右臣伏見大河西潰今巳累年朝廷屡遣使者

與都水之官及本路監司同共按行固已詳熟

而利害紛紜終無定論臣聞自啇胡之决踰三

十年河淤東高𫝑必西徙所以連𡻕衍溢旋塞

旋潰理有必至無可疑者而王孝先等建議乃

𣣔回復洪流使歸故道所用人工動以億計薪

石粮噐又數千萬國費民勞莫大於此SKchar聞孝

先等奏章顕言新開直河若有淤填乞不坐罪

則是妄興大役以徇偏見又慮緩急水𫝑不應

則先入姦言莫肯執咎誕謾自便輕侮朝廷操

心如此何足𠋣辦書曰汝則有大疑謀及乃心

謀及卿士謀及庶人謀及卜筮盖聖人作事謹

始不敢自用而廣謀從衆以求合於天心也今

将動大衆起大役而廟堂之上䇿非素定付之

一二庸人肆為臆說治一横堤已費五百餘萬

復千里之故道則又将若何茍暫費而永寧固

不足吝今建議之臣猶不自保則生民之膏血

負於此軰而聽其輕用乎况謝卿材與張景

先同爲一路監司而二人之論自不相合恐非

詢謀僉同之道伏望聖慈慱𨕖深知河事之人

𠕂令經度叅以李陲孫民先之書擇其可用俾

干繫官吏條析利害結罪以聞然後付之執政

定從一議所貴慮無遺䇿不貽後悔

   論修河物料科買搔擾事此一章與梁燾同言

右臣等訪聞修河計置物料萬数浩大㳂流州

縣多𬒳科買期限迫促甚爲搔擾臣等𥨸謂河

朔之民乆罹水災若更加以科率實所不堪今

河流向背尚未可知不冝重困民力伏望聖慈

特降SKchar㫖約束逐路監司及都水官吏應縁修

河物料除朝廷應付外並湏和買不得擾民如

敢違犯重行朝典

  乞諌官各鑄印事

右臣勘㑹兩省諌議大夫巳下六員止有二印

通共行使並於長官𠫊𭣣納毎遇申𤼵文字即

逐旋遣人借用若相去遼遠甚爲妨𣻉𣣔乞自

諌議大夫及司諌正言别鑄六印各以官名爲

文貴不闕事伏𠉀朝廷㫖揮

   論犯賍人於𭔃禄階改左右字不當事

右臣伏見自行官制後來一切以𭔃禄名官至

於流品無復旌別乃者朝廷以為未便始詔吏

部因其舊各分為左右自是清濁有辨衆論稱

𠃔後來𥨸聞新制士大夫之犯賍者並改右字

法旣未備人以為疑且有出身之人茍有賍賄

抵罪左降於右固可示懲縁無出身者自合稱

右今若一旦混淆於貪墨之徒彼将以仕官為

耻非惟失先王礪世磨鈍之術亦恐本帯右階

之士或有犯者朝廷復以何名處之臣愚𣣔乞

今後賍汚之吏並與削去左右量其所犯之輕

重而制為貶降之𡻕月若限内別無他罪仍有

㪯主即與約經赦叙用之法許以牽復如此則

名噐自正而負罪者通改過自新之路𭄿懲之

道可以兩得矣伏乞SKchar明亟追前令別加脩改

庶恊政体

   論執政不合𭻍占軍𠑽宣借事

右臣伏覩去年九月内開封府勘到百姓𡊮贇

與李卿無故於汴河上走馬衝撞人落水致死

准法合從不應為重科断㨿本府奏為𡊮贇情

理至重乞加二等㫁遣送五百里編管𮐃朝廷

㫖揮𡊮贇决臀杖二十特刺配隣州本城巳刺

面配衛州本城訖臣聞𡊮贇家富於財素稱凶

豪而又結集惡少縱酒馳馬使無辜之民𬒳

淪溺原其妄頼難從常法 陛下旣用本府之

奏加等决杖又降特㫖刺配隣州非止慰𬒳

之家亦将為後來之戒也如聞執政大臣𨚫作

宣借名目占𭻍𡊮贇在京檢准今年七月二十

七日勑節文諸自京配出外處𠑽軍者不得𨚫

指名勾抽上京其中外臣僚之家合破宣借人

亦不得抽取配軍違者徒二年見任宰相執政官許抽取杖罪

非在京犯盗并窩藏盗賊迯軍誘略人配軍情輕之人𠑽宣借臣㸔詳上條止

謂情輕之人方許勾抽今𡊮贇本以情重特㫖

刺靣不委執政安得指差衞州官吏旣𬒳受上

件敕條自合遵守不委何故公然廢格中外之

議皆謂𡊮贇家資極厚廣行賂遺是以上下𮐃

蔽無人紏𤼵夫廟堂之上造岀法度而執政大

臣首先自犯郡縣之吏奉承詔條而情重配軍

屈法縱遣此而可捨朝綱廢矣伏望 陛下特

降㫖揮𭣣𡊮贇付有司鞠問行賂次第并違法

受賕官吏依公施行所貴稍正綱紀姦人知畏

   論不御講筵及求乳母事

臣伏自前月未聞傳聖㫖權罷講筵是時近興

龍節意謂将有燕饗是以暫輟邇英之幸用成

慶禮今復半月別無政事亦非有前𡻕大雪苦

寒之故而勸講之臣乆不得望見清光臣固已

疑之矣廼者民間喧傳禁中見求乳母臣𥨸謂

陛下冨於春秋尚未納后紛華盛䴡之好必不

能動蕩淵𠂻雖聞斯議未嘗輒信近日傳者益

衆考之頗有實状臣忝𬒳言職當諌其漸伏惟

皇帝陛下天賜SKchar聖纂成大業 太皇太后陛

慈仁正順保祐備至覆載之内莫不傾耳拭

目以望風化而或者之論乃謂 陛下稍踈先

王之經典𥨊(“爿”換為“丬”)近後庭之女寵此聲流播實損聖

徳昔者尭之受命惟以天下為憂而不敢以位

為樂成湯不邇聲色不殖貨利著之方冊萬世

稱誦 皇帝陛下不可以不勉 太皇太后陛

下不可以不勸也伏望聖慈為宗廟社稷之大

計清閑之燕頻御經帷仍引近臣與之論議前

古治亂之要當今政事之冝悉俾開陳以𦔳聖

學無溺於所愛而忘其可戒天下幸甚取進止

   𠕂奏

臣今月二十七日給事中范祖禹至本𠫊宻傳

宰臣吕大防所聞徳音諭臣以所論後宫事實

未嘗有者稽首承命感抃交集臣歷觀前世之

主鮮有不以聲色為累至於近之太早御之無

節則又不能保固貞元増益夀考聖賢所戒可

為寒心且世俗之間粗有百金之産猶知愛其

子孫以為嗣續之託而况國朝百三十年之太

平 六聖憂勤積累之基業 陛下繼而有之

可不自愛自重以為宗廟社稷無窮之計乎臣

誤𮐃聖恩擢寘諌列使 陛下日新之徳未有

以著於四海而親近女寵之謗先播於衆口臣

雖愚暗亦深憂之所以不避譴訶先事進戒若

陛下實未嘗為則臣之所言猶不失諌官之職

若 陛下萬一有之則臣之進說巳是後時雖

不敢迯曠官之誅頋亦何𥙷於事惟兾

陛下愛身進徳𭻍意問學清心寡𣣔増厚福基

臣不勝惓惓愛君之至取進止

   乞早𥙷諌員等事

右臣伏自去年十月十二日與左司諌韓川於

延和殿奏事後屢𣣔上殿而川累乞外𥙷以至

辭免除命凢百餘日不得一至法座之前今左

右省惟臣一員𣣔望朝廷早𨕖方正之士以𥙷

諌列仍乞特降㫖揮遇有職事湏合靣陳雖未

差到官許臣獨對庻盡悃幅少禆聼覽

   論朋黨之弊

臣嘗於史冊之間考前世巳然之事盖有眞朋

黨而不能去亦有非朋黨而不能辨者此實治

亂消長之機不可不察也東漢之衰姦人先以

黨事誅戮禁錮天下之賢者而在朝皆小人也

故漢以之亡此所謂非朋黨而不能辨者也唐

之季世牛李之徒迭進相毀巧構傾覆而善人

君子癈斥無餘其所用者皆庸鄙不肖也故唐

以之亂此所謂眞朋黨而不能去者也盖君子

之進則至公引𩔗以報國小人之進則徇𥝠立

黨以固寵雖世主深疾臣下之背公成朋而小

人窺見間𨻶鄉原上意閉匿其𥝠陽若可信反

指君子引𩔗之公以爲有黨黨之與𩔗相似而

不同是非虚實間不容髪辨之不早遂生亂階

此正人所以常𬒳誣而小人所以常得志也

祖宗逺鑒歷代之𡚁 擇耳目之官所以開衆

正之路塞群枉之門而日近士論稍有朋黨之

迹深恐姦人乘 主上冲㓜 陛下委任大臣

之際隂引邪慝漸斥端士孤朝廷之𫝑而蔽人

王之聦明盗刑賞之柄以快群小之𥝠意此弊

浸長非國家之福也臣願 陛下深覽前史之

慎終如始奨惜臺諌以養多士敢言之氣庶能破姦邪之謀而消未形之變天下幸甚

盡言集卷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