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城先生盡言集 (四部叢刊本)/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三 元城先生盡言集 跋
宋 劉安世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覆宋刊本
張元濟跋

盡言集䟦

先公宫傳天性SKchar學於書無所不讀問之亦無

不知多聞強識自以進士貢則稱慱洽元祐戊

辰以彭山令丁内艱歸寓畿邑時復制科卽慨

然益蒐討舊學期以是舉進居三四年待問之

業悉備人未甚知亦不求知於人邑距京不百

里獨不一徃或𭄿之曰聞從官徃徃薦所知未

剡章者亦旣許人左右無乃後乎先公𥬇而荅

曰患不能尔㑹有知者乆之至都城果如所聞

唯寳文閣待制樞宻都承㫖劉公難其人猶未

舉也作書以謁一見稱奨乃録所撰䇿論⿰糹⿱𢆶匹

則深愛之遂應詔舉焉明年甲戌改元紹聖時

事更新公自鎮帥坐向所言事謪嶺外先公以

是不與召試綯侍側毎聞言知遇特逹之意欲

登其門恨不能也大𮗚戊子先公𣳚旣踰歳綯

扶其䘮泝汴趨洛過永城聞公寓傳舎亟徃見

之與進甚厚以門人之子𭻍飯諄誨良渥因話

及初除諌官時入白太夫人曰言責之任稱職

實難依世吐茹則忝先人直道不回將蹈禍患

慈親憂方今孝治某無兼侍以親辭必得請

辭之如何太夫人愀然曰是聀也汝父平生修

藴欲爲而不得者今朝廷命汝汝父之意伸矣

第爲之萬一斥吾誓偕行慎無以吾撓汝素志

某再拜受教辭不𫉬命乃不固辭旣就職則遇

事極言無所顧避以報異知及後𬒳譴卽白曰

高年⿺辶商炎荒非便請𭻍婦及孫以養某當携它

子之貶所太夫人曰吾向許汝偕行臨事食言

吾弗爲也且吾𭻍則憂思益甚不如前邁死生

命也避可得乎家人猶疑強勉慰其子尔從容

㣲伺之恬恬不異平日遇患難幾三年一夕無

疾而終卒無悼怛之色嗚呼世徒知公正色立

朝論議風莭氷霜盖其毋太夫人之賢如此

雖傳記所載賢母烈婦又何以加諸綯以行速

不果再造起立願聞治心行巳之要公𠇮之坐

乃告之曰某少學温公旣擢第筮仕行有日卽

徃别且丐一言終身行之温公曰其誠乎吾平

生力行之其後用之不可旣某曰行之何先温

公曰當自不妄語始綯服膺欽誦奉以周旋初

猶勉強乆乃安之凡所云爲無一不出於誠者

綯心識之願學焉病未能也建炎丁未今上卽

祚雎陽綯時守壽春復召爲給事中過同寮直

舎傳公諌草盡言集者就𮗚之首見𦒿徳魁雋

世所共賢者舉錯非是公必言之不少假或者

甚之綯應之曰治已如公則可茍爲不然必有

躡其後而攻之者欲傳之未睱甲寅綯自㑹稽

得請外祠來寓崑山公季子至叔以尚書𭅺聀

⿰糹⿱𢆶匹至綯借盡言集則已爲人所先矣獨得公

所爲文元城集二十卷且傳且讀躬自是正反

復惟騐以求公之志趣而則傚焉今至叔除守

海陵待次綯始求是集傳録親校讀玩再三

備見所上章䟽諷諭論列動繫國體諏訪審訂

咸有根據嚴而恕簡而不苛氣平守固辭直事

核皇皇乎仁義之説也大㫖務在人主慎㣲師

古總𭣄綱柄輔臣恊㳟弼直杜絶阿𥝠凡百有

位持身顧禮義莅官循法度如是而後巳則是

書乃言官之模楷輔弼之龜鑑卿士大夫之藥

石綯𮗚其書則思其人思其人則誦其言因憶

疇昔致誠不妄之語無少不合故輒題其集後

并記親聞之説以見一話一言未嘗不根於誠

也噫先公出公之門十六年而後綯識其面又

二十年而後見其集又十年而後得其全書家

藏而時𮗚之景仰之心盖四十四年矣非特如

是搢紳好事者多傳其書以爲師法方将盛行

於世爲時利澤施諸千載而未艾也綯雖老矣

猶庶㡬及見之紹興六年丙辰季冬望日資政

殿大學士在中大夫提舉臨安府洞霄宫河南

王綯題

元城先生南遷徃還皆道曲江比得其手帖十

餘𥿄於州人鄧氏迺刻石清淑堂上⿺辶商

先生曽孫孝騫自連山來訪出其家藏盡言集

十三卷因命工𨩐版置之郡齋淳熈五年戊戍

閠月初吉假守括蒼梁安世謹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