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好問集/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元好問集
卷六
卷七 

卷六[编辑]

樂府[编辑]

【天門引】[编辑]

秦王深居不得近,從破衡成欲誰信?白頭遊客困咸陽,憔悴黃金百斤盡。海中仙人黃鵠舉,大笑人間爭腐鼠。丈夫何意作蘇秦,六印才堪警兒女。古來多為虛名老,不見阿房淨如掃。千年虎豹守天門,一日牛羊臥秋草。

【蛟龍引】[编辑]

古劍咸陽墓中得,抉開青雲見白日。蛟龍地底氣如虹,土花千年不敢蝕。洪爐烈焰初騰精,橫海已覺無長鯨。世上元無倚天手,匣中誰解不平鳴。割城恨不逢相如,佐酒恨不逢朱虛。尚方未入朱雲請,盟槃合與毛生俱。誰念田丈坐中客,只將彈鋏歎無魚。

【湘夫人詠】[编辑]

木蘭芙蓉滿芳洲,白雲飛來北渚遊。千秋萬歲帝鄉遠,雲來雲去空悠悠。秋風秋月沅江渡,波上寒煙引輕素。九疑山高猿夜啼,竹枝無聲墮殘露。

【湘中詠】[编辑]

楚山鶴鳴風雨秋,楚岸猿啼送客舟。江山萬古騷人國,猿鳥無情也解愁。西北長安遠於日,憑君休上岳陽樓。

【孤劍詠】[编辑]

鬱鬱重鬱鬱,夜半長太息。吟成《孤劍詠》,門外山鬼泣。清霜棱棱風入骨,殘月耿耿燈映壁。君不見一饑縛壯士,僵臥時自惜。黃鵠一舉摩蒼天,誰念樊籠束脩翼?

【渚蓮怨】[编辑]

阿溪何許來?素麵涴風雨。寂寞煙中魂,依依欲誰語?

【芳華怨】[编辑]

娃兒十八嬌可憐,亭亭嫋嫋春風前。天上仙人玉為骨,人間畫工畫不出。小小油壁車,軋軋出東華,金縷盤雙帶,雲裾踏雁沙。一片朝雲不成雨,被風吹去落誰家?少年豈無恩澤侯,金鞍繡帽亦風流。不然典取鷫蠙裘,四壁相如堪白頭。金穀樓台悄無主,燕子不來花著雨。只知環珮作離聲,誰向琵琶得私語?無情釭袴翡翠兒,有情蜂雄蛺蝶雌,勸君滿酌金屈卮,明日無花空折枝。

【後芳華怨】[编辑]

江南破鏡飛上天,三五二八清光圓。豈知汴梁破來一千日,寂寞菱花仍半邊?白沙漫漫車轆轆,鯤雞弦中杜鵑哭。塞門憔悴人不知,枉為珠娘怨金谷。樂府初唱《娃兒行》,彈棋局平心不平。只今雄蜂雌蝶兩不死,老眼天公如有情。白玉搔頭綠雲髮,玫瑰面脂透肉滑。春風著人無氣力,不必相思解銷骨。洛花絕品姚家黃,揚州銀紅一國香。千圍萬繞看不足,雨打風吹空斷腸。丹砂萬年藥,金印八州督,不及秦宮一生花裏活。長門曉夕壽相如,盡著千金買痟渴。

【結楊柳怨】[编辑]

長樂坡前一杯酒,鄭重行人結楊柳。可憐楊柳千萬枝,看看盡入行人手。輕煙細雨綠相和,惱亂春風態度多。路人愛是風流樹,無奈朝攀暮折何。朝攀暮折何時了,不道行人暗中老。素衣今日洛陽塵,白髮明朝塞城草。柳色年年歲歲青,關人何事管離情?春風誰向丁寧道,折斷柔條莫再生。

【秋風怨】[编辑]

碧瓦高梧響疏雨,坐倚薰籠時獨語。守宮一著死生休,狗走雞飛莫為女。雲間簫鼓夜厭厭,禁漏誰將海水添?一春門外羊車過,又見秋風拂翠簾。總把丹青怨延壽,不知猶有竹枝鹽!

【歸舟怨】[编辑]

渡頭楊柳青復青,閨中少婦動離情。祇從問得狂夫處,夜夜夢到洛陽城。南風吹櫓聲,北雁鳴嚶嚶。江流望不極,相思春草生。

【征人怨】[编辑]

瀚海風煙掃易空,玉關歸路幾時東?塞垣可是秋寒早,一夜清霜滿鏡中。

【塞上曲】[编辑]

平沙細草散羊牛,一簇征人在戍樓。忽見隴頭新雁過,一時回首望南州。

【西樓曲】[编辑]

遊絲落絮春漫漫,西樓曉晴花作團。樓中少婦弄瑤瑟,一曲未終坐長歎。去年與郎西入關,春風浩蕩隨金鞍。今年匹馬妾東還,零落芙蓉秋水寒。並刀不剪東流水,湘竹年年露痕紫。海枯石爛兩鴛鴦,只合雙飛便雙死。重城車馬紅塵起,乾鵲無端為誰喜?鏡中獨語人不知,欲插花枝淚如洗。

【後平湖曲】[编辑]

越女顏如花,吳兒潔於玉。天教並牆居,不著同被宿。美人一笑千黃金,連城不博百年心。樓上牆頭無一物,暮爨朝舂一生足。秋風拂羅裳,秋水照紅妝,舉頭見郎至,低頭采蓮房。郎心只如菱刺短,妾意未覺藕絲長。與郎期何許,眼礙同舟女。春波澹澹無盡情,雙星盈盈不得語。十里平湖艇子遲,岸花汀草伴人歸。鴛鴦驚起東西去,唯有蜻蜓接翅飛。

【洧川行】[编辑]

洧川道邊日欲西,誰家少婦掩麵啼?漫漫長路行不徹,粉綿鏡衣手自攜。自言娼家女,家在梁門東,夫婿輕薄兒,新人不相容。憶初在家時,只辦放嬌慵。爺娘惜女如惜玉,近前細看麵發紅。無端嫁作蕩子婦,流落棄擲風埃中。可憐桃李花,顏色嬌蒙茸,朝看花枝好,暮看花枝空。安得明珠三百斛,重簾復幕圍春風!

【長安少年行】[编辑]

黃衫少年如玉筆,生長侯門人不識。道逢豪客問姓名,袖把金鞭側身揖。臥駝行橐錦帕蒙,石榴壓漿銀作筒。八月蒼鷹一片雪,五花驕馬四蹄風。日暮新豐原上獵,三更歌舞灞橋東。

【黃金行】[编辑]

王郎少年詩境新,氣象慘淡含古春。筆頭仙語復鬼語,只有溫李無他人。天公著詩貧子身,子曾不知乃自神。人間不買詩名用,一片青衫衡霍重。兒貧女富母兩心,何論同袍不同夢!入門喚婦不下機,淚子垢面兒啼饑。君詩只有貧女謠,何曾夢見金縷衣?外家翁媼日有語,嫁女書生徒爾為。昆陽城下三更酒,醉膽輪囷插星斗。一昔詩腸老蛟吼,十尺長人墮車走。斫頭不屈三萬言,欲向何門復低首?何人壽我黃金千,使君破鏡飛上天。

【隋故宮行】[编辑]

渭川楊柳先得春,二月鶯啼百囀新。長春宮中千樹錦,暖日晴雲思煞人。君王半醉唱吳歌,絳仙起舞顰翠蛾。吳兒謾說曾行樂,三十六宮能幾多?千秋萬古金銀闕,海沒三山一毫髮。繁華夢覺人不知,留得寒泣秋月。

【解劍行】[编辑]

古劍黑於漆,鬱鬱動星文。摩挲二十年,今日持贈君。長鯨鼓浪三山沒,知君不是泥中物。袖間一卷白猿書,未分持刀買黃犢。壯懷風雲鬱沉沉,慚愧漂母無千金。長安侏儒飽欲死,萬古不解天公心。北風浩浩吹行客,隴水無聲雪花白。荊卿墓頭秋草幹,擊築行歌欲誰識?君不見秦相五羖皮,去時烹雞炊扊扅。又不見敝裘蘇季子,合從歸來印累累。丈夫墮地自有萬里氣,翕忽變化安能知?大冠如箕望吾子,富貴同生亦同死。

【征西壯士謠】[编辑]

三十未有二十強,手內蛇矛丈八長。總為官家金印大,不怕百死向沙場。捉卻賀蘭山下賊,金鞍繡帽好還鄉。

【望雲謠】[编辑]

涉江采芙蓉,芙蓉待秋風。登山采蘭苕,蘭苕霜早雕。美人亭亭在雲霄,鬱搖行歌不可招。湘弦沉沉寫幽悠,愁心歷亂如曳繭。金支翠蕤紛在眼,春草迢迢春波遠。

【望歸吟】[编辑]

塞雲一抹平如截,塞草離離臥榆葉。長城窟深戰骨寒,萬古牛羊飲冤血。少年錦帶佩吳鉤,獨騎匹馬覓封侯。去時只道從軍樂,不道關山空白頭。北風吹沙雜飛雪,弓弦有聲凍欲折。寒衣昨夜洛陽來,腸斷空閨搗秋月。年年歲歲望還家,此日歸期轉未涯。誰與南州問消息,幾時重拜李輕車?

【梁園春五首】車駕遷汴京後作[编辑]

軍從南去三回勝,雪自冬來二尺強。今歲長春多樂事,內家應舉萬年觴。 長春,德陵誕節名。

暖入金溝細浪添,津橋楊柳綠纖纖。賣花聲動天街遠,幾處春風揭繡簾。

上苑春濃晝景閑,綠雲紅雪擁三山。宮牆不隔東風斷,偷送天香到世間。

樓觀沉沉細雨中,出牆花木亂青紅。朱門不解藏春色,燕宿鶯喧處處通。

雙鳳簫聲隔彩霞,宮鶯催賞玉溪花。誰憐麗澤門邊柳,瘦倚東風望翠華。龍德宮有玉溪館。麗澤,燕都西門名。

【探花詞五首】[编辑]

禁裏蒼龍啟九關,殿前鸚鵡喚新班。沉沉綠樹鞭聲遠,嫋嫋薰風扇影閑。

浩蕩春風入繡鞍,可憐東野一生寒。皇州花好無人管,不用新郎走馬看。

六十人中數少年,風流誰占探花筵?阿欽正使才情盡,猶欠張郎白玉鞭。 李欽用二十七,張夢祥少一歲,又未婚云。

美酒清歌結勝遊,紅衣先為渚蓮愁。曲江共說櫻桃宴,不見西園風露秋。

人物風流見藹然,逼人佳筆已翩翩。龍津春色年年在,莫著新銜惱必先。

【獵城南】[编辑]

翩翩遊俠兒,白馬如匹練。朝出城南獵,暮趁軍中宴。北平有真虎,愛惜腰間箭。

【春風來】[编辑]

春風來時瑤草芳,綠池珠樹宿鴛鴦。春風去後瑤草歇,來鴻去燕遙相望。鴛鴦不得雙,燕鴻天一方。娟娟愁眉色,靜與遙山長。錦衾復羅薦,夢語相思怨。月明烏夜啼,空閨淚如霰。

【幽蘭】[编辑]

仙人來從舜九疑,辛夷為車桂作旂。疏麻導前杜若隨,披猖芙蓉散江籬。南山之陽草木腓,澗崗重復人跡希。蒼崖出泉懸素霓,翛然獨立風吹衣。問何為來有所期,歲雲暮矣胡不歸?鈞天帝居清且夷,瑤林玉樹生光輝。自棄中野誰當知,霰雪慘慘清入肌。寸根如山不可移,雙麋不返夷叔饑。飲芳食菲尚庶幾,西山高高空蕨薇。露槃無人薦湘累,山鬼切切雲間悲。空山月出夜景微,時有彩鳳來雙棲。

【梅華】[编辑]

去歲梅華晚,今歲梅華早。和羹要佳實,春風莫草草。

【寶鏡】[编辑]

寶鏡掛秋水,青娥紅粉妝。春風不相識,白地斷肝腸。

【續小娘歌十首】[编辑]

吳兒沿路唱歌行,十十五五和歌聲。唱得小娘相見曲,不解離鄉去國情。

北來遊騎日紛紛,斷岸長堤是陣雲。萬落千村藉不得,城池留著護官軍。

山無洞穴水無船,單騎驅人動數千。直使今年留得在,更教何處過明年。

青山高處望南州,漫漫江水繞城流。願得一身隨水去,直到海底不回頭。

風沙昨日又今朝,踏碎鴉頭路更遙。不似南橋騎馬日,生紅七尺繫郎腰。

雁雁相送過河來,人歌人哭雁聲哀。雁到秋來卻南去,南人北渡幾時回。

竹溪梅塢靜無塵,二月江南煙雨春。傷心此日河平路,千里荊榛不見人。

太平婚嫁不離鄉,楚楚兒郎小小娘。三百年來涵養出,卻將沙漠換牛羊。

饑鳥坐守草間人,青布猶存舊領巾。六月南風一萬里,若為白骨便成塵。

黃河千里扼兵衝,虞虢分明在眼中。為向淮西諸將道,不須誇說蔡州功。

 卷五 ↑返回頂部 卷七 


PD-icon.svg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