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宮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元宮詞(一百三首)
作者:朱有燉 明朝
本作品收錄於《列朝詩集/乾下

序曰:元起自沙漠,其宮庭事跡乃夷狄之風,無足觀者。然要知一代之事,以記其實,亦可以備史氏之采擇焉。永樂元年,欽賜予家一老嫗,年七十矣,乃元後之乳姆。女常居宮中,能通胡人書翰,知元宮中事最悉。間常細訪之,一一備陳其事,故予詩百篇皆元宮中實事,亦有史未曾載,外人不得而知者。遺之後人,以廣多聞焉。永樂四年春二月朔日,蘭雪軒制(萬曆中,都人劉效祖序雲周恭王所撰,恭王受封在世廟時,傳寫之誤也)。

大安樓閣聳雲霄,列坐三宮御早朝。
政是太平無事日,九重深處奏簫《韶》。

(周伯琦《詠大安閣》:「層甍復閣接青冥,金色浮圖七寶楹。當日熙春今避暑,灤河不比漢昆明。」註云:「故宋熙春閣移建上京。」張昱《輦下曲》:「祖宗詐馬宴灤都,挏酒哼哼載憨車。向晚大安高閣上,紅竿雉帚掃珍珠。」)

春日融和上翠臺,芳池九曲似流杯。
合香殿外花如錦,不是看花不敢來。

棕殿巍巍西內中,御筵簫鼓奏薰風。
諸王駙馬咸稱壽,滿酌葡萄飲玉鐘。

(張昱《輦下曲》:「國戚來朝總盛容,左班翹鹖右王封。功臣帶礪河山誓,萬歲千秋樂未終。靜瓜約鬧殿西東,頒宴宗王禮數隆。酋長巡觴宣上旨,盡教滿酌大金鐘。」)

雨順風調四海寧,丹墀大樂列優伶。
年年正旦將朝會,殿內先觀玉海青。

(柯九思《宮詞》:「元戎承命獵郊坰,敕賜新羅白海青。得俊歸來如奏凱,天鵝馳進入宮庭。」註:「海青,海東俊鶻也。白者尤貴。」)

東風吹綻牡丹芽,漠漠輕陰護碧紗。
向曉內園春色重,滿欄清露濕桃花。

上都四月衣金紗,避暑隨鑾即是家。
納缽北來天氣冷,只宜栽種牡丹花。

合香殿倚翠峰頭,太液波澄暑雨收。
兩岸垂楊千百尺,荷花深處戲龍舟。

(張昱《輦下曲》:「直教海子望蓬萊,青雀傳言日幾回。為造龍舟載天姆,院家催造畫圖來。」)

屍諫靈公演傳奇,一朝傳到九重知。
奉宣賫與中書省,諸路都教唱此詞。

胭粉錢關歲歲新,例教出外探諸親。
歸來父母曾相囑,侍奉尤當效力頻。

興和西路獻時新,猩血平波顆顆勻。
捧入內庭分品第,一時宣賜與功臣。

王孫王子值三春,火赤相隨出內門。
射柳擊球東苑裏,流星駿馬蹴紅塵。

(來復《燕京雜詠》:「錦貂公子躍龍媒,不怕金吾夜漏催。阿剌聲高檀板急,棕毛別殿宴春回。」)

閶闔門開擁鉞旄,千官侍立曉星高。
尚衣欲進虬龍服,錯捧天鵝織錦袍。

侍從常向北方遊,龍虎臺前正麥秋。
信是上京無暑氣,行裝五月載貂裘。

清寧殿裏見元勛,侍坐茶餘到日曛。
旋著內官開寶藏,剪絨段子御前分。

瑞氣氤氳萬歲山,碧池一帶水潺湲。
殿傍種得青青豆,要識民生稼穡艱。

(柯九思《宮詞》:「黑河萬里連沙漠,世祖深恩創業難。數尺闌干護春草,丹墀留與子孫看。」註曰:「太祖、建文內移沙漠莎草於丹墀,示子孫無忘草地也。」)

一段無瑕白玉光,來從西域獻君王。
制成新樣雙龍鼎,慶壽宮中奉太皇。

燈月交光照綺羅,元宵無處不笙歌。
太平官裏時行樂,輦路香風散玉珂。

玉京涼早是初秋,銀漢斜分大火流。
吹徹洞簫天似水,半鉤新月掛西樓。

五色雲生七寶臺,小山子上數峰排。
奇花異草香風度,不是天仙不到來。

蜜漬金桃始獻新,禁城三伏絕囂塵。
炎蒸微至清寧殿,玉杵敲冰賜近臣。

幾番怯薛上班慵,生怕鸞輿又到宮。
一自恩歸西內日,飛魚閑掛寶雕弓。

初調音律是關卿,伊尹扶湯雜劇呈。
傳入禁垣官裏悅,一時咸聽唱新聲。

(楊維楨《宮詞》:「開國遺音樂府傳,白翎飛上十三弦。大金優詼關卿在,伊尹扶湯進劇編。」)

十六天魔按舞時,寶妝纓絡鬪腰肢。
就中新有承恩者,不敢分明問是誰。

(張昱《輦下曲》:「西方舞女即天人,玉手曇花滿把青。舞唱天魔供奉曲,君王長在月宮聽。」薩都剌《上京》詩:「涼殿參差翡翠光,朱衣華帽宴親王。紅簾高卷香風起,十二天魔舞袖長。」)

背番蓮掌舞天魔,二八嬌娃賽月娥。
本是河西參佛曲,把來宮苑席前歌。

(張昱《輦下曲》:「西天法曲曼聲長,瓔珞垂衣稱艷妝。大晏殿中歌舞上,華嚴海會慶君王。」)

上都樓閣靄雲煙,風俗從來朔漠天。
自是胡兒無禁忌,滿宮嬪御唱銀錢。

侍從皮帽總姑麻,罟罟高冠勝六珈。
進得女真千戶妹,十三嬌小喚茶茶。

杏臉桃腮弱柳腰,那知福是禍根苗。
高麗妃子初封冊,六月陰寒大雪飄。

(張昱《宮詞》:「宮衣新尚高麗樣,方領過腰半臂裁。連夜內家爭借看,為曾著過御前來。」)

官裏前朝駕未回,六宮迎輦殿門開。
簾前三寸弓鞋露,知是𡞾々小姐來。

深宮春暖日初長,花氣渾如百和香。
睡足倚欄閑坐久,琵琶聲裏撥當當。

(張昱《宮詞》:「和好風光四月天,百花飛盡感流年。宮中無以消長日,自劈龍頭十二弦。)」

二十餘年備掖庭,紅顏消渴每傷情。
三弦彈處分明語,不是歡聲是怨聲。

月明深院有霜華,開遍階前紫菊花。
涼入繡幃眠不得,起來窗下撥琵琶。

苑內蕭墻景最幽,一方池閣正新秋。
內臣凈掃場中地,官裏時來步打球。

珊瑚枕冷象牙床,耿耿青燈伴月光。
不是宮闈有仙境,如何覺得夜偏長。

金風苑樹日光晨,內侍鷹坊出入頻。
遇著中秋時節近,剪絨花勣鬪鵪鶉。

金鴨燒殘午夜香,內家初試越羅裳。
芳容不肯留春駐,幾陣東風落海棠。

梨花素臉髻盤龍,南國嬌娃乍入宮。
無奈胡姬皆笑倒,亂將脂粉與添紅。

自供東苑久司茶,覽鏡俄驚歲月加。
縱使深宮春似海,也教雲鬢點霜華。

惻惻輕寒透鳳幃,夜深前殿按歌歸。
銀臺燭燼香銷鼎,困倚屏風脫舞衣。

奇氏家居鴨綠東,盛年才得位中宮。
翰林昨日新裁詔,三代蒙恩爵祿崇。

湖上駕鵝映水明,海青常是內官擎。
二宮皇后隨鑾駕,輦內開簾看放鷹。

叆抹多官上直時,丹墀千隊列旌旗。
殿前每遇觀西馬,詔許宮臣輦路騎。

(柯九思《宮詞》:「高鼻黃髯款塞胡,殿前引貢盡龍駒。仗移天步臨軒看,畫出韓生試馬圖。」)

憔悴花容只自知,番思嬌小入宮時。
經年不識東風面,蹙損春山為阿誰。

小樓春淺杏花寒,象鼎煙銷寶篆殘。
情思不忺梳洗懶,半偏雲髻倚闌干。

年年避暑出居庸,北望灤京朔漠中。
經過縉雲山水秀,吳姬疑是越江東。

(柯九思《官詞》:「黃金幄殿載前車,象背駝峰盡寶珠。三十六宮齊上馬,太平清暑幸灤都。」)

鬼赤遙催駝鼓鳴,短檐氈帽傍車行。
上京咫尺山川好,納缽南來十八程。

(張昱《輦下曲》:「當年大駕幸灤京,象背前馱幄殿行。國老手壚能引導,白頭連騎出都城。」周伯琦《扈從詩序》曰:「國語曰『納缽』者,猶漢言宿頓所也。」)

清曉龍闈侍寢回,纻松雲鬢對妝臺。
綺窗昨夜東風暖,一樹梨花對雨開。

金蓮處處有花開,斜插雲鬟笑滿腮。
轅軾向南遵舊典,地椒香裏屬車回。

奎章閣下文詞盛,太液池邊遊幸多。
南國女官能翰墨,外間抄得《竹樹》歌。

(楊維楨《宮詞》:「海內車書混一時,奎章御筆寫烏絲。朝來中使傳宣急,南國宮娥拱鳳池。」)

一別諸親三十載,詔令相見出宮垣。
就中苦樂誰知得,內侍叢中不敢言。

祈雨番僧鲊答名,降龍刺馬膽巴瓶。
牛酥馬乳宮中賜,小閣西頭聽唪經。

(張昱《輦下曲》:「守內番僧日念吽,御前酒肉按時供。組鈴扇鼓諸天樂,知在龍宮第幾重。」)

上都隨駕自西回,女伴遙騎駿馬來。
踏遍路傍青野韭,白翎飛上李陵臺。

(楊維楨《宮詞》:「雞人報曉五門開,鹵簿千官泊帝臺。天上鋋鵝先有信,九重鑾駕上都回。」註:「每歲此禽先駕往返。」)

隊裏惟誇三聖奴,清歌妙舞世間無。
御前供奉蒙深寵,賜得西洋塔納珠。

(張昱《輦下曲》:「教坊女樂順時秀,豈獨歌傳天下名。意態由來看不足,揭簾半面已傾城。」)

按舞嬋娟十六人,內園樂部每承恩。
纏頭例是宮中賞,妙樂文殊錦最新。

月宮小殿賞中秋,玉宇銀蟾素色浮。
官裏猶思舊風俗,鷓鴣長笛序《梁州》。

比胛裁成土豹皮,著來暖勝黑貂衣。
嚴冬校獵昌平縣,上馬方才賜貴妃。

楊維楨《宮詞》:「北幸和林幄殿寬,句麗女侍倢伃官。君王自職《明妃曲》,敕上琶琵馬上彈。」)

月夜西宮聽按箏,文殊指撥太分明。
清音劉亮天顏喜,彈罷還教合鳳笙。

包髻團衫別樣妝,東朝謁罷出宮墻。
內中多有親姨嫂,潛與交州百和香。

十五胡姬玉雪姿,深冬校獵出郊時。
海青帽暖無風冷,鬒發偏宜打練椎。

夜深燒罷斗前香,旋整雲鬟拂御床。
遇著上班三鼓盡,內筵猶自未擡羊。

(來復《燕京雜詠》:「秋滿龍沙草已霜,射雕風急朔雲長。內官連日無宣喚,獵取黃羊進尚方。」)

彩繩高掛綠楊煙,人在虛空半是仙。
忽見駕來頻奉旨,含羞不肯上秋千。

(張昱《宮詞》:「頻把香羅拭汗腮,綠雲昔綰未曾開。相扶相曳還宮去,笑說秋千架下來。」)

承寵嬌行寶殿前,新裁羅扇合歡圓。
進來不為涼風好,欲諷君心莫棄捐。

大都三月柳初黃,內苑群花漸有香。
小閣日長人倦繡,隔簾呼伴去尋芳。

腰肢瘦弱不勝裙,病裏懨懨過一春。
因識玉顏多寵幸,殿前催得太醫頻。

安息薰壇遣眾魔,聽傳秘密許宮娥。
自從受得毗盧咒,日日持珠念那摩。

(張昱《輦下曲》:「似將慧日破愚昏,白日如常下釣軒。男女傾城求受戒,法中秘密不能言。」)

哇聚喧闐苦不禁,不魯罕後喻言深。
東安州裏池塘靜,鼓吹無聞直到今。

暑風催雨滴檐楹,深院吳姬睡不成。
夢入西湖蕩蓮槳,起來彈淚到天明。

白酒新篘進玉壺,水亭深處暑全無。
君王笑向奇妃問,何似西涼打剌蘇。

海晏河清罷虎符,閑觀翰墨足歡娛。
內中獨召王淵畫,搨得黃筌《孔雀圖》。

御溝秋水碧如天,偶憶當時事惘然。
紅葉縱教能寄恨,不知流得到誰邊。

獨木涼亭錫宴時,年年巡幸孟秋歸。
紅妝小伎頻催酌,醉倒胡兒阿剌吉。

(張昱《塞上謠》:「胡姬二八貌如花,留宿不問東西家。醉來拍手趁人舞,口中合唱阿剌剌。」)

燕子泥香紅杏雨,苕花風淡白鷗波。
一年春事閑中過,鏡裏容顏奈老何。

春遊到處景堪誇,厭戴名花插野花。
笑語懶行隨鳳輅,內官催上駱駝車。

諸方貢物殿前排,召得鷹坊近露臺。
清曉九關嚴虎豹,遼陽先進白雕來。

騎來駿馬響金鈴,蘇合薰衣透體馨。
罟罟珠冠高尺五,暖風輕裊鹖雞翎。

秋深飛放出郊行,選得馴駒內裏乘。
野雉滿鞍如綴錦,馬前珍重是黃鷹。

(張昱《輦下曲》:「天朝習俗樂從禽,為按名鷹出郎陰。立馬萬夫齊指望,平空鵝影雪沈沈。」)

江南名伎號穿針,貢入天家抵萬金。
莫向人前唱南曲,內中都是北方音。

地寒不種芙蓉樹,土厚宜栽栝子松。
清曉內官呼彩緌,各官分賜牡丹叢。

西山晴雪玉圍屏,隨駕登樓眼界明。
供奉女兒偏覺冷,貂裘特賜荷恩榮。

月錢常是散千緡,大例關支不是恩。
南國女官呼姓字,只愁國語不能翻。

(張昱《輦下曲》:「守宮妃子住東頭,供御衣糧不外求。牙杖穹廬護闌盾,禮遵估服待宸遊。」)

海子東頭暗綠槐,碧波新漲灝無涯。
瑞蓮花落巡遊少,白首宮人掃殿階。

河西女子年十八,寬著長衫左掩衣。
前向攏頭高一尺,入宮先被眾人譏。

百年四海罷干戈,處處黎民鼓腹歌。
偶值太平時節久,政聲常少樂聲多。

鹿頂殿中逢七夕,遙瞻牛女列珍羞。
明朝看巧開金盒,喜得蛛絲笑未休。

春情只在兩眉尖,懶向妝臺對粉奩。
怕見雙雙鶯燕語,楊花滿院不鉤簾。

白露橫空殿宇涼,房頭蠙洗舊衣裳。
玉欄金牛西風起,幾葉梧桐弄晚黃。

健兒千隊足如飛,隨從南郊露未晞。
鼓吹聲中春日曉,御前咸著只孫衣。

(柯九思《宮詞》:「萬里名士盡入朝,法宮置酒奏簫《韶》。千宮一色真珠襖,寶帶攢裝穩稱腰。」周伯琦《詐馬行序》曰:「只孫宴者,只孫,華言一色衣也,俗呼曰詐馬筵。」)

天馬西來自佛郎,圖成又敕寫文章。
翰林國語重翻譯,襖魯諸營賜百張。

低綰雲鬟淺淡妝,從來閣內看諸王。
只緣謹厚君心喜,令侍明宗小影堂。

二弦聲裏實清商,只許知音仔細詳。
阿忽令教諸伎唱,北來腔調莫相忘。

纖纖初月鵝黃嫩,淺淺方池鴨綠澄。
內苑秋深天氣冷,越羅衫子換吳綾。

凶吉占年北俗淳,旋燒羊胛問祆神。
自從受得金剛戒,摩頂然香告世尊。

內中演樂教師教,凝碧池頭日色高。
女伴不來情思懶,海棠花下共吹簫。

(來復《燕京雜詠》:「鴨綠微生太液波,芙蓉楊柳受風多。日長供奉傳新譜,教舞天魔隊子歌。」)

大宴三宮舊典謨,珍羞絡繹進行廚。
殿前百戲皆呈應,先向春風舞鷓鴣。
興聖宮中侍太皇,十三初到捧壚香。
如今白髮成衰老,四十年如夢一場。

萵苣顏色熟櫻桃,樹底青青草不薅。
生怕百禽先啄破,護花鈴索勝瑯璈。

昨朝進得高麗女,太半咸稱奇氏親。
最苦女官難派散,總教送作二宮嬪。

寶殿遙聞佩玉珊,侍朝常是奉宸歡。
要知各位恩深淺,只看珍珠罟罟冠。

元統年來詔敕殷,中書省裏事紛紜。
昨朝傳出宮中旨,江浙支鹽數萬斤。

谷雨天時尚薄寒,梨花開謝杏花殘。
內園張蓋三宮宴,細樂喧闐賞牡丹。

新頒式樣出宮門,不許倡家服用新。
伎女紫衣盤小髻,樂工咸著戴青巾。

夢覺銀臺畫燭殘,窗前風雪滿雕欄。
為嫌衾薄和衣睡,火冷金壚夜半寒。

聖心常恤叆焉貧,特敕中書賜絹銀。
分得不均嗟怨眾,受恩多是本朝人。

曉燈垂焰落銀缸,猶自春眠近小窗。
喚醒玉人鶯語滑,寶釵敲枕理新腔。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