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忠張君家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元忠張君家傳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二十六

元忠既歿之三年,其子士瀹葬之縣東南。以為墓銘所以藏諸幽也,將欲發揚先人之德,莫如傳。昔太史公贊留侯云:「見其圖,狀貌如婦人好女。」其論田橫,則恨無不善畫者莫能圖。今二子之畫無有也,而尚猶想見其人,豈不以傳哉?古之孝子,色不忘乎目,聲不忘乎耳,心志嗜欲不忘乎心,士瀹之見吾先人者,安敢忘諸?遂以其所撰先人事數百言,乞予為傳。予讀而悲之,為敘次其語,作《張元忠家傳》:

元忠名廷臣,字元忠,其先汴人。宋南渡,徙家於蘇州之崑山。弘治間,割崑山之東為太倉,故今為州人,而其家猶在崑山之治城。高祖能,新城知縣。曾祖注,潮陽訓導。祖鑾,封承德郎、刑部主事。父寬,舉進士,歷官至廣東僉事。

元忠生而敏慧,僉憲公奇愛之。初為錢塘令,元忠方五六歲,攜以之官。每僚佐宴集,必呼與俱。應對機警,禮容秩然,人咸異之。時有詐為臺檄者,元忠從旁辯其誣,已而果然,縣中老吏皆驚懾。年十九,補學官弟子員,尋例貢太學,祭酒增城湛公亟稱之。未幾,中南都鄉試,學士內江張公尤加賞識。

元忠少尫弱多疾,藥餌不絕於口,又宦家子弟,然自力於學,蚤歲得舉,而尤能治家。其遇事強敏精悍,總理操切,無所縱貸。僉憲公其始宦遊在外,迨其罷歸,獨日召故人賓客飲酒而已,故與僉憲公交者,皆稱其有子,而自以為不可及雲。自初舉至其卒,凡六試南宮不第。卒時年四十三。元忠為人楚楚,門內外斬然,雖盛暑燕坐,未嘗解帶,與人語纚纚不止也。

贊曰:予聞元忠之將死,縣有郁君善相人,元忠聞其在所親家飲酒,使人詗之,曰:「是必談我。」已而酒次,郁君果言元忠必不可起。明日,元忠召郁君,與對坐啜粥,談論竟日。其精強自持類如此。自以蚤歲發解,進士可必得。以其所為家者施於吏事,優然有餘,而卒困蹶,此其所以有遺恨也。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