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明事類鈔 (四庫全書本)/卷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一 元明事類鈔 卷十二 卷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元明事類鈔卷十二
  監察御史姚之駰撰
  仕進門
  薦舉
  有多岐 元史當時仕進有多岐銓衡無定制出身學校者有國子監學𫎇古字學回回國學醫學隂陽學其策名于薦舉者有遺逸有茂異有求言有進書有童子
  童子舉 元選舉志童子或能默誦經文書冩大字或能綴緝詞章講說經史並令入國子學教育之
  不召之臣 續通考元世祖徵劉因為賛善大夫尋辭歸後又徴為集賢學士辭不至帝曰古所謂不召之臣也
  奉詔求賢 元史類編侍御程鉅夫奉詔求賢江南起吳澄至京師未幾以母老辭歸
  安車迎 元史世祖在潜藩以安車迎李俊民延訪無虚日
  衣冠盛事 元史趙孟頫以程鉅夫薦起家為郎及鉅夫為翰林學士承㫖致仕去孟頫代之先往拜其門而後入院時人以為衣冠盛事
  坐舉主 續通考洪熈元年上諭曰古者除官則署舉主姓名貪穢則連坐今當循此法
  定山髙處 湛若水集莊定山被薦官南京驗封郎到任十二日病風遲留野寺明年赴本部告歸不為題處乂明年考察以老疾去乃先生告歸已改嵗矣故白沙詩曰欲歸不歸何遲遲不是孤臣託疾時此是定山最髙處江間漁父却能知
  更無辭表 陳獻章行狀白沙以諸臣交薦不得已至京師朝廷用故事敕吏部考試㑹疾不果上疏以母老乞養辭憲宗授以翰林檢討命親終疾愈仍來供職復上表謝遲遲始買舟南去李東陽贈白沙詩只有報恩心未老更無辭表意全真
  繼粟終身 今言石亨謀於南陽疏薦吳康齋與弼遣行人賫束帛𠡠書召至京授以宫僚固辭仍以行人送歸與璽書令有司繼粟終身
  除授
  仕三途 姚燧集凡今仕惟三途一由宿衛一由儒一由吏由宿衛及儒者十分之一吏則十九有半焉
  立選法 續通考成宗大德二年立選官之法從七品以下屬吏部正七品以上屬中書三品以上非有司所予奪由中書取進止
  出身通事 元史徹爾請罷科舉叅政許有士曰科舉取士豈不愈於通事知印等出身者
  不喜進士 九朝野記年尚書富不由科甲不喜進士一日越常規于考滿主事各考論一道稍劣者至遭撻辱而遇監生則每温言改容道之
  選知州 明紀事本末進士楊集上書于謙曰姦人黄竑進易儲之說本逃死計耳公等國家柱石不思所以善後乎謙以示王文文曰書生不知法度然有膽當進一級處之進士選知州自此始
  題詩部門 黄溥言今古録奉化應履平除徳化縣考滿吏部試論一篇文雖優而貌寢不得列乃題詩部門云為官不用好文章只要鬍鬚及胖長更有一般堪笑處衣裳糨得硬綳綳閽者以呈冡宰冡宰曰此必應知縣也取其文覽之果髙即奏陞吏部郎後仕至布政
  感宦籍 湯顯祖集予以昌平令上計如錢唐盪舟童子以宦林全集進予覧其書書官書地書名書號大若麟角細若牛尾亦可以奮孤宦之沉心窺時賢之能事感而賦之
  特用榜 明詩綜傅思陵留意人材俾下第舉人及廷試貢士俱留特用悉許同進士出身畀以民社之任諸人又請援例謁文廟及題名太學詔許之
  七年一品 嘉靖注畧張𤧚以議大禮合上意自進士至一品凡七年四任首輔
  科第
  文昌星明 元史至元己酉三月太史奏文昌星明文運将興時世祖行幸上都明日皇孫生是夜張起巖亦生其後皇孫踐祚為仁宗始設科取士及廷試起巖居第一其言果騐
  左右榜 筆麈元科舉之制有兩榜以𫎇古色目人為右漢人南人為左各命題也
  冀得真儒 元史仁宗以二月㑹試京師中選者親試于廷賜及第出身有差諭曰不用儒士何以致治設科取士兾得真儒之用以興治道耳
  父子榜 元史類編李世弼于金貞祐間廷試屢不第一夕夢在李彦榜下及第閱計偕之士無之時子昶年十六及更名曰彦後父子廷試昶果中二甲第二人世弼三甲第三人
  世科 元史普華子偰文質兄弟子孫相繼登第一門世科當時希有其盛以為忠義之報
  三魁不負 元通鑑李齊招降張士誠士誠無降意呼齊使跪齊叱曰吾膝如鐵豈為賊屈遂碎其膝而咼之時論大科三魁若李輔台哈布哈及齊皆不負所學云
  月中花 元史裕嚕布哈試江浙鄉闈居右榜第一方掲曉試官夢月中有花象已而果符其言
  棣蕚鳳麟 元周伯琦集至正十一年省試有三家兄弟連中號棣蕚榜明年二月禮闈掲牓其魁曰李國鳳趙麟人號為鳳麟牓
  五桂 元史類編偰列箎兄弟五人俱登進士第方伯表之曰五桂坊
  出身不正 元好問集衛紹王方重吏員輕進士至謂髙廷玉人材非不佳恨其出身不正耳
  卷騰雲霄 楊循吉别記威寧伯王公廷試日稿甫就忽旋風起掖下騰卷于雲霄中廷臣咸仰視彌久彌髙至不能見詔許别楮謄進後公乃以文臣得拜極品云明詩小傅威寧廷試日旋風掣其卷去逾年髙麗貢使攜以上進占者曰此封侯萬里之徴也
  黄練花 玉堂叢話洪武乙丑㑹試黄子澄第一練子寧第二花綸第三及殿試讀卷官奏花綸第一子寜次之子澄又次之是年童謠云黄練花花練黄至是始驗
  馬上占句 耿定向集鄒元齋智年十六發解蜀省迎宴日觀者驚羨公馬上占句云龍泉山下一書生偶占三巴第一名世上許多難了事市兒何用喜相驚既登第舘選上書忤權貴而去
  三日掲榜 登科考國初於殿試之明日即傳臚掲榜今制寛以三日内閱卷禮部地專而人衆庶得盡心鍳别云
  觀學士圖 日下舊聞殿試進士填冩黄榜各官散出宫坊以下與執事者是日赴兵科觀唐人十八學士圖玉堂薈記十八學士圖皆立像末有沈括跋嘉靖間蒲州監生魏希古條陳兵事兼進此卷疏下併發兵科遂留至今云
  賦策士歌 典故紀聞宣宗臨軒䇿士謂儒臣曰取士不尚虚文欲得如劉蕡蘇轍輩能直言抗論足矣於是賦策士歌以示讀卷官
  一門髙第 明盛事記謝文正遷以解元㑹魁中狀元而子丕復以解元㑹魁及第倫諭德文叙以㑹元中狀元而長子通叅以諒復領省解次子以訓㑹元及第一門皆髙第焉
  廷對直言 明史藳顧允成萬厯中殿試對䇿有云陛下以鄭妃勤于奉侍冊為皇貴妃廷臣不勝私憂過計請立東宫進封王恭妃非報罷則峻逐或不幸貴妃弄威福其戚屬竊而張之害可勝言執政駭且恚置末第
  老桂坊 吳中往哲記進士奚原啟久遊塲屋始得第題坊曰老桂
  三箭插黿 震澤長語乙未㑹試徐公與邱文莊主考未得魁選各約禱天以祈夢兆徐公夢至一所大浸茫茫忽有物如黿叩首登岸以三箭插其上鏊時新發解家在太湖公以為其應也及掲榜果忝第一後余仕至少詹語公曰所語三箭者應矣薦㑹試一也學士二也詹事三也公曰不然吾當夢插箭為品字象其一品之兆乎後公沒而余秩一品
  青氣徹霄 明陸粲庚已編徐有貞辛夘嵗入郡學指大成殿鴟吻曰此有青氣上徹重霄文明之象也來年吳士其有魁天下者乎明年胡文定公及第
  蚤達 明盛事記早達者十二嵗楊文忠廷和舉鄉試大理卿朱奎太常卿任道遜舉竒童十四嵗趙中丞時春中經魁楊文襄一清中鄉試十五嵗蔣文定冕中解元十六嵗王庶子澄登進士何提學景明張少師居正中經魁
  領班籖 明江汝璧集費文憲宏初上春官伯父瑄貽之書曰汝脫下第毋南歸宜入北監讀書吾嘗夢汝入監領班籖籖乃彭文憲故物也文憲嘗遊北監中解元矣汝勉之後果然
  未開着眼 啟禎野乘李九嶷號知人每以第一流許曹勳及勲南宫第一李以畫梅一枝題贈曰曾向未開先着眼春來驚見最髙枝
  奈二親何 名世類苑司業劉崧鄉試報捷至公適自田中摘粟歸悵然泣下曰奈二親何
  父子同朝 金臺紀聞孝廟人材之盛好事者取其父子同朝作對云一雙探花父兩個狀元兒時張宗伯昇己丑狀元子恩王禮部華辛丑狀元子守仁俱為兵部主事户部郎劉鳳儀則己未探花龍之父兵部員外李 則壬戌探花廷相之父也
  減塲作元 明許彬集楊述為司訓正統甲子聘試蜀閱卷将終其全塲者多不稱而解首乏人公簡減塲一卷曰此當冠多士既撤棘乃長寧周宏謨明年洪謨果登春榜而廷對第二人
  側卧咄咄 王錫爵集黄少詹洪憲冠賢書不急一第湛思精苦辛未第二報至公側卧不應曰咄咄吾文未盡吾量也其自負如此
  不背糟糠 冬夜箋記張受先莊烈帝時舉進士時習尚登第後多易號娶妾故京師諺曰改箇號娶箇小時有勸受先娶妾者愴然曰甫釋褐而即背糟糠吾不忍也
  不謁中要 名世類苑邵康僖魁禮闈逆瑾方熾同年多請往謁公毅然曰可使後世謂進士謁中要自銳始耶及吕仲木為狀元亦不往
  刻印章 明徐官古今印史都元敬曰唐宋人無有書進士于官銜之上曰逮元猶然獨楊㢘夫書李黼榜進士至用刻之印章葢李黼死節㢘夫欲自附于忠臣後耳後人效之失矣
  雙桂 解縉雙桂坊上碑文御史大經翰林大紳一舉成名二惠競爽人皆稱難為兄而難為弟我獨謂有是祖則有是孫
  譏刺時政 明紀舒宏志巡撫應龍之子萬厯時廷試宏志年少策竒麗語多譏刺時政且侵言官之横者大臣惜而不敢顯置之前級神宗擢為第三中外嘆為得人
  毁新衣冠 明史藁魏大中讀書砥行舉于鄉家人易新衣冠怒而毁之
  紅綾旗 王世貞觚不觚集中鄉㑹試者郡縣必送捷報以紅綾為旗金書立竿以揚之若狀元則以黄紵絲金書狀元立竿以揚之
  軍士第一 續通考景泰元年學士劉鉉主順天試掲曉第一人劉宣盧龍軍士也同事欲更之鉉曰朝廷立賢無方乃止
  斷么絶六 明通紀神宗四十四年㑹試放榜第一名沈同和第六名趙鳴陽俱以𡚁發除名時人謠曰丙辰㑹録斷么絶六
  設武科 明紀事本末成化中汪直奏請武舉設科鄉㑹殿試如進士例從之
  臚唱聞鶯 元許有孚詩却憶當年閶闔晩恩袍光照上林春自注登第日唱名西宫宻邇上林嘗聞鶯也
  翠葉銀旛 元李祁賜恩榮宴詩翠葉銀旛髙壓帽玉盤珍果漫堆筵
  名書綵紙 薩都拉及第謝恩詩虎榜姓名書綵紙羽林冠葢竪旌旄
  鴻臚三唱 李東陽聴傳臚詩黄紙數行丹詔字鴻臚三唱甲科名
  狀元
  不負所學 元史類編論者謂三科大魁若台哈布哈没海上李黼隕九江李齊殉節髙郵皆不負所學云
  忠義科名 明管訥弔余忠宣詩尚憶李侯並達帥一時忠義屬科名自注達兼善狀元為浙東元帥死于海李子威狀元為江州太守死于郡
  穹窿石移 庚巳編吳人舊傳云穹窿石移狀元來歸宏治丙辰狀元為朱學士希周前一嵗穹窿山風雨中大石自移時學士猶為諸生云
  貺圗書 泳化編顧鼎臣里中有宋狀元衛涇祠鼎臣入邑庠夜夢一人紫袍象簡稱衛姓携狀元及第圖書貺之後果第一人及第
  朱書榜首 玉堂叢話永樂甲辰上策士以孫曰㳟為第一邢寛次之既而曰孫暴不如邢寛遂擢寛仍朱書其名於榜首
  曹鼐不可 九朝野記曹鼐為太和典史因捕盜獲一女子甚美心恱之晩至驛令召侍每目之心動輙以片紙書曹鼐不可四字火之如是終夕竟不及亂次日遣還後㑹試中式廷對時忽大風起吹一紙條墮于公前上有曹鼐不可四字公大驚下筆如有神助遂狀元及第
  神語佳對 泳化編永樂時馬鐸為狀元林誌居二誌每誚鐸無學狀元至互争于庭上聞之召入曰朕試汝一對佳者即真狀元御題風吹不響鈴兒草鐸即應聲雨打無聲鼔子花上大稱許誌竟不能對葢鐸㓜時夢神語以七字至是用之也
  釘綴絲 玉堂叢話洪武乙丑殿試先一夕上夢殿上一巨釘綴白絲數縷悠揚日下及拆首卷乃花綸以年少抑之已而得丁顯卷悟姓名與夢符遂擢第一
  儒釋道 明紀畧正統戊辰廷試前一日上夢儒釋道三人來見及傳臚狀元彭時儒榜眼陳鑑嘗為神樂觀道童探花岳正嘗為慶夀寺書記
  最少年 明盛事記狀元最少年者費宏二十林大欽二十二施槃二十三朱希周楊慎二十四孫繼臯二十五
  以貌易 續通考建文二年廷試王艮策最優以貎不揚易胡靖第一後艮死難故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鵲報 侯甸集羅一峰赴春闈因至遲舘舍盡屬他人覔一暗室塵垢滿梁方掃除間忽梁上墜一軸拂塵視之圗有一枝梅上棲雙鵲欵書報狀元三字羅懐之是科第一人及第
  多吉水 明詩話吳宗伯名佑金溪人首科狀頭位至閣老自後江西人物繼起遂有狀元多吉水朝士半江西之諺
  御筆改名 泳化編李騏初名馬廷對時成祖閱卷喜擢居首御筆改馬為騏傳臚三唱無應者上曰即李馬也騏乃受詔
  童謠 可齋雜錄正統戊辰京師童謠云莫問知不知狀元是彭時是年安福彭時殿試第一
  三年一人 耿定向先進遺風羅念菴魁天下年才弱冠時外舅官棘寺卿聞報告曰喜吾壻幹此大事念菴曰丈夫事業甚多此等三年遞一人耳奚足為大事耶是日猶袖米偕二友于蕭寺論學
  亦在吾輩 泳化編黎淳㑹試二月始抵京司郎嫌其遲拒之曰少汝作狀元耶淳應聲曰此亦在吾輩也是年果第一人及第
  卧龍山鳴 明張元忭集諸大綬舉鄉試第一人傳臚日越卧龍山鳴聲聞數里人謂地靈響應
  三元 李東陽夀商少保詩自古年華稀七秩本朝科甲重三元明商輅謝建三元坊啟三元及第今為隔世之虚名刺史表閭又作他時之故事
  由職官 明史藳明代以職官冠廷對者二人曹鼐以典史翁正春以教諭
  作别字 萬厯注畧賜進士莊際昌等時際昌進呈卷有别字洗補字科臣楊漣疏曰以狀元而别字必三百進士皆不識字人可以狀元而洗補必三百進士皆曳白可
  不㨗
  不稅愁 明敖英雜言吳中名士陸楠上南宫不售歸過揚州司闗欲稅其舟楠投一詩云獻策金門苦未收歸心日夜向東流扁舟載得愁千斛幸有明王不稅愁司闗見詩迎而禮之案玉堂叢話作吳文定公寛事
  彈擿徧紙 陶望齡集徐渭被胡宗憲知值比嵗公思為渭地諸㢘官入謁屬之偶一令晩謁其人貢士也心輕焉忘不與語及試渭牘適屬令事将竣諸人乃大索獲之則彈擿徧紙矣
  不第見公 明紀天順朝㑹試下第舉子有怨考官者以李賢弟李譲亦不第揣賢必怒遂奏考官較文不公上召問賢賢對曰此乃私忿考官無𡚁如臣弟譲亦不中可見其公上命置舉子于法
  來科狀元 王守仁年譜先生㑹試下第縉紳咸來慰諭宰相李西涯戲曰汝今嵗不第來科必為狀元試作來科狀元賦先生援筆立就諸老驚曰天才也
  不修花譜 沈周觀試録寄沈宣詩滿院桃花九十株爛然春色照西湖沈郎不解修花譜徹底從頭一字無
  闈試
  文合程式 元史類編南陽成遵能文章時郡中先輩無治進士業者遵欲為以不合程式為患一日憤然曰文無逾于史漢韓栁區區科舉之作何難哉後中進士第
  三不成字 元史彌封官分卷以三不成字撰號無名累塲同一號
  索挾書 元史補遺平江陳謙潜心理學嘗應試入院門卒有解儒士衣索挾書者嘆曰是豈士人致身之道耶遂趨出不就試
  罷科舉 元通鑑順帝至元元年詔罷科舉至六年乃復歐陽元詩云杏園花發當三月桂苑香銷又七年
  陞齋積分 元史齊履謙為司業立陞齋積分法每季考其學行以次而升上齋必踰再嵗乃私試辭理俱優者一分辭平理優者半分嵗終積至八分者充髙等然後集賢禮部定其入格者以充嵗貢
  科舉格 明紀事本末洪武三年詔設科取士定科舉格初塲經義一道四書義一道二塲論一道詔告表箋内科一道三塲䇿一道中式者後十日以騎射書策律五事試之詔今非由科舉者毋得為官
  南北卷 卓異記上以科舉取士往往失人楊士竒曰科舉雖兼取南北然士之長材大器多出北方第鈍樸少文難與南人並較請令于試卷外書南北字南取六北取四則人才皆入用矣上曰善又以四川雲南貴州等不能概列南卷乃又分為中卷云
  鳥中孤鳳 泳化編方孝孺主應天鄉試試題出可以托六尺之孤一章有士子劉政善屬文孝孺閱其卷嘆曰此他日臨大節而不可奪者也批云羣鳥中之孤鳳吾當虚左以處之取居第一後靖難時政不食死
  作五經題 明小紀洪武庚午應天鄉試長泰貢文史以作全塲五經題領解迨天啟甲子龍溪顔茂猷亦作五經題以違制不售崇禎甲戌以知貢舉林釪言士子有作五經者俱謄進于是顔公中式特命㑹試録題顔公姓氏于第一人之前至丁丑則臨川掲重熙癸未則嘉興譚貞良慈谿馮元颺武鄉趙天麒皆以五經舉鄉㑹試萊陽宋瑚亦以五經中己夘鄉試
  青筆乙 啟崇野乘文光禄翔鳳為文奥古庚戌硃卷房考鈎稽段落以青筆乙其處始就句讀
  刻程文 邱濬科舉議小録所刻之文謂之程文特録為士子程式也非用以獻上也文可為程式者則刻無則否多寡不必同不許代舉子作或稍加筆削可耳
  京官點差 續通考嘉靖時張𤧚言近各省鄉試權歸簾外多通闗節宜用京官臨時點差往典試事從之
  命題獨異 獻徵録霍韜主㑹試謂變詩䘮禮至道攸寓特以命題不復拘忌春秋比事碎裂經㫖不以試士
  發䇿論事 明周仕佐集汪汝璧主試南畿以安南不必征發策言甚剴切上覽而震怒逮赴詔獄後竟罷安南之征
  兀坐寓舍 孫鑛集陸文定樹聲居常多静坐當其赴㑹試也不携一帙獨兀坐寓舍中時江南名士數人皆忌公覸公不携書則叱之某公曰今嵗奪魁者必此人也榜出果然
  南宫首捷 吳偉業集王文肅錫爵生平手跡人皆藏庋以為榮而南宫首舉之故牘最後始出公之孫烟客亂後以數百千易諸老兵之手
  十八房 明楊彛集十八房之刻自萬厯壬辰鈎元録始旁有批點自王房仲選程墨始本朝顧炎武日知録八股盛而六經微十八房興而廿一史廢
  代彈文 啟禎野乘丁學士乾學主考江西時璫燄方熾公以試録代彈文于第三程策内言今中㫖頻頒緹騎時下且以通國争而不勝當時汪直劉瑾之禍釀之有端去之有術東陽之委蛇既未可為健遷之潔已亦豈得策韓文之申大義未可盡非顧何以如楊一清卒清君側之奸耶
  火卷 維風編王翺為吏部尚書仲孫以䕃入監應秋試以有司印卷白公公曰汝學尚未萬一誤中選則妨一寒士矣且汝有階得仕何必強所不能以冀非分耶裂卷火之
  嵗貢預試 明吳鼎集嘉靖初天下嵗貢生𠉀部至二百人徐顥為儀制司郎中建白聴其附試京府葢禮部嵗貢生預鄉試始此
  不從節句 陳獻章集羅倫舉進士對策頃刻萬言中引程正公人主一日之間接賢士大夫之時多親宦官宫妾之時少執政欲節其下句倫不從直聲震于時奏名第一
  天上主司 明胡應麟甲乙剩言乙未春試前一夕夢一人冕服坐殿上召余入試先有一人呼易水生者在焉俄飛下試目有晉元帝恭黙思道七字與易水生争逐之為彼先得及入塲首題是司馬牛問仁章始悟晉姓司馬元帝是牛金所生合為司馬牛也恭默思道是訒言及掲榜則湯尹賔第一葢以易水二字為湯耳然書法以水從易音陽非易也豈天上主司亦不識字耶
  惟坐飲噉 王世貞集張江陵子試于南都九卿皆郊迎巡按以下為之飭傳舍提學至檄屬邑之雋同經者與處監試御史當試時委曲使之同號御史至具草使同號者酌量之且代為書唯坐飲噉耳竟得中前列
  初開武舉 玉堂叢話劉春初開武舉充試官武舉有録自此始其條格皆剏為之劉大夏疏今欲依倣唐宋故事少加損益初較騎射二較步射三試策二道論一道優者列職論官其非全材黜之
  棘闈 馬祖常詩棘闈魚鑰待晨鐘
  秋闈獻藝 黄溍試院詩右轄升庸日秋闈獻藝初誰與隨計吏行矣聴傳臚
  貢院 李夢陽明逺樓春望詩貢院初開閣春隂獨倚闌
  監塲 明曹伯啟九日秋闈詩偶于職外守沿檄監文塲諸生競葩藻寸晷何倉皇
  潮湧雨來 王鏊塲中初九夜詩海潮忽湧囂聲動山雨横來筆陣收
  座主
  不稱師 明管志道集座主不稱師稱師自我朝始其例起宣英二廟時至分房而亦以師稱則嘉靖末年事也
  却門生刺 玉劍尊聞萬厯時楊東明所取士放榜後來謁引與對坐却所投門生刺曰為主求賢敢借此為私交耶
  通刺書晩 明文英華霍韜主㑹試不認唐順之三百人為門生令通刺但書晩生云
  小座主 明詩話宏治乙丑崔銑試禮部分考未録時楊用修侍石齋公于禮闈見之愛其竒雋石齋遂擢之經魁崔知而以小座主稱用修焉
  不通一牘 于慎行集巡撫孫維城嘗三為邑令座師江陵柄政不通一牘
  執門生禮 獻徴録胡儼典文衡以楊文定溥為首選後儼為祭酒公已在禁垣終身執門生禮儼亦不譲人兩髙之
  講鈞禮 王世貞集李遂省試得嚴公嵩時嵩貌羸且鶉衣遂不復盻接後奉使道謁乃投刺而講鈞禮遂漫應之次日始修門人禮而曰某以公向厭之恐終棄之耳其急睚眦如此















  元明事類鈔卷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