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九 元氏長慶集 卷第三十
唐 元稹 撰 張元濟 撰校文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嘉靖壬子刊本
卷第三十一

元氏長慶集卷第三十

 書

   敘詩𭔃樂天書    誨姪等書

    敘詩𭔃樂天書

稹九歲學賦詩長者徃徃驚其可教年十五六粗識聲病時

貞元十年已後德宗皇帝春秋高理務因人最不欲文法吏

生天下罪過外閫節將動十餘年不許朝覲死於其地不易

者十八九而又將豪卒愎之處因喪負衆橫相賊殺告變駱

驛使者迭窺旋以狀聞天子曰某色將某能遏亂亂衆寧附

願爲帥名爲衆情其實逼詐因而可之者又十八九前置介

倅因縁交授者亦十四五由是諸侯敢自爲旨意有羅列兒

孩以自固者有開導蠻夷以自重者省寺符篆固几閣甚者

礙詔旨視一境如一室刑殺其下不啻僕畜厚加剥奪名爲

進奉其實貢入之數百一焉京城之中亭第邸店以曲巷斷

侯甸之内水陸SKchar沃以郷里計其餘奴婢資財生生之備稱

之朝廷大臣以謹慎不言爲朴雅以時進見者不過一二親

信直臣義士徃徃抑塞禁省之間時或繕完隤墜豪家大帥

乗聲相扇延及老佛土木妖熾習俗不恠上不欲令有司備

宫闥中小碎須求徃徃持幣帛以易餅餌吏縁其端剽奪百

貨勢不可禁僕時孩騃不慣聞見獨於書傳中初習理亂萌

漸心體悸震若不可活思欲發之久矣適有人以陳子昂感

遇詩相示吟翫激烈即日爲𭔃思玄子詩二十首故鄭京兆

於僕爲外諸翁深賜憐奬因以所賦呈獻京兆翁深相駭異

祕書少監王表在座顧謂表曰使此兒五十不死其志義何

如哉惜吾輩不見其成就因召諸子訓責泣下僕亦竊不自

得由是勇於爲文又久之得杜甫詩數百首愛其浩蕩津涯

處處臻到始病沈宋之不存𭔃興而訝子昂之未暇旁備矣

不數年與詩人楊巨源友善日課爲詩性復僻嬾人事常有

閒暇間則有作識足下時有詩數百篇矣習慣性靈遂成病

蔽毎公私感憤道義激揚朋友切磨古今成敗日月遷逝光

景𢡖舒山川勝𫝑風雲景色當花對酒樂罷哀餘通滯屈伸

悲歡合散至於疾恙躬身悼懷惜逝凡所對遇異於常者則

欲賦詩又不幸年三十二時有罪譴弃今三十七矣五六年

之間是丈夫心力壯時常在閑處無所𭛠用性不近道未能

淡然忘懷又復嬾於他欲全盛之氣注射語言雜糅精祖遂

成多大然亦未嘗繕寫適值河東李明府景儉在江陵時僻

好僕詩章謂爲能解欲得盡取觀覽僕因撰成卷軸其中有

旨意可觀而詞近古徃者爲古諷意亦可觀而流在樂府者

爲樂諷詞雖近古而止於吟寫性情者爲古體詞實樂流而

止於模象物色者爲新題樂府聲勢㳂順屬對穩切者爲律

詩仍以七言五言爲兩體其中有稍存𭔃興與諷爲流者爲

律諷不幸少有伉儷之悲撫存感徃成數十詩取潘子悼亡

爲題又有以干教化者近世婦人暈淡眉目綰約頭𩯭衣服

脩廣之度及匹配色澤尤劇恠𧰟因爲𧰟詩百餘首詞有今

古又兩體自十六時至是元和七年矣有詩八百餘首色𩔖

相從共成十體凡二十卷自笑冗亂亦不復置之於行李昨

來京師偶在筐篋及通行盡置足下僅亦有說僕聞上士立

德其次立事不遇立言凡人急位其次急利下急食僕天與

不厚旣乏全然之德命與不遇未遭可爲之事性與不惠復

無垂範之言兀兀狂癡行近四十徼名取位不過於第八品

而冒憲巳六七年授通之初有習通之孰者曰通之地濕墊

卑𥚹人士稀少近荒札死亡過半邑無吏市無貨百姓茹草

木刺史以下計粒而食大有虎貘虵虺之患小有蟆蚋浮塵

蜘蛛蛒蜂之𩔖皆能鑚囓肌膚使人瘡痏夏多隂𩆍秋爲痢

瘧地無醫巫藥石萬里病者有百死一生之慮夫何以僕之

命不厚也如此智不足也又如此其所詣之憂險也又復如

此則安能保持萬全與足下必復京輦以須他日立言事之

驗耶但恐一旦與急食相扶而終使足下受天下友不如巳

之誚是用悉所爲文留穢箱笥比夫格弈樗塞之𭟼猶曰愈

於飽食僕所爲不又愈於格弈樗塞之𭟼乎昨行巴南道中

又有詩五十一首文書中得七年巳後所爲向二百篇䌓亂

冗雜不復置之執事前所爲𭔃思玄子者小歲云爲文不能

自足其意貴其起予之始且志京兆翁見遇之由今亦寫爲

古諷之一移諸左右僕少時授吹𭊌之術於鄭先生病嬾不

就今在閑處思欲怡神保和以求其病異日亦不復費詞於

無用之文矣省視之煩庶亦巳於是乎

    誨姪等書

告崙等吾謫竄方始見汝未期粗以所懷貽誨於汝汝等心

志未立冠歲行登古人譏十九童心能不自懼吾不能逺諭

他人汝獨不見吾兄之奉家法乎吾家世儉貧先人遺訓常

恐置産怠子孫故家無樵蘇之地爾所詳也吾竊見吾兄自

二十年來以下士之禄持窘絶之家其間半是乞丏羇游以

相給足然而吾生三十二年矣知衣食之所自始東都爲御

史時吾常自思尚不省受吾兄正色之訓而况於鞭笞詰責

乎嗚呼吾所以幸而爲兄者則汝所以得而爲父矣有父如

此尚不足爲汝師乎吾尚有血誠將告于汝吾㓜乏𡵨嶷十

歲知方嚴毅之訓不聞師友之資盡廢憶得初讀書時感慈

旨一言之歎遂志于學是時尚在鳳翔毎借書於齊倉曹家

徒歩執卷就陸姊夫師授栖栖勤勤其始也若此至年十五

得明經及第因捧先人舊書於西䆫下鑚仰沉吟僅於不窺

園井矣如是者十年然後粗霑一命粗成一名及今思之上

不能及烏鳥之報復下未能減親戚之飢寒抱舋終身偷活

今日故李密云生願爲人兄得奉養之日長吾毎念此言無

不雨涕汝等又見吾自爲御史來効職無避禍之心臨事有

致命之志尚知之乎吾此意雖吾弟兄未忍及此蓋以徃歲

忝職諫官不忍小見妄干朝聽謫弃河南泣血西歸生死無

告不幸餘命不殞重戴冠纓常誓効死君前揚名後代殁有

以謝先人於地下耳嗚呼及其時而不思旣思之而不及尚

何言哉今汝等父母天地兄弟成行不於此時佩服詩書以

求榮逹其爲人耶其曰人耶吾又以吾兄所職易渉悔尤汝

等出入游從亦宜切慎吾誠不宜言及於此吾生長京城朋

從不少然而未嘗識倡優之門不曾於喧譁縱觀汝信之乎

吾終鮮姊妹陸氏諸生念之倍汝小婢子等旣抱吾殁身之

恨未有吾克巳之誠日夜思之若忘生次汝因便録吾此書

𭔃之庶其自發千萬努力無弃斯須稹付崙鄭等


元氏長慶集卷第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