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氏長慶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七 元氏長慶集 卷第三十八
唐 元稹 撰 張元濟 撰校文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嘉靖壬子刊本
卷第三十九

元氏長慶集卷第三十八

 狀

   論浙西觀察使封杖决殺縣令事

   論轉牒事      爲河南百姓訴車

   同州奏均田     當州兩稅地

    論浙西觀察使封杖决殺縣令事

浙西觀察使潤州刺史韓臯去年七月封杖决湖州安吉縣

令孫澥四日致死

右御史臺奏得東臺狀訪聞有前件事先牒湖州勘得報稱

孫澥先準使牒差攝烏程縣令日判狀追村正沈朏不出正

帖不用印奉觀察使七月十六日牒决孫澥臋杖十下仍差

衙前虞𠋫安士文監决第三等杖二十二日安士文到科决

孫澥官忝字人一邑父母白狀追攝過犯絶輕科罰所施合

是本州刺史且觀察使職在六條訪察事有不法即合具狀

奏聞封杖决人不知何典數日致死又託以痢疾爲念𡨚魂

有傷和氣其湖州刺史受命專城過於畏懦受使司軍將科

决縣今致死寢而不言並請准科以明典憲其諸道觀察使

輙封杖决廵内官吏典法無文伏望嚴加禁斷庶使遐方士

子免有銜𡨚

敕封杖决人殊非文法因此致死有足矜嗟韓臯備歷中外

合遵典憲有此乖越良所憮然罰一月俸料據决孫澥月日

是舊刺史辛祕離任之後新刺史范傳正未到之時俱無愆

尤不可議罰餘依

    論傳牒事

據武德軍節度使王紹六月二十七日違敕擅牒路次州縣

館驛供給當道故監軍孟昇進喪柩赴上都句當部送軍將

官健驢馬等轉牒白一道謹具如前又得東都都亭驛狀報

前件喪柩人馬等準武寧軍節度轉牒祗供今月二十三日

未時到驛宿者伏準前後制敕入驛須給正劵並無轉牒供

擬之例况喪柩私行不合擅入館驛停止及給遞乗人夫等

當時追得都句當押衙趙伾到責狀稱孟監軍去六月十四

日身亡至七月五日蒙本使差押領神柩到上都領得轉牒

累路州縣並是館驛供熟食草料人夫牛等又狀稱其監軍

只是亡日聞奏更不别奏只是本使僕射發遣亦别無敕追

者謹檢興元元年閏十月十四日敕應縁公事乗驛一切合

給正劵比來或聞諸州諸使妄出食牒煩擾館驛自今巳後

除門下省東都留守及諸州府給劵外餘並不得輙入館驛

宜委諸道觀察使及所在州縣切加促捕如違犯請資官所

在勒留具名聞奏餘並量事科决仍具給牒所由牒中書門

下者又准元和二年四月十五日敕節文諸道差使赴上都

奏事及押領進奉官并部領諸軍防秋軍資錢物官及邊軍

合於度支請受軍資糧料等官並在給劵餘並不得給如違

本道專知判官録事叅軍並準興元元年十二月十七日敕

處分者謹詳前後敕文並不令䘮柩入驒入轉牒州縣祗供

今月二十四日已牒河南府並不令供給人牛及熟食草料

等仍牒都亭驛畫時發遣出驛并追得本道牒到在臺收納

訖右件謹具如前伏以凶柩入驛穢觸典常轉牒祗供違越

制敕正僕射位崇端揆合守朝章徇苟且之請紊經制之法

給長行人畜甚衆勞傳遞牛夫頗多弊縁路之疲人奉一朝

之私惠恐須明罰以勵將來伏準前後敕文給劵違越並合

申牒中書門下不敢别狀彈奏伏乞特有科繩其本判官等

準敕並合節級科附謹具事由如前伏聽處分具狀上中書

門下謹録狀上

    爲河南府百姓訴車

河南府應供行營般糧草等車準敕糧料使牒共顧四千三

十五乗每乗每里脚錢三十五文約計從東都至行營所八

百餘里錢二千八文共給鹽利虗估匹段絹一匹約估四千

巳上時估七百文細一匹約估五千時估八百文約計二十

八千得細絹共六匹折當實錢四千五百

  五百乗準敕供懐州巳來載草

右件草準元敕令於河次收貯待河開般運送至行營續準

度支奏令差河南鄭滑河陽等道車共一千乗般載今據每

車彊弱相兼用牛四頭每頭日食草各三束計一十二束從

武德界至行營約六百里車行一十二日程徃來二十四日

井停住約三十餘日計每車須食草三百六十束料及人糧

在外若自齎持每車更須四乗車别載縁路糧草若於累路

旋買計一千車每頓須買草六千餘束州縣店肆必無祗供

得辦况今年河路元不甚凍及至裝車般載至發時巳是來

年正月上旬巳後即水路自然去得只校旬日之間實恐虚

成其敝

  三千五百三十五乗准糧料使及東都河隂兩院牒般

  載軍糧

右件軍糧伏據中書門下奏稱若併糴貯恐事平之後無支

用處且令收糴來年春季糧料今據邢洺魏博等州和糴巳

合支得累月即前件糧亦合得春水路般載以前兩件車準

敕並令和雇今據度支河隂匹叚十乗估價召雇一乗不得

今府司還是據戶科配況河南府耕牛素少昨因軍過宰殺

及充遞車巳無太半今若更發四千餘車約計用牛一萬二

千頭假令估價並得實錢百姓悉皆願去亦須草木盡化爲

牛然可充給頭數今假令府司排戸差遣十分發得一二即

來歲春農必當盡廢百姓見坐流亡河南府旣然即鄭滑河

陽亦是小處假使凶豎即擒伏恐饑荒荐至萬一尚稽天討

不知何以供求稹忝在官司備知利害伏以事非職任不敢

上言仰荷陶甄冀禆萬一無任冒昧狂愚之至伏聽詳察處

分謹録狀上

    同州奏均田

當州自於七縣田地數内均配兩稅元額頃畒便請分給諸

色職田州使田官田與百姓其草粟脚錢等便請於萬戸上

均率又均攤左神策郃陽鎭軍田粟及特放百姓稅麻及除

去斛斗錢草零數等利宜分析如後

  當州兩稅地

右件地並是貞元四年檢責至今巳是三十六年其間人戸

逃移田地荒廢又近河諸縣每年河路吞侵沙𫟍側近日有

沙礫塡掩百姓稅額巳定皆是虚額徴率其間亦有豪富兼

并廣占阡陌十分田地纔稅二三致使窮獨逋亡賦稅不辦

州縣轉破實在於斯臣自到州便欲差官檢量又慮疲人煩

擾昨因農務稍暇臣遂設法各令百姓自通手實狀又令里

正書手等傍爲穩審並不遣官吏擅到村郷百姓等皆知臣

欲一例均平所通田地略無欺隱臣便據所通悉與除去逃

戸荒地及河侵沙掩等地其餘見定頃畒然取兩稅元額地

數通計七縣沃瘠一例作分抽稅自此貧富彊弱一切均平

徴歛賦租庶無逋欠三二年外此州實冀稍校完全

  當州京官及州縣官職田公𪠘田并州使官田驛田等

右臣當州百姓田地每畒只稅粟九升五合草四分地頭㩁

酒錢共出二十一文巳下其諸色職田每畒約稅粟三斗草

三束脚錢一百二十文若是京官上司職田又須百姓變米

雇車般送比量正稅近於四倍加徴旣縁差稅至重州縣遂

逐年抑配百姓租佃或有隔越郷村被配一畆二畆之者或

有身居市井亦令虗額出稅之者其公𪠘田官田驛田等所

稅輕重約與職田相似亦是抑配百姓租佃疲人患苦無過

於斯伏準長慶元年七月赦文京兆府職田令於萬戸上均

配與臣當州事宜相𩔖臣今因重配元額稅地便請盡將此

色田地一切給與百姓任爲永業一依正稅粟草及地頭榷

酒錢數納稅其餘所欠職田斛斗錢草等只於夏稅地上每

畒加一合秋稅地上每畒各加六合草一分其餘脚錢只收

地頭榷酒錢上分𨤲充數便足百姓元不加配其上司職田

合變米送城者比縁百姓自出車牛及零碎春碾動逾春夏

送納不得到城臣今便於當州近城縣納粟官爲變碾取本

色脚錢州司和雇情願車牛般載差綱送納計萬戶所加至

少使四倍之稅永除上司職禄及時公私俱受其利

  當州供左神策郃陽鎭軍田粟二千石

右自置軍鎭日伏準敕令取百姓蒿荒田地一百頃給充軍

田並縁田地零碎軍司佃用不得遂令縣司每畒出粟二斗

其粟並是一縣百姓稅上加配偏當重歛事實不均臣今巳

於七縣應稅地上量事配率自此亦冀均平


元氏長慶集卷第三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