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詩紀事/卷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元詩紀事
卷四
卷五 

郝經 許衡 崔斌 高鳴 石國英 張弘範 王惲 張之翰 梁曾 徐琬 姚燧 盧摯 閻復 伯顏 王思廉 王宥 信世昌 陳伯通 李庭 耶律柳溪 員炎 撖夅 鄭雲表

郝經[编辑]

  經字伯常,澤州陵川人。憲宗元年,世祖在潛邸召見,留王府。官至翰林學士。諡文忠。有陵川集。

  帛書詩   緯亢行   巴陵女子行   武昌詞三首   青城行

帛書詩[编辑]

  霜落風高恣所如,歸期回首是春初。上林天子援弓繳,窮海纍臣有帛書。

  《宋學士集》:「霜落」云云。中統十五年九月一日放雁,獲者勿殺。國信大使郝經書於真州忠勇軍營新館。右郝文忠公帛書五十九字。博二寸,高五寸,背有陵川郝氏印,方一寸,文透於面,可辨識。蓋中統元年三月辛卯,元世祖登極,欲告即位,定和議於宋。四月丁未,授公翰林侍講學士,佩金虎符,充國信使以行。宋相賈似道拘留儀真不遣。至元十一年六月庚申,下詔伐宋,問執行人之罪。時公在儀真已十五載,以音問久不通,乃於九月甲戌,用蠟丸帛書親繫雁足,祝之北飛。十二月丙辰,伯顏南征之師竟渡大江。十二月庚午,似道懼,送公歸國。三月,虞人始獲雁於汴梁金明池。四月,公至燕師。而七月辛未遂卒,年僅五十三爾。其書中統十五年,即至元十一年,南北隔絕,但知建元為中統也。十三年正月,宋亡,帛書為安豐教授王時中所得。延祐五年春,集賢學士郭貫出持淮安使節,獲見焉,遂奏於朝,敕中使取之。仁宗詔裝潢成卷,翰林、集賢文臣各題識之,藏諸東觀。或謂世祖見書,有「四十騎留江南,曾無一人如雁」之歎,遂興師伐宋,皆好事者傅會之談。

  《梧溪集》:先是,有以雁四十餉公,內一雁體質稍異,命畜之。雁見公輒張翮引吭而鳴,公感悟,手書尺帛,親繫雁足,入雲而去。未幾,虞人獲之苑中,以所繫帛書,託近侍以聞。上惻然曰:「四十騎留江南,曾無一人雁比乎!」遂進師南伐。

緯亢行[编辑]

  歲臨鶉火斗插子,穉陽欲復老陰死。朱靈南極元龜首,望舒北至明堂裏。乾坤翻覆變已窮,氣數朝元將有啟。旄頭日沒正當中,五緯將且躔蒼龍。羣陰已伏眾星沒,玄天變白生清風。兩角在南大角北,龍頭半妥朝上宮。誰知總向亢中聚,同舍參差不同度。歲鎮熒惑共光明,金水煌煌俱不怒。東西絡繹似連珠,色正芒寒共昭布。往年長星掃金源,前年孛入紫微垣。欃槍妖客不時出,天狗枉矢還驚傳。今朝太平有此象,不久再見成康年。昔時曾聞入房駟,兆啟金商六百祀。同來東井漢元年,四百年中稱帝制。後來丁卯煥文章,二百餘年方季世。曾逢丙午當百六,今日重逢又重六。五星忽來會辰前,不知誰禍誰為福。綱紀梁棟兩攝提,招搖玄弋動光輝。馬祖直欲飲亢池,星翁曆史休相欺,正是君臣會合時。

  《陵川集》:附注:丙午冬十有一月越十有五日辛未,五星會於亢。太陽躔斗,十九度。太陰經心,五度。木星躔亢,二度八十三分十秒,在辰前逆行,六日行一度。土星躔亢宿,一度三分,在辰前順疾,十日半行一度。金星躔亢,一度六十四分四十六秒,在辰前順疾,一日行一度。火星在亢東五度六十二分半,在辰前順疾,二日行一度。水星躔亢,三度三十二分三十秒,在辰前順疾,一日行一度。以其五緯皆躔于亢,故謂之緯亢云。

巴陵女子行[编辑]

  己未秋九月,王師渡江。大帥拔都及萬戶解成等自鄂渚以一軍覘上流,遂圍岳。岳潰,入於洞庭,俘其遺民以歸。節婦巴陵女子韓希孟,誓不辱於兵,書詩衣帛以見意,赴江以死。其詩悲婉激切,辭意壯烈,有古義士未到者。今并其詩錄於左方。嗚呼!宋有天下,文治三百年,其德澤龐厚,膏於肌膚,藏於骨髓。民知以義為守,不為偷生一時計。其培植也厚,故其持藉也堅。乃知以義為國者,人必以義歸之。故希孟一女子,而義烈如是。彼振纓束髮,曳裾峨冠,名曰丈夫,而誦書學道以天下自任,一旦臨死生之際,操履云為,必大有以異於希孟矣。余既高希孟之節,且悲其志,作巴陵女子行以申其志云。

  北來諸軍飛渡江,突騎一夜滿岳陽。樓頭火起入閭巷,曹逃偶走如牛羊。巴陵女子尚書婦,生平不識門前路。亂兵驅出勢倉皇,夫婿翁姑在何處?吞聲掩淚行且嗁,嗁痕沾溼越羅衣。此身忍使人再辱?裂帛暗寫臨終詩。上言社稷安危事,下說投江誓天志。一回宛轉一悲辛,心折魂飛不成字。詩成淚盡赴江流,蛾眉蕭颯天為愁。芙蓉零亂入秋水,玉骨直葬青海頭。古來烈婦纔一二,誰似巴陵更文理!名與長江萬里流,丞相魏公還不死。 【 元詩體要】

  《陵川集》:附注:巴陵女子韓希孟,魏公五世孫,嫁與賈尚書男瓊為婦。岳州破,被虜之明日,以衣帛書詩,願好事君子相傳,知吾宋家有守節者。其詩云:「宋未有天下,堅正臣禮秉。開國百戰功,每陳唯雄整。及其侍幼主,臣心常炯炯。帝曰卿北伐,山戎今有警。死狗莫擊尾,此行當繫頸。即日陛辭行,盡敵心欲逞。陳橋兵忽變,不得守箕潁。禪讓法堯舜,民亦普安靜。有國三百年,仁義道馳騁。未改祖宗法,天何賜太眚!細思天地理,中有幸不幸。天果喪中原,大似裂冠衽。君誠不獨活,臣實無魏邴。失人與得人,垂誡常耿耿。江南無謝安,漠北有王猛。所以戎馬來,飛渡巴陵境。大江限南北,今此一舴艋。本期固封守,誰知如畫餅。烈火燎崑岡,不辨金與礦。妾本良家子,性僻守孤梗。嫁與尚書兒。含香署蘭省。直以才德合,不棄宿瘤癭。初結合歡帶,誓比日月昺。鴛鴦會雙飛,比目願長並。豈期金石節,化作桑榆景。旄頭勢正然,蚩尤氣先屏。不意風馬牛,復此逸鄢郢。一方遭劫虜 【 一方遭劫虜 「刼虜」郝文忠公集(乾隆刊本)卷十作「虜刼」。】 ,六族死俄頃。退鷁落迅風,孤鸞弔空影。簪堅折白玉,瓶沈斷青綆。死路定冥冥,憂心常炳炳!妾心堅不移,改邑不改井。我本瑚璉器,安肯作溺皿!志節能轉石,氣噎如吞鯁。不作爝火然,願為死灰冷。舍生念麴蛾,乞憐羞虎穽。借此清江水,葬我全首領。皇天如有知,定許血面請。願魂化精衞,填海使成嶺!」

武昌詞三首【 并序】[编辑]

  王師圍鄂,遊騎於金牛鎮得一婦人,欲侵之,厲聲曰:「我夫婿翁姑皆死,目前未即死,又可受辱邪?速與我死!」遂置之。自稱梅溪主人張素英,作歌詩數篇以見志,尋以疾卒。於湖中得一路分妻,一日以無夫選賜有功軍人,即以掌批其頰,對今上大呼曰:「妾夫將千五百人,扼敵沅州。妾命婦也,豈可辱於是!乞速賜死。」上矜其志,賜之衣糧,使有司存恤之,以俟其夫。亦尋以疾卒。又有漢陽教授之妻,為一兵所掠,義不受辱,投於沙湖。三人者,僕親見之,皆可附希孟之義。各為賦詞以寓意云。

  巴陵女子韓希孟,梅溪主人張素英。解作歌詩還死節,不論傾國與傾城。

  烏鬼山頭鬧鼓鼙,武昌恭人攜孺兒。黃鬚回鶻便批頰,義感萬乘真英奇。

  漢陽宣教是妾夫,妾身未死緣事姑。騎士朝來強擁去,抱石半夜投沙湖。 【 陵川集】

青城行[编辑]

  壞山壓城殺氣黑,一夜京城忽流血。弓刀合沓滿掖庭,妃主喧呼總狼籍。驅出宮門不敢哭,血淚滿面無人色。戴樓門外是青城,匍匐赴死誰敢停。百年涵育儘塗地,死霧不散昏青冥。英府親賢端可憐,白首隨例亦就刑。最苦愛王家兩族,二十餘年不曾出。朝朝點數到堂前,每向官司求米肉。男哥女妹自夫婦,靦面相看冤更酷。一旦開門見天日,推入行間便誅戮。當時築城為郊祀,卻與皇家作東市!天興初年靖康末,國破家亡酷相似。君取他人既如此,今朝亦是尋常事。君不見二百萬家族盡赤,八十里城皆瓦礫。白骨更比青城多,遺民獨向王孫泣。禍本骨肉相殘賊,大臣蔽君尤壅塞。至今行人不歎承天門,行人但嗟豪利宅。城荒國滅猶有十仞牆,牆頭密匝生鐵棘。

  《元詩選》:陵川集詩敘金亡事最詳,又有金源十節士歌,序:金源氏播遷以來,至於國亡,得節義之士王剛忠公等十人,皆死事死國,有古烈士之風,可以興起末俗,振作貪懦。其名字官階,始終行業,自有良史;其大節之嶽嶽磊磊,在人耳目,雖耕夫販婦,牛童馬走,共能稱道者,作歌以歌之,庶幾揄揚激烈,由其音節,見其風采云。天興諸臣,國亡無史,不能具官,故皆祇以當世所稱者,如郭蝦蟇、仲德行院等書之,俟國史之出,當為釐正云。十節士謂王子明移剌都、郭蝦蟇、合答平章、陳和尚、馬烏古、孫道原、仲德行院、絳山奉御、李豐亭、李伯淵也。

許衡[编辑]

  衡字仲平,河內人。世祖出王秦中,徵授京兆提學,官至集賢大學士兼國子祭酒。諡文正。學者稱魯齋先生。有魯齋集。

  《西軒客談》:許魯齋仕元世祖朝,以哈麻短毀漢法,不得行其學,力求歸田,觀其與人書有「春日池塘」云云。

  《許魯齋集》:若夫春日池塘,秋風禾黍,夏未雨,蠶老麥收,冬將寒,囷盈箱積。門喧童稚,架滿詩書。山色水光,詩懷酒興。是以心思意向,日日在此,言亦此,書亦此,百周千折,必期得此而後已。

  《元朝名臣事略》:先生疾甚,曳杖於門曰:「予心怦怦然。」瞑目坐,久之,歌朱子「睡起林風瑟瑟 【 睡起林風 「林」原作「牀」,按此乃朱熹西江月詞,全宋詞此句作「睡處林風瑟瑟」,因據元朝名臣事略卷八改。】 ,覺來山月團團。身心無累久輕安,況有清涼池館」小詞,歌罷,奄然而逝。

  辭召命作

辭召命作[编辑]

  一天雷雨誠堪畏,千載風雲漫企思。留取閒身臥田舍,靜看蝴蝶挂蛛絲。

  《山房隨筆》:許仲平學問文藝,為世所尊,稱為夫子。有辭召命詩云云。可以觀其志矣。

崔斌[编辑]

  斌字仲文,馬邑人。世祖在潛邸,召見,應對稱旨,官至江淮行省左丞,為阿合馬所害。追諡忠毅。

  弔李肯齋   金山

弔李肯齋[编辑]

  一夕司空撫御牀,祖龍未死國先亡。只緣西楚無堅壁,致使南州總戰場。湘水一川骸骨滿,肯齋千古姓名香。我來不見先生面,猶對西風酹一觴。

  《隱居通議》:相士葉秋月,誦北人崔參政弔潭帥李肯齋詩云云。

  《庶齋老學叢談》:左丞崔公仲文斌,弘州人。資兼文武,重道崇儒,統兵平湖湘。時潭帥李肯齋芾,城將破,舉家自刑,繼之以火,忠義大節,天下咸知。公弔以詩云云。

  《案》:叢談缺第三句,據通議補。

金山[编辑]

  浩浩長江天際來,中流砥柱獨崔巍。風搖萬壑秋聲動,潮捲千堆雪浪迴。山勢參差現靈鷲,海波遼闊隔蓬萊。夕陽不盡登臨意,倒瀉滄溟入酒盃。

  《庶齋老學叢談》:左丞崔公仲文題金山詩云云。

高鳴[编辑]

  鳴字雄飛,岢嵐人。元初,官至吏部尚書。

  獨石   題杜莘老華山圖

獨石[编辑]

  一塊蒼頑石,頹然半水濱。可憐閻立本,徒寫五湖真。

題杜莘老華山圖[编辑]

  上方可望不可到,今日興來時臥游。須信丹青有神化,世間隨處是同州。

  《困學齋雜錄》:高雄飛獨石詩云云。題杜莘老華山圖云云。

石國英[编辑]

  國英號月澗,宿州靈壁縣人。元初,官至福建宣慰。

  雁蕩能仁寺遺詩

雁蕩能仁寺遺詩[编辑]

  我行天下山水半,側身西望長嗟嘆。山到蜀川方絕奇,世殊久被微官絆。萬里提兵雁蕩來,高牙一展嵐霧開。松風吹騎聯鑣入,高日下照繙經臺。老僧振錫去何所?香篝寂寂佛無語。山鳴谷應應者誰?似有秦民宅幽阻。姑休爾旅枕爾鋋,雲深不得驚龍眠。水晶一派瀉琤玉,歲與清氣中洄沿。二三溪碓長林下,人力罷舂天所借。草香花淨太古春,虎嘯猿吟明月夜。幽尋靜勝登嵯峩,鸞旗柱筆光影摩。詩成寫破峭壁翠,稽首巖前諾巨那。

  《梧溪集》:題石安撫雁蕩能仁寺遺詩後:公曾孫宣武將軍松江萬戶瓊,嘗乘遽道經寺,得是詩於老僧。今年春,訪予風雨下,因出卷誦之,殆見公存心仁,律下嚴,悠然雅歌,而神采炳如也。

張弘範[编辑]

  弘範字仲疇,河內人,蔡國公柔第九子。中統初,授行軍司馬,官至蒙古漢軍都元帥。薨諡文略,贈太師。至大間,改諡忠武。延祐六年,加封淮陽王,諡獻武。

  讀韓信傳   讀李廣傳

讀韓信傳[编辑]

  一怒燕齊楚趙收,將軍今古果誰儔?後來肯為陳豨計,先日何辭蒯徹謀。自是多能慚噲等,何能輕舉學留侯。可憐一片肝腸鐵,卻使終遺萬古羞。

讀李廣傳[编辑]

  弧矢盈威塞北屯,漢家飛將氣如神。但教千古英名在,不得封侯也快人。

  《淮陽集》:許從宣序:王以事業之餘,適其情性,而聊以見之吟詠。雅韻清辭,雍容諧協,固非服介冑者所及。至其讀韓信、李廣傳諸作,英氣偉論,卓犖發揚,又豈區區律度之所能道哉!

王惲[编辑]

  惲字仲謀,衞州汲縣人。中統元年,由詳議官授中書省詳定官,官至翰林學士。諡文定。有秋澗集。

  玉堂即事   口號   李夫人畫蘭歌

玉堂即事[编辑]

  陰陰槐幄幕閒庭,靜似藍田縣事廳。細草近緣春雨過,映階侵戶一時青。

  日長上直玉堂廬,思入閒雲待卷舒。重為明時難再遇,等閑羞老蠹魚書。

  《玉堂嘉話》:宋相李昉春日玉堂即事有云:「一院有花春晝永,四方無事簡書稀。」予夏日玉堂即事亦有二絕句云云。

口號[编辑]

  隔夜端門分板位,平明簪笏列鴛行。紫雲低覆千官入,潤作金爐百和香。

  《玉堂嘉話》:至元十五年戊寅正月甲寅乙酉朔,同李侍講德新、應奉李謙,陪百官就位,望拜行在所,凡七拜。其侍儀司先一日於端門兩闕間灰界方所,以板書百官號,隨各司依品秩作等列,班定,以次入宮行禮。禮畢,由左掖門出,風埃大作,所謂「出門塵漲如黃霧,始覺身從天上歸」。曾有口號云云。

李夫人畫蘭歌[编辑]

  清閟堂深不知暑,瑤草佳期夢玄圃。孫郎笑折紫蘭來,素影盈盈映修渚。李夫人,澹丰容,天然與蘭相始終。剡藤一筆作九畹,落墨不減江南工。芳姿元與凡卉異,曄曄況是湘纍藂。離騷不復作,遺恨千古沈幽宮。君看此花有深意,似寫靈均幽思悲回風。君家大雅堂,文彩東野翁,併入慘澹經營中。秋風拂簾秋日長,芳霏霏兮氾崇光。淡妝相對有餘韻,畫欄桂子空秋香。淡軒託物明孤潔,五十年來抱霜節。固知色相皆空寂,妙得於心聊自適。仿像湘娥倚暮花,黃陵廟前江水碧。生平佩服真賞音,升聞紫庭非素心。喚起謫仙搖醉筆,為翻新曲瀉瑤琴。

  《秋澗集》:右,夫人名至規,號澹軒,亡宋狀元黃朴之女。長適尚書李珏子,早寡,今年七十有二。善畫蘭撫琴,近為郎中孫榮父作九畹圖,若與蘭為知聞也。且自敘其後云:「予家雙井公以蘭比君子,父東埜翁甚愛之,予亦愛之。每女紅之暇,嘗寫其真,聊以備閨房之玩。」初非以此而求聞於人也。郎中以蘭省之彥,一日來徵予筆,遂誦點污,亦何忍,但覺難為辭之,詩以應之。孫求歌詩於予,因樂為賦此者,正取其節而不以其藝故也。秋七月初吉,秋澗老人題。

張之翰[编辑]

  之翰字周卿,邯鄲人。中統初,任洺磁知事,官至松江府知府。

  檢荒租二首   鏡中燈

檢荒租二首[编辑]

  頭田亂插白紅牌,翁媼相看不敢猜。十八年愁今日散,愛民使者檢荒來。

  三載徒勞三載過,旁人休笑拙催科。浙西儘有荒閑地,不似松江分外多。

  《松江府志》:之翰當知府事,行視荒租,遂有斯作。後租獲免,民懷之,書石以介上海縣庠壁,至今比甘棠之愛。

鏡中燈[编辑]

  孤影徘徊入照臨,西風不動竟沈沈。一池鉛水 【 一作「汞」。】 鎔 【 一作「藏」。】 真火,半夜金星犯太陰。鷄翅舞 【 一作「拍」。】 時紅焰歇, 【 一作「息」。】 蛾頭撲 【 一作「觸」。】 處碧光深。縱渠百鍊千燒後,依舊剛明一片心。

  《元詩癸集》:嘗作鏡燈詩,膾炙人口,時呼為「張鏡燈」。典郡日,自題府治春帖云:「官清瑩澈三江水,民樂和熏兩縣春。」或曰:「如何不見府?」明年詔罷府,立庸田司。

梁曾[编辑]

  曾字貢父,燕人。中統四年,薦辟中書左三部令史,官至集賢侍講學士。

  悼鮮于伯幾鶴

悼鮮于伯幾鶴[编辑]

  翠柏屏前竹闌曲,幾見毰毸雪衣舞。平生風雲萬里心,零落湖山一丘土。世間萬事不可虞,奇禍何由也到渠?不見嵇康遭殺戮,令人空歎養生書。

  《西湖志餘》:伯幾有鶴,死非命,瘞之西湖,士夫多有詩悼之。梁曾詩云云。

徐琬[编辑]

  琬字子方,號容齋,又自號汶叟,東平人。至元初薦為陝西行省郎中,官至翰林學士承旨。諡文獻。

  題萊州海神廟   句

題萊州海神廟[编辑]

  龍宮高拱六鼇頭,六合乾坤日夜浮。貝殿走珠蛟構室,戟門烘霧蜃噴樓。中原右顧真孤島,外域東漸更九州。咫尺琛航倭濊近,好將風浪戒陽侯。

  《庶齋老學叢談》:中丞容齋徐公,人物偉岸,襟度寬洪,文學吏才,筆不停思。題萊州海神廟云云。通之狼山僧舍,有墨蓮,公肆筆成長篇,尤工緻。建臺揚州日,確齋荀公、雪樓程公、校官胡石塘,倡和無虛日,亦一時之文會也。

[编辑]

  一竅鬼工開混沌,八蠶神繭墮扶桑。

  《玉堂嘉話》:徐子方繭瓶詩云云。

姚燧[编辑]

  燧字端甫,柳城人,後遷洛陽,文獻公樞之姪。至元八年為秦王府文學,官至翰林學士承旨。諡曰文。有牧菴集。

  題圍肚詩   贈相師

題圍肚詩[编辑]

  八十年來遇此春,此春遇後更無春。縱然不得扶持力,也作墳前拜掃人。

  《草木子》:牧菴學士致政於家,年八十。時夏日沐浴,有侍妾在側,因私焉。公起,妾前拜曰:「主公年老,賤妾倘有娠,家人必見疑,願賜識驗。」公因捉其圍肚,題詩於上云云。公薨後,妾果有子,家人疑其外通,妾出詩,遂解。

  《案》:至正直記亦載此事,謂係宋末一老儒,語尤猥瑣,今不取。

贈相師[编辑]

  淵澄如止水,泉活有餘波。梅到清香處,君應風味多。

  《至正集》:牧庵姚先生贈相師梅淵泉詩云云。商德符既為畫之 【 商德符 「德」原作「得」,按商琦字德符,元史附商挺傳後,因據至正集(宣統石印本)卷七改正。】 ,且求予詩云。

盧摯[编辑]

  摯字處道,一字莘老,號疎齋,涿郡人。至元五年進士,官至翰林學士承旨。

  題夷齊采薇

題夷齊采薇[编辑]

  服藥求長年,孰與孤竹子?一食西山薇,萬古猶不死。

  《詩藪》:虞伯生題宣和雪竹:「洒墨寫琅玕,深宮春晝閒。蕭條數枝雪,不似紇干山。」盧處道題夷齊采薇云云。雖語意新警,然已落議論關。

閻復[编辑]

  復字子靜,其先平陽和州人,徙居高唐。至元八年薦為翰林應奉,官至翰林學士承旨。諡文康。有靜軒集。

  《元史》:扈駕上京,賦應制詩二篇,寓規諷意。世祖顧和禮霍孫曰:「有才如此,何可不用!」

  梅枝拄杖   句

梅枝拄杖[编辑]

  斫取江南萬玉柯,春風入手慣摩挲。較清邛竹能香否,鬬品鳩籐奈俗何。聲破夢寒霜滿戶,影隨詩瘦月橫坡。人言功在調羹上,不道扶持力更多。

  《吳禮部詩話》:閻子靜初挾其鄉人書如京,謁賈仲明,以梅枝拄杖為獻。適姚公茂諸人至,賈因見閻道其故,諸公令賦梅杖詩,閻因賦云云。諸公延譽,遂知名。

[编辑]

  羣材方用楚,一士獨辭燕。

  《危素纂吳文正公年譜》:程公疏上所薦士以復命,終不忍舍公。公力以母老辭,遂治任南歸。公卿大夫多中原老成,而宋之遺士,亦有留燕者,皆知公之不可留,而惜其去,賦詩送別。閻文康公復之詩云云。

伯顏[编辑]

  伯顏,蒙古巴林部人。至元十一年拜中書左丞相,總兵伐宋。官至開府儀同三司,薨贈太師,封淮安王,諡忠武。

  《玉堂嘉話》:初,宋未下時,江南謠云:「江南若破,白雁來過。」當時莫喻其意。及宋亡,蓋知指丞相巴延也。

  過梅嶺岡留題

過梅嶺岡留題[编辑]

  馬首經從庾嶺回 【 庾嶺回 七修類稿(乾隆刊本)卷四十六作「嶺島歸」。】 ,王師到處悉平夷。擔頭不帶江南物,只插梅花一兩枝。

  《七修類藳》:伯顏下江南,過金陵梅嶺岡詩云云。所以著名,亦有是善。

王思廉[编辑]

  思廉字仲常,真定獲鹿人。至元十年,世祖召見,官至翰林學士承旨。諡文恭。

  壽陽梅圖

壽陽梅圖[编辑]

  一聲白雁渡江潮,便覺金陵王氣銷。畫史不知亡國恨,猶將鉛粉記前朝。

  《西湖志餘》:錢選字舜舉,宋末時人,入元,以工畫花鳥名江南。王思廉題其壽陽梅圖云云。

王宥[编辑]

  宥字□□,東平人。官中書省郎中。

  歸婦吟

歸婦吟[编辑]

  烈火都將玉石焚,死生契闊憶中分。信音一絕思青鳥,望眼雙穿見白雲。殘日鶺鴒還有難,北風鴻雁正離羣。新詩送爾還家去,重續當年織錦紋。

  《山房隨筆》:北方王郎中宥有歸婦吟,其序曰:天馬浮江,兵強將銳。所征無敵,所掠無遺。俘戮之民,奚啻億萬,然生死存亡,悲歡聚散,豈無數存乎其間?夫劉氏者,吉之永豐人也。問其父母、兄弟、舅姑、夫與子,皆在焉。夫我不知則已,既知之,何獨不令其歸寧於父母乎?嗚呼!不幸之幸,莫大於斯!故不可無一言以送之。

  《案》:亦詳輟耕錄。

信世昌[编辑]

  世昌字雲甫,東平人。官至翰林學士承旨。

  樂府   句

樂府[编辑]

  東風吹落花,紛紛辭故枝。莫怨東風惡,花有再開時。

[编辑]

  宗廟有靈賢相出,黔黎無患太皇明。

  《歸田詩話》:信雲父,山東人。元兵南下,為張弘範元帥館客。文山被獲,弘範命雲父款待之,日侍談論,頗有向南之意。贈文山詩「宗廟」云云。文山因教以詩法,即領悟,作樂府云云。文山稱賞。

陳伯通[编辑]

  伯通字□□,雲中人。

  海青馬生肝   句

海青馬生肝[编辑]

  金符飛下渥洼龍,鞭影輕摶六翮風。耳竅風聲聞鬬蟻,眼花雲影疾驚鴻。未容駿骨遼東老,已得英名冀北空。一縷紅塵江漢捷,天庭不為荔支紅。

  催薦廚中語未闌 【 廚中 庶齋老學叢談(知不足齋叢書本)卷中作「中廚」,似當從。】 ,控拳豪客簇雕盤 【 雕盤 「盤」原作「鞍」,據庶齋老學叢談改。】 。翠翻雲葉并刀亂,冰透霜花楚玉寒。一吮味甘牙齒滑,十分香徹鼻頭酸。夢魂不到鱸魚鱠,醉眼江湖特地寬。

  驚呼乳盎意匆匆,便覺餘香鼻觀通。露滴冰盤藍玉軟,風生霜刃碧囊空。舞娃驚濺羅衣綠,酒客潛消醉臉紅。若使昔人知此意,羊頭爛熟不成功。

[编辑]

  肢傷一體婁師德,目眇三分李雁門。

  《庶齋老學叢談》:陳伯通宣慰,雲中人。跛而眇,自述云云。有海青馬生肝詩云云。

李庭[编辑]

  庭字顯卿。

  咸陽懷古

咸陽懷古[编辑]

  連雞勢盡霸圖新,兀兀宮牆壓渭濱。指鹿只能欺二世,沐猴那解定三秦!倚天樓觀餘焦土,落日河山幾戰塵。今古悠悠同一轍,不須作賦弔前人。

  《庶齋老學叢談》:安西府諮議寓菴李顯卿庭咸陽懷古云云。語意格筆俱妙,有唐體。

耶律柳溪[编辑]

  柳溪名未詳,楚材孫。

  剪子   句

剪子[编辑]

  體出并州性自剛,篋中依約冷光芒。雙環對曲蜂腰細,疊刃齊開燕尾張。慣愛分花沾雨露,偏憎裁錦破鴛鴦。可憐戍婦寒窗下,一剪邊衣一斷腸。

  《庶齋老學叢談》:宣慰耶律柳溪詠剪子詩云云。

[编辑]

  角端呈瑞移御營,搤亢問罪西域平。

  《庶齋老學叢談》:耶律柳溪詩集云云。注云:角端,日行萬八千里,能言,曉四夷之音。昔我聖祖皇帝出師問罪西域,辛巳歲夏,駐蹕鐵門關。先祖中書令奏云:五月二十日晚近,侍人登山,見異獸,二目如炬,鱗身五色,頂有一角,能人言,此角端也,當於見所備禮祭之。此天降神物,預言吉徵也。

員炎[编辑]

  炎字善卿,衞州人 【 按:秋澗先生大全集(四部叢刊影明弘治刊本)卷四十九員先生傳云員炎同州人。】 。卒年六十七。秋澗集有員先生傳。

  洛陽懷古分韻得髮字   隆德宮   讌集東平湖亭   高唐道中   扇尾羊   馬酮   句

洛陽懷古分韻得髮字[编辑]

  東洛打空城,北邙連廢闕。懷古動悲吟,遠客生華髮。

隆德宮[编辑]

  林花細妥胭脂色,水荇輕淤翡翠泥。歌舞留連嫌晝短,樓臺縹緲覺天低。

讌集東平湖亭[编辑]

  北海尊前人似玉,東原城下水如天。滿眼荷花三百頃,采蓮人語隔秋烟。

高唐道中[编辑]

  影孤海內干戈滿,愁入天涯草樹低。桑柘影空蠶已老,陂塘涸盡燕無泥。

扇尾羊[编辑]

  馮翊春草香芊綿,柔毛食飽飲苦泉。臥沙稀肋瓊筯細,帶霜小耳春繭圓。扇尾一方移種類,風頭萬里搖腥羶。吾生本無食肉相,不煩浼手愁烹煎。

馬酮[编辑]

  漫說千杯不醉人,清光壓倒洞庭春。攜行可用紫絲絡,渴飲不煩烏角巾。搖動革囊成醞釀,封藏花盎作逡巡。坐中一混華夷俗,或有豪吞似伯倫。

[编辑]

  宿雨乍收雲葉斷,猶疑電影掣湖心。 【 濟南金線泉宿雨】

  《秋澗集》:故人楊奐主漕洛師,愍其窶,用監嵩州酒。時兵後邑居榛荒,日與鹿豕伍,而隨所徵上謁。奐方據案坐堂上,吏鳧雁行立,炎挂布囊,掖下杖巨梃,直前曰:「楊使君不相知,置我於此,幾為老羆所噬。吾不能為汝再辱!」遂揖而去。自是長遊河朔,以詩鳴諸公間。其洛陽懷古各云。濟南金線泉宿雨云云。扇尾羊各云云。予時能憶者止此。

撖夅 【 一作「撒舉」。】[编辑]

  撖夅字彥舉,陝人。有函谷道人集。

  《案》:元遺山有為橄子醵金詩云:「秋來聞說酒杯疏,卻為窮愁解著書。」與困學齋雜錄合,惟「撖」字又作「橄」。

  無題   記夢   過沙井   遊香山   送郭祐之   句

無題[编辑]

  誰家金鴨暖梅魂,繡戶春風半掩門。桃葉等閒留暮雨,梨花寂寞過黃昏。盤盤鸞髻堆雲影,澹澹蛾眉掃月痕。常似謝家銀燭底,鳳凰釵影落瑤尊。

記夢[编辑]

  千里崤函楚客行,關河西上鐵牛城。申湖亭下月初上,召伯堂前草自生。十里杏園紅雨暗,一條春水碧羅平。覺來半壁寒燈底,吹落風簷暮雨聲。

過沙井[编辑]

  沙沈石馬廢城秋,劍鉞寒生古戍樓。平日只疑無蜀道,此行何處問荊州?山連海塞從西斷,水界龍荒盡北流。一曲商歌才夜半,朔風吹雪望牛頭。

遊香山[编辑]

  石棧天梯落日紅,誰開青壁削芙蓉?捫參歷井來何暮,佩玉鳴鑾更不逢。僧去古潭雲渡水,鶴陰清露月平松。世間骨相誰潘閬?誤打金陵半夜鐘。

送郭祐之[编辑]

  南口青山北口雲,天涯何地又逢君。陌頭楊柳西行馬,畫角三聲不忍聞!

  《困學齋雜錄》:詩人撒舉,性嗜酒,工於詩。客京師十餘年,竟流落而死。今得逸詩數篇,信手錄之,云云。

[编辑]

  氣淩太華五千仞,詩繞國風三百篇。 【 贈王秋澗】

  《秋澗集》:撖夅字彥舉,少為里嗇夫。初不解文字,一日忽能作詩,吐奇怪語。嘗贈詩云云。

鄭雲表[编辑]

  句

[编辑]

  形如槁木因詩苦,眉鎖蒼山得酒開。

  《困學齋雜錄》:撒舉同時有鄭雲表者,慕彥舉之為人,作詩挽之云云。人以為寫真云。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