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集 (四部叢刊本)/附錄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附錄上 先天集 附錄下
宋 許月卿 撰 景江蘇省立國學圖書館藏嘉靖刊本
山屋許先生事錄

附録下

  宋運幹山屋先生行狀

公諱月卿字太空後字宋士時人稱之曰山屋先生

小名千里駒字駒父其先姜姓炎帝神農之世也周

武王封伯夷裔孫文叔于許子孫以國爲氏自容城

徙冀州髙陽北新城遂以髙陽爲望秦未許猗隱居

不仕雲孫毗為漢侍中生徳汝南太守因官寓家徳

生㩀典農校尉㩀生𠃔魏鎮北将軍少子猛爲幽州

刺史猛生式至平原太守式生販晋司徒SKchar子詢凢

十世至逺守睢陽唐天寳之亂與張巡死節生二子

玫婺州司馬現袁州刺史其孫儒不義朱梁與

知柔入江南儒生稠仕南唐知柔檢校吏部

承傑檢校國子𥙊酒番陽明口許氏其後也迨江衝

府君贅歙之婺源遂為縣人扵公爲逺祖曽祖父諱

安國字献忠祖父琳字元美皆邑之善士考諱大寕

字寕之以學問見知於鶴山先生魏文靖公文靖以

友仁扁其堂是爲友仁先生嘉定丙子三月庚辰先

是夕友仁先生夣使者介胄立𠫊事一羽衣擁嬰兒

授使者使善䕶之詰旦而公生常言前身道士劉自

明盖有感也公㓜而頴異七𡻕䏻属文友仁先生撫

而訓之曰叚秀實笏擊朱泚顔杲卿靣折禄山惟爾

英烈追配古人此髙宗皇帝追賁李若水辭也小子

識之年十五從介軒先生董公夣程游董公者子朱

子門人正思先生程公之髙弟也明年以書學應

舉居次榜之首公慨然嘆曰是吾學之未至歸而登

邑之㠣崌山閉戶讀書益勵志焉端平乙未縣大夫

王塤行鄉飲酒謂公天下竒男子也俾受學文靖公

子魏子公徃卒業遂有志當世事功絶江適淮時趙

公葵開閫江北一見驚異羅致幕中既而以軍功𥙷

進武校尉赴江東漕是𡻕嘉熈庚子也詔罷鶡弁就

舉制遂以試流寓以昜學魁江東淳祐癸𫑗客左史

吕午家載試於漕復爲舉首眀年試省别院主文中

書侍𭅺韓祥謂公策真天下措置大事者冝置首選

邑人太常博士呉遇龍疑其爲公文也避嫌屈置第

二将廷對左史言王俠言時事必中請徃候之王俠

者呉越之俠客也家無擔石之儲而百金可立致復

揮之如土先是餘杭失火比及左史氏左史未退朝

有爲全其家既而歸之者左史徳之未知其人居久

之然後知其爲王俠也公造俠俠𥬇曰子亦來見我

乎抑左史之饒舌乎吾視子之才足爲天下先爲子計

者寜逆驪龍之鱗母拂豺狼之性𧲣狼盖指𫞐相史

嵩之而言也公怫然而起曰吾寜殿多士專攻丄身

吾所不爲吾必言天下所不敢言者既而策題有始

憂勤終逸樂之問公對言臣聞文武有憂勤而無逸

樂進逸樂之説者趙髙髙拱深居之謀此秦之所繇

亡也逸樂無度則居人者失𫞐若太阿之倒持而授

人以柄雖欲勿傷焉得而不傷書曰一日二日萬機

文王日中昃不遑暇食豈逸樂之謂哉竟以觸時相

見抑有旨陞甲賜進士及第授濠州司戶叅軍時徐

公元𤇍與劉漢弼等言𫞐相𡨚死公率三學諸生伏

闕訟之言至激切理宗目以狂士𡻕丁未及代兼領

本州教授攝知録叅軍吕文徳以保康軍承宣使沿

江制置副使知濠州辟公招撫司從事發運司亦聘

入幕至此有勞㝷丁友仁先生憂歸服闋遷臨安府

府學教授陞黜必當士論数上書言事丞相謝方叔

有不才子淆亂朝綱京師目之為小相嘗使招公曰

吾幸讀子之文服子之義久矣子來吾䏻使吾君相

以史舘拾遺之職居子若此者凢十告朔而公不徃

時余玠子如孫帥蜀貪殘廢法而軍民潰亂公因上

言謂玠無義方死有遺辜乞斬如孫凾首謝蜀其所

盗財以給軍士如此則朝廷不失政刑與大臣之子

弟專權亂政者必聳然知惧矣書上小相怒諷臺臣

擊之因失職謀去丞相免董公槐爲相言之理宗特

創員外闕留置京師從事以寵嘉之時丁大全居政

府公固辭不就盖公屡上書詆之也寳祐乙邜槐更

奏公入江西庾幕㝷改幹辦本道提舉常平公事待

次六年不就使者史繩祖屡書起之既至遇冨貴黄

萬石有獄賂使者左右枉其事公争之賄以不行於

是下不受屈𫝑家訖無犯法者江右因號公爲鉄符

㝷攝提舉事政尚廉平多所平反属郡有獄載逾年

不决者公令郡縣以其獄上皆一旦遣之民以不𡨚

先是南州之俗上元競燈𡻕郡縣費不可計公謂作

無益害有益悉禁止之及古心先生江公之執政也

数薦之朝而憾已者當路竟循承直郎幹辦浙西安

撫司公事不就時賈似道平章軍國重事權侔人主

至是屡書起之比至似道憾相見之晚以公試舘職

與黄鏞偕召公言朝政失人心者三事并誦林實夫

所爲餞公序實夫者南州之髙士也隱居不仕見似

道之專政宋祚之將絶也故其序有曰孔子居上貴

寛寛非SKchar緩縱弛之謂也宰天下者其量要足以容

天下而後可非得廣心彌性之士日相與居必將環

視四顧動與物敵且以胥𢦤為能事矣推原其故則

亦求賢之誠不至反以自病也今相君汲汲焉求先

生如是則如前所慮斷可無矣而區區猶願一言近

世一種小夫以𡝭嫉爲納忠以隔絶爲自献附耳而

啓有同告宻畫界而立有似法壇盡絶一世公議扵

鈞陶之外獨以左右便嬖爲腹心耳目察之不審一

惑其言則吾之自䖏日狹志趣日陋常恐諸侯客子

之來盻盻然慮其軋已也是雖有周公之才之美且

無足觀積中書二十有四考吾亦何樂扵此哉相君

心廣體胖天下擊壌鼓腹矣不然其細已甚民何以

堪有如此意皎然甚明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蹈厲歴歴爲相君言之

非先生誰忠於知已孰大於是考亭夫子有言吾軰

有百萬生靈盡在此破漏船上但喚得一副手稍公

不致失墜其益非小抑吾言多忤必先生然後能爲

吾致之似道佯唯唯未幾以陳冝中昜公召并浙西

職罷去公行且嘆曰已矣彼人哉遂去之買田宅於

始蘇既而悉散之曰吾聞河(⿰氵閠)九里漸汝百歩是將

爲觧甲休兵之地矣廼歩歸故里杜門著書號泉田

子游從者屨滿門外當時翕然師尊之始徐公元𤇍

之遇害也朝廷以京秩官其子直諒仕至顯官次直

方不受徳祐乙亥起家亟廷至殿院首薦疊山先生

謝公爲江東提刑𠕂薦公與劉辰翁皆有将相才冝

膺重𭔃朝廷方議以公開閫東南未幾官軍下新安

明年下錢塘公深居一室但書范粲寢所乗車数字

於是不言五年矣又如是而卒盖至元二十二年

酉𡻕十一月也享年七十終正寢先一夕畢召家人

曰吾将逝矣必殮我以集英殿所賜𫀆笏庶幾可見

先帝于地下又命其壻江愷曰死矣履善甫得其所

矣不可復作矣謝君直與予皆不茍合於世者矣是

嘗顧比于予疊山先生嘗書其門曰要㸔今日謝枋得便是當年許月卿是深知

予者也吾死子盍於是而銘我焉翌日夙興盥漱深

衣危坐咲語如平日薄暮儷然而化四方之士聞者

相吊來臨其喪爲詩文哭之者盖数郡縣公疎髯玉

皃秀目豐頥舉止閑雅望之似神仙中人毎夕令家

僮候月出還報徘徊清嘨竟夜不寐當時謂之再生

子瞻其所著述累十餘萬言時時爲人取去其僅存

者十二三先是常州教授李夣科刻之毗陵郡庠彭

福龍刻之廬陵皆公門人也其刋于家塾者如毗陵

本從孫汻復増益於散失之後今其本存焉公家藏

古書亦千餘萬卷一顧率終身不忘嘗與友生㳺僧

舎方曝仸書使生觀之曰法華經也公因記憶嘗觀

是經于徑山既三十年矣因背誦之不遺一字其爲

詩文未嘗經思如長江大河出入霄漢不可測度也

𥘉公深見知於理宗将不次任之爲權臣所沮公扵

是著百官箴凢萬六千餘言比進㑹理宗棄群臣而

尼古心先生見之嘆曰確乎有經世之實人主當置

一通于坐右履齋吳公亦言公在熈豐不黨於熈豐

在元祐不黨于元祐者也董公槐蔡公抗皆戒公以

和平勿過剛公曰大臣宰相以此取士特未之思耳

夫和平以從我豈不和平以從人勿過剛以順我亦

豈不能勿過剛以順人靖康士大夫率由此道許某

只是一許某决不能枉道以事人也公始受學於董

公去事子魏子子魏子爲世儒宗當時登其門者謂

之登天公受學有繇學道有得是以身益困而志益

堅志益堅而道益明大節卓乎其不渝也夫人安定

程氏生二男茂登仕郎薫進武校尉皆早世女五人

夫人先公沒晚生二男翼飛女二人母方氏孫男四

人文相文晏文侍文任孫女六人曾孫三人以至元

二十四年丁亥𡻕十有一月  葬公於婺源西七

十里之仁洪與程夫人墓相望五里先是愷受公遺

命乞銘爲狀未定而疊山先生北行不辱而死矣鳴

呼既塟矣日月逾邁事未昜成而愷亦垂老於是謹

更狀公行将以求文于當世之立言君子名能文於

天下者延祐元年十月  日季子飛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