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母行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先母行略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17

吾母姓吳氏,先世莆田人,後遷京師。外祖諱勉,為名諸生,貢成均,知同、光二州,同知紹興府事。以直節忤其地權貴人,罷官,流轉江、淮間。於吾宗老塗山所,見先君子詩,因女焉。

吾母生而靜正,誠意盎然,終身無疾言遽色。五六歲時,外祖每曰:「吾宗衰,此女乃不為男兒。」遇經史中女事,必為講說。及歸先君子,不及事姑,或語及先王母,輒哽咽欲淚。前母姚孺人遺女二。次姊少桀傲,母呴濡久而悔悟,勉為孝敬。

先君子中歲尤窮空,母生苞兄弟及女兄弟凡六人。一婢老不任事縫紝、浣濯、灑掃、炊汲,皆身執之。方冬時,僅敝絮一衾,有覆而無薦。旬月中,不再食者屢焉。而先君子喜交遊,江介耆舊過從無虛日,必具肴蔬,淹留竟日。母嘗疽發於背,猶勉強供事,十餘年,無晷刻休暇。而先君子性嚴毅,絲粟不治,客退,必詰責不少寬假。母益篤謹,無幾微見於顏面。及先君子將終,惻然曰:「與若共事五十年。若於我,毫髮無愧也。」

母性孝慈,而外祖父母及舅氏皆客死,繼而吾弟早夭,兄及姊適馮氏者復中道夭。默默銜悲憂,遂成心疾。六十後,患此幾二十年。每作,晝夜語不休,然皆幼所聞古嘉言懿行及侍父母時事,無涉鄙倍者。臥疾逾年,轉側痛苦,見者心惻,而母恬然。時微呻,未嘗呼天及父母。既彌留,苞及小妹在側,無戚容悲言,恐傷不肖子之心也。生平未嘗一語詈僕婢,而能使愛畏,不敢設欺誑。卒之後,內御者老幼悲啼,過於子姓,不可曲止焉。男苞泣血述。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